寫在前面:

這是一篇ABO文,若您能接受第二性別的特殊的生理設定,再請往下看。

文章慢熱,請多包含。

 

 

 

 

Be marked, be paired - (7) Have in common

 

 

 

眼前是一道厚重的木門,門後是他兄弟的寢室,裡頭時而大笑時而吼叫的交談聲卻沒有被阻擋在內榮恩杵在這兒,猶豫著要不要敲敲房門,好引起他那對雙胞胎哥哥的注意

 

這絕對是個蠢主意,也許我會因為站在這裡而後悔一輩子榮恩在心底這樣想著,不確定地向後退了幾步。但也許能得到一些建議呢?思考到這點,他又往前走了一點點,門前的這塊木板在他的腳下吱呀作響,但也比不上裡面的聲音來得更吵。

 

「喔老兄,我得去撒泡尿,你們差點就害我笑到尿褲子了。」最後,他聽見寢室內有人這麼說道。如果榮恩要閃人,這可能是最後的機會,於是他又往後退了幾吋,卻又在接近樓梯時停下了腳步。

 

幾秒鐘後,木門被打開了,李‧喬丹握著門把,目光對上榮恩時明顯愣了一下。

 

「呃……李,嗨。」舉起手的榮恩尷尬地動了動指頭,對方卻回過頭,朝門內大聲嚷嚷。

 

「弗雷、喬治,榮恩來找你們了,」話頓了頓,李把臉轉向榮恩這邊,問了一句:「你是來找他們的,沒錯吧?」他小幅度地點點頭,大嗓門的李又把頭轉了回去:「對!他是來找你們的。」

 

不用等到看見自己親兄弟的臉,榮恩就已經後悔無比了,他真的不該來的

 

「嘿,老弟,你自己進去吧。」李把門拉開一點,讓出一個空間表示邀請:「我膀胱快爆炸了,先暫時離開啦。」

 

語畢,黑人男孩對他眨了眨眼,便朝樓梯的方向快步離去了。

 

榮恩將門縫拉開一些,擠進房間後,匆忙地關上門。而弗雷和喬治都一臉怪異地地盯著他瞧。

 

他快速地掃了掃整間房間,寢室裡只有他的雙胞胎哥哥們,在李離開後便沒有其他的室友的蹤影,可能還沒回來,這麼說來剛才也只有三個人在裡面,居然能發出這麼大的聲響,真是不可思議。

 

當他把目光重新聚焦到他的中一個雙胞胎哥哥上時,注意到對方臉上還掛著那個奇怪的表情,榮恩忍不住困惑地問道:「……幹嘛?」

 

「這是我們的台詞,小榮榮。」先說話的是弗雷,總是弗雷,正坐在其中一張床上,因此榮恩把視線轉移到了他較大的那個哥哥,「這大概是你第一次主動來探望我們,你是來報名擔任實驗小白鼠的嗎?」

 

「也有可能是他終於瘋了,失去自我。」喬治接著說,「不過我不介意一隻瘋掉的實驗小白鼠,說真的。」

 

這就是他的兄弟們歡迎他的方式!他忿忿不平地翻了翻眼珠子,「見鬼,我就知道我不該來的。」

 

「嘿,別急著走嘛!」就在他要轉身離開的時候,弗雷從床上跳了起來,一把勾住了榮恩的脖子:「我們的小弟會特地找上門來,肯定是有什麼大事,是吧?」

 

「也有可能是來說秘密的。」喬治也湊了過來,從另一邊攫住他的肩膀。

 

雖然他的發情期已經過了,但是他還是能隱隱約約地嗅到那些Alpha的費洛蒙,尤其是靠得這麼近的情況下。榮恩意識到那是他哥哥們的味道,也許──只是也許,他哥哥們的發情期也快到了,畢竟Alpha也會有發情期,而他早就見識過一個發情的Alpha是怎麼回事了。

 

忽然冒出的想法讓榮恩變得有點緊張,即便在他面前的是他的親兄弟,但仍然是兩個Alpha。榮恩不著痕跡地扭了扭肩頸,試著和雙方分開一點距離,「沒有大事,也沒有秘密!我只是來問問題的。」

 

弗雷挑了挑眉毛,看向喬治,而喬治也回以一樣的表情,雙胞胎有默契地對視一眼,「你是來問問題的?」弗雷作為兩人之間的代表說話了。

 

「嗯。」他點點頭,這令他的兄弟們感到無趣,各自放開了他。

 

「好吧,」弗雷回到了自己的床上,一屁股坐了下去,床墊因此微微彈了一下,「你要問什麼?」

 

另一個雙胞胎的動作與孿生兄弟幾乎相異無幾,差別只在於喬治坐的是弗雷對面的那張,並且挪了個位子,拍了拍靠近床尾的地方,示意他們的弟弟可以坐上來。

 

快速地用視線輪流掃過自己的哥哥們,榮恩看了看喬治讓出來的那個位子,謹慎地靠近後,緩緩坐到了對方的床上。「弗雷、喬治,你們有標記過Omega嗎?」

 

他的話讓兩張幾乎一模一樣的臉一起皺起眉頭,然而回答他的只有弗雷:「沒有。為什麼我們要那麼做?」

 

「呃,因為你們會發情?」他被弗雷的視線瞧得有些不舒服,於是他下意識地往後挪了一點點,但是喬治卻一掌貼上了他的後背,有些安撫性質地拍了拍他。

 

「所以,我們就得找個Omega來綁住自己?」弗雷不以為然地搖搖頭,「有種東西叫抑制劑,你記得嗎?」

 

「我知道那是什麼,謝了。」他翻了翻眼珠子,「但總有會有意外吧,如果你們沒在發情期前就喝到它的話,那又會發生什麼?」

 

「唔,關於這個嘛……」弗雷動了動眉毛,將目光放到喬治身上,而喬治也正好在這個時候望向弗雷,用眼神進行只有他們之間才讀得懂的語言。

 

榮恩來回看著自己的哥哥們,不是很確定他們是什麼意思。

 

「好吧,老實告訴你好了,」這回說話的是他身旁的那個了,喬治收回了那隻放在他背上的手,將它擱到自己的腿上,「弗雷和我會互相解決對方的小麻煩。」

 

「互相……啥?」榮恩睜大眼睛,來回看著自己的兩個哥哥:「但你們都是Alpha!兩個Alpha要怎麼搞?」

 

「誰說我們一定要『搞』?」弗雷露出一個白眼,「動點腦子,榮恩‧衛斯理,我記得媽沒有忘記要給你生一個腦。」

 

「這個嘛,」喬治聳聳肩,「我們兩個會互相替對方打手槍,誰先射了,就算誰輸。」

 

他幾乎是目瞪口呆的看著他的兄弟們,「那樣有效嗎?我是說,要是這樣就能解決問題的話……」

 

「別人有沒有效我是不知道啦,但至少對我們還挺管用的。」弗雷擺了擺手,打斷他的話。

 

喬治搖搖頭,有點同情地看著他:「而且不保證適用於Omega,別忘了我們是Alpha。」

 

「再說Omega的數量可不多,你以為要找到人標記很容易嗎?」弗雷接著說,「我們家有七個孩子,而你卻是第一個Omega。」

 

「金妮也可能是Omega,誰知道呢?」喬治邊這麼說,邊看向自己的雙胞胎兄弟,「賭一把?我押她會是個Omega。」

 

「好吧,那我押她是Alpha,和我們一樣。」弗雷說畢,朝榮恩眨了個眼睛:「這樣小榮榮就變成我們兄妹裡唯一的異類了。」

 

「孤單的。」喬治說。

 

「可憐的。」弗雷說。

 

「被排擠的小榮榮!」接著兩個人異口同聲大笑道。

 

「嘿!」他怪叫一聲,「可以不要再討論我或金妮的第二性別了嗎。」

 

然而雙胞胎似乎認為他的反應太過大驚小怪了,只見兩個人對視一眼,先說話的依然是弗雷:「那不然要討論什麼?先提起這個話題的是你。」

 

「還是你希望我們和你聊聊Alpha的秘密,好讓你學著如何取悅你的Alpha?」頓了頓,喬治皺起眉頭,「等等,所以那個標記你的人是誰?」

 

「對啊,到底是哪個傢伙標記了你?」弗雷也不再嘻嘻笑了,看著他的目光變得有些嚴肅。

 

「我……」被他的哥哥們同時盯著,讓榮恩有點不自在地縮了縮肩膀,「這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啦……」

 

「不,這很重要。」喬治的口氣一反常態地認真了起來,「你總得讓我們知道,而且你也不可能瞞過爸媽。」

 

「或是我們可以逼你說出來。」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弗雷微微瞇起了眼睛,「你怎麼說,喬治?」

 

「好主意,弗雷。」喬治點點頭,毫無預警地抓住了榮恩的後頸,將他往前放倒在床上。

 

榮恩整張臉都被壓進了棉被裡,他大叫著,但是他的兄弟們沒理他,弗雷從床上跳了下來,開始對著他的腋下搔癢,喬治則負責固定住他的身體。

 

「走開,喬治……唉唷,哈哈哈!弗雷,你別撓我,快住手啦,啊!」因為癢而無法克制自己的大笑,但另一方面他又痛恨被他的哥哥們處以搔癢酷刑,所以他掙扎得更厲害了,「救命!走開啦,哎……哈哈哈,很癢,真的,不要這樣!」

 

不過他的兄弟們從來沒有理會過他的個人意願,一向如此,於是喬治換了個姿勢牽制著他,至於弗雷則乾脆坐到他的腰上,毫不留情的戳弄他的癢處。

 

「唉唷,救命,你們得停下……不要,我不喜歡這樣,住手啦!嘿!」他的聲音悶在被單裡,聽起來像是從床墊裡發出來的。

 

『碰』的一聲,木門被推了開來,接著他聽見李的聲音,「搞什麼,你們沒發現自己的費洛蒙像屎炸彈一樣臭,連房間外都聞得到嗎?」他的兄弟這時候才停下了動作,讓榮恩得以從棉被裡抬起頭,卻見到站在門口的李一臉痛苦:「還有榮恩的求饒聲,我還以為你們在寢室裡和親弟弟亂搞呢!」

 

話一說完,雙胞胎同時發出了作嘔的聲音。弗雷從他的身上翻了下來,一臉嫌棄:「怎麼可能!那可是榮恩呢!」

 

「啥?」他在床上皺起眉頭,不滿地瞪向對方,當然,不是說他想跟自己的兄弟發生什麼,但什麼叫『那可是榮恩呢』,他有這麼糟糕嗎?

 

「對啊,只有不受歡迎的傢伙才會看上他,因為他們沒得選了。」喬治也放開了他,坐到床的另一邊,「但是我們超受歡迎!」

 

是啊,受歡迎到只能淪落為彼此手淫工具的程度。榮恩在心底如此吐嘈,不過他沒有說出來,基於他性命的安全,他還是閉嘴比較好。

 

「無論如何,你們把房間搞得都是味道,雙倍的Alpha味和微弱的Omega味,」李相當不贊同地搖著頭,「老兄,你們知道那像什麼嗎?」

 

「命案現場?」弗雷說一本正經地說。

 

「歡樂派對?」喬治接著講。

 

「喔,別裝傻,你們兩個混蛋!想想你們的室友,比如我!」李以特殊的黑人腔調指責完後,轉頭看向榮恩,「抱歉,不是針對你,但你可以先離開我們的房間嗎?我感覺不太舒服了。」

 

榮恩點點頭,慌忙地從床上爬起來,弗雷故意朝他屁股拍了一下,而喬治衝著他吹了個口哨,他向他的哥哥們瞪了一眼,便快速地往房門口小跑步而去,雙頰升起的熱度讓他猜想自己肯定臉紅了

 

「哦,我們讓純潔交誼督察會的喬丹先生感到不舒服了!」在關上房門前,他聽見弗雷揶揄的聲調。

 

「你就老實說吧,我們的味道讓你起反應了,李,你這悲慘的老傢伙!」喬治也用同一種口吻說話。

 

李說了一些話,可能是駁斥,但是當榮恩離得夠遠之後,他就聽不清楚他們的對話內容了

 

事實上,他還有其他問題想找他的兄弟們諮詢,畢竟他沒辦法和哈利討論關於第二性徵的話題,哈利甚至都還沒進入性成熟階段;當然,他更不可能去找妙麗聊了,即便他們現在的尷尬情況有改善少許,但對他而言她仍然特別,所以她也不會是他的首選

 

榮恩想著這些事情,推開了胖夫人的畫像,打算離開葛來分多塔,去哪裡走走,或許吹點風是個好主意,至少臉上的潮紅會退去一些。

 

走下樓梯,他朝庭園的方向前進,想著那些不怎麼重要的事情,比方說在他被馬份標記之後,還有沒有機會用拳頭胖揍對方一頓之類的,要是他們的活米村之行不怎麼愉快的話,至少他還能朝對方的下體踢一腳。

 

他太專心了,以致於他都沒發現自己撞到了人。榮恩在上臂被人撞上的時候從思緒中清醒,看到了穿著史萊哲林長袍的潘西‧帕金森,她抬起眼,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小心點,衛斯理。」她的語氣並不如眼神來得兇惡,甚至稱得上冷漠:「你最好看路,而不是在走路時發呆。」

 

「噢,喔,抱歉。」儘管他從來都不喜歡這個深色頭髮的女孩,但這回錯的是他,於是榮恩老實地道了個歉。

 

帕金森輕哼一聲,「粗心鬼,你真讓我噁心。」

 

史萊哲林女孩繼續踩著步子離開了,留給榮恩一個背影,她的頭髮隨著主人的動作而晃動,而她外袍底下的綠色內裏亦隨之翻了出來

 

榮恩站在原地,感到一股莫名的憤怒──她到底有什麼毛病,不過就是撞了她一下,居然被她用噁心來形容,他真的搞不懂女孩子

 

他隱隱約約嗅到一股清甜的花香,但是它消失得很快,他甚至不是很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聞到了些什麼

 

 

 

 

自從上次和馬份在鐘塔庭院的交談算起,又過了三個禮拜這段期間內,榮恩都沒有與那個金髮史萊哲林發生什麼多餘的接觸,最多也是在課堂上打個照面,他們都有各自的生活要過,這和標記不標記的沒有多大關係

 

但是今天的情況有點不一樣,因為這是個活米村日,而金髮史萊哲林邀請了他

 

愈是接近他們約定好的地點,榮恩便愈是躊躇不定也許他該轉頭回去,和他的朋友們一起行動,而不是去赴馬份的約,畢竟在對方講完那些話後,他又沒有點頭說好,一切都是對方在自說自話,不是嗎?

 

然而他還是一步一步地踏朝鐘塔庭院走去,一群又一群的學生結伴經過他的身邊,興致高昂

 

「嗨,榮恩!」泰瑞‧布特在靠近他的時候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一個人?我沒看到哈利或妙麗。」

 

「噢。」榮恩注意到對方身邊的是安東尼‧金坦和一個他叫不出名字的雷文克勞女孩,他對另外兩個人分別點頭示意,而他們也分別朝他微笑了下,「我們也不總是在一起。」他說。

 

「喔,」泰瑞了然地點點頭,「還是你想跟我們一塊兒?我們很歡迎你。」

 

「我很想,但我已經和人有約了。」榮恩露出一個遺憾的表情,聳聳肩。

 

「那還真是可惜。」泰瑞對他挑了挑眉,安東尼則伸手碰了碰好友的後背,催促著對方繼續前進。

 

簡單告別幾個雷文克勞學生後,他來到了庭院中央的噴水池,而那抹淡金色的頭髮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教人難以錯認。

 

在看到榮恩之後,金髮史萊哲林微微動了下眉毛,有趣的是,對方身邊沒有跟著其他人,這教榮恩相當懷疑,如果他最終還是決定朝對方下體踹一腳的話,這個中看不中用的小雪貂有辦法挺過嗎。

 

「比我想像中的還要準時啊,窮鬼。」他還沒走到,金髮史萊哲林便靠了過來,帶著那股他毫不陌生的氣味,並不濃厚,卻讓他感到安心──這很奇怪,他居然因馬份的存在而放鬆,簡直活見鬼。

 

他撇撇嘴,目光看向地磚,那裡有一截因年久裂開的小磚塊,「這是我的台詞,還以為你會像上次一樣遲到呢。」

 

對方發了個鼻哼,沒有理會他的嘲諷。

 

一些同年級的學生在走過時瞥了他們兩眼,或許是覺得這個組合很稀奇吧,榮恩完全可以理解那些側目他們的人,假設有人告訴一個半月前的他,他會和馬份一起去逛活米村的話──必須強調一點,這不是約會,馬份說的──他可能會覺得那個人瘋了。

 

不過他並不是唯一一個受視線影響的人,當幾個高年級的史萊哲林學生對著他們吹口哨時,馬份家的獨生子似乎終於爆發了。

 

「我要把他們眼珠挖出來,一群該死的。」金髮男孩氣沖沖地罵著,接著轉過頭來,微微瞇起眼,把他當成新的標靶:「全怪你的家族名聲太臭!」

 

「是啊是啊,純血叛徒、麻瓜愛好者,還有呢?」榮恩不以為然地聳聳肩,「你早該在邀請我的時候就先想到會變成這樣了。」

 

「我是想過,」對方翻了個白眼,「但我顯然是低估了你的差勁名聲,你害我變成一個笑柄。」

 

「你本來就是個笑柄,雪貂。」他譏諷說:「也不想想是誰平常大肆詆毀我的家人。說真的,要是你後悔,現在還來得及。」

 

由於他的話,馬份挑起半邊眉頭,狐疑看向他:「後悔什麼?」

 

「後悔找我當你的伴。」榮恩的視線在對方蒼白的臉上掃了一會兒,便很快別了開來,「這才剛到活米村呢,如果你想,我們能各走各的,完全能。」

 

那股審視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停佇了小一段時間,然後他聽見對方簡短的說了句:「不。」

 

梅林才曉得這傢伙在堅持什麼。榮恩在心底如此想著。

 

他們的第一站是德維與班吉,這裡有一些神奇商品,也能修復那些壞掉的魔法設備。對榮恩來說,他沒有什麼好購買或修復的,於是他只是在店裡隨便看看,偶爾用手指偷戳那些看起來並不致命的小玩意。

 

在靠近窗戶的地方,榮恩找到了幾張古怪姐妹的黑膠唱片,他抓起最新發行的那張,上面印著花俏的字體與每個成員的照片,並且在榮恩拿起它的時候每個成員都對著他眨眼。

 

「你喜歡哪一個?」忽然,金髮史萊哲林的聲音就在他的耳邊傳來,讓榮恩嚇得向後跳了一小步。只見到馬份露出一個不敢茍同的表情,似乎是嫌他的反應太誇張了,但他是真的沒發現到對方是什麼時候來到自己身邊的。

 

「啥啊?」他稍微站直了點,看著對方的眼睛。

 

跩哥微微揚起下巴,示意榮恩手上拿著的黑膠,又問了一次:「哪一個?」

 

他順著對方的視線看到自己手上的新專輯,把它舉了起來,望向那些朝著所有人擠眉弄眼的樂團成員,明白過來對方的問題是什麼意思,「喔,」榮恩點點頭,「邁倫‧瓦格泰爾吧,我想,其實都差不多,畢竟他們是一個團體。」

 

「哼……我還以為會是多納漢‧特姆利特呢,」金髮史萊哲林拖了個長音,「畢竟他是個麻種,而你們家熱愛和麻瓜有關的一切。」

 

「少蠢了,白痴。」榮恩翻了個白眼,「多納漢‧特姆利特是坎梅爾茶準隊的粉絲,西莫就是因此支持他的。」

 

跩哥動了動眉毛,目光詫異,或許還有一點點贊許的意味,「你還挺了解的嘛,這倒讓我有點意外。」

 

「普普通通吧,說真的,誰不喜歡古怪姐妹呢。」他把黑膠唱片放回原位,反問對方:「那你呢?你喜歡他們之中的哪一個。」

 

「邁倫‧瓦格泰爾。」說出這個名字的時候,金髮史萊哲林感覺沒那麼讓人討厭了,「我得說,他還挺酷的。」

 

這大概是榮恩第一次發現到,他和馬份居然也有共通話題,儘管他們從來都不怎麼喜歡對方,但他們對音樂的喜好還挺相近的。那個不可一世的金髮史萊哲林在談論樂團的時候,不再高高在上,甚至還給人一種平易近人的錯覺。

 

榮恩相當懷疑,他會有這種想法,是不是是也受到費洛蒙的影響,不然他絕對不可能會認為馬份是個不錯的聊天對象。

 

後來他們出了德維與班吉,第二站是蜂蜜公爵,那裡總是擠到爆炸,每個來享受活米村週的霍格華茲學生都會到這裡一趟,所有人都熱愛這家店的甜食,裡面販售的點心幾乎是從小伴隨巫師們長大的。

 

就和其他的學生一樣,榮恩也喜歡這裡的糖果,雖然裡頭很擠,他仍然試著在人群中挪動腳步,晃過一個又一個的商品架。金髮史萊哲林和他完全是兩個極端,只見對方很快就拿好了商品,很快就結完了帳,很快就站在門口等他了。

 

不過他從來就不是什麼有錢的孩子,在篩選了好一陣子後,他才抓了幾個巧克力蛙和一根糖絲羽毛筆去櫃台。在排了好一陣子的隊伍,終於輪到榮恩的時候,他看到櫃台上放的新產品,那種外殼破掉後會爆漿的巧克力,精緻小巧的包裝,印有閃亮的字體,並且價格不菲。

 

他很自然地想起了幾週之前,金髮男孩在黃昏的鐘塔下將這個點心送給他,有一股暖意莫名地流進了他的胸口,榮恩抬起頭,悄悄地瞄了那個站在門口外滿臉不耐煩的史萊哲林,他忽然覺得,說不定被某個人標記也不是那麼糟糕的事。

 

離開蜂蜜公爵與對方會合後,不出預料地,受了馬份一頓的諷刺,不過他最多也只是回嘴幾句,並沒有真的生氣。

 

路過泥腳夫人的店的時候,跩哥與榮恩有默契地互看了一眼,然後沉默地繞開了它,這很正常,再怎麼說,他們只是標記過了,不代表他們是一對,至於這種屬於快樂情侶的茶館,可不是他們該來的場所。

 

直到他們把泥腳夫人的店完全甩在後頭時,金髮史萊哲林才開口說話:「我不會進那種地方,尤其是跟你。」

 

「說得好像我會想和你一起去似的。」榮恩做了一個鬼臉,「要是哪天我不得不進去像個傻子坐在椅子上流口水的話,對象也得是女孩。」

 

「女孩?」他肯定馬份剛剛發了個嗤笑聲:「即便你是個Omega?」

 

「那又如何?」反駁對方的時候,榮恩幾乎漲紅了雙頰,「Alpha女孩也不少啊,而且就算是個Omega女孩,我也不介意。」

 

「得了吧,鼬鼠。」身旁的史萊哲林男孩輕蔑地搖了搖頭,淺金色的髮絲隨著主人的動作晃動,「你就適合被人壓在地上操,你是天生的欠操貨。」

 

現在榮恩連耳根子都紅了,他的聲音也不自覺地加大了些:「去你的,馬份,你是想打架嗎?」

 

「我說的都是事實。」對方這麼說的時候,忽然舉起手,碰了碰他的後頸,有些冰涼的指尖讓他瞬間冒起雞皮疙瘩,「再說了,你已經被我標記了。」

 

那些手指在他的頸後輕輕搓摩,撥開了幾屢覆在其上的髮絲,像在尋找什麼似地撫摸著他的肌膚,他幾乎要為此發出嘆息。

 

對方的指腹在那兒游走,然後碰觸到某個地方──榮恩渾身顫慄,並且知道那是什麼出於原因。他的Alpha觸摸的位置,正是對方在他身上留下的齒痕,腺體的所在之處。

 

「你以為我會讓你去找其他什麼人嗎?」馬份湊近了他的耳邊,用只有他們兩個人才聽得見的音量呢喃道:「想都別想,衛斯理,你是我的所有物,我說過了。」

 

那股令他熟悉的味道再一次撫過他的鼻尖,榮恩呼吸的時候,都能嗅到金髮男孩身上的Alpha氣息。他痛恨對方這種自以為是的態度,於是他撞開了那個對著自己耳朵說話的傢伙,可那股屬於對方的費洛蒙仍然縈繞在他的鼻腔裡,讓他微微發抖。

 

「見鬼,馬份。」榮恩捂著自己一邊的耳朵,對方的呼吸彷彿還暫留在那裡,讓他的耳根持續發熱,「我也告訴過你了,我不是你的所有物,就算你標記了我也一樣。」

 

馬份揚起半邊眉頭,微微瞇起灰色的眼睛,瞧了他好一陣子。榮恩亦不甘示弱地回望對方,兩個人似乎就能在此僵持一個下午。

 

「隨你怎麼說。」最後,先讓步的是金髮史萊哲林。跩哥冷哼了聲,雙手抱到胸前,淡淡地說道:「另外,我必須提醒你,我們還站在大街上。」

 

當榮恩聽見對方這麼說的時候,他才稍稍注意到有幾個路過的女孩子對他們投以好奇的視線,這讓他放下了捂著耳朵的手,尷尬地瞪著眼前的討厭鬼。

 

「我口渴了,打算去喝點飲料。」馬份勾起嘴角,露出一個戲謔的弧度,繼續說道:「你打算繼續跟我耗下去,被當成奇獸飼育學上的蠢畜牲圍觀,還是和我一起走?」

 

「……梅林的鬍子,殺了我吧。」他垂下了原本緊繃著的肩膀,嘀咕一句後,有些自我嫌棄地重新移動腳步,而這樣的舉動,換來了金髮男孩一個相當滿意的笑容。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紗米花 的頭像
紗米花

只是個瞬間

紗米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RANCH
  • 呐!看到了更新!YO!
    OK,雙胞胎互相解決的方式居然我猜對了OH YEAH!
    然後就是,DR兩個人嘗試平靜地相處,挺好的我覺得。
    他們是需要重新認了解一下對方,現不作情人但至少有點關係的...朋友﹖
    好的開始。
    當然我不覺得他們會發展得很快,如果說他們的關係是費洛蒙的影響下開始的,那至少也應該讓他們在沒有費洛蒙的影響下認識對方多一點才是~進度太快的話反而會被嚇倒....﹖
  • 愛Branch大愛生活>3333<
    Branch大每次的回覆都是我的動力TOT
    DR會慢慢變好的,雖然下章打算發刀(喂)
    但是至少他們現在開始重新認識彼此了嘛!
    我也覺得進度太快挺嚇人的(!??),畢竟開始得太快,要讓他們開始慢慢來了嘛!(毆)

    紗米花 於 2016/12/24 07: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