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這是一篇ABO文,為第二性別特殊的生理設定。

警告,有Mpreg(男性懷孕)描寫!

這個章節比較輕鬆一點(大概吧),有不是跩榮的非實質意義上的CP前戲場景,但我保證這兩人只是純友情,主CP仍然是跩榮,如果被雷到很抱歉……

 

 

 

 

Be marked, be paired - (11) Doesn't make sense

 

 

 

起床吃飯如廁睡覺,反覆做那些每天都得經歷好幾遍的事情,沒有人會特意記得自己吃了什麼,睡了多久,整天下來總共和多少人說過多少句話,時間在渾噩中流逝,短暫的假期在無所事事中宣告結束

 

準備返回霍格華茲的前一晚,榮恩才開始收拾行李,他沒有做清單的習慣,反正大多的課本也還留在學校,他也沒有什麼非帶不可的東西,頂多就只是幾件換洗的便服罷了,他總是拖到這個時間點才弄,而妙麗曾經為此表示不敢茍同。哈利也好不到哪裡去,他最好的朋友才剛把幾條洗淨的平角褲收進行李箱,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物以類聚。

 

在打包好東西之後,榮恩簡單地整理了桌面,將空掉的巧克力蛙盒給扔進垃圾桶,隨便用手拍落邊上的點心碎屑,確保已經沒有什麼東西會在上學期間滋生螞蟻後,差不多就大功告成了。

 

他又掃視了一遍自己的桌子,目光移到桌上堆放的紙類與書本,不知怎麼著,他的手指先一步於他的腦袋,將擺在最上頭的那幾張紙給抽了過來。

 

這是來自跩哥‧馬份的信,而最早的那封,他早已看過不下四次

 

事實上,在這近三個禮拜假期間,他就已經收到了好幾封來自對方的信件,每一封他都拆過了,但是他卻一封信也沒回覆給對方

 

翻開首封來信,榮恩第五次讀起了對方的文字,筆跡工整,字尾處勾起的寫法有著強烈的個人特色,乾掉的黑色墨水附著在紙張上,於光線下閃出了微微的反光

 

『多虧你那「熱心」的窮老爸,我父母什麼都已經知道了。』信件的開頭便是濃濃的諷刺,這是對方一貫的說話方式,『不過我本來就打算在假期的時候告訴他們,那麼好吧,至少他替我找了個開啟話題的契機。』

 

中間的一大段文字多半是在數落衛斯理家的名聲有多糟糕,於是榮恩很快地跳過它們,往下一個段落前進。

 

『……我爸爸仍然對我標記了你這點感到相當不滿,他認為我值得更好的。』指腹滑過這段文字時,榮恩發出哼聲,對此不以為然,『但我難得反對了他,要知道,我通常不會那麼做,這都是為了你。』

 

微微垂下眼睛,榮恩看著那些話,深深地吸了口氣。什麼叫作為了他呢?他可從來沒要求對方這麼做,不是嗎?就算他們有了標記關係,仍然是兩個獨立的個體,他不明白對方憑什麼用這種邀功的口吻寫信給自己,這甚至讓他有點生氣。

 

『告訴我你的想法,我等你的回信。』末了,對方加上了這麼一句話,他看著它,感覺對方好像塑造了一個他們共乘同一艘船的幻象,但榮恩只是把它給重新摺好,放回了先前的位置。

 

第二封信只比前一封晚了幾天,劈頭便對他遲遲尚未回信的這點數落了一頓,榮恩沒有管他,以抱怨作為開場白的信件,是最讓人沒有閱讀慾望的,他得記得這點。

 

『……我的發情期來了,鑑於我們之間的特殊連結,我想你的發情期應該也差不多了,』這是對方此次來信的主旨,『或許我們可能會差個幾天,但三個月一次的頻率還在可控範圍。』

 

紙張在被提起的時候會自動彎曲成一個弧度,他稍稍施了點力,前後輕拍了兩下,好讓紙張因韌度而彈起。

 

『雖然我先服用了Alpha用的抑制劑,但我認為這不是個長期辦法。』對方在信上如此寫道,『再怎麼說,我們已經建立關係,所以應該出來見個面,這可比抑制劑更有效多了。』

 

如果他們是普通朋友的話,這些話可能並不代表什麼;但他們一個是Alpha,另一個是Omega,甚至還是彼此的標記伴侶,因此這是一個性暗示,更明確的說,是一個性愛邀請,來自於一個Alpha給Omega的。

 

榮恩搖搖頭,把信給摺了回去,後面的內容他已經不關心了。他已經決定從此要獨自解決發情困擾,因此對方的提議完全無法打動他,他也沒有多大興趣。

 

最後一封信是幾天前收到的,和前兩封的間隔時間比較長。先前榮恩只看了它一次,於是這會兒他把摺成三折的紙張給掀開,但是在看到開頭的第一句話,他又把它給摺了回去。

 

這完全就是一封垃圾信,上面寫滿了對他的不滿,指責他沒有回信,態度差勁。對方認為自己作為先寫信的那個人,已經足夠誠懇,然而身為標記伴侶的他,卻不知好歹。

 

『榮恩衛斯理,你為什麼不回我信?』該封信的字跡較先前還要更潦草,字與字之間還有幾處較深的墨漬,足以見得對方在寫信時的情緒是比較激動的,『你在搞什麼鬼?還是說你不識字?你會拿筆嗎?』

 

他翻了個白眼,對方永遠懂得如何激怒他,榮恩把這些信全部丟回桌子上,用幾本《瘋麻瓜馬丁‧米格冒險記》的連載漫畫把它們給蓋住,他相信他媽媽不會無聊到來動這些信的

 

「你整理好了嗎,榮恩?」哈利的聲音自房間的另一端傳來,榮恩抬起頭,注意到好友的行李已經收拾完畢,眨動那對綠色的眼睛,透過鏡片好奇地觀察他。

 

「噢,」他應了聲,然後又加了一本《瘋麻瓜馬丁‧米格冒險記》,「我好了。」

 

「那麼,我想我們也差不多可以熄燈了?」他的好友伸了個懶腰,友情提醒了一句:「明天一早我們就要回去了。」

 

他同意哈利的話,「嘿,你是對的。」

 

互道晚安,草草結束這段對話,他們各自爬回自己的床上。熄去燈光後,夜晚的寧靜也同時降臨了,很快地,榮恩便聽到另一張床上好友平靜的呼吸聲。

 

樓下還傳來乒乒乓乓的噪音,那八成是來自雙胞胎的房間,在茉莉確保榮恩所飲用的安定劑與抑制劑都生效後,弗雷和喬治才被允許從古里某街回到洞穴屋。

 

這些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很快便引領他沉入夢鄉。假期太短了,他還沒有準備好迎接那些必然會到來的麻煩事。

 

 

 

 

開學還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他不得不與跩哥‧馬份面對面,字面意義上的那種

 

只不過三個禮拜沒見而已,他就注意到對方的劉海稍微剪短了點,淡金色的髮絲末端又回到眉毛以上。他的Alpha的表情兇惡,灰色的眼眸倒映著他的身影,但絕對不是具有浪漫元素的那種。

 

「你沒有回我的信。」跩哥咬著牙,聲音中帶有強烈的指控意味:「我寫了這麼多封,然而你一個回覆也沒有,你到底有沒有看?」

 

「事實上,是三封。」榮恩半垂著眼,淡淡地說道,「我看了你的信,就這樣。麻煩你讓開,我要回交誼廳去了。」

 

金髮史萊哲林翻了翻眼珠,「既然你看了它們,你就該做出回應,我不是有叫你回信嗎?你究竟在搞什麼。」

 

他嘆了口氣,試著把目光別開,不去看對方的眼睛:「這很重要嗎,馬份?也許就像你說的那樣,我根本連筆都不會拿。」

 

這原本是對方在最後一封來信上用來羞辱他的句子,而榮恩在此刻幾乎把它原話不動地還給了對方,他是故意的。

 

對方睜大了眼睛,似乎有些訝異他會這麼說。灰色的視線牢牢鎖在他身上,以一種半是懷疑又半是不悅地方式審視著:「發生什麼了,衛斯理?」

 

「什麼都沒有發生,馬份。」他說道,「讓條路吧,我真的要回去了。」

 

「你很不對勁。」說完這句話後,金髮史萊哲林微微瞇起眼,「你在生氣?」

 

「我沒在生氣。」榮恩沒什麼表情地說。

 

「不,你確實在生氣。」對方的目光在他臉上停留,榮恩避開了對方,盡量不與眼前的人四目相交,「你在氣什麼?我覺得我才是該生氣的那個。」

 

「就跟你說了,沒有。沒有什麼事情是值得我生氣的。」他閉上眼,無奈地搖了搖頭,「老實說,這種對話毫無意義。現在,你能放我走了嗎?」

 

金髮史萊哲林沒再說話了,但也沒有讓路給他,他們之間築起了一道沉默之牆,等待著誰來將它給破壞。

 

「……你在氣那件事。」良久,他的Alpha說話了,音量較之前還要壓得更低,但足以被他聽見了。

 

對方的話語中並沒有明確地指出那件事具體為何,不過榮恩卻很清楚對方說的是什麼,在妊娠終止的那天,他們沒有好好聊過,緊接著聖誕假期在那之後到來,於是他們錯過了最好的交談時機。

 

但是榮恩已經翻過去這頁了,至少他自己是這樣認為的。如果一條深壑橫在眼前,又無法一腳跨過的話,不如繞道而行,世界那麼寬廣,總有讓人不再看見那道坎的法子,不是嗎?

 

榮恩想說點什麼來否定對方,他動了動唇瓣,仍舊緊緊抿著,憋了老半天,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是的,你還為那件事生氣。」這一回,對方說得相當肯定了,同時還加重了講話的力度。

 

他抬眼,終究是把視線移到了他的Alpha臉上,目光相對的那一刻,他也能清楚地望見那對灰色瞳仁之中有些憂愁的色彩。榮恩並非沒有想過那個流逝的生命,是否也同樣在對方的心底留下了傷口,如果真的是那樣,那未免也太可笑了,畢竟做出這個決定的人剛好就站在他的面前呢。

 

「你該向前看了,衛斯理。」或許是因為他沒有回話的緣故,金髮史萊哲林再度開口:「我們可以再有另一個孩子,如果你想的話。」對方的語速變得愈來愈快,「我爸爸還需要點時間,但他遲早會接受的,我得說,他的反應也沒太糟……」

 

眼前的金髮還在喋喋不休,榮恩卻完全沒了心思去聆聽對方的話語,「別說了,馬份。」他阻止馬份家的男孩繼續說下去,但對方還在持續那些空泛的理想與虛幻的故事,尤其是他聽見對方第四次提起『我爸爸』的時候,他忍不住大吼:「別說了!」

 

也許是沒想到他會用如此不友好的態度打斷談話,他的Alpha停下了,灰色眸子也睜得大大的,像是忽然不認識他一樣,以一種評估的眼神打量著他。

 

榮恩只感覺疲憊不堪,可是至少他成功地讓對方閉嘴了。他呼出一口氣,好像剛才的吼叫已經耗盡了他全身的力氣:「就……別說了,好嗎?」

 

在最初短暫的幾秒,兩人都沒再發出半點聲響,而後,他便看見眼前的金髮史萊哲林的嘴唇抽了一下,那雙灰色的眼珠子閃過一絲不明的情緒,「有時候我真搞不懂你那顆小腦袋是怎麼運作的。」

 

他想出聲嘲笑對方,諸如『讓我告訴你為什麼,那是因為你蠢,不用謝。』之類的話,可他最終什麼也沒說,讓自己隨時處在備戰狀態是如此累人,而他早以失去武裝自我的精力。

 

就在榮恩還不知道這樣的局面得僵持多久的情況下,一個溫和的嗓音介入了他們之間,打破了這陣緊繃的平衡。

 

「榮恩,怎麼了?」這句話是哈利說的,戴著眼鏡的男孩此時正站在下方的平台,抬頭看著他,並且一步步往階梯上走來,「你為什麼杵在這兒──喔,嗨,馬份,抱歉沒注意到你。」

 

即便是榮恩,也摸不透自己的好友究竟是真的沒注意到馬份就站在對面,還是故意這麼說的,不過他想應該是前者,因為哈利剛剛處在的角度,確實會把金髮史萊哲林的臉給擋掉大半。

 

他的Alpha冷哼了一聲,用特別重的母音叫出了來人的姓氏:「波特。」

 

「真巧啊。」哈利對金髮史萊哲林點了下頭,綠色的視線便回到榮恩身上,「你們需要單獨談談嗎?我可以先回交誼廳去。」

 

「是啊,你站在這裡很礙眼,疤頭。」跩哥雙手抱到了胸前,神色不善,「我和衛斯理的談話還沒結束,你為什麼不快點滾呢?」

 

他的好友聳聳肩,「我很樂意,但首先你得讓我過去,馬份。」

 

對方發了個咂舌聲,看起來對此感到愈來愈不耐煩,好像下一刻就要準備破口大罵,而榮恩沒有給對方說話的機會,快速地搶走了話頭:「沒有,哈利。」他瞥了對方一眼,注意到那張臉的表情變得更加陰晴不定了,「我跟他說完了,正要回交誼廳呢。」

 

「喔,好啊。」哈利對他微微一笑,然後把目光轉向在場唯一的史萊哲林學生:「你聽到了,馬份,我想你可能得讓條路了。」

 

他的Alpha蒼白的雙頰上閃過一絲慍怒的淡紅色,明顯被激怒了。跩哥的視線在兩人之間來回,最終,金髮史萊哲林向後退了一小步,不冷不熱地笑了一下。

 

「你不可能永遠逃避下去,榮恩‧衛斯理。」他的Alpha在離開前說了這麼句話,然後撞了一下他的肩膀,離開了。

 

他的好友回過頭來,對他眨了個眼。究竟哈利是真的沒看到馬份,還是故意裝作沒看到,現在榮恩又覺得答案可能是後者了。

 

回到交誼廳後,他們久違地下了一場巫師棋,那原本會是一個還不錯的下午,直到晚餐前為止。

 

傍晚時分,哈利忽然有點頭暈,因此榮恩要求他的好友留在寢室內休息,他保證自己會替對方帶回一些吃的,戴著眼鏡的奇蹟男孩終於被他說服,接受了他的提議。

 

榮恩的晚餐是和他的其他室友們一塊享用的,西莫像往常一樣說著那些關於女孩子的有色笑話,丁耐心地聽著,時不時發表自己的觀點──「你知道女孩子的經血不是藍色的吧?什麼?你一直都以為它是藍色的?真的?」──而奈威則是安靜地吃著自己的東西,視線在朋友們之間不停打轉,偶爾會在好笑的地方露出靦腆的笑容。

 

和朋友消磨時間總是輕鬆且愉悅的,如果不是想起哈利還在寢室內等待,榮恩還真想再和這些伙伴們再多待一會兒,他裝了一些炸雞腿與薯塊,當然更沒忘記飯後甜點,然後簡短地告知這群夥伴自己得先離席,替哈利捎點吃的,西莫和丁都欣然表示「哈利肯定睡死了,那些東西放冷了很難吃,就算他醒了也不會要的。」「嘿,我看到你帶的都是你喜歡吃的,你早就做好要自己解決它們的打算了吧?」,只有奈威眨眨眼睛,告訴他:「晚點見。」

 

推開寢室門的時候,房間裡頭有留一盞小燈,榮恩放輕腳步,靠近哈利的床邊,上面有一團棉被,他的好友把自己裹成一團,活脫脫像個大型蟲繭。不知怎麼著,這讓他回想起他們前一次吵架的場景,當時他也是這樣推開寢室門,看見哈利蒙著棉被。想及此,榮恩不禁搖搖頭,笑出了聲音。

 

餐巾紙包好的食物被放在哈利的床頭櫃上,一點一點的黃油漬已經透了出來,讓潔白的紙巾變得有點半透明,但是榮恩沒去管那麼多,雙手隨便在長褲上抹了一抹,接著又把床頭櫃上的書本給撥開一點,免得它們滑下來把食物給壓扁,那樣看起來就不怎麼好吃了。

 

這個時候,躺在床上的哈利動了一動,翻過身,棉被從頭頂微微褪下一點,露出了大半個腦袋。

 

「抱歉,吵醒你了?」榮恩注意到了好友的動靜,所以他側過臉,衝著對方笑了下,「要不要先吃點東西?如果你現在有食慾的話。」

 

「……唔,」沒戴眼鏡的黑髮男孩發出一聲呻吟,把棉被又往下拉了更多,露出整張臉,還有一頭亂糟糟的頭髮,「很晚了嗎?」

 

「還早呢,用餐時間還沒結束。」他頓了頓,伸出手指戳了戳開始滲油的紙巾,「還是你現在好多了,打算自己下去大廳吃晚飯?那麼這些就歸我了。」

 

「嗯……還是算了。」哈利又動了一下,棉被因此滑落更多。男孩坐起身,搔搔頭,那頭黑髮變得更亂了,總是溫和的聲音帶著一點半夢半醒的迷濛感:「……是什麼味道那麼香?」

 

「食物唄。」很顯然地,這個答案相當明確,榮恩甚至都沒有經過大腦,就直接回答了對方的問題。

 

「不,不是食物……」哈利說得有些不確定,似乎自己也沒弄明白:「就……我說不上來,甜甜的,有點像是蜂蜜,又不大一樣……」間隔了幾秒,他的好友又補充了一句:「感覺融合了另一種味道,大概是薄荷……不,不對。」

 

「蜂蜜薄荷,聽起來不賴啊。」搖搖頭,榮恩有些好笑的看著對方,看來自己的好友睡傻了,「但是,兄弟,今天的甜點是蘋果派,你確定自己聞到的不是奶油香嗎?」

 

好一段時間,哈利都沒有回話,這讓他感到有點古怪。榮恩轉過頭去,卻看見哈利呆坐在床上,直直地盯著他瞧,深綠色的瞳仁在微弱的小燈下閃爍金黃的碎光,或許是因為沒戴眼鏡的關係,看起來異於平常。

 

「哈利?」不知怎麼著,好友的視線讓他發怵。榮恩強壓下這種源於本能的慌恐,張開五指,在黑髮男孩的眼前晃了晃自己的手:「你還好嗎?」

 

「……不。」他的好友眨眨眼,眉頭微蹙,露出了一個困惑的表情:「……我不知道,呃,我感覺……」說著說著,哈利低下了頭,「……很奇怪。」

 

有個奇妙的直覺閃過榮恩的思緒,但是它來得太毫無道理了,所以榮恩甚至沒打算深入思考下去,馬上便將之棄於腦後,「你怎麼了,兄弟?」

 

「我……」黑髮男孩重新抬起頭,綠色的眼眸裡倒映著他的紅髮:「對,我感覺自己很奇怪。」

 

腦袋裡彷彿有個聲音要榮恩快點離開,他的後頸有個地方隱隱作疼,並且一股聞起來還不錯的味道於此時漫進了他的鼻腔。

 

「榮恩……」他的好友從床上站起來,握住了榮恩手指的前兩節,向他靠近,「……你聞起來很好。」

 

語畢,哈利將鼻子埋進他的頸間,用鼻尖輕蹭他,給他帶來一種奇妙的顫慄感,他的後頸為此豎起了疙瘩。

 

那個奇妙的直覺再次浮了上來,可那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才對。這不合理,因為它違反了巫師世界運行的常規,概率趨近於零。

 

──哈利很可能是個Alpha。

 

這個想法幾乎顛覆了他所認識的傳統觀點。想及此,榮恩低下頭,看到了好友頭頂上的髮旋,發覺對方的皮膚正散發著比平常還要更高的溫度,他忽然想起了金髮史萊哲林進入發情期的模樣。

 

「哈利,醒醒。」他推了推靠在自己身上的好友,帶著一點力道,卻沒能將這個小個子的男孩給推開:「你好像發燒了,我帶你去給龐芮夫人看看,好嗎?」

 

黑髮男孩揚起臉,瞳孔裡有著無以狀名的狂熱,「……我很清醒,榮恩。」

 

這下子榮恩真的覺得事情不對勁了,他認得這種感覺,雙腿的關節微微發軟,好像下一刻就會癱倒在地上,而他自己的體溫也在聞到那種味道後變得愈來愈高。

 

榮恩驚恐地意識到,這個味道是從他的好友身上發出來的。

 

「榮恩……」哈利含糊地呢喃他的名字,鼻尖來回摩蹭著他的頸部,嘴唇也時不時滑過他的皮膚,每吋被碰觸到的部份都暫留下對方的熱度,「榮恩,我是醒著的,但我就是……很奇怪……你真好聞,是甜的……」

 

接下來的事情他幾乎不知道是怎麼發生的,榮恩出於本能地向後退了一步,他的腦袋嗡嗡作響,那個被馬份烙下咬痕的位置正細細刺痛,就像一個警示。然後他的膝窩撞到了自己的床鋪,再來他便因為重心不穩而向後倒去,整個人陷進了柔軟的床墊裡。

 

黑髮男孩覆了上來,細碎地親吻著他的耳下肌膚,雙手分別箝住了他的手腕,將他牢牢地扣在床上。

 

「榮恩,我好奇怪……」他的好友的聲音沙啞,甚至帶上了一點鼻音,「……真的很奇怪,我明明醒著,但我感覺像是在做夢……我不知道,我……」

 

對方的話還沒說完,便含住了他的耳垂,吸了一下,而榮恩因為好友的這個舉動渾身顫慄,他差點就要尖叫了。儘管如此,他最好的朋友仍然沒有停下,甚至整個人貼到了他的身上,他完全能感受到對方的襠部正頂著自己,並且硬得不像話。

 

「幫幫我,榮恩……」哈利的嘴唇放開了他的耳朵,順著他的臉頰落下幾個吻:「我不知道我怎麼了,我只是……忽然很想這樣做,你知道嗎……」

 

語畢,黑髮男孩又挺了挺自己的胯,往他的方向推了過來。即便隔著褲子,榮恩也能感受到那包覆在布料下生殖器官的形狀,他吸了口大氣,試著忽略好友的那玩意兒來回抵著自己的感覺。

 

腦海裡的警告音響得更厲害了,他知道自己開始受到影響了,哈利的費洛蒙──疑似另一個Alpha的費洛蒙──正刺激著他的感官,雖然他已經被標記了,但仍舊是個Omega。伴侶以外的Alpha無法誘發令他足以喪失理智的發情,卻還是使他情慾高漲。

 

此刻哈利正把手探向他的衣襬,鑽進了衣服底下,高熱的手指爬過他的腰際,因長期握掃帚而冒繭的指節處帶來粗糙的異樣感,一吋一吋地燃起了他的慾火。

 

梅林啊!榮恩真的要叫出聲了,這是他最好的朋友,他對哈利從來沒有過友情以外的想法,並且他相信哈利也是如此。他們之間的關係應該是單純且樸直的,他們可以分歧、爭吵,最後再和好;他們可以支撐彼此、托付信任、將背後完全交給對方;他們可以面對挑戰、經歷考驗、學習包容與成長;但是他們之間不能有性,那會讓他們的友誼毀於一旦。

 

「哈利……等等,兄弟,你得停下……」他推搡他的好友,但是在這股詭異的費洛蒙作用下,似乎不怎麼管用:「住手,哈利,快住手……別!別碰那裡,嘿,不要……」

 

他從來沒有想像過哈利會用這種方式撫摸自己,那隻在他衣服底下的手已經遊走到他的胸口,有些急躁,又帶著一絲期盼,或許也包含幾分無助。他好像有點明白金妮說的話了,如果他沒有被標記過的話,他可能也會那個像故事裡的Omega們一樣,急切地想扯下對方的褲子,給正在發情的Alpha來場瘋狂的口交。

 

當哈利用指甲摳了下他的乳頭時,他覺得世界差不多要完蛋了,他必須做點什麼來阻止哈利,否則等他們都冷靜下來之後,一定會後悔到想殺了自己。

 

就在這個時候,對方高熱的體溫忽然離開了他。榮恩粗喘著氣,還沒理解發生了什麼,就看到有雙手正架在哈利的腋下,把黑髮男孩給拉了開來。

 

有張憨實的臉出現在哈利的身後,那是奈威。他的室友在架著哈利的同時,露出了不亞於榮恩的驚恐的表情,「噢……梅林的鬍子啊……」奈威發出一聲嘆息。

 

哈利不斷掙扎,想要脫離對方的禁錮,朝榮恩的方向撲去。但奈威顯然用上了更大的力氣,榮恩甚至不知道這個稍嫌軟弱的室友有著這麼大的力量,居然能制止住一個沒多少理智的Alpha,他幾乎就要為這個天降的救星喝采了。

 

「梅林的鬍子……」這個老實的大男孩又重覆了一次這句話,兩隻眼睛瞪得大大的,驚魂未定的模樣比起榮恩還要更像是被襲擊的人:「去我的櫃子裡拿藥,橘色的那個……快一點,他很狂躁──」話還沒說完,奈威的臉頰便挨了哈利拳背的一擊,「……我恐怕支撐不了多久。」

 

「喔,喔……」榮恩這個時候才回過神來,跳下床,顧不上自己的模樣有多狼狽,撞倒了堆疊的課本,直奔至奈威的床邊,粗魯地抽出床頭櫃的第一個抽屜。

 

「在最下面的那格!」奈威提醒道,「裡面有個綠色的小箱子,它就在裡面。」

 

遵循對方的提示,榮恩很快就找到了一個綠色的小箱子,翻開箱蓋,他取出對方口中的橘色藥劑,裡面有粉狀的沉澱物,上面貼著標籤,以歪曲的字體寫道『安定劑:Alpha專用』。

 

「這是Alpha專用的!」他大叫,「哈利的媽媽是麻瓜出身,他應該是個Beta!」

 

「你看他發情的樣子像個Beta嗎?」說完這句話,奈威又被打了一下,發出「唉唷!」的吃痛聲。

 

雖然固有的認知告訴他,哈利不應該會成為一個Alpha,但那股濃郁的費洛蒙所擁有強烈引力,榮恩是再清楚不過了。他下定決心,握住那個裝著橘色液體的藥瓶,跑到奈威與哈利的身邊。

 

在兩個男孩的合力之下,他們成功替哈利灌下那瓶安定劑,原先還試圖反抗的黑髮男孩在喝下藥劑沒多久後,便像顆漏了風的快浮,失去力氣,癱軟在奈威的懷裡,昏沉沉進入了夢鄉。

 

他們一前一後把哈利抬回床上,替他重新蓋好棉被。榮恩有些難過地拍了拍黑髮男孩的肩膀,他壓根沒有想到自己的好友會變成這樣。

 

「你千萬不要生他的氣,榮恩。」奈威站在床的另一端,以某種複雜的神情望向他們睡著的共同好友:「哈利肯定不是故意的,他只是受到費洛蒙的影響,你身上的味道吸引了他。」

 

「這說不通啊……」榮恩毫無頭緒地抓了抓那頭紅髮,「哈利又不是純血,為什麼會……」最終他有些洩氣地放下手臂,不解地看著自己的好友:「就算他是個Alpha好了,我的味道也不可能讓他起這麼大的反應啊。」凝視著哈利在藥效下變回平靜的表情,一堆疑惑自心底油然而升,「再怎麼說,我都……」

 

剩下的話榮恩並沒有講完,那些句子到了嘴邊,又被他生生嚥下。然而奈威卻替他說完了剩餘的部份:「我知道,你被標記了。」這迫使他不得不抬頭看著這個老實的室友,而對方只是聳了個肩,作為回應,「我有看到你跟馬份的活米村約會。」

 

「喔……」『活米村』這個詞沒理由地扎了他的心臟一下,但他現在沒空理會這個。榮恩甩甩頭,將它拋到後頭去,繼續說道:「嗯,就是這個意思……你知道,正常的Alpha不太容易受到被標記的Omega影響。」

 

「也有一些不太正常的Alpha。」奈威心平氣和地指出了這點:「我在書上看過,有些Alpha更容易被腺體受損的Omega吸引。」

 

榮恩想起了妙麗之前翻給他看的書,點點頭,「有些Beta也會。」他堅持道。

 

忽然,他想起了自己離開大廳前,奈威曾經對自己說過『晚點見』。榮恩皺起眉頭,困惑地望向奈威:「等一下,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知道什麼?」奈威似乎還沒理解他的問題,納悶的回望他。

 

「哈利不是個普通的Beta,」他將自己心中所想給說了出來:「你對我說了『晚點見』,而且比平常還要早回到寢室,所以你早就發現了?」

 

「不,我沒有。」他那老實的室友驚呼了聲,眼睛張的圓圓的,看起來有點被冒犯了,「我提早回來是因為我的作業還沒完成!」說到這裡,奈威還伸手指了指哈利床頭櫃上的食物,它們已經完全冷卻,餐巾紙上的油漬擴散得很大片,一副就很難吃的樣子:「既然你要拿食物給哈利,我想我們應該一會兒就會碰面了,所以才那樣說的。」

 

「但你有Alpha專用的安定劑?」榮恩又問道。

 

奈威收回了指向食物的手指,雙手改叉在腰上:「那是因為我是個Alpha。」

 

好吧,他現在知道了。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紗米花 的頭像
紗米花

只是個瞬間

紗米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BRANCH
  • 這章讓我腦洞大開,然後把自己笑傻,來一個:
    “完了晚餐,跩哥回寢室倒在自己的床上,事實上他沒甚麽胃口,整個人也不太舒服,
    「見鬼,都是衞斯理害的。」跩哥把頭埋進被子裡。
    突然有個奇怪的聲音在跩哥的腦袋裡響起,是把機械聲,聽起來是個女的說:「請注意,你的Omega 正受到攻擊,請注意,你的Omega正受到攻擊。。。」。。。”
    想想那是把電動遊戲的聲音。。。(原諒我假期在玩王者榮譽,上腦了。。。)
    我能想像出龐弗雷夫人看到榮恩拖著哈利進醫療室的樣子,「天啊,又一個亂發情又不知所措的孩子,鄧不利多這是幹甚麼呢?喔!波特!我看看。。」
    跩哥:為甚麼我的Omega要和其他Alpha住在一起!?他不是應該跟我住的?!他是我的!我的!爛疤頭去死去死。
    不好意思我這是來搞笑的。。。
    好吧應該是在上面看著主CP不動,我也覺得挺安心哈利不會出甚麼事。。。
    (好吧如果哈利都出事了我估計Ron也快瘋了吧。。。雖然我覺得哈利一定會負責到底。。)
    好吧其實我就來逗場子的,腦洞太大不怪我啊。。。
  • 天啊哈哈哈哈哈好喜歡Branch大的腦洞,電動遊戲的警告聲太有梗了,完全可以在腦海中想像那個聲音!(毆)
    哈利也是可憐,好好的藍孩紙,有一天就襲擊了自己最好的哥們,想來也是蠻羞恥的吧,太慘了(還不是都怪你!!!)
    不過最慘的莫屬跩哥了,自己的Omeaga差點就被人給強了,他還在自己寢室裡待著呢(?)
    主cp不動,主要是這篇我覺得DR之間就問題很多了,所以再讓哈利加進來太亂了,不然我蠻喜歡以Ron為中心的大三角(毆)之後會再繼續寫大三角的,這篇就...DR一直線吧XD

    紗米花 於 2017/02/08 22:48 回覆

  • BRANCH
  • 天啊我把留言弄成悄悄話了?!
    哎啊這我看不到回覆啊我是傻子嗎(哭)
    甚麼鬼。。。
  • 我偷偷的把悄悄話打開了,這樣才能跟Branch大一起聊天>3<

    紗米花 於 2017/02/08 22:45 回覆

  • cmelody8
  • 很高興能有一點點哈榮,我最初是更傾向哈榮的,只是因為哈榮文太少了,姑且就看跩榮吧(跩榮黨拜託不要打我啊>_<),然而紗紗的文一看就上癮了,自己也很喜歡看攻強行把受吃了的劇情(我這樣曝露本性真的好嗎...),於是就慢慢接受了跩榮😂。最後沒想到哈利居然是個A
  • 原來太太最初是更喜歡哈榮的嗎>3<其實我也很喜歡哈榮喔!!只是幾乎都是寫跩榮(請反省)
    謝謝太太一直以來的支持,矮油有點害羞>///<其實我也是超喜歡攻強上受的(給我住口),所以跩榮真的很適合這樣的發展對吧(X)
    哈利在這篇一開始就被我設定為(跩哥假想中的)隱藏情敵,所以...(?)
    有機會一定好好寫哈榮>3<謝謝太太喔喔喔喔!

    紗米花 於 2017/02/08 22:51 回覆

  • 小棠
  • 差一點。。。我就要倒戈去哈榮那邊了
    這種想看榮恩被哈利吃掉,但又怕跩哥會大發雷霆的心情好糾結呢
    (跩—>榮—<哈)也可以的♡
  • 其實我也!!!很喜歡哈榮(被打)
    只是這篇目前還是以跩榮為主,快收盤了
    不過有機會一定會再寫跩→榮←哈的故事的!:P

    紗米花 於 2017/02/15 22: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