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這是一篇ABO文,為第二性別特殊的生理設定。

警告,提及Mpreg(男性懷孕)!

故事終於結束啦,正文約十六萬四千字,謝謝一直以來給予鼓勵的大家,雖然還有很多因截稿日接近而不得不刪除的橋段,但是整個過程中我仍然享受到了很多,再次感謝耐心看到這裡的朋友們,如果大家能趁著完結之時給我一些感想我會很高興的,總之我們下個坑見啦:)

※全本預計於三月底集結成冊出成刊物,沒意外的話屆時還會收錄其他番外,包括跩哥視點與後日談等補足部份約三至四萬字,詳情等之後再告知各位。

 

 

 

 

Be marked, be paired - (18) This year

 

 

 

「在我們開始之前,我想我得先向你自我介紹一下,」史萊哲林女孩語氣平和,手掌傾斜著一個角度,等待他將手回握上去,「我是翠菊‧綠茵,你一定認識我的姐姐,月桂。」

 

榮恩看了眼那隻擺在自己面前的手,她的手很小,手指修長且白皙,指甲圓潤又飽滿,看起來就是屬於一個年輕女孩子的,他看看它,再看看它的主人,淺淺的笑容讓她顯得很親切。於是他把視線重新回到她的手上,簡單地和她握了一下,說出了自己的名字:「榮恩‧衛斯理。」

 

收到他的回應後,她開心地笑了下,替她成熟的臉蛋上添了幾分天真的感覺,看上去至少像是她這個年紀的人應有的模樣了,「很高興認識你。」

 

「喔,嗯,我也是。」不知怎麼著,看著她的微笑,讓他有點不自在,因此榮恩只好簡短地應了兩聲。

 

翠菊收回手,稍稍斂起笑意,表情仍然友好。這個史萊哲林女孩一點也不介意長桌周邊都是葛來分多的學生,她將裙襬向下理平,跨過長凳,坐到了榮恩的旁邊。對方出乎意料的舉動讓榮恩驚訝地瞪大眼睛,但她卻完全沒把他略有失禮的反應看在眼裡,抬起頭來,衝著他眨眨眼。

 

「好的,那麼我們直接進入重點吧。」翠菊自口袋裡抽出一張卡片,放到了桌上:「這是給你的,我希望你打開來看看。」

 

那張卡片長度不足四吋,寬度超過兩吋半,小小的一張紙卡對摺起來,卡背上閃著金色的花邊,看不出是什麼東西。榮恩狐疑地望了它一眼,再抬頭看看眼前的女孩,而翠菊只是對他挑了挑眉毛,示意他快點打開。

 

榮恩將卡片往自己的方向拉近一點,姆指與食指捏住小卡的一角,緩緩翻開它,上面有幾行金色的字體在流動,就像在跳舞一樣。

 

「……Omega性權協會校園派對日?」他將那串文字唸了出來,抬起頭,困惑地望著眼前的女孩。

 

「對,我是Omega性權協會的會員之一。」翠菊又對他笑了一下,那對聰慧的雙眼閃爍著愉快的色彩:「你看起來有點被嚇到了。」

 

「噢,」榮恩收回自己過於露骨的審視目光,略帶尷尬地低下頭,把視線重新放到眼前的邀請卡上,上面寫了明確的時間和地點,他用姆指彈了彈卡片,「抱歉,我沒想到……」

 

「別介意,我以前也沒想過自己會加入這類社團。」翠菊聳聳肩,說道:「八個月前,我迎來了我的性成熟階段,當時發生了一些不太好的事,」她的語氣沒有什麼別的情緒,只是單純地在敘述一件事情:「有一天你忽然進入了發情期,平常那些跟你交情不錯的人,變成了可怕的怪獸,」說到這裡的時候,她停頓了一會兒:「你可以想像到的,是吧?」

 

榮恩把視線轉到了她身上,看著她平淡的表情,咬住自己的下嘴唇,小幅度地點了點頭。八個月前,就和他的生活遭到劇變的時間點差不多,他完全能猜到那是個什麼樣的場面,她又昏又累,散發著甘甜的費洛蒙,而那些Alpha都像是發狂的野獸,她甚至沒有力氣去保護自己。

 

「不過,有人救了我,是一個雷文克勞的女孩,我很慶幸當時有她在場。」翠菊再度衝著他笑了,「我把這件事寫信告訴我的父母,於是他們替我連絡了Omega性權協會。」她舉起一隻手,撐住自己的下巴,「我在假期時參觀了Omega性權協會的總部,然後我就決定加入他們了。」

 

「……所以,」榮恩又看了一下那張卡片,「妳是來做社團介紹的?」

 

「如果你要這樣解釋的話,那麼,差不多就是吧。」翠菊眨了眨眼,她比他還要年輕,但言行中卻表現出超齡的成熟,讓他聯想到了當年站在火車上的妙麗,也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樣:「學校沒有開設第二性別的相關課程,許多Omega不小心就被標記了,」她指了指卡片上流動的金色大標題,「所以性權會也在霍格華茲開了校園分會,希望能幫助到更多的Omega們。」

 

「喔……我還以為……」榮恩把焦點又轉到了那張卡片上,感覺自己的雙頰微微發熱,他猜想自己八成是臉紅了。

 

「以為什麼?」翠菊微微側過頭,好奇地望著他。

 

榮恩把卡片重新蓋上,放到了自己的口袋裡,低聲說了句:「沒什麼。」

 

「唔……」史萊哲林女孩微微瞇起眼睛,打量了他好一會兒,才又說道:「喔,對了,我是不是還沒跟你說,跩哥來找過我很多次,」她的話成功地讓榮恩抬起頭來,而她顯然對此有點得意,露出了一個惡作劇般的笑容:「不過我想你有看到我和他說話的樣子,我猜,你已經知道我要講什麼了。」

 

他得承認,當女孩親密地叫出對方的名字,而非姓氏時,他的心臟差點停跳了一拍。榮恩抿了抿嘴唇,避開她的眼睛,試著讓自己的口吻保持平靜:「我知道,你們在約會。」

 

「什麼?」這回驚訝的人換成對方了,翠菊的肩膀向上彈了一下,皺起眉頭:「為什麼你會這麼說?」

 

榮恩看著她,有些不解地說:「難道不是嗎?大家都是這樣想的,他們說妳取代了帕金森的位置。」

 

「噢,不。」她翻了翻眼睛,這大概是榮恩第一次見到她露出了她那個年齡該有的表情,「萬能的梅林,你是說真的嗎?」

 

「看起來就很像啊。」他指出:「一個Alpha和一個Omega總是走在一塊,難道不是那麼回事嗎?」

 

「當然不是!」說到這句話的時候,她的聲音都有點激動了:「他可是一個有了Omega的Alpha呢!」女孩頓了幾秒,臉上浮現了淡淡的紅暈,「雖然他確實挺好看的。」

 

「但是一個Alpha可以標記多個Omega。」榮恩補充道,壓下了當她稱讚金髮史萊哲林時他想翻白眼的念頭。

 

「對,可是那樣也許會影響到Omega自身的週期,而我很在乎自己的健康,」翠菊如此說道:「我從小身體就不是很好,我很確定週期紊亂會讓我的身體受到損傷。」

 

「抱歉,我想錯了。」這是他在短時間內第二次對同一個人道歉了,榮恩尷尬地抓了抓腮幫子,朝她投去不好意思的視線。

 

「而且,我是Omega性權協會的人,記得吧?」她笑了笑,大概是接受了他的道歉:「會對其他Omega造成不良影響的事情,我同樣也不會接受的。」

 

榮恩眨了眨眼,「可是妳覺得他很好看?」

 

「他的灰眼睛很迷人,難道你不這樣想嗎?」翠菊稍稍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不過,這也改變不了他是個糟糕的Alpha的事實。」

 

「呃……」他發了個音節,相當肯定地說道:「妳都聽說了。」

 

「差不多,跩哥跟我聊了不少,包括他是如何利用費洛蒙和你發生關係,」翠菊垂下眼,看上去有點難過,「還有逼你喝下妊娠終止劑,或是沒處理好人際關係害你被揍之類的。」

 

榮恩知道自己被同情了,老實說,他不太喜歡被如此對待,這讓他感覺自己很可憐,儘管他知道眼前的女孩並沒有多少惡意。

 

「他很後悔,尤其是發生了這麼多事以後,」不過翠菊彷彿沒有意識到他的心境變化,僅僅是說著自己的話:「這也是為什麼月桂把我介紹給他的原因,她覺得我能給他提供一點幫助。」

 

聞言,榮恩微微皺起眉頭,「等等,你們難道不是因為老馬份的關係才認識的嗎?」

 

「怎麼會?我可不認識他爸爸。」翠菊搖搖頭,「是月桂把我帶到他面前的,假期結束後的第一天,就在史萊哲林交誼廳裡。」

 

「噢,我只是……」他沒把後面的話說完,畢竟由對方的話聽來,這八成又是個誤會。榮恩在心底暗自腹誹著西莫的八卦可還真是不可靠。

 

「作為潘西的好友,其實月桂也覺得自己對你流產的事有點責任,」翠菊明顯不太在意他沒能說完的話是什麼,接著說道:「至於跩哥,他想了解這方面的事,剛好我又是Omega性權協會的成員,所以……」

 

她翹了翹嘴巴,剩下的部份,就算她不用全部說出來,榮恩也聽懂了。

 

「這真是,」他看看她,再看看那個因年久而有些破損的木製長桌,注意到那裡有個小孔,不知道是被哪個學生燒出來的,只是沒人去修復它,「我有點……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就……謝謝妳告訴我。」

 

「不客氣。」翠菊回了一聲後,又補充道:「你對他很特別,所以他想盡可能地善待你。」

 

不知怎麼著,當她說出後半段的話時,榮恩莫名地感到生氣。雖然她說得很誠懇,但他卻下意識地想反駁她所說的話,關於她口中的金髮史萊哲林會想好好對他?在榮恩從聖蒙果回來後,他們甚至都沒說話呢。

 

「善待我?比如說和我保持距離之類的?妳知道我們多久沒交談過了嗎?」榮恩從那個桌上的小孔抬起眼睛,有些憤憤不平地對她說:「如果真是這樣,那還真是感謝他的『慷慨』。」

 

但是女孩沒有被他的反應嚇到,她只是一味地瞧著榮恩的眼睛,好一陣子都沒說話。

 

面對一個過於平靜的對象,不論自己有滿腔的怒火,也會隨著對方的沉著而漸漸冷卻,他的呼吸自急促漸漸趨向緩和,胸中的那團火燄熄滅了,餘下的只有徒逝溫度的冰涼與空虛。

 

「抱歉,」這是榮恩今天第三次道歉了,「不是針對妳。」

 

翠菊抿了抿嘴,不再撐著自己的下巴了,「其實你和跩哥挺像的,如果你有發現到的話。」她抬起臉,挺直腰部,雙手平擺在桌面上,神色認真地說道:「你們總是不肯說出真話,更情願用尖銳的方式自我防衛,」她頓了頓,「藉由傷害對方,來保護自己,我懷疑那樣真的有用嗎?」

 

在她指出自己的觀點後,榮恩張大眼睛,「我可沒有幹什麼傷害他的事!」

 

她聳了個肩,說道:「你難道沒有故意對跩哥表現得很疏離嗎?我聽說的可不是這樣。」

 

「那是因為我不想再和他有所瓜葛。」榮恩為此辯解道:「他自作聰明、難以溝通還惹人討厭,我只是想離他遠點。」

 

「唔,如果你那麼討厭他的話,為什麼要因為他沒來找你談話而憤怒呢?」翠菊又笑了,白嫩的雙手在桌上交疊,搓了搓姆指,「我理解你很生他的氣,也不認為你有必要原諒他,畢竟他是自作自受,」她輕咳了一下,「但至少你不該拿他犯的錯來折磨自己,是吧?」

 

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這個女孩的話語比他想像得還要更尖銳,雖然她的口氣溫和,態度也還算不錯,可說出來的句子卻是如此嚇人。他忽然覺得眼前的女孩似乎比他還要年長,儘管他才是年紀更大的那個,難道正如金妮說的,女孩都比男孩還要早熟嗎?

 

「不管你信不信,其實他一直想和你好好說話,」翠菊搖搖頭,右手的指頭輕敲著左手的指頭:「可你猜怎麼著?他不敢來找你,他認為自己傷害了你,而你恨他。」

 

「我恨死他了。」榮恩快速地說了一句。

 

「好吧,你是真的恨透他了。」雖然翠菊這樣回話,但她顯然不把他的評價當一回事,只是把她還沒說完部份給說下去:「但你還是在意他,我猜?」

 

對於這個問句,榮恩既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嘴巴緊閉著,舌頭在牙後抵了抵自己的牙背,他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要是你願意給他一個機會補償你的話,去和他聊聊吧,」翠菊垂下眼睛,嘴角含著笑意,「至少讓他知道你也有一點點想他,不是挺好的嗎?」

 

榮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依然沒有作聲。

 

「若是你不願意的話,就當我沒說過吧。」翠菊雙手分開來,撐到桌面上,站起身,「但我還是希望你能來參加性權會的派對。」

 

語畢,她轉過身,離開此處,留他一個人好好思考這些問題,長度中規中矩的裙襬輕輕晃動,帶走一絲淡淡的香氣,那味道既不刺鼻,又有某種無法狀名的清香,就和她本人一樣。

 

女孩的背影變得愈變愈小,最終消失在門外轉角,他低下頭,抽出口袋裡的那張卡片,再次翻開它,上面流動的金色字體是如此吸人眼球,而他最終沒有決定自己是否去參加那個派對,也沒有去尋找金髮史萊哲林。

 

 

 

 

儘管榮恩並沒有特意去搜索金髮史萊哲林的身影,但要遇見對方卻也比想像中的容易,畢竟一夥惡霸聚在一起很是醒目,而那頭金髮被春日的陽光照得晃眼,所以他一下子就發現到對方了。

 

克拉和高爾正在激烈地討論著什麼,只見兩個人都掄起袖子,準備隨時好大打出手,而其他的史萊哲林們也不打算勸阻的樣子,似乎都在等著觀賞一場好戲。跩哥‧馬份站在那兒,臉上沒什麼表情,光線給立體的五官留下淡淡的陰影,在蒼白的皮膚下格外明顯,灰色的眼珠子木然地瞧著兩個高壯男孩間的爭執

 

他佇在這兒,望著那個金髮的男孩,想起曾經在他們之間發生的種種。他們接過吻,約過會,也有過性關係,對方是他的Alpha,他的伴侶,然而他們卻總是錯失好好交談的機會。

 

馬份家獨生子緊抿著薄薄的嘴唇,眼簾微垂,彷彿對這場爭執沒有半點興趣。先出拳的是克拉,肥厚的拳頭打到了高爾的膀子,高爾也不甘示弱,厚實的手掌重重地拍上克拉的胸口,其他圍觀的史萊哲林們吹起了口哨,在一旁起鬨喧鬧。

 

榮恩都不知道自己在那裡看了多久,也許是一分鐘,也許不到三十秒,在這短短的時間內,跩哥‧馬份側過臉,注意到了他的存在即便他們隔了好一段距離,榮恩卻覺得那對灰色的眼眸裡仍然有他紅色的倒影,就像過去一樣

 

起先,對方的表情是有點驚訝的,可是很快地,金髮史萊哲林勾起唇角,對他展露一個淡淡的淺笑,帶著些許的悲傷與某種難以狀名的情感,看著對方的那種笑法,榮恩忽然感覺自己的呼吸滯住了,胸腔裡心臟砰砰砰地,每一個節拍都跳得如此鮮明。

 

所有的一切都像慢動作一樣,跩哥搖了搖頭,但那抹笑意卻沒有收起,僅僅是低下頭,不再與他對視。

 

忽然間,榮恩覺得自己好像明白了某些事情,關於他的Alpha為什麼會這樣對他笑,為什麼會刻意與他保持生疏的距離,又為什麼會有翠菊‧綠茵出現在他的面前他曾經和其他人猜測的一樣,都以為他的Alpha決心放棄他們的關係,另外替自己找了個Omega之類的,但這個推測也許這是錯的呢?他的Alpha並非真的打算結束他們之間的故事,僅僅是在等待他的原諒呢?

 

金髮史萊哲林是他的Alpha,他們之間有種別於他人的感應,然而他卻從來都不去正視這點,既然彼此的標記關係已經確立了,那麼他們應該要試著互相理解才對,雖然他們曾經努力過,也屢屢宣告失敗收場,可事情不就是這樣子嗎?沒有人天生會打魁地奇,也沒有人從小就會調製魔藥,如果總有另一方退卻,或同時止步不前,彼此都不會成長。

 

這樣的結果真的是他要的嗎?

 

於是榮恩向前踏了一步,兩步,三步,有些老舊的皮鞋踩在粗糙的磚地上,發出沙沙的聲音,那些碎響甚至還不及克拉拳頭打在高爾腹部時人群的歡呼聲,可是走路聲響依舊清晰可辨地傳進榮恩的耳裡。

 

幾個史萊哲林注意到他的接近,拉了拉旁人的袖子,竊竊私語起來,他不在乎他們都說了些什麼,榮恩的視線焦點是那個有著金髮的史萊哲林男孩,他們之間的距離愈縮愈短,接著他的Alpha抬起頭來,他們的目光再次對上。

 

這一回,跩哥沒有再露出那種古怪的笑容,灰色的眼眸瞪得大大的,比起驚訝,又更多的是不知所措,灰色的眼珠子不安地轉動著,真像一隻受驚的蠢雪貂。

 

對方的反應全都被榮恩給看在眼裡,他忍不住在心底嘲笑了幾句,這個平日喜歡作威作福的小惡霸同時也是個膽小鬼,他早就知道了。

 

高爾往克拉的小腿肚踹了一腳,把對方給放倒,接著兩個高壯的男孩子便轉而在地上翻滾起來,一旁的人們各退了一步,讓出更大的空間給他們兩個施展拳腳,所有人都在歡騰,但是榮恩不在意他們。

 

在他們的距離只剩下幾吋的時候,金髮史萊哲林似乎也下定了決心,灰色的瞳仁帶著幾分堅定,削尖的下巴輕點兩下,被擦得光亮的皮鞋往前邁進了一步,兩步,三步。

 

少數的史萊哲林們把視線從克拉和高爾身上移到了他們這裡,但是沒有人說話,只是在旁屏息以待,兩場戲同時上演,都還沒到達收尾階段,誰也不知道最後的結局會是怎樣的一幕。

 

剎比的臉冷漠而玩味,諾特的眼神戒備且好奇,隨著他們愈來愈接近彼此,那些把目光轉移到這邊的史萊哲林們表情愈發分明。旁邊的鬥爭還沒結束,他聽見克拉的怒吼與高爾的尖叫,還有那些興奮的加油聲。

 

榮恩掃過他們一眼,然後面向自己的Alpha,問道:「你想聊聊嗎?」

 

「當然。」說出這個回答的時候,跩哥好像還差點咬到舌頭了,讓人感覺有那麼點滑稽,他差點就要為此笑出聲了。

 

「那麼換個地方吧?我可不想和他們一樣被別人盯著看。」榮恩試著收起自己的笑意,用下巴指了指那兩個扭作一團被眾人圍觀的男孩們。在他的話說出口後,剎比哼了一聲,而諾特翻了翻白眼,那些偷看的傢伙肯定聽到他說的話了,他承認自己是故意這麼說的。

 

只見金髮史萊哲林扭過頭去,瞪了他們倆一眼,才回過頭來說:「好。」

 

榮恩轉過身,背對那片喧囂,挺直背脊,踏實地向前走。另一個人小跑步追來的腳步聲在地磚上發出鮮明的聲響,跩哥走到了他的身邊,他們並肩前行,將那些多餘的東西都拋在了腦後。

 

隱約間有人在大叫,像是「用點力,高爾,你不是比較高嗎?」或是「嘿,克拉,加把勁啊。」之類的起鬨詞,但是那些聲音都很遠了,而且也與他們之間的事情毫無干係。

 

兩人保持了短暫的沉默,直到再也聽不見那些亂七八糟的呼喊聲後,榮恩低下頭,他知道自己的Alpha正在等他先開口,他清了清喉嚨,才開口說話:「那麼,你替自己找了一個代理人?」

 

「……什麼代理人?」跩哥反問他,上揚的語調聽起來還真有幾分意外。

 

「翠菊綠茵,」他聳聳肩,語氣平緩:「她來找我談過了。」

 

「你是指──」金髮Alpha停頓幾秒,接著便緩慢地搖了搖頭:「我確實有和她聊過一些事,但是我可沒要她去找你。」

 

「喔,那你還真是慘到家了,因為這表示她比你還要聰明得多。」榮恩誇張地嘆了口大氣,試著讓自己表現得像往常那般輕鬆,儘管他很清楚自己的聲音裡有些許的顫抖,出於緊張。

 

不料那個好面子的傢伙竟沒有反駁他,僅僅是淡然地說了句:「她是個好女孩,至少她懂得如何去處理複雜的人際關係。」

 

榮恩得說,他幾乎沒有聽過那張刻薄的嘴巴說出諷刺以外的話,而此刻對方居然罕見地讚賞了他人,這令他忍不住停下腳步,轉過頭去,狐疑地打量對方:「我幻聽了嗎?你剛剛是在稱讚她?」

 

在他停下之後,跩哥也同樣不再前進了,僅僅是挑挑眉頭,作為回應。

 

「好吧,讓我換個問法。」他撓了撓自己的頭髮,莫名的煩躁感佔據了他的心頭:「你知道你們被大家當成一對,是吧?他們都說你替自己找了個新的Omega。」

 

那對灰色的眼眸微微瞇起,說話方式有強烈的反駁意味:「那不是真的,衛斯理,你得相信我這點。」

 

「所以,你有聽說他們是怎麼形容你們的。」榮恩點點頭,那種焦躁的感覺變得更加難耐,「說到底,你為什麼會和她走在一起?」他略有諷刺地說:「而且你也沒有澄清那些謠言,為了什麼?你是想引起騷動,好讓人們討論你嗎?」

 

「不,」金髮史萊哲林急切地否定道:「我的意思是,我當然希望你會因此多注意我一點,但是,不,這不是我的目的。」對方語速偏快,就好像這些話會讓他陷入尷尬似地:「她是Omega性權協會的人,這才是我和她做朋友的主要原因。」

 

對方的這些話與翠菊‧綠茵說過的內容倒是不謀而合,榮恩挑了挑眉頭,等待對方把講完。

 

「復活節假期的時候,我待在家,一個人想了很多,」跩哥舔了舔自己薄薄的嘴唇,「我知道我做錯了很多事,害你受到了嚴重的傷害……」

 

「是永久性的嚴重損傷。」榮恩插嘴道,這讓對方的表情看上去更複雜了。

 

「我知道。」跩哥皺著眉頭,「我真的、真的為此感到很抱歉,所以我想盡可能地做點補償。」

 

他沒有回話,而是看著他的Alpha。春日的陽光穿過新嫩的綠色樹冠,在對方蒼白的臉上留下點點光斑,對方方本就偏淺金髮因此染上了一層淺淺的新綠,看上去格外柔和。

 

「她和我說了很多有關Omega的事情,那些我過去從沒理解、去思考的部份,」金髮史萊哲林嚥了口唾液,「過去,我總以為Omega就是屬於Alpha的所有物,因此忽略了你的感受,」他注意到對方的拳頭握了起來,似乎是相當認真地在和他解釋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但是她告訴我,我錯了, Omega不需要依附在Alpha底下也能過得很好。」

 

榮恩深深地吸了口氣,一陣微風輕撫而過,將他的頭髮給吹亂,也同時撫平了他的焦躁。榮恩伸手將那些紅色的髮絲塞到耳後,而他的Alpha還在說話。

 

「Alpha能運用費洛蒙影響Omega一時的行為,卻沒辦法改變對方的思想,」金髮史萊哲林續道:「現在回想起來,我對你做過某些違反你意願的事,希望現在道歉還不會太晚。」

 

「哇喔,這真是……」對方突如其來的道歉讓榮恩快速地眨了眨眼,「我就是有點好奇,她都是怎麼跟你說的?」畢竟你是個自以為是到極點的傢伙,可不容易說服。當然,後半句話他沒有說出口。

 

「她要我想像一下你那對雙胞胎哥哥對我施了個蠻橫咒,」當對方說到這裡的時候,灰色的眼珠子翻了翻,彷彿光是重覆這段對話都教人難以忍受:「然後強迫我和他們發生關係,會是什麼樣的感受。」

 

「哈!」這回榮恩終於憋不住想笑的衝動了,他失笑出聲,並且重重地搖了搖頭:「他們看不上你的,小雪貂,我可以保證這一點。」

 

「閉嘴,鼬鼠。」金髮史萊哲林發了個鼻哼,但即便是榮恩,也看得出來對方並沒有為此發火,因為那對灰色的眼眸此時也滿盈笑意,儼然也被他的笑聲所感染,「我保證會在那種事發生之前先對自己念個索命咒。」

 

微風再一次吹撫過他們的身邊,捲起了史萊哲林男孩淺淺的金髮,把對方原先梳理整齊的髮型給弄亂得更徹底。跩哥因此伸手去撥弄自己的頭髮,但榮恩卻覺得這樣的對方更有種俏皮感,讓人沒那麼討厭了。

 

風一下子就止住了,對方也停下撥頭髮的動作,手臂慢慢垂下,那對灰色的視線牢牢地鎖在他的身上,「……我本來以為你不會再和我說話了,再怎麼說,我都傷害到了你。」

 

「我本來也這樣以為的。」榮恩翹了翹嘴巴,對他做了個有些厭煩的表情,半是開玩笑地說道:「不過,隨便啦,我大概是被人下了什麼詛咒吧。」

 

「我知道,你是真的想要和我劃清關係。」只見對方自嘲地扯了扯嘴角,「當時你在聖蒙果的態度已經說明了一切,而我從來沒有那麼後悔過。」

 

對方的話讓他想起了那個病房,明明不過是復活節假期前的事,此刻卻像很久以前的記憶,既蒼白又遙遠。他仍然記得當下的痛楚與空虛,可那些情景卻早已變得糢糊不堪,就像麻瓜們不會動的老照片,或許人生所有經歷過的事情,最終都會泛黃生斑、褪色破損,即便曾經為此哭泣過、歡笑過,它們終究敵不過時間的沖刷。

 

或許是因為始終他沒有接話的關係,金髮史萊哲林看上去有些緊張了,那對薄唇不自然地抿了抿,再度說道:「能給我一個機會彌補你嗎,衛斯理?」

 

榮恩眨眨眼睛,望著眼前的Alpha,不過也是個年輕的男孩,他們都還不是成年人,同樣青春,同樣無知,也同樣會犯錯,沒有人指導他們在感情路上該怎麼做,只能跌跌撞撞地去摸索。

 

「如果你不願意的話,我也尊重你的想法。」金髮史萊哲林又說:「我希望能修復我們之間的關係,我只想讓你明白這點。」

 

「你知道我可能沒辦法再生孩子了吧,」他垂眼看了眼自己平坦的腹部,抬起視線,重新看向對方:「你爸爸肯定不會接受他兒子的伴侶有這個缺陷。」

 

「我的媽媽是個Alpha,和我爸爸一樣。」跩哥很快地笑了下,「當我爸爸要娶她的時候,我的祖父差點氣得對他下咒,但他仍然堅持那麼做。」

 

聞言,榮恩皺起眉頭,質疑道:「兩個Alpha生不出孩子。」

 

「女性Alpha可以受孕,只是機率很低,但不全然是零。」修長的手指稍稍打直一點,像是在舒展自己,很多年以後,榮恩才弄懂那是金髮Alpha試圖證明一件事時會做的小動作:「他們當年根本不奢望會有孩子出生,但我還是站在這裡,和你說話,」灰色的瞳仁裡閃爍著光輝,如同正急於證明某種事物一樣:「重點在於我的爸爸願意為她反抗我的祖父,而所有人都同意我很像他。」

 

「你的意思是,你願意效仿他,」他微微瞇起眼睛,「即便我是你們口中的純種叛徒?」

 

「……十六世紀時,有位馬份曾經追求過麻瓜的女王,」金髮史萊哲林有一點點不屑的說:「雖然幾個世紀以來,我們都被要求否認這件丟臉的事,但它的確是發生過的。」

 

「噢,」榮恩動了動嘴角,這則勁爆的故事有點出乎他的意料,「還真是,噢。」

 

跩哥將雙手抱到胸前,「我保證當我第一次聽到這件事的時候,反應絕對比你還要大。」

 

「我想像到了。」他輕笑了下,很快就斂起了自己的笑容,續問道:「但你為什麼不乾脆再標記其他Omega呢?這樣輕鬆多了,不是嗎?」頓了頓,他補充道:「比方說翠菊‧綠茵,她就挺符合你家的標準。」

 

「為什麼我要再標記另一個Omega?」只見金髮史萊哲林抱胸的雙臂鬆了開來,做了個比劃的動作:「我標記你,不單單因為你是個Omega,衛斯理。過了這麼久,你還沒搞懂嗎?」

 

「我又怎麼會知道呢?畢竟站在我面前的,是一個連話都說不好的雪貂臉。」他雙手一攤,表現得不以為然。

 

儘管對方張開嘴,似乎想要辯駁什麼,忽然,一陣風卻又刮了起來,將頂上新長葉子的樹冠給吹得沙沙作響,地上的雜草也被吹彎了腰,這一次的風比前兩次都還要更強,榮恩不得不閉上眼睛,好讓沙子不被吹進眼睛。

 

不確定這期間總共經過幾秒鐘,風才停止,他緩緩張開眼,看見了金髮史萊哲林灰色的眼瞳,那裡頭映著他紅色的身影,正如他記憶中的那樣鮮明。

 

被對方這樣盯著瞧,讓榮恩有些不知所措,他別開目光,不去凝視那對灰眸,可是他的心臟卻蹦蹦蹦地跳動,瘋狂撞擊著他的胸膛。

 

良久,跩哥說話了,口氣裡有著不易察覺的乞求:「……我能吻你嗎,衛斯理?」

 

榮恩抬起頭來,重新看向對方,他有發現到對方的手握緊了又鬆開,鬆開了又握緊,來回了兩次左右,就像個在等待最終裁決的犯人,而他儼然成為了巫審加碼的首席魔法師,有權引導整個審判的方向。

 

「不。」幾秒過後,他故作姿態地哼哼兩聲,「我不想讓你吻我,馬份,你知道你真的讓我很生氣。」

 

當他把這句話說出口的時候,他的Alpha神情失望,眉毛微微向下拉聳,灰色的眼瞳滿是落寞,「……我想也是,抱歉,我不該問的。」

 

「不過,」榮恩拱起肩膀,以一種狡黠的方式說道:「要是這個吻是由我先提出的,就另當別論了。」

 

於是他的Alpha捧住了他的臉,幾乎稱得上熱切地吻住了他,或許是因為太過急躁了,也可能是角度不正確,他們的門牙撞在一塊,製造了好大的聲響,幾乎能震暈彼此的腦袋,他們兩個人都因此吃痛,同時哀號出聲。

 

在疼痛過後,榮恩與跩哥重新對視,鼻尖與鼻尖再次貼近,鼻腔內盡是屬於對方的氣息,緩慢地吋吋縮近彼此的距離。

 

過去發生過的所有事情並沒有被放下,但正是因為有過這些經驗,人們才能避免走上同樣的道路。若是在此刻,就把彼此的未來給扼殺在回憶裡,又怎麼能證明他們將會成為更好的人呢?

 

這是多事的一年。這一年,他的哥哥們都離開了學校;這一年,他和他的朋友們完成了最重要的一場測驗;這一年,他的妹妹成為學院魁地奇隊不可或缺的主力。

 

這一年,他們年滿十六歲,學會了如何與彼此溝通。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紗米花 的頭像
紗米花

只是個瞬間

紗米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BRANCH
  • 天啊,本來想說連17章也沒寫評,突然出了18章,還是END…..
    有點失落感……………..這樣就沒了.........
    ANYWAY,在評之前還是感謝紗大,
    這文多多少少都陪了我好幾年了….(我猜是﹖紗大每一篇文我都有看…)
    我還是記得突然有點又習慣地點進了大大的BLOG(這個是BLOG嗎﹖)時看見有更新時有多興奮……….
    順便也讓我把自己埋在電腦底的小短篇寫,發一下,有糧有動力….
    那麼多年了,還是很喜歡這對CP,謝謝大大把DR帶回來。
    好吧,原諒我又話嘮上身,但是,每篇長文結東我都有種很不捨得的感覺。

    嗯,正評︰
    這篇是我入門的ABO文,我記得第一次看這個第一章時我是沒看懂的,
    因為連設定都沒弄懂………………….=.=
    後來搞懂了,大大又沒更新,我以為是棄了……
    當然就看了頭一兩章我真的覺得ABO文就是為了H而存在的文….
    所以我再次看到這文更新時第一直覺是︰大大打算H到底﹖
    但到了後來這ABO的設定方向改變了,說教的元素加進去了,
    有別於別的ABO文,這文更多的方向是讓人理解受費洛蒙影響的愛情是不穩的,非自願的性行為,算甚麼都只是強姦。
    我不是反對很多文是因姦愛上,但只是這關係太薄弱了………
    所以搞清楚,喜歡和衝動是兩回事。
    所以其實我對這篇文挺上心的。

    其實可能是由RON的視角寫的,所以一開始沒留意DRACO是在乎RON的。
    但是當我翻回第一章,當時克拉要接近RON時,DRACO的生氣,憤怒地,把克拉打倒,我不確定當時設定是不是DRACO已經對RON有心思,但至少那刻讓人感受到DRACO對RON是有點在乎(當然其實我後來有想過這可能性有多大,在第三章是DRACO的態度是不太想負責任——還是說他根本不知道要有責任﹖)的。後來RON在短短幾個月內似乎是被迫著成長,而且接受很多事——放棄對妙麗的那份感情——嘗試接受DRACO——又後來——對DRACO感到恨意——最後是又在意又想無視,當然這心情轉化得特別大。但我覺得更多得著的是DRACO,RON相當於把MALFOY家的兒子的性格重新改造一次,由當初覺得ALPHA和OMEGA的關係是支配的到後來小心翼翼想討好RON的過程,要知道一個心高氣傲、幾乎成年的人去改變是很難很難的事。所幸都他們兩一直是互相影響著,如果到最後RON是完全不在意了,那到時真的啥都沒有了……第18章我多多少少有點驚訝,DRACO會找人請教「如何尊重OMEGA」是真的看出來DRACO的態度改變有多大,是真的長大了,學會最基本,而且是他們最缺的東西,溝通!

    最後是,感謝大大的文!真的,超開心能看到大大的文~
    這本同人我買定了的~預我一本喔~(比心),辛苦了~
  • 謝謝Branch大超級精彩超級長的長評!!!收到長評的時候我反覆看了好幾次,一方面感謝Branch大的厚愛,一方面又在想著要怎麼回才能夠好好表達我對Branch大的感謝TOT
    首先要謝謝Branch大一直來我這小破Blog走走,其實有段時間半出坑狀態了,雖然還是很喜歡DR喜歡Ron,但那時候沒什麼心思在填坑,所以自己也很少開這個Blog,沒想到重新更文之後,Branch大又出現了,謝謝Branch大的不離不棄,能因為DR認識你真好TOT
    其實長文結束我自己也是覺得很感慨哈哈哈哈,完全懂Branch大心中的那種不捨感,自己在追文的時候也是會這樣T///T
    其實這篇的大綱一開始只有一句話「強制生產與強制流產」(爆)腦中有了大概的梗概,但又覺得ABO這設定就是要肉的,所以開篇寫了各式的肉(?)後面才開始進入正題,多少有一點首尾不平衡(指肉量)
    至於Draco的部份,第三章的時候他確實不想負責,就像常見的渣男那樣(!?)我喜歡你是我喜歡你,但你我之間談不上什麼責任←這樣的感覺,這種渣男好像在社會上蠻常見的哈哈哈哈(爆笑) Draco是在被妙麗目擊到之後,才開始覺得自己這樣態度可能不對,所以開始試著對Ron好、表現出追求的意思,不過這仍然不夠,他們還是欠缺溝通,所以正如Branch大所說,Ron很大程度上算是改造了Draco的個性,以及態度><
    我才是要感謝Branch大看到這裡,還給了我這麼棒的長評,再多的文字都無法表達我對你的愛TOT

    紗米花 於 2017/03/11 08:14 回覆

  • 小禎
  • 能夠看到這篇文的完結,我既開心又難過QQ 我通常都是等文章完結後我才一起看,就是為了避免追文追到完結的失落感。但是這篇文真的太棒了所以每次更新我就都會看XDD
    幾年前(?)看了這篇文的第一章時就很開心紗大寫了跩榮的ABO,我在了解這個設定後,雖然多半對於一些為了H而H的文章有點小反感,但就覺得紗大寫的這篇文我很喜歡,而且也有猜到之後的進展會跟我看過的其他ABO文不一樣。只是可惜的是更到第三章就停了QAQ 我還以為紗大要棄坑了覺得小難過XDD
    後來再看到紗大繼續寫了,覺得超開心!後面看著跩哥慢慢地從一個自以為是目中無人的富家子弟逐漸成長為一個懂得負責的人,真的覺得挺欣慰的QQ
    不過還是很心疼榮恩,他被迫放棄了自己愛的人,其實我甚至想過,如果沒有跩哥,即便妙麗是Beta,榮恩也可能會用盡全力的想跟她在一起吧......
    在看第一章的時候,對於跩哥向克拉下咒要他滾出去這個橋段,我一開始看還以為就只是單純的兩個Alpha在爭奪一個Omega而已,並不代表什麼,不過看到後面的發展以後才恍然大悟,也許在那個時候跩哥就是暗戀榮恩了,所以不容許其他Alpha侵犯他
    雖然後面不想負責任的樣子也是讓人很想揍扁他XDD
    不過我也有個疑惑的點,就是既然他知道他的父母親都是Alpha,還知道魯休思為了娶水仙反抗跩哥祖父,又怎麼不懂得在更早的時候決定要為了榮恩反抗魯休思呢?反而還自己做了魔藥殺了自己的孩子......或者也只能說是他那時候還不夠成熟吧QQ
    最後跩哥卑微的態度,還有小心翼翼的樣子真的特別可愛,反而讓我更想欺負他(欸
    也很認同紗大寫的,過去的事情沒有被放下,但正是因為有過這些經驗,人們才能避免走向同樣的道路,若是在此刻,就把彼此的未來給扼殺在回憶裡,又如何證明他們將會成為更好的人呢?
    一直都覺得紗大的文字很能觸動我的心,會因為你的文章產生許多共鳴>< 這是我看過的大多數同人文很少見的XD
    只要是人都會犯錯,但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最重要也最珍貴的是人懂得去反省,懂得去糾正並改過,然後勇敢的繼續往前走,而不是被過去綁住,過去的所有經驗不管好的壞的,都將他們當作經驗跟教訓,讓自己能夠學會成長,這才是人們應該學會的課題。
    謝謝紗大帶給我們這麼好的系列文!! P.S:想偷偷問紗大下一個坑要填什麼>< 私心想看《Kiss with weasel》那篇>///<
  • 謝謝小禎的長評TOT(抱住)
    其實我也是喜歡等文完了再看哈哈哈哈,畢竟那種追文的感覺真是太苦了!(?)喜歡一次看完的暢快感 ( 那你還拖這麼久!!! )
    當初開ABO的頭以後,暫時萌上別的東西,沒什麼心思更文,所以坑了好久,真的很不好意思T3T 繼續寫的時候還差一點找不回手感,因為太久沒寫文了,當然也不斷修正之前的想法與腦洞的走向
    正如小禎所言,如果妙麗沒有目擊跩榮的H場面,榮妙還是很有機會的,畢竟榮恩可以靠吃藥解決發情期,但是妙麗被嚇到了,眼前的榮恩不是自己熟悉的那個榮恩,而是一個屈於情慾的Omega,即便再喜歡一個人,看到對方不為自己所知的面,還能不能全盤接受呢?要是妙麗能跨過那個坎的話,榮恩一定會盡全力和她在一起的,而她若是不能接受,榮恩也不願意勉強她T3T 不過妙麗在我的想法裡,是她在看到這個場景之後,有了更遠大的目標,她決定開始去了解第二性別,然後避免更多像榮恩這樣的悲劇(!?)
    至於小禎提到的跩哥為什麼沒有先站出來反抗魯休思,因為跩哥是個爸寶,當時他不願意為了榮恩以及肚子裡的孩子去和自己的爸爸對抗,對他來說權衡下還是爸爸開心比較重要,可當他看見榮恩流了一堆血之後,他開始後悔了,就跟很多男生一樣,覺得墮胎是很輕鬆的事,完全沒有想過那就是對母體的一場暴行...要親眼看過才會覺得痛QQ
    謝謝小禎覺得我的文字能讓你感到共鳴,這對作者來說是很大的鼓勵TOT
    《Kiss with weasel》會填的!!!等我(ㄎ)

    紗米花 於 2017/03/11 08:25 回覆

  • chun
  • 太棒了!!
    還好這次有來的及跟上訊息,看到要集結出本非常開心~
    畢竟還是喜愛實体書在手的感覺^^~
    一直以來感謝紗米花持續不懈的產糧,讓在一直有跩榮糧吃
    期待詳情公布

  • 謝謝chun太太的留言啊啊啊>333<
    其實我也是喜歡手上有實體書的感覺,不過現在電腦太方便了,感覺實體書再過不久就會被取代了吧TOT
    以後會繼續努力寫文的!(握拳)希望以後有更多人一起創作,這樣就有好多糧可以吃了*^O^*

    紗米花 於 2017/03/11 08:27 回覆

  • 小禎♀一生マモ廚
  • 我知道紗大後來喜歡上了排球XDD 所以那時候還有點小難過 覺得「啊~又一個HP的作家停下腳步沒有繼續寫HP文了QQ」
    但偶爾想到還是會一直來看紗大的部落格,反覆看著以前的文章,即使看過很多遍都還是會被感動QQQ 紗大的故事有種魔力,值得一看再看!!
    也謝謝紗大回來繼續更文了QQ
    看到紗大對於榮妙那段的回應覺得好難過啊......的確,在看到自己喜歡的人從未展現在自己面前的那一面時,是否真的能接受呢QQ 只能說有太多的機緣,讓他們終究沒能在一起
    啊啊看到紗大說的,覺得更想打跩哥一頓了(欸
    果然他就是覺得爸爸比較重要,不能讓爸爸不開心XDDD 可惡應該再讓他多受點痛,讓他再晚一點才能挽回榮恩的!(欸
    不過看到之後他的個性有改變也是挺欣慰的啦,希望他之後一定要好好對榮恩,不然只好把榮恩許配給哈利了!(不對
    期待實體書~一定會買的!即便科技在怎麼便利,手上捧著書閱讀的感覺是無法被取代的QQQ
  • 那時候就剛好有點小瓶頸,然後不小心在一個意外下看到了排球,感覺整個人都活了過來,忍不住就...QQ(!?) 不過悠悠轉轉最終還是回來HP啦,總之一圈回來後瓶頸也走了,又有新的想法可以繼續寫文,還是很高興的><
    謝謝小禎這段時間還不離不棄的,我這些小破文能讓您如此支持我真的好高興啊 Q////Q 會盡我所能的繼續努力的!!
    雖然這篇榮妙沒能在一起,但是他們都會有各自的幸福的:D
    其實整篇故事雖然說是榮恩視點,但可能更像是跩哥成長史哈哈哈哈,從一個爸寶慢慢學習獨立,哭爸哭媽的小屁孩變成一個真正的男人,是很開心的過程啦:P
    謝謝小禎喔喔喔喔T////T 你的留言我真的很感動!謝謝!

    紗米花 於 2017/03/18 21:55 回覆

  • cmelody8
  • 一段時間沒看終於要完結了。(最上一次留言知道太太的意思後就沒那麼奇怪了,哈)這段時間忙到都沒時間看><,完結撒花~雖然是還沒看就先留言了,還請繼續寫好文,當然會一直支持的。(表白紗紗!❤)
  • 謝謝表白!////
    已經完結啦:P 有空再慢慢看就好喔喔喔!謝謝你的支持,我也會繼續努力的T////T

    紗米花 於 2017/04/16 21:07 回覆

  • 訪客
  • 紗大~~~
    我想買實體書OAO

    以後會寫到他們生子ㄇ???
    有點期待吶~~
  • 啊..這本目前完售了,不好意思TOT
    如果數量夠的話可以再加印
    有寫到生子(?)的後日談><

    紗米花 於 2018/04/17 11: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