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喪屍AU,無魔法設定,所有人都是麻瓜,80%的逗逼與20%的獵奇。

由於某紗膽子小,看的喪屍片少,故事混亂,還請多包含。

一個有點無聊的章節,稍微不小心又爆字數了,只好把好玩的往後挪了,請見諒……

 

 

 

 

United Kingdom of Great Zombie - (2) Walnut face

 

 

 

他可能得介紹一下,跩哥‧馬份是個討厭鬼,同時也是榮恩的同學,雖然家境天差地遠,住的地方卻只隔了一個街區──畢竟倫敦寸土寸金,據說當時政府決定在這一帶建造福利房的時候,老馬份還四處抗議地價會因此下跌呢

 

榮恩從以前就不怎麼喜歡對方,有著一頭金髮的傢伙總仗著爸爸口袋裡多了幾個臭錢,就表現得目中無人。毫無疑問,他們互看不順眼,因為馬份家的獨生子總是嫌他家窮,還以取笑他的紅髮為樂。

 

如今這個討厭鬼居然救了他,讓他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禮貌上來說,他是應該道個謝,可講點道理,他又沒要對方代替他射爆那個喪屍的腦袋!

 

就在他還在糾結該不該道謝的當頭,金髮男人已經把槍扛在肩上,朝他走了過來。「我猜你不知道怎麼使用它,是吧?」跩哥似乎不怎麼介意他沒有表現出感激之情,僅僅瞄了他手上的十字弓一眼,嘴角揚一個惡意的弧度,譏諷道:「它在你手上只是個玩具,根本沒辦法對他們造成任何打擊。」

 

「我只能找到這個。」他撇撇嘴,有些不高興地說:「說起來,國家不是有槍枝管制法嗎?你居然帶著槍走在路上,這犯法吧!」

 

「這個嘛……如果你有獵槍證的話,就無所謂了。巧合的是,我家剛好有一枚。」對方慢條斯理地說道:「狩獵是種很棒的活動,不過像你這種窮光蛋大概沒機會了解它的精髓吧。」

 

聽到這些話,榮恩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我猜你家那枚獵槍證是你爸爸的,不是你。如果它屬於你,你肯定會到處炫耀。」

 

這句話讓對方成功地卸下了那張傲慢的臉,金髮男人看起來有點氣惱:「我的申請資格也已經進入審核階段了,要不是現在行政機關大亂,早就通過了。」

 

「對,隨你怎麼說,反正現在警察也沒空抓你。」榮恩聳聳肩,邁開腳,向前走了一步,卻終究不敵盤踞在嗓子上的道謝念頭。他回過頭來,試著以用一種滿不在乎的瀟灑語調說道:「不管怎樣,謝啦,我想你救了我。」

 

只見那張蒼白的臉上浮起淡淡的粉色,看起來有點懊惱,又有點得意。「是啊,你得好好答謝我,畢竟我是你的恩人──」金髮男人頓了兩秒,無視榮恩明顯的第二次白眼,又問道:「所以你要去哪裡搞到食物?特易購超市?」

 

「也許吧,我只希望他們有營業。」榮恩說道,不再看著對方,一邊踩著步子,一邊替自己的十字弓又裝了一支箭矢,暗自祈禱特易購能買到箭矢補充包,雖然這個可能性幾乎為零。

 

「那我勸你別去了,他們是連鎖店,」金髮男人走在他身邊,神情自若,就好像對方剛剛沒有打爆誰的腦袋一樣:「不會有連鎖店會在這種非常時期要求員工去上班,加班費,你知道的。」

 

「喔,那你倒是說說看,我該怎麼做?」榮恩怪叫一聲,停下腳步,轉過頭來瞪視著對方:「也許我可以吃別人的肉,就像那些傢伙一樣?」

 

跩哥也轉頭看向他,灰色的眼睛裡有一點點閃爍,好像在老早就想好答案了:「你為什麼不去私人商店看看呢?我敢說老湯姆會營業的,畢竟他是個錢鬼。」

 

對方的建議讓榮恩思考了短暫的幾秒,他得說,這個的論調很有說服力。不過他仍然對眼前的一切感到古怪,即便他們的家住得很近,金髮男人也沒有理由選在這種時期在外游蕩,他合理地懷疑對方肯定有什麼打算。

 

「說起來,你為什麼會在這裡?」轉了兩圈眼珠子後,榮恩決定將自己的疑惑問出口:「你就這麼剛好救了我,還給予這些『熱心』的建議,這不太像你的作風,馬份。」

 

「要是我說我也沒食物了呢?」金髮男人聳聳肩,好像早就猜到他會這麼問了:「我告訴你,你就相信我了嗎?」

 

榮恩搖搖頭,「不。」

 

「你不相信我,」跩哥陳述道,表情冷冰冰的:「所以不管我說什麼,你都不會相信的。」

 

不知怎麼著,有種預感擊中了榮恩,稱不上好,也算不上差,他自己也不知道這樣的想法從何而來。透過對方手上的槍枝,面不改色的爆頭技術,以及對方那種說不上來的表情,他猜想對方可能經歷了些什麼,或許比自己看見羅梅塔夫人豹變的那一幕還要驚悚。

 

「別那樣盯著我看,鼬鼠,你讓我覺得寒毛直豎。」然而金髮男人只是對他的目光皺起眉頭,有些不耐煩地說道:「所以你到底要不要去老湯姆那裡?如果你不想,我們就各走各的。」

 

「嘿,我才沒有在看你呢。」榮恩哼哼兩聲,收回視線,點了點頭:「雖然不想承認,但好吧,你說得有道理,或許我該去老湯姆那裡看看。」

 

他沒有忽略掉金髮男人因此露出一個『我說的總是對的』的笑容,看上去有點討人厭。

 

當他們終於離開住宅區,花了一段時間,來到大街上時,店家的營業狀況就和對方所說的一樣。在這種動蕩的時期,沒有一家連鎖店有營業,包括方才經過的漢堡王與咖世家咖啡,店門都是關著的。咬人事件頻傳,政府又多次呼籲民眾留在家中,這使得整個街道顯得有點冷清。

 

但他們兩個並非大街上唯二的活人,事實上,仍然有些穿著奇怪的觀光客在路上照相,一點也不害怕自己成為下一個攻擊目標,反倒還因為空曠的街道表現得心情極佳,或許是因為這讓他們能夠盡情擺拍,不用擔心他人入鏡。

 

只見他們興奮地做出各種古怪表情,路上巡邏的員警上前勸阻這些外來者們提高警覺、減少外出,他們卻也怎麼不放在心上的樣子。等到員警轉過身之後,這群觀光客甚至對著員警的背做鬼臉、比中指,繼續笑鬧,對善意的警告視若無睹。

 

「你看過那些災難電影嗎?讓我告訴你,這就是電影裡標準的犧牲者類型,」在經過那伙觀光客的時候,金髮男人冷漠地開口:「不怕死、也不聽取建議,除非他們的相機能在被攻擊時瞬間變成武器。」

 

榮恩對這番話並不完全贊同,要是這些外國人聽不懂英語呢?然而在他看到那些觀光客用如此態度對待員警之後,他還是決定不管他們了,反正他們的死活又不是他的責任,首先,他自己也得在這場生存危機中存活下來才行,不是嗎?

 

大概又走好幾分鐘,他們才終於停在湯姆的店門前,謝天謝地,他們沒再遇到什麼亂咬人的怪胎。店門的上掛牌轉到了『營業中』那一面,在試了幾下之後,榮恩發現到門推不開,才意識到老湯姆早就把門給鎖上了。這很合理,即便再怎麼愛錢,也沒人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直到老湯姆透過玻璃櫥窗確認他們看起來尚屬正常後,才搖搖晃晃地走過來,替他們把鎖打開,儘管榮恩相當懷疑這些鎖是不是真的能保護得了什麼。

 

頭髮幾乎脫光的老湯姆堆著滿臉皺紋,向他們擠出一個微笑,沒有牙齒的嘴巴讓這副表情看起來有點詭異,看起來像顆乾巴巴的胡桃。不過老湯姆顯然沒什麼自覺,僅是滿意地告訴他們,街上有員警在巡邏,自己一點也不需要擔心,反倒是那些連鎖超市不開門,讓他少了大半的競爭對手,這幾天生意特別得好,那些賣不出去的貨品幾乎都要售罄了。

 

環視店內一周,就知道老湯姆沒有說謊,這家私人商店的貨架已經空了大半,只剩下一些零散的食品,而且看起來不怎麼好吃。拿起一包青豆,榮恩一臉嫌惡,但是這裡已經沒有任何的蔬菜了,他只得將就一下。

 

他差不多購足了三至四天的份量,一旁的金髮男人則乾脆把剩下的食品都買走了,包括沒人要的乾癟胡蘿蔔和過期一天的冷凍披薩。當然,買下這些補給品的時候,金髮男人的臉超臭,彷彿寫著『這東西能吃嗎,你彷彿在逗我』,一副嬌生慣養的模樣,讓榮恩差點憋不住笑。

 

「你幫我拿著這些。」當他們提著大包小包走出店門時,金髮男人將食物遞給他,而這成功換得了榮恩的不滿。

 

「為什麼我要幫你拿?」他拉高了音量:「我可不是你那兩個蠢跟班。」

 

跩哥聳了個肩,說道:「如果我拎著這些,等會有瘋子衝出來咬人的時候,就沒人能開槍了。」

 

「那我怎麼辦?等著被某人當成晚餐、撕成碎片?」榮恩哼了哼:「想都別想,我才不幹呢。」

 

「難道你在出門購物前,就沒想過怎麼扛東西回家嗎?」金髮男人尖銳地指出了這一點:「何況你還不會善用手上那把單發的破爛十字弓呢。」

 

「噢,住口。」很顯然地,對方是在嘲笑他不久前的失敗,這讓榮恩幾乎漲紅了雙頰,抬起一隻腿,試圖踢一踢對方的小腿。

 

不過他失敗了,金髮男人閃過他的攻擊,榮恩咂咂嘴,都怪他手上的東西太多,動作變得很遲緩。跩哥聳聳肩,似乎是為了安撫他,又補充了一句:「放輕鬆,衛斯理,你不會變成誰的晚餐。在那之前,我會保護你。」

 

「抱歉,我聽錯了嗎?」榮恩誇張地呼了一聲:「你剛才說你要保護我?」

 

跩哥翻了個大大的白眼,惡狠狠地改口:「你聽錯了,我說的是我會保護你手上的食物。」

 

「是,是,你說了算。」他好笑地揚起眉毛,搖搖頭,算是暫時接受了對方的提議。

 

畢竟對方說的是事實,他們之中總得有一個人做出多一點犧牲,而且他們現在還走在大街上,這裡是警力佈署重點,雖然鐵門深鎖的店家讓四周顯得冷清,但始終都有全副武裝的警察在這裡巡邏,就連一般的基層員警也罕見地配上了槍枝,或許他也不用太過擔心。

 

不過,一旦他們進入住宅區,就很難說了。那裡幾乎沒有什麼警察,而榮恩能想見,像那種大口啃著人肉的傢伙,肯定還存在於巷子裡的某個角落。

 

就在他想著這些的時候,金髮男人忽然又開口了:「你家現在還有誰?你那禿頂老爸和肥胖老媽?」

 

「友好點,馬份,別老是侮辱我的家人,信不信我拿食物砸你的頭。」為了強調自己的決心,榮恩晃了晃手上的提袋,好像他真的會那麼做。

 

然而金髮男人沒有理他,只是自顧自地哼了一下:「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窮鬼。」

 

「好啦,好啦,就我一個,他們都出國了。」說著說著,榮恩皺起了眉毛,開始意識到他們的談話走向有點奇怪了:「幹嘛?你又不關心,為什麼要問這些?」

 

原本他以為對方會說出『你們家這麼窮也敢出國』之類的嘲弄話語,然而教人意外的是,金髮男人只是點了點頭,接受了他的回答:「我想也是,你採購的食物明顯只夠一個人撐上幾天,這很能說明一切。」

 

「喔,你希望我會因此稱讚你觀察力敏銳嗎?想都別想。」榮恩撇了撇嘴,「我還記得你和我們踢球的那檔事呢,球就在你腳下,而你居然都沒發現!」

 

「閉嘴,鼬鼠,就好像你沒有漏接幾顆球一樣,」他的嘲諷奏效了,因為那張蒼白的臉蛋再次浮上了淡淡的粉色,「你真是我看過史上最爛的門將了,還好意思說自己的偶像是詹路易吉布馮。」

 

「布馮是史上最偉大的門將,每個在那個位置的人都該以他為目標,」被反將一軍的榮恩在瞬間漲紅了臉,他駁斥對方:「你少說我,你球都帶不好,這肯定不是克里斯蒂亞諾羅納度教你的吧!」

 

被人用喜歡的球星來取笑自己肯定是最不能容忍的,所以金髮男人再一次尖酸地回擊他,幾次交鋒後,他們的話題便完全被帶偏了。兩個人在店門口爭論了大概有兩分半鐘之久,直到不遠處發出一聲槍響,才重新喚回他們的注意力。

 

榮恩與跩哥幾乎是同個時間回頭,看見兩個員警站在街道的對面,圍著一具屍體。他注意到屍體的嘴邊有一圈紅色的鮮血,腦袋破了一個洞,流出黑色的黏稠液體。

 

第三名員警從不遠處小跑步而來,拿起小冊子記錄一些東西後,便朝對講機說了些話,再對那兩個員警點頭。這樣的一幕把他們拉回現實,不論是哪個足球員,都遠比不上眼前的事情來得要緊。

 

處理完屍體以後,其中一名員警從對街朝他們的方向走了過來。這令榮恩有點緊張,而身旁的金髮男人亦是如此,他之所以知道這點,是因為身旁的傢伙嚥了口口水,並且把槍托握得更緊了。

 

「挺好的獵槍,不是嗎?」那名員警拉了拉自己的帽緣,以一種平淡的方式質問道:「非法槍枝?」

 

「我有獵槍證。」金髮男人說道,口氣平穩,彷彿事前就已經練習過這段話好幾次了:「不信你可以搜尋『馬份』這個姓氏,有登記。」

 

榮恩來回看著馬份與員警,沒有戳破對方的小謊,再怎麼說,現在是非常時期,而他同意槍支方便得多,更何況,新聞都提醒民眾外出時要記得攜帶防身工具了,他們總不能期望聲響防狼器能把那些會咬人的傢伙給嚇跑吧。

 

「嗯──哼,好吧,你很走運,小子。」員警又瞥了眼金髮男人手上的獵槍,暫時放過了對方一馬:「要不是現在的情況特殊,我會逮捕你,直到查清楚你是不是真的有通過申請。」

 

跩哥扯了扯唇角,似乎是想跟對方微笑,儘管那種弧度根本稱不上是個笑容,還隱隱帶著掩飾不住的不屑。

 

員警在小冊子上記了些東西後,便從他們的面前離開,往街上的另一個方向走了。順著對方走路的方向看去,那裡有個上了年紀的老婦人,一手牽著狗,另一手拖著一根鐵製球棒,看起來像在溜狗,又像是要找人尋仇,但至少她走路的姿態正常,嘴邊也沒有一圈鮮血,這應該是個好現象。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波特就住在這條街上的下一個街區,是吧?」當金髮男人再次開口的時候,話題已經被重新導回來了。

 

「……你還記得?」他狐疑地挑起半邊眉頭,不知道對方為什麼忽然提起哈利的家。他們認識這麼多年了,當然知道同學家的大致位置,倫敦再大,他們區就這麼小,出門時碰上彼此的可能性太高了。

 

「所以,他仍然住在那裡,是吧?」對方輕哼了聲,「那麼他為什麼沒有接你去他家躲一躲呢?在咬人事件爆發後,他應該這麼做的,」頓了頓,金髮男人用著略微挑釁的口吻說道:「我以為你們是朋友呢?」

 

「那還真是抱歉,哈利和他的家人去義大利旅遊了,沒能順道帶上我。」榮恩早就聽習慣對方這種口氣了,儘管他還是有一點點被冒犯到的感覺:「更何況,這關哈利什麼事啊?為什麼你又會忽然對他住在哪裡感興趣?」

 

「好吧,波特總是有驚人的狗屎運,至少他不用煩惱誰會忽然跳出來咬他一口。」當他用著略衝的口吻說完這段話後,金髮男人微微勾起下巴,以那種稀鬆平常的口氣問道:「那麼,我猜你有他家的備份鑰匙?」

 

「等等,你想做什麼?」榮恩拉高了音量,警戒地盯著對方瞧。

 

跩哥抬起半邊眉毛,以一種不可致信的表情望向他:「你不會想回自己家吧,衛斯理?你住的可是政府福利房呢,」對方舉起另一隻沒有提槍的手,指尖在空中畫了個圈:「像你們那種封閉式公寓,要是有誰決定改吃人肉,整個社區也就差不多沒救了。」

 

他噘起嘴,想起了羅梅塔夫人生前的最後一幕,以及同一棟福利房的老飛七被咬傷的慘狀,「是沒錯……但那是哈利家,我是他朋友,和你可沒什麼關係!」

 

「動動腦子,鼬鼠,兩個活人總比一個人強,你得同意這點。」金髮男人咂了咂舌:「至少在那群怪物要吃人的時候,你還可以當個稱職的誘餌。」

 

「那我們也可以去你家啊,你家那麼大,而且還不是福利房。」頓了頓,榮恩補充道:「好吧,可能離福利房有點近,但至少是獨棟的。」

 

「我家不行,」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跩哥的表情變得有些冷漠:「那裡有死人──我是說,屍體,已經死透的那種。」

 

對方微小的表情變化沒能被榮恩給遺漏掉,他很難不去想像對方的家裡發生了什麼,不久前的預感再次浮上他的心頭,也許他該趁機問個明白。但當他發現到金髮男人正咬著自己薄薄的下嘴唇,看上去有股說不上來的懊喪,他又覺得自己該更委婉些,少一點嘲諷,多一點真誠。

 

「發生什麼了,馬份?」最後,他小心翼翼地開口,希望這不會觸動到對方哪根敏感的神經。

 

「什麼都沒有。」然而金髮男人閉上眼睛,搖搖頭,有那麼幾秒鐘,顯得很低落。當對方再度睜眼的時候,表情已經恢復正常了:「所以,你有他家的鑰匙嗎?」

 

榮恩點點頭,「我沒有,但我知道他家的備份鑰匙放在哪。」

 

 

 

 

哈利的家──事實上,那是天狼星的房子,自從哈利離開那刻薄的姨媽一家人後,就住在這裡了,不過他想馬份應該不清楚這其中的因緣。總之,那些都無關緊要,金髮男人的話是對的,在警方完全控制住局面之前,回到那棟福利房可能不是聰明的選擇,這是基於性命安危做出來的考量。更何況,他已經無聊到不知道自己還能幹嘛了,至少哈利家有電腦、遊戲主機和《超時空奇俠》一至九季的藍光套組,比他家裡的選擇還要多太多了,不是嗎?

 

古典的聯排別墅看起來相當有年代感,從它的外觀設計上來看,若是在十九世紀時,這只會是有錢人的房子,不過到了現代,它更多的是一種精神上的傳承。老房子淺棕色的外牆有些斑駁,頂端還有一點被侵蝕過痕跡,雖然老舊,但這裡有著足夠的私密性,而且就在大街上,透過窗戶便能看見巡邏的警察,這讓人有安全感得多了。

 

在榮恩從花盆下找出鑰匙時,金髮男人絕對又翻了一次眼睛,他很保證自己有看到這個小動作,他想他得提醒天狼星得換個地方藏鑰匙,以免被某個金髮討厭鬼給惡作劇。

 

雖然受限於聯排別墅共用牆體的特點,再怎麼說,都比榮恩家要寬敞得多。他來過這裡很多次,為了確保沒有什麼瘋子會闖進這裡來咬人,他們把門的兩個鎖都給鎖上了。

 

完成那些繁瑣的安全工作後,榮恩便躲到哈利的房間,借用對方的電腦。他必須知會哈利一聲自己現在暫闖空門,免得好友回國後嚇一大跳。慶幸的是,在整個義大利旅程中,哈利也記得要定期更新臉書,這讓他很快就連絡上他了的朋友。

 

哈利是個慷慨的傢伙,對他尤其如此。榮恩用自己的帳號,在對方於坎帕尼亞海灘的照片上按了個讚,接著在底下留言:『嘿,哥們,照片很帥,旁邊的辣妹是和你一起的嗎?』

 

大概在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左右,哈利就給了他的留言按了另一個讚,並且回覆道:『其實是天狼星搭訕到的。你該來看看他,簡直是天生的把妹王。』

 

這讓榮恩覺得有些欣慰,這表示他的朋友正在線上,所以他把畫面切到臉書的即時訊息裡,發了個私訊給他的好友:『雖然你在渡假,還是提醒你一聲,倫敦發生怪事了,我現在正在你家避難。』

 

哈利的回得很即時:『噢,我聽說了,但我還沒去了解具體情況,真的有那麼糟糕嗎?』

 

『超級糟糕,夥計,簡直是噩夢。』榮恩打完這段文字,又頓了幾秒,才補充道:『就像喪屍病毒橫行一樣,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有些神經病會亂咬人。』他再加了一句:『還有露天的腸子自助餐,你能想像嗎?』

 

『噁。』半分鐘後,哈利才回覆他,榮恩合理地猜想對方暫時消失的那幾秒可能是去告知天狼星了:『無論如何,我都歡迎你來我家,希望在我回國之前你的腸子還沒被吃掉。』

 

『謝啦,哈利,你是世界上最棒的兄弟。』送出這些話後,榮恩再加註一句:『對了,馬份也在,兩個人比較安全一點,而且他有槍。』

 

這一次哈利幾乎是馬上回訊了,還用上全大寫:『什麼!』

 

『抱歉夥計,要是你覺得不妥的話,我就把他趕出去。』他寫道:『順帶提醒,你可能得換個地方藏鑰匙了。郵箱裡怎麼樣?』

 

『噢,好計謀。』哈利回道:『他可以留下,但你得看好他別碰我的《超時空奇俠》,否則我會恨死你。』

 

即便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好友依舊不忘以友善玩笑的回應他,令榮恩忍不住笑了出聲,他動了動放在鍵盤上的手,正要回覆對方:『好的,兄弟,我會保證它們一切完好。』的當下,金髮男人卻走了過來。

 

只見跩哥將其中一卷《超時空奇俠》的藍光盒拿在手上,嘲弄般地晃了晃:「看看這是什麼,《超時空奇俠》?波特是個博士迷?」

 

「嘿,放下它。」榮恩大叫道:「那是哈利的寶貝。」

 

對方不以為意地聳了個肩,用藍光的盒子拍了拍自己的掌心:「《超時空奇俠》……哈,所以你們會一起躲在沙發後面觀看嗎?」

 

「我們可不是膽小鬼,馬份。」榮恩微微瞇起眼睛,反駁道:「我猜你才是那個需要躲在沙發後面的人,畢竟你是個沒用的靠爸族。」

 

他們又爭論了一會兒,金髮男人才慢吞吞地把那卷藍光給放回原位,他相信對方是故意的。莫約十幾分鐘後,天狼星的臉書也更新了,貼的是和哈利的合照,還標記了對方的名字。或許是光線的問題,榮恩覺得天狼星曬黑了不少,哈利倒沒什麼太大的變化。

 

接著他又瀏覽了一下其他人的帳號,查理的臉書停留在五天之前的『和家人見到面了,愛你們。』附上一張合照,就沒有再更新了,這讓他有點擔心,所以他又切到了金妮的頁面上,發現她的最新貼文還是半個月前和露瘋子一起去野餐的照片。好吧,畢竟他和他的妹妹都沒有智慧手機,家裡也沒電腦,不常更新是正常的。

 

他只好切回查理的臉書頁面,在底下留言:『我還活著,在哈利家,要找我的話打到這裡,叫爸媽別急著回來,倫敦超危險。』

 

現在榮恩唯一能祈禱的,只剩下查理會記得看臉書,他可不想自己的父母因為家裡的電話沒人接聽而擔憂。再怎麼說,馬份是對的,政府福利房有許多缺陷,又位於警力薄弱的地帶,相比之下,大街上的聯排別墅讓人感覺有保障多了。

 

關掉臉書頁面,榮恩又登入了推特,找到了關注人裡的『衛氏法寶店』,這是弗雷和喬治經營的一個整人玩具店,位在伯明罕。因為他們兩個人都沒有接電話,這讓榮恩多少有點緊張,不論那兩個傢伙再怎麼討厭,他們都是親兄弟,他肯定不樂見他們之中有人被當成大餐。

 

法寶店的帳號前一次更新是兩天之前,背景是一座大城堡,上面寫的內容是:『嘿,想我們嗎?取材之旅進入尾聲,後天就回伯明罕啦!期待我們的新產品喔。』配上一個笑到哭的表情,看起來相當惹人煩。

 

點開底下的轉推,意外發現還有不少人對此表示高興,李‧喬丹回應道:『不錯啊,老兄,那些破石頭有給你們什麼靈感嗎?哈哈!』

 

又或是『喔,天啊,我超期待你們的新玩具。』、『愛你們的鬼點子,鬼臉。』此類的推文佔了多數,大多數的人仍然嘻嘻哈哈地過活,法寶店的主頁上仍然充滿希望與歡笑。

 

但是除了這些正面的推文外,也有少部份的人對此發表了不一樣的看法,例如莉娜‧強生就在推文下問道:『你們不怕那些吃人魔嗎?倫敦差不多淪陷了,難道其它地方都沒事?我才不信。』並且加上『#喪屍是真的』的標籤。

 

西亞‧史賓特也回覆了她:『不是只有倫敦,牛津也差不多,我差點就要被咬了,幸好我的狗救了我。』

 

看到這裡,榮恩嚥了口口水,按下轉推鍵,『你們之所以沒接電話,不是因為你們死了,而是因為不在店裡?真見鬼。』

 

送出訊息的那一刻,街道上忽然傳來砰地一聲爆響,兩秒鐘後,是砰、砰、砰的連續三聲,榮恩嚇了一大跳,差點把滑鼠給扔出去。

 

「怎麼了!」他從椅子上跳起來,跑出房間。金髮男人站在窗戶邊,緊抿著嘴,在看到榮恩的時候揚了揚下巴,示意他自己過來看。

 

當他走到窗戶邊的時後,已經沒有槍響了。與此同時,跩哥讓出了一點空間,好讓他能夠看得更清楚。

 

大街上有一名倒下的警察,穿著黑色的制服背心,腦袋破了兩個洞,肚子和胸口也各有一個子彈孔,每個缺口都冒出了濃濃的黑色液體。對方短袖襯衫下的手臂似乎也受傷了,包裹著一層層的紗布,滲出一些黑色的血。

 

其他幾名員警圍著那具剛死去的屍體,表情凝重,一名女警用對講機說話,時不時把手探進帽子裡,搓柔她的頭髮,似乎已經在抓狂的邊緣。

 

「看來警察也不是那麼可靠了。」丟下這句話以後,金髮男人離開了窗邊,表情晦暗不明,教人讀不出來。

 

看著逕自坐進沙發裡,擦拭起槍管的馬份家獨生子,榮恩覺得自己大致能理解對方的心情。他點點頭,平淡地說了一句:「我同意。」

 

以正常男性的食量來說,他們的食物只夠兩個人吃三、四天,如果他們稍微節省一點的話,或許還能勉勉強強能撐上一個禮拜。

 

但是,說真的,究竟警方能不能在一週內控制住局面,他們半點把握都沒有。

 

 

TBC

 

註:

獵槍證(shotgun certificate)英國擁有相當嚴格的槍枝管制法,比起火器證,獵槍證要容易取得一些。

聯排別墅(townhouse)一種源於英國的建築,獨門獨戶,原作中的古里某街十二號就是。 

躲在沙發後面(behind the sofa)是一句英國常用語,典故出自《超時空奇俠》(即Doctor Who,或譯神秘博士),跩哥是故意用這句話來嘲笑哈利與榮恩的。 

球星的部份本來想寫卡西利亞斯或喬哈特的,不過這樣太私心了,還是算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紗米花 的頭像
紗米花

只是個瞬間

紗米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ranch
  • <span style="letter-spacing: 0.8px;">ohhh!其實我也不看恐怖片的我必須說我覺得這個設定超帶感的~!有亂咬人的喪屍還有相依為命的兩個孩子哈哈哈~</span><div style="letter-spacing: 0.8px;">一開始我以為是跩哥這個小天使是特意來保護小榮榮的,(跩哥真的挺善良的),看到後面說跩哥家可能發生事情啦?!突然發現榮榮在附近所以其實榮榮才是救星?!<div style="letter-spacing: 0.8px;">btw,好喜歡這個設定~看著實在是太好玩了~
  • 哈哈哈哈謝謝Branch大喜歡這個設定!抱住!
    是的是的!大人的觀察力好啊,其實誰是誰的救星還不好說呢(!?)
    這個故事我大綱寫好啦,就最近有點懶...會盡快填上的!嘿嘿>3<

    紗米花 於 2017/04/16 21: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