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這篇文章獨立於原作劇情,虛構的學生社團,設定跩哥為男同志,哈利與金妮已經交往,並且有原作中登場次數較低的鷹、獾院角色之延伸描寫。

P.S.乾性高潮Play提及

 

 

 

 

 

Hogwarts gay club - (6) After Effect

 

 

 

如同他們開始交往的那會兒,分手的時候自然也沒有驚起太多波瀾

 

泰瑞是個很好的人,在榮恩提出讓彼此冷靜一段時間的要求後,溫和的雷文克勞男孩也只是露出了惋惜的表情,點頭同意了。

 

令人遺憾的是,就算是如此和平的分手,他們之間還是無可避免地產生了尷尬。好比說,當榮恩在走廊上湊巧遇他的前男友時,泰瑞非但不像往常那般對他打招呼,甚至還別過頭去與其他的雷文克勞同學們交談,他不確定對方是真的沒注意到自己,還是故意裝作沒看見。不可否認,這樣的結果令榮恩覺得有一丁點難過。

 

大概人們總是要等到失去了以後才會後悔。少了另一個人的陪伴,偶爾榮恩也會懷念起有個雷文克勞男孩對他獻殷勤的日子,不過再怎麼說,這都是他自己做出來的選擇,他必須得承受住這樣的陣痛期與溫度差。

 

他不斷告訴自己,分手是正確的,他不能總想著某個金髮史萊哲林,又同時接受他人的好意,這是不對的。

 

賈斯汀是第一個察覺到他們之間氣氛變得不大對勁的人。敏感的赫夫帕夫男孩在某次藥草學下課的時候主動湊到了他的身邊,臉上打探的意味再明顯不過。

 

「嗨,榮恩。」賈斯汀露出一口白牙,衝他微笑,「還有哈利,哈囉。」

 

身旁的哈利點了點頭作為打招呼,而榮恩僅是困惑地眨了眨眼,「呃,嘿,賈斯汀。」

 

與此同時,他感覺到有打探的股視線在自己身上游走。榮恩回過頭去,注意到身旁的哈利正來回打量著他與赫夫帕夫男孩。對上好友好奇的目光的那一刻,戴著眼鏡的男孩朝他露出了一個抱歉的笑容,「我猜你們想單獨聊聊?」

 

友善的赫夫帕夫男孩聳了下肩膀,「這個嘛,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當然不會。」哈利說畢,便又轉頭面向榮恩,比了個沒什麼意義的手勢:「我先去大廳佔位子,你直接來找我吧。」

 

「謝啦,哈利。」他感激地扯了扯嘴角,「希望午餐有炸黑線鱈。」

 

「我也希望。」他的好友哈哈笑了兩聲,對賈斯汀揮了揮手,將談話空間留給了他們。

 

看著哈利離去的背影,赫夫帕夫男孩感慨地說了一句:「你們的感情真好。」

 

「就像親兄弟。」榮恩低聲說道。而且哪天可能就真的變成他妹夫了。當然,這句話沒有被他給說出來。

 

「但是他不知道你來同志社?」賈斯汀收回了視線,有些懷疑地問道:「他看我的眼神就像我和你搭話是件奇怪的事一樣,所以我有點……你知道……」

 

這樣的對話似曾相似,只不過當時叫住他的是那個體貼的雷文克勞男孩。榮恩抿抿唇,讓自己的音調保持平淡:「就算是親兄弟,也不是無話不談的。」

 

「啊,我同意。」赫夫帕夫男孩輕點了兩下頭,伸手捏了捏他的手臂,就好像真的能夠理解他的感受一樣。

 

榮恩深深地吸了口氣,他並不想急著催促對方,那樣很惹人厭,可是他竟無法壓下心底那股隱隱的煩躁感。即便他知道賈斯汀是個很好的傢伙,卻也篤信對方不僅僅是為了無關緊要的寒暄而來。

 

「那麼,是這樣的,」賈斯汀緩緩放開了他的臂部,微微噘起嘴巴,每個字都斟酌著用詞:「你和泰瑞之間,是不是……我感覺你們有點……」善良的男孩轉動著眼珠子,客觀上來說,表情是不帶惡意的那種,然而此刻對方的臉在他眼中倒像隻嗜血獵犬,挖掘著他人的秘密:「呃,怎麼說呢……你們是不是吵架了?還是有什麼矛盾嗎?」

 

看著眼前的赫夫帕夫男孩,榮恩閉上眼睛,再重新睜開,試圖驅走那般抹黑對方形象的想像,簡短地說道:「我們分手了。」

 

「噢,」賈斯汀了然地點點頭,「難怪我覺得泰瑞這陣子看起來挺沮喪的。」

 

榮恩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沒有說話。

 

「太可惜了,他是真的很喜歡你,」赫夫帕夫男皺起了眉頭,談吐間充滿對另一個話題主角的同情,「早在你加入同志社之前,他就對你很有興趣了,只是他一直以為你是直的……」

 

垂下眼睛的榮恩看著自己的皮鞋,心底的煩躁持續鼓動著,變得愈來愈難以忽視,可眼前的人還在講述泰瑞是個多麼好的傢伙、又有多麼中意他、而他們分手又是多麼可惜的一件事……

 

他當然知道泰瑞是個優秀的男友,曾經一遍又一遍地對他呢喃各樣的情話,他也同樣喜歡被人捧在手心上的感覺……可再怎麼說,這都是他和泰瑞的之間的事,賈斯汀卻說得好像什麼都知道一樣,每個從對方的口中說出來的句子,都變成了無趣八卦的一部份,於是他對這場談話感到愈來愈不耐煩。

 

忽然,金髮史萊哲林說過的話在他的耳邊重新響起,即便當時他才是泰瑞的男朋友,也許在外人眼裡看來,泰瑞和賈斯汀還更像一對。

 

「嘿,賈斯汀,」最終,他粗暴地打斷了仍然在喋喋不休的赫夫帕夫男孩,強壓住心中的那團逐漸演變成怒意的情緒:「你為什麼這麼關心泰瑞?」

 

或是是他的聲音還是太大了,可能還帶上幾分怒意,這令賈斯汀退縮了一下。男孩眨眨眼,露出了極其無辜的表情:「呃……因為我們是朋友?」

 

「我和你不也是朋友嗎?」榮恩抬起手,指頭插進自己的頭髮裡,焦慮地撓了撓,「你為什麼不去問他呢?」

 

赫夫帕夫男孩抿了抿嘴,「抱歉,榮恩,我沒有冒犯你的意思,」說到這裡的時候,對方停頓了幾秒鐘,才又說道:「就只是……他看起來真的很傷心,所以我才想說先來找你,」皺著眉頭賈斯汀的眼神真摯地望向他,又道了一次歉:「讓你不愉快了。」

 

「沒關係。」他動了動嘴角,勉強扯出一個弧度:「我也反應過度了,抱歉。」

 

賈斯汀也笑了一下,既和善又親切,就像平常一樣。

 

他們之間的氣氛緩和許多,榮恩嘴邊的弧度也相對變得自然了,於是他的話鋒一轉,問道:「想一起去大廳吃午餐嗎?我有點餓了。」

 

 

 

 

靠在牆邊的榮恩無趣地打量著室內,昏黃的燈光,詭異的香氣與人們閒談的聲響,同志社的集會處就和幾日前一樣,沒有多少改變,包括中間的大桌子與那張長沙發。

 

就算是現在,他還是不覺得同志社有什麼有趣的。講白了,這也不過是一群相同性取向的傢伙們嘴碎和約炮的場所,要是對這兩方面都沒有需求的話,同志社也不過如此。

 

所以榮恩有點納悶自己為什麼要站在這裡,他既不打算和誰閒嗑牙,也不是來找個一夜情對象的,只不過是因為沒什麼事情能打發時間,他才來這裡晃晃的。

 

泰瑞在房間的另一邊和幾個榮恩不太熟的人說話,他們之間的尷尬仍然存在著。雖然在榮恩剛踏進這間房間的時候,他的前男友有和他打過招呼,表情自然得無可挑剔;可當他們視線不小心對上的當下,雷文克勞男孩還是很快地就把目光給別開,此種怪異的感覺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忽視的。

 

看著前男友的身影,他悄悄地嘆了口氣,決定回去。

 

榮恩挺起身子,離開了那面牆壁,往出口的方向緩緩移動,賈斯汀注意到他的離場,向他擺了擺手,他也對赫夫帕夫男孩回以一個笑容,視線的餘光瞄到了正在沙發上接吻的剎比與錢柏,忍不住皺了個眉頭──他記得在沙發上公開親熱是違反原則的,不過正打得火熱的兩個人顯然把規矩丟一邊了。

 

臨去前有道視線朝他拋了過來,他回過頭,只在目光的終點處看見泰瑞的後腦勺,這使得他的心情變得更沮喪了。

 

出了門便是長長的走道,兩座精緻高大的擺設品直立在一旁。榮恩的步子拖得很慢,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去哪裡,哈利和妙麗已經很少和他一起行動了,而西莫和丁也有自己的安排,奈威最近更是不知道在忙些什麼,彷彿全世界的人都有了生活的目標,唯有他還渾噩度日,連生活都一團糟。

 

就在他要轉過彎之前,有人迎面走了過來,距離他不過十來吋的距離。他抬起頭,對上的便是一雙灰色的雙眸,跩哥‧馬份站在他的對面,臉上的表情也帶了些許的驚訝

 

即便現在還不到宵禁時間,走廊卻上安靜得出奇。這裡聞不到同志社裡那股甜甜的香氣,也沒有那些低聲細語,只有他與金髮史萊哲林。

 

「……你要離開了?」先開口的是對方,即便省略了地點,他也知道金髮史萊哲林指的是哪裡,所以他點了下頭。

 

「我不知道該做啥。」說完這句話,榮恩又聳聳肩,注意到對方淡金色的髮絲在火光下被染上一層橘黃,蒼白的臉蛋也沒那麼灰暗了。他轉了轉眼珠子,反問道:「所以……你正好要過去?」

 

「嗯。」金髮史萊哲林應了一聲,灰色的視線在他的身上來回審視,好像他突然長出了兩隻角一樣,有什麼值得觀察的一樣。

 

被這樣盯著瞧,令他感到有那麼點不自在。榮恩皺了下鼻子,有些粗魯地問了一句:「幹嘛?」

 

跩哥發了個長長的鼻哼,挑起半邊眉頭,語氣帶了些難以分辨的情緒,但他卻沒能判讀出來:「沒什麼。」

 

「喔。」怪人。榮恩在心底如此吐槽著,卻不能忽視變得愈來愈快的心跳。站在他眼前的,可是他用來自慰的配菜呢,就算對方再怎麼怪里怪氣,都是他日思夜想的對象,這種感覺還真是奇妙。

 

縈繞在他們之間的氛圍有種說不上來的曖昧,他幾乎能聽見自己的呼吸聲,那對灰色的眼眸裡映著他紅色的倒影,彷彿有一團火簇在那裡燃燒。

 

這樣怪異的感受不能再被放任下去了,他告訴自己,然後做出了痛苦的決定。「我要回去了。」榮恩說,沒有等對方回應,逕自動了動鞋子,往原定的方向邁出他的第一步。

 

可就在這個時候,金髮史萊哲林竟朝他伸出手,抓住了他的下臂,「等等,衛斯理。」

 

「又怎麼了?」他翻了翻眼珠子,試圖擺出一個不耐煩的表情,可肌膚下的那股躁動卻與臉上表現出來的是兩碼子事,甚至在他的心底深處,還有股期待正暗暗地在發酵。

 

「你說我對亂搞情有獨衷,」只見金髮史萊哲林微微瞇起眼,語氣中的反駁意味再明顯不過:「但你錯了,我不是,我對此挑剔的程度可比你以為的還要高多了。」

 

「哦,是嗎?」榮恩發了個鼻哼聲,話語中帶著幾分自嘲:「你甚至跟你口中的純血叛徒做愛呢!我猜只要是個男的,你都能硬起來吧?」

 

「閉嘴,鼬鼠!」對方衝著他咒罵,抬起另一隻手,捏住了他的下巴。

 

有那麼一瞬間,榮恩以為自己會被對方給強吻,好讓他堵住嘴巴,就像文妲滿懷暗示地跟他聊過的小說情節一樣,但他很快就意識到,想像中的親吻並沒有落下來,對方僅僅是捏著他,目光牢牢地鎖在他的臉上,灰色的瞳仁在火光下彷彿帶著碎金,他醒目的紅髮輪廓在倒影中變得更清晰了。

 

另一個人的呼吸撲打在他的臉上,有點潮,有點溫。看著對方微蹙的眉頭,榮恩完全猜不透對方的心思,令人沮喪的是,如此近距離凝視著對方的臉蛋,他又再一次地意識到,自己確實很喜歡這個傢伙。

 

他不知道這樣的姿勢維持多久了,也許只有短短兩三秒,可他卻感覺像過了一世紀那般漫長,那對灰色的眸子從原先的懊惱和忿怒,轉變成柔和與困惑。

 

接下來所發生的一切似乎都順理成章,跩哥低下頭,榮恩自然地閉上了眼,屬於他人的氣息變得愈來愈靠近,下一秒,他們就碰上了。對方薄薄的唇瓣壓在他的嘴唇,輕輕地碾磨他,他感覺到另一個人的溫度與氣息,全數都撫上了他的鼻下。

 

他們終究還是接吻了,像一對真正的愛侶,金髮史萊哲林吮弄著他的下唇,而他也回以顏色,輕咬住對方的上瓣,接著輪到對方吸住他的唇肉,他亦不甘示弱地以兩片唇瓣夾住對方的嘴,微微拉扯,聽見了對方發出了一個滿意的鼻哼。

 

曾經,榮恩是被引導的角色,單方面任由對方帶領他,就算是接個吻,也總是眼前的傢伙佔居上風,可如今不全然是了,他的前男友是個口技了得的男孩,有了其他的經驗以後,他不會總被對方壓制住。

 

當他們終於放開彼此的時候,兩個人的呼吸都變得有點急促了。榮恩睜開眼睛,沒有遺漏掉那張蒼白臉蛋上泛起的淺粉色,額頭上沁出的些許汗水,以及搭在他臂上的手心也帶著鮮明的熱度。

 

不過在他說點什麼之前,金髮史萊哲林卻先一步開口了:「你有反應了……衛斯理。」

 

「彼此彼此,小雪貂,」榮恩沒有否認這點,而是把球做給了對方,他當然知道發生了什麼,這可是藏也藏不住的生理反應,尤其在離彼此這麼近的情況下,想要不發現這點簡直是痴人說夢,「你頂到我了。」

 

金髮史萊哲林的臉上閃過一絲驚訝,半邊眉毛揚得老高,好像他剛才說了什麼不可思議的台詞一樣:「你沒推開我?我還以為你──」

 

「終於不再為泰瑞守貞了,是嗎?」他打斷了對方,並且接續了那些可能被出口的話。榮恩隨意地聳了聳肩,說得輕描淡寫:「我們分手了。」

 

那雙灰眸因而瞪得更大了,這讓他感到有點可笑,他的心態就一個惡作劇成功的孩子,看著眼前的人因自己的話語而大感吃驚,確實能令人產生一些惡趣味的滿足感。

 

「……發生了什麼?」最後,金髮史萊哲林只是斂起了那種充滿疑惑的表情。跩哥的嘴角微微下垂,眉毛也蹙了起來:「你們吵架了?」

 

「梅林啊,馬份,這和你沒關係吧!」他怪里怪氣地叫了一聲,拒絕回答這個問題:「說到底,你為什麼關心?」

 

「我不關心。」然而對方卻沉下臉,冷冷地說了一句:「只是隨口問問,別以為誰都對你們之間的破事感興趣。」

 

「那好吧,我還以為挖掘別人的秘密就是你的樂趣呢。」榮恩吊了下眼珠子,挖苦道。

 

一時之間,空氣又陷入了詭異的沉默,唯獨對方的氣息縈繞在彼此的呼吸間。他能感覺到金髮史萊哲林的每一次吸吐,以及對方頂在他跨間的部位,隨著對方胸膛的起起伏伏,他心跳亦無可抑制地加快了律動。

 

現在的情勢不同了,榮恩是單身,而馬份家的獨生子也是──至少他沒聽說過對方和誰正陷入一段穩定關係的傳言──這意味著,沒有什麼道德規範橫隔在彼此之間,剩下的,就只是個人意願與否的問題了。

 

或許是金髮史萊哲林也和他在想同樣的一件事,因為沒過多久,榮恩便注意到那個抵著他的玩意而正有一下沒一下地往他身上摩擦,他抬起臉,注意到跩哥原先垂下的嘴角緩緩勾起了挑釁的弧度,彷彿在測試他的底線。

 

那個蹭著他的東西形狀鮮明,即便隔著布料,也無法忽略它強烈的存在感。榮恩還記得它是怎麼樣在自己體內抽動的,它硬挺炙熱,隨著主人的每一次挺進而侵入身體裡隱密的深處,當它吋吋退出時,又給予他一種空虛難耐的感受。它是他最齷齪的小秘密,他有多麼懷念它帶來的滋味啊。

 

隨著他們之間的頂弄變得愈來愈激烈,欲望宛若灌頂而來。不夠,這樣的碰觸還遠遠不夠,他們不能只是這樣隔著褲子摩擦彼此,他還想要更深刻的、更深入的體驗,就像從前那樣……榮恩閉上眼睛,全力地感受著對方的勃起處,並且用同樣的動作回頂對方。

 

靠在他身上的人發了聲輕哼,這就像是某種變向的鼓勵,於是他索性扶住了對方的腰,努力挺動自己的跨部。頂著自己襠部隆起的形狀是這般甘美誘人,而對方向前挺動腰部的頻率也變得更快了,一下又一下的,好像真的在與他做愛一樣,榮恩無法不去回憶金髮史萊哲林曾經帶給他的快感,伴隨著身體的記憶,他的肌膚也在微微發燙,回味著那曾經有過的感受。

 

他已經完全進入了狀態,甚至能感覺到內褲頂端一點點濕潤,榮恩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張開嘴巴的,但當他意識過來的時候,他已經發出了幾聲破碎的呻吟。

 

倏地,他回過神,想起來他們還站在同志社外面的走廊。即便現在沒人經過此地,也仍舊是個公共場所,要是有同志社的成員出來看見也就罷了,若是不走運的話,被其他非社員目擊到,事情可就鬧大了。

 

於是榮恩鬆開了搭在金髮史萊哲林腰部的手,急躁地拍了拍對方的手臂,好讓對方清醒過來。在他突兀地打斷退方動作時,跩哥皺起了眉頭,看起來相當不悅,猶如他剛才中止的不是一場模擬性愛,而是一場真槍實彈的性交。

 

「換個地方,馬份。」榮恩粗喘著氣,他嚥了口口水,懷疑自己有沒有好好地把意思給表達出來:「我們會被看到的,你知道……」

 

聞言,眼前的傢伙把臉埋在他的肩膀,沉吟了一陣,點頭同意了。

 

他們就近找了一間位最近的男廁,一走進裡頭,連隔間都來不及尋找,兩個人便靠在廁所的大門上激烈地擁吻起來。和前一個吻不同,這會兒金髮史萊哲林的動作要粗魯許多,甚至還帶了一點壓迫感,誘出他的舌頭輕輕吮咬。

 

雖然隔了幾秒,榮恩才反應過來,但他很快便跟上了對方的動作。他舌尖往上翹起,頂住對方的舌根,將金髮史萊的舌頭帶進自己的口腔裡,與之糾纏。舌面摩擦著對方的,分不清是誰的唾液在上面滾動,一些無意義的碎吟自鼻腔和喉嚨發出,加深了整個親吻的過程。

 

與此同時,金髮男人的手也不安份地在解榮恩的皮帶,於是他也學著對方的動做,尋找跩哥腰上的金屬扣環。不斷挺弄對方跨間的動作成為解開褲頭最大的阻礙,可是他們卻無法停止這類摩擦,活像暫停個幾秒就會讓他們錯失一輩子那般,誰也不願稍微休息個幾秒鐘,讓彼此順利地把另一個人的褲子給脫下。

 

他們之間的行為好比一場競賽,他就像個極於証明自己的挑戰者,對眼前這個曾經引領他的對象發起決鬥,也許這是因為榮恩太久沒有幹這檔事了,所以才會興奮得連身體都在微微顫抖。和泰瑞在一起的時候,只會有口交和舌吻,不過金髮史萊哲林可就不是了,榮恩能預想得到接下來又都會發生些什麼,一思及此,他便渾身都感受到顫慄,更加賣力地挺動腰臀,讓彼此的性器相互抵擦。

 

終於,金髮史萊哲林先他一步鬆開了榮恩的皮帶,然後用力地抽了半條出來,剩下的部份便可憐兮兮地半掛在褲腰上;而榮恩也沒有落後太多,他也成功地解下了金髮男人的扣環,讓原先繃緊的皮帶變得鬆垮垮的。

 

跩哥稍稍變換了下巴的角度,從另一個地方切入他們的親吻,於是他配合地歪過頭,好讓他們的牙齒不至於撞上。對方拉下了他的長褲,榮恩抬起一條腿,讓褲管滑到腳踝處,金髮史萊哲林替他扯掉了它,那條比爾留給他的二手長褲因此順著他的另一條腿,滑到了廁所的地板上,不過他現在才管不了那麼多呢,畢竟慾潮來得如此兇猛,早就無暇顧及其他。

 

相較於長褲厚實的材質,內褲要輕盈上許多,所以在感覺到另一個人的手指隔著薄薄的面料,貼上他的臀部時,彷彿有股電流同時自他的血管延途竄上,連後頸也跟著冒起了疙瘩。

 

榮恩的雙手扶在對方的腰間,將對方的褲子也拉了下來,停留在大腿上。就算有著內褲包裹,對方昂首的生殖器依然像頭猛獸,那根再明顯不過的玩意兒緊貼著帶有彈性的布料,隨時會彈出來似地。回吻著對方的同時,他發出幾聲輕哼,將手探到對方的內褲上,注意到頂端的布料有些許潤意。

 

不料這個時候金髮男人卻收緊了手臂,托著他的臀部,迫使他向前頂,於是他們又再一次抵住了彼此的性器,榮恩差點就要為此嘆息。他把注意力轉移到放在對方內褲頂端的手指,故意用指甲輕摳對方的龜頭,這成功地讓金髮史萊哲林顫了一顫。

 

他為此有點得意,榮恩未曾想過自己也能在性事方面,從金髮史萊哲林的身上取得主導權,畢竟馬份家獨生子的經驗豐富,而他除了對方與前男友之外,就再也沒有過其他能做這種事的對象了。

 

嘗到了甜頭的榮恩一面回應著對方的深吻,一面又以指腹來回磨擦對方的龜頭先端,時不時隔著內褲去撓對方的鈴口,他知道金髮史萊哲林的呼吸變得愈發急促,而那根勃起的陰莖更是因此抽了一下。

 

掌握主導的感覺可比想像中的有意思多了,榮恩心道,難怪這個的討厭鬼喜歡替人開苞,玩弄處男、看見對方生澀的反應,肯定很有趣──他竟有點好奇,當一個插入方,引導那些毫無經驗的人們,又是個怎麼樣的滋味。

 

就在他半是新奇半是惡意地探弄下,他的手腕忽然被人給抓住了。金髮史萊哲林一把攫住他的腕部,將他硬生生地從自己的襠部上扯開,一把壓到了廁所的門上。

 

「戲弄我讓你覺得很有趣,是嗎?你還有得學呢,衛斯理……」結束了這個漫長的親吻後,跩哥不冷不熱地笑了一下,雙唇距離他不過幾吋的距離,每一個音節都伴隨著吐息,對方呢喃般地說道:「明明不久前還是個處男,別太得意了。」

 

榮恩本想反駁點什麼,但在那之前,金髮史萊哲林又重新吻住了他,所以他只得倉促回應,不一會兒工夫,對方便用同樣的方式,褪下了他的內褲。當對方的指尖毫無阻隔地碰著他的臀部時,他不禁渾身戰慄,更加急切地向前頂去;金髮史萊哲林重新壓了過來,敏感的性器抵到對方的布料時,引發某種奇異的酥麻。

 

對方抵著他不斷碾摩,榮恩扭了扭被抓住的那隻手腕,想要抽離對方的桎梏,然而金髮史萊哲林只是把他握得更緊,對方另一隻手則自他的臀部滑到了中間的隙縫。

 

他索性放棄掙扎,動了動沒被限制住的另一隻手,去拉扯對方的內褲,試圖將它給拉下來,好讓兩個人的狀態變得更對等,不過金髮史萊哲林顯然不打算讓他如願,因為下一秒,榮恩便驚呼了聲,只因跩哥將一小段的指節探進了他的肛門裡。

 

很久沒有人這樣對待他了,榮恩甚至感覺自己的每一吋神經都亢奮地發顫,他的氣息紊亂,那根在他體內的指頭卻毫無憐憫地肆意探索。

 

「你真緊,衛斯理,」跩哥在結束這一輪的親吻時,以一種戲謔的口吻說道:「泰瑞布特可不會對你這樣做,是吧?他是個性無能,壓根不能滿足你。」

 

「閉嘴,馬份,」榮恩喘息著,這讓他的話幾乎沒有半點威壓感:「要做就快做,別像個小女孩似的,廢話那麼多。」

 

突然間,另一根屬於對方的指頭也插進了他的後穴裡,這讓榮恩發出一聲悶哼。「你想快點,是吧?」那對灰色的眼眸微微瞇起,像一條巨蟒,凝視著眼前的獵物,「那就如你所願。」

 

語畢,金髮史萊哲林粗暴地攪弄著他的甬道,時而勾起,時而轉動。榮恩驚呼出聲,這太快了,也太野蠻了,他根本來不及反應,只能本能性地扭著身子,然而這似乎點燃了對方的嗜虐慾,更加惡劣地旋起指頭,分開再併攏。

 

每被戳弄一下,他便向前挺一次,正好抵在對方的性器上,隔著一層沾染上兩人考珀液的內褲。榮恩仍然在嘗試脫下對方內褲的動作,肛門久違的異物感卻再再地教他分神,他呻吟一聲,停下了手指的動作,可對方半點也沒有放過他的打算,反倒愈發粗魯地用指甲搔摳他的內壁,使他差點尖叫出來。

 

「換地方是對的,衛斯理……你不知道自己看起來有多欠操,」說話的同時,金髮史萊哲林也和他一樣,氣息不穩:「你那性無能的前男友八成也不知道,否則他是不會和你分手的。」

 

這會兒他終於扯下對方的內褲,兩人性器間的最後一層防線消失了,榮恩哼哼兩聲,不甘居下地發出嘲諷:「快一點,馬份……你是小女孩嗎?我看不是吧,哪個小女孩長得像你一樣醜。」

 

他成功了,因為對方確實被他激怒了,他很確定這一點。只見跩哥抽出指頭,同時鬆開了原先對他腕部的掌握,轉而扶向自己的陰莖,讓龜頭抵著他略感空虛的肛門,抖了抖嘴唇,惡狠狠地說道:「對,我當然不是小女孩,她們可沒有一根能把你操上天堂的老二。」

 

『天堂』這個說法讓榮恩忍不住發出笑聲,他正想嘲笑對方的詞彙過於誇張,然而他還來不及說話,跩哥便抓著他的膝窩,抬起他的一條腿,將龜頭頂進了他的身體裡。

 

即便經過擴張,在接納比指頭還要更粗的陰莖時,括約肌仍然感到微量的不適,連吸了好幾口氣的榮恩額頭隨之沁出了汗液,用以排洩的部位下意識地想拒絕外物的入侵,可甬道深處卻又希望被什麼給填滿,形成了一種詭異的拉鋸。

 

薄薄的唇辦重新吻上他,對方似乎想藉由這樣的一個動作,來讓他放鬆。他閉上眼睛,全力感受那傘狀的先端一吋吋推進,直到根部都完全沒入,才感到些許緩和。

 

沒過幾秒,那根陰莖又從他的身體退出一半,一瞬間,他的體內又好像少了些什麼,讓人如有所失,不過對方並沒有讓他等待太久,那根粗硬的肉莖又重新填滿了他的腸道。

 

待他的身體已經習慣了這頭入侵的猛獸後,跩哥便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動作稱不上溫柔,甚至可說是充滿惡意與挑釁。每當榮恩以為金髮史萊哲林會頂到某個部位時,對方便在那之前退出,逼得他不滿足地扭擺腰部,然而就在他覺得對方不打算重新深探時,那根陰莖又沒有半點預警地頂了進去,迫使他發出驚呼。

 

「那裡……馬份……不,不是那……噢!」在對方的嘴唇離開他的時候,榮恩的呻吟洩了出來,可不一會兒,他們又重新吻上,於是他所有的話語與喘息又一併吞回腹中,只能發出嗚嗚噎噎的淺吟。

 

那根陰莖就如同它的主人一樣卑鄙,總在最意想不到的時候擦過他的敏感點,又在他有著更深期盼的當下離去,榮恩整個人貼在廁所的門上,承受對方每次進出時帶來的撞擊,他的腦袋不住頂著門板,後背亦然,令老舊的木門發出了咿咿呀呀的怪聲,他們誰也不在乎這個,只是盡情地享受這場大汗淋漓的性愛。

 

在對方抽插著的同時,他能感覺到對方的陰毛撫過自己會陰時帶來癢乎乎的感受,但那完全比不上陰莖給予他敏感點的刺激。幾次進出後,榮恩產生了一種近乎想尿尿的錯覺,他以為自己可能要射精了,可在一陣痙攣後,卻什麼都沒有出來,他不安的扭擺腰臀,好像這樣就能讓自己快點高潮。

 

不斷疊加的快意讓他游走在瘋狂的邊緣,那種想射又射不出來的怪異感令人難熬,如此狀態持續了幾秒鐘,射精般的快感才緩緩退去。榮恩有點累了,但是他們的性愛還沒結束。金髮史萊哲林稍稍變換了插入的頻率,緩慢地、沉重地予以他快感,剛消退的射精感又重新湧了上來。

 

「嗚……嗚……」由於被吻著的緣故,他壓根就說不出什麼成形的句子,只能無意識地發出這類的聲音。跩哥的舌頭挑逗著他,與他糾纏不休,每當榮恩想要退開,對方又會重新捲上來。

 

那種射精的感覺已經到達了極限,可他的性器還是什麼都沒射出來,榮恩不知道自己的身體怎麼了,久久沒有肛交的過的身體,在對方進入的那一刻便早已敏感得不像話,他本以為自己會被對方給插射出來,但是那期待已久的射精卻遲遲沒能到來,只有近似於尿尿的先兆。

 

當第二波射精感退下時,他感覺自己都要虛脫了,然而他的性器僅僅是分泌出少量的黏液,並不是精液。最後榮恩伸出一隻手搭在對方的肩膀上,催促著金髮史萊哲林的動作,而他的另一隻手則滑到了自己的性器,不斷撫慰著自己。

 

前後同時刺激的感覺讓他終於射了出來,有那麼一瞬間,他的腦袋在白濁體液噴發的同時一片空白,榮恩感覺這次的射精時間比以往都還要長,不過他已經完全失去了挪動身體的力氣,僅是任由對方擺弄自己。

 

或許是他射精時下意識收緊括約肌的緣故,大概間隔幾秒後,金髮史萊哲林也射了出來,精液噴在他的甬道之中。

 

抽出陰莖時,對方的些許精液也被帶了出來,有些落到了廁所的地板,有些則掉到了他的長褲上。

 

他們靠在對方身上喘氣,久久一段時間內,誰也說不出半個字。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紗米花 的頭像
紗米花

只是個瞬間

紗米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Branch
  • 吶吶吶吶吶吶吶!我都看到了甚麼!!其實我好喜歡這個文的~~~~
    OK,肉肉的部分看到我超級開心的有沒有~~~~
    沒忍真還是翻回去看之前那幾章~~~
    榮榮和DRACO之間的感覺就是︰我可能對你有點FEEL啊但是我打死都不會認啊咱們就只是露水之緣,想你﹖不可能的~
    不過榮榮這種重感情的人很快就會思考人生然後又不理DRACO好幾天的啦看DRACO怎麼把人追(鈎)回來~~~
    啊啊啊好開心好開心~~~
  • 謝謝我心愛的Branch大喜歡這篇文哈哈哈哈哈!
    每次一寫肉我就踩不了煞車...咳!
    其實我是很清水的人!!!(想騙誰)
    後面會讓兩個人慢慢發展的!只是發展得很慢很慢...
    肉體倒是很快來著(喂!)

    紗米花 於 2017/07/16 20:56 回覆

  • 訪客
  • 好喜歡紗的文章!我在短短兩個禮拜內看完全部⋯現在每天都上來追更新❤️不管是長篇、短篇、新編故事都喜歡!給紗拍拍手!!!
  • 謝謝喜歡TOT!!!!
    不好意思前幾個月斷更了orz
    不過從今爾後會繼續努力的>3<

    紗米花 於 2017/07/16 20: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