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足球AU,舞台設定為英超,為避免球隊爭議,隊伍名稱改成了魔法世界的名詞,還請見諒。

這是早在五年前某紗就想寫的梗,拖了好久才開始動筆,由於沒有先設置大綱,所以非常放飛自我,想到什麼寫什麼,希望不會太奇怪,戰術的部份歡迎對喜歡足球的朋友們抓蟲討論。

感情線的發展比較緩慢,但我會努力的讓他們快點好上的,希望能娛樂到你!

P.S. 大量提及史萊哲林較少出鏡的學生。

 

 

 

 

Transfer Rumours - (1) New season

 

 

 

夏季轉會窗才進行到一半,各式各樣的官宣卻早已佔據了體育新聞的版面,下至保級球隊,上至爭冠豪門,無不特意壓著消息,直到最佳時機到來才肯鬆口,告訴自家的支持者球隊又得到了一筆偉大的引援,球迷們歡欣鼓舞,每個賽季大抵如此

 

儘管作為隊上最有商業價值的一名球員,跩哥卻不怎麼關心這些亂七八糟的轉會消息,那是教練的工作,並且他一點也不擔心有誰會轉進來搶走他的風頭,再怎麼說,史萊哲林的球迷是真心愛他──除非哪一天總和他在射手榜上競爭的哈利‧波特決定轉會,否則他真的沒什麼可煩惱的──然而那是不可能發生的事,畢竟葛來分多可不會蠢到把自己的頭牌球星隨便賣掉

 

這天他睡得特別甜,一直到接近中午的時候才從床上爬起來跩哥先是洗澡,然後才刷牙剃鬍、洗臉,等到他套上內褲,從浴室走出來的時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機上有三通未接來電。

 

「搞什麼。」看到那三通未接都來自於同一個名字的時候,跩哥不免感到納悶,有什麼事那麼重要非得連打三次,於是他一邊擦著自己的頭髮,一邊按下回撥。

 

在幾段嘟嘟聲後,電話的那頭被人給接起,熟悉的嗓音自話筒中傳出:『嗨。』

 

「你最好有什麼要緊的事,布雷司‧剎比,否則我要掛電話了。」一邊抱怨的同時,他暗自打定了主意,如果對方只是專程來打擾他寧靜的休息日,他就要立刻結束這段通話。

 

『瞧你這語氣,馬份,你沒聽說嗎?』然而另一端的傢伙只是一派輕鬆地哼哼兩聲,『最新的轉會新聞啊,別告訴我你整天都沒開過電視。』

 

「確實如此,我才剛起床沒多久呢,」將手機夾在耳朵與肩膀之間,跩哥把濕毛巾掛在脖子上,走到衣櫥前,「而且我對轉會消息一向不怎麼關心,我以為你知道?」

 

『噢,是啊,我差點忘了,你不在乎轉會市場是怎麼運作的,』布雷司‧剎比故作驚訝地拔高了音量,而跩哥聽得出來對方是在諷刺他:『所以你肯定不介意和榮恩‧衛斯理一起踢球了,是吧?

 

「什麼?」反問對方的當下,他剛好把衣櫥的門給打開,一股衣物芳香劑的味道也隨之飄了出來。

 

『榮恩‧衛斯理啊,葛來分多把他租到我們這兒了,早上官宣的。』說完這句話後,電話的那一頭還又揶揄地補了上一句:『不過我想你對這類新聞沒什麼興趣,所以我看我還是先掛電話好了。』

 

正如對方所說,下一秒,電話便被對方給切斷,伴隨著一系列規律的嘟嘟聲,他甚至不確定對方有沒有在句尾加上道別語,畢竟在那短暫的幾秒鐘內,跩哥早就愣住了。

 

回過神以後,跩哥從衣櫥中抽出一件襯衫,也沒穿起來,只是把它隨意地丟到了床上。按下搖控器,他轉到了體育台,各個球員易主的消息一道接著一道,先是幾筆重磅的足壇消息,然後才輪到榮恩‧衛斯理的租借新聞

 

同一個聯賽內的豪門總有顯而易見的競爭存在,但這不代表球隊之間就不會互利互惠,事實上,這不是葛來分多第一次把球員轉移到史萊哲林了,早在八年前,葛來分多就曾經把查理‧衛斯理租借給他們,造成了一場不小的轟動然而這絕對是一筆成功的交易,當年還只是一名小將的查理‧衛斯理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在幾番輾轉後回到母隊,成為了現今身價最高的球員要不是因為西甲勁旅重金收購了查理‧衛斯理,不論是跩哥,還是他最討厭的哈利‧波特,都未必能在英超射手榜上競爭金靴

 

或許是因為榮恩‧衛斯理出道以來便傷病不斷的緣故,播報這則新聞的時候,媒體強調的更多是兩方球會的合作,而非球員本身的價值與技術特點,更何況,這只是一筆小小的租借訊息,比起西追‧迪哥里從西甲重回英超的高規格報導還要遠遠不如

 

鏡頭上的榮恩‧衛斯理站在他們教練的旁邊,手指捏著史萊哲林綠色的球衣的邊邊,露出一道略有幾分尷尬的笑容,彷彿像自己是抓的什麼不乾淨的東西那般;而他們的教練則一如往常地頂著一頭油油的頭髮,鷹勾鼻下的嘴唇沒有半分笑意,沒有教練與球員間親暱的摟抱或握手,兩個人之間隔著一道古怪的距離就一場加盟記者會而言,這個畫面更像是馬戲團的表演秀

 

跩哥發了個鼻哼聲,沒有馬上關掉電視,而是將筆電放到自己腿上,打開了史萊哲林球會的官網

 

黑色的底配上深綠色的設計,頁面左上角還有蛇形的隊徽,他滾動滑鼠中鍵,榮恩‧衛斯理的官宣消息已經放上了首頁新聞版塊,那頭紅豔的頭髮在整個版面上看起來格外刺眼。俱樂部高層選在今天宣布這則租借顯然別有用心,再怎麼說,轉會市場正如火如荼地運行,肯定還會有更多值得關切的消息,因此年輕的葛來分多球員租借新聞很快就淹沒在其他轉會消息之中了。

 

他和榮恩‧衛斯理並不算是陌生人,卻也稱不上舊識跩哥記得他們在英格蘭十六歲以下代表隊第一次見面時,對方嘲笑了他的名字,於是他從此決定要討厭這個傢伙。作為一個組織核心,榮恩‧衛斯理確實有過人的局勢判斷力,跩哥曾經聽說那名紅髮球員除了足球之外,最喜歡的活動便是下西洋棋,但就自己過去在代表隊與對方一起踢球的經驗來說,他認為衛斯理家么子的個人技術還有所欠缺,這也無怪乎在對方在傷病不斷後,最終落到被母隊給放棄的下場

 

最後,伴隨一個不以為然的冷笑,跩哥關掉了球隊的官網。有時候,命運就是如此諷刺,榮恩衛斯理和他同年出生,他們也在同一年被選入代表隊,可是看看現在,他可是一個偉大足球俱樂部的球星,替球隊拿到多項錦標,入選英超最佳陣容,單單上賽季便打入二十七粒進球──在射手榜上僅次於哈利‧波特的三十球──但那又如何呢?即便是葛來分多的奇蹟男孩,也沒能幫助他們的球隊拿到聯賽冠軍

 

無論如何,跩哥能確信的是,這個賽季依然是他與波特的舞台,情勢不會因為某個被敵隊所遺棄的球員而有所不同

 

此一的想法延續到一週後的新賽季訓練,在他親眼見到紅髮球員前,都沒有多少改變。

 

那天跩哥在餐桌前,盡其所能地用他的叉子攪拌剩下的午餐。克拉和高爾的胃口一如往常地好,而布雷司‧剎比坐在他的正對面,和喜多‧諾特討論到最近看的影集新一季內容有多麼狗屎,他聽見他們的談話,偶爾也會發表幾句評論

 

然後那個紅頭髮的新引援走進了餐廳,沒有引起多少人注意。若不是跩哥的方向剛好面對門口,他可能都沒有發現對方端著一個餐盤,走到某個不起眼的角落,孤伶伶地享用自己的午餐,好應付下午的訓練。

 

剎比一直是個很敏銳的觀察者,或許和對方的位置剛好是名後腰有關。當這名黑人隊友注意到跩哥的視線時,便順著他的目光回過頭,看見了那個紅髮的新隊友,吹了聲口哨。

 

「我打賭那小子連一個星期的訓練都撐不過。」這句話是諾特說的。高挑纖瘦的中前衛冷漠地說道,而這句話成功地讓兩個大塊頭後衛停下了進食的動作,發出咯咯的笑聲。

 

下午的時候飄了一點小雨,但這並不妨礙他們的訓練。石內卜教練向他們簡單介紹了新的引援,口氣厭惡,就好像這是一件極其麻煩的程序一樣。榮恩‧衛斯理從頭到尾都睫毛半垂,只有當他們的教練提起自己名字的時候,才勉為其難地笑了一下,那張爬滿雀斑的白皙臉蛋上都沒有多少開心的成份在

 

這和記憶中的那個紅髮男孩有一點點出入,在跩哥的印象裡,對方應該是個既愛笑又有精神的傢伙;可如今眼前的紅髮男人,看起來倒像株萎靡的植物,動作生硬且表情呆板,而且處在枯萎的邊緣

 

但是史萊哲林的黑髮教練顯然不在乎這些沒意義的細節。石內卜將所有人分成兩組,在佈滿圓椎障礙物的場地上進行訊練,先是來回跑動,然後帶球繞過所有阻礙著他們前行的東西,如此反覆,好訓練他們因夏休期而減少鍛鍊的肌肉,讓它回歸至原本的狀態。

 

跩哥發誓,他真的沒有花多少時間去管新隊友的動向。只不過當他不小心瞥到紅髮衛斯理被濕潤的草皮陷害,差點就要滑倒的一幕,還是沒能忍住不發出嗤笑。這算什麼,他們的球隊向葛來分多借了一名小丑嗎?好用來表演餘興節目?

 

他肯定自己不是唯一注意到這點的人,因為在那個場面發生的當下,幾聲竊笑傳進了跩哥的耳裡,那可能是瓦林頓發出的,或是波爾,還是其他的什麼人,誰在乎呢。

 

結束了一天的訓練,史萊哲林的球員們帶著滿腿的泥沙與一身的疲憊走進了更衣室,淋浴間已經被人搶先一步,於是跩哥只好悻悻然地坐在印有自己背號的位子上,注意到那頭混著雨水與汗液的紅髮,決定替自己找點樂子,好打發使用淋浴間的這段空檔。

 

「我得說我很好奇,衛斯理。」他開口,沒用上多大的聲音,但足以讓整個更衣室的人都聽見,「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兒?你看起來不太像我們的一份子。」

 

大約一秒鐘,所有人都暫停了閒聊,將目光掃到跩哥與他們的新隊友身上,不過很快地,那些人又繼續起原本的話題,但他仍然能感覺到其他人的視線正時不時地瞥過來,似乎對他們之間的對話饒富趣味,而這正是跩哥想要的效果。

 

紅髮男人顯然被他的搭話給嚇到了,他沒有遺漏掉對方的身體稍微彈了一下的小動作,像條被踢到的小狗。衛斯理轉過頭來,藍色的眼眸中帶著疑惑:「我被租借到這裡,我以為石內卜教練已經講得很清楚了?」

 

「是,他是說了。但我指的不是葛來分多拋棄你這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揚起嘴角,跩哥露出了一個微笑,語調中的諷刺再明顯不過:「我的意思是,像你這種萬年板凳不該出現在這裡,我們的更衣室只歡迎菁英。」

 

語畢,一些窸窸窣窣的聲音在更衣室的角落傳出。他看見克拉在憋笑,至於高爾連掩飾的打算都沒有,胖嘟嘟的臉上已經咧起了再明顯不過的弧度,露出幾顆顯眼的牙齒,這兩個人的笑點一向很低。

 

他們的新隊友看起來有點窘迫,白皙的臉蛋上瞬間被塗染成紅色的,幾乎和那頭紅髮一樣深,「這不好笑,馬份。」

 

他聳聳肩,作出了一個無所謂的動作。「你該感到慶幸,衛斯理,鑑於你是個租借來的球員,我們不會太為難你,」跩哥朝兩個高壯的後衛拋去一個眼神,才又把視線轉回對方身上,「雖然你可能沒有機會上場,但你可以替我們遞水壺,這是個輕鬆的活兒,」他頓了頓,補充了一句:「這可能是最適合你的位置。」

 

榮恩‧衛斯理從椅子上站起身,綠色的座椅上印著八號,這很諷刺,因為沒人看好這個租來的球員真的有擔當球隊的中場發動機的實力,要不是因為雷文克勞高價收購了貝爾比,這個號碼可不會剛好空出來

 

「史萊哲林高層可不是租我來負責遞水的,」紅髮球員微微瞇起眼睛,似乎被他給激怒了,「我會在賽場上證明這點,我保證。」

 

「是喔,那還真是令人期待。」跩哥作了個嗤笑聲,注意到對方的拳頭緊緊捏了起來,他懷疑自己再說上兩句,可能會演變成一場更衣室衝突,那該有多麼戲劇性啊,剛轉來的第一天就要面臨懲處。

 

但是對方終究沒有朝他揮拳,僅僅是快速地套上衣服,拎起自己的背包,轉身離開了更衣室,甚至連澡都沒來得及沖。門被甩上的時候,發出了一陣巨大的聲響,聊天的人們都停了下來,最終爆發出尖銳的笑聲,充斥在整個空間。

 

「我看也許用不到一星期,」剎比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他的旁邊,淡淡地補上一句。黑人後腰沒有和其他隊友一樣嘲笑出聲,臉上的表情冷漠且譏諷,倒更像是不把對方當成一回事,「搞不好今晚他就哭著逃走了。」

 

「仁慈點,布雷司,給他個機會。」諾特拍了拍好友的肩膀,看起來像是一個勸告,然而說話的口氣卻與實際內容截然相反:「至少預留一個星期的時間,好讓母隊想辦法找個位置安放他。」

 

「我懷疑葛來分多會希望他回去。」對於諾特的看法,跩哥只是冷笑了一下,作為他的結論。

 

馬科‧福林走了過來,肌肉發達的脖子上還掛著濕漉漉的毛巾。「別欺負得太過了,馬份,你這是在增加我的工作量,」他們的隊長用那雙灰白色的眼睛輪番掃過所有人,抬起一隻手,抓住毛巾一角抹過自己未乾的黑髮:「我知道你們的關係不太好,但他現在是我們的人了,我得適當地制止你們。」

 

跩哥悻悻然地聳了個肩,「只是個普通的閒聊,我沒料到他的反應這麼大。」

 

然而在他們的隊長繼續對他訓話前,有人先一步開口了。「如果你真的想避開這些衝突,你早就做了,但你沒有,」站在跩哥旁邊的布萊奇將雙手抱在胸前,目光盯著福林的眼睛,平淡地陳述道:「你一直等到他們都結束了,才過來進行義務提醒,我猜你其實更想看好戲。」

 

隊長福林的嘴角揚起一道嘲弄的弧度,露出那口顯眼的大牙齒,沒有否認布萊奇的話。

 

誰也不對這個租借過來的中場球員抱有期待,畢竟一名傷病不斷、連母隊都只能放棄的球員,還能做出什麼貢獻呢?唯一令人費解的是,他們的教練為什麼會進行這筆租借,就算他們因貝爾比的離去而缺少一名優秀的組織核心,轉會市場上也有其他更好的選擇,不是嗎?

 

 

 

 

新賽季在八月的第二個週末正式拉起了序幕,所有球迷都在等待著這一刻的到來。賽程表被釘在他們戰術板上,西追‧迪哥里強勢重返赫夫帕夫、雷文克勞老將吉德羅洛哈因身陷醜聞而必須在場上證明自己、葛來分多啟用名宿天狼星‧布萊克作為新教練……任誰都能預見,這會是一個激烈的賽季,未來的比賽只會愈來愈有挑戰性,每個球隊都有可能成為新一輪的英超霸主

 

他們的第一場比賽正如此前所猜測的一樣,石內卜教練沒有將新引援放在先發名單上,而是把對方的名字寫進了替補球員裡。這是預料之中的安排,沒人認為紅髮球員會在今天得到自己的史萊哲林處子秀,通常新球員的宿命是整場比賽都被壓在板凳上,特別是還沒能取得成就的那種。

 

活米村俱樂部並不是特別強勁的對手,面對這支隊伍,史萊哲林的教練擺出了四二三一的陣型,除了鞏固自身防守外,同時還要仰賴邊鋒的快速反擊能力,用以突破對方的防線。

 

對跩哥而言,這是他最舒適的打法,儘管他能夠擔任中鋒的角色,但他更傾向被排到左邊路的位置,突破對方的防守線內切是他的拿手把戲,也是球迷們之所以愛他的原因,他們喜歡他華麗的腳法,並且他也樂於展現這點來滿足觀眾的需求,他自認自己是個盡責的球員,再說了,他享受這種被當成英雄的感覺。

 

然而上半場的比賽只能用波瀾不驚來形容,儘管諾特和馬康製造了幾次機會,但他們沒能把握住,活米村的球員防線穩固,斷球的速度也很及時。阿波佛鄧不利多是個老練的教練,即使活米村沒有太多的明星球員,仍然替他們帶來不少麻煩。

 

到了第五十八分鐘,比分維持在零比零的階段,這期間他們的教練安排過一次換人,但沒起到什麼作用。活米村的球員將跩哥看守得很緊,而史萊哲林的右邊鋒哈普似乎沒在狀態上,讓整個局勢陷入了僵持中。

 

作為新賽季的開局,每個人都希望能替球隊拿到第一場勝利,這樣便能提高己方士氣與球迷信心,更何況他們還有著主場優勢。可是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對手的防衛工作仍然做得滴水不漏,這讓每個人都心浮氣躁了起來。

 

當跩哥第二次摔倒在場上,主裁判僅僅是口頭警告,並沒有掏出黃牌時,他不禁氣沖沖地去找對方理論判罰失當,卻反被告知如果他再多說一個字就要吃牌,這讓跩哥懊惱極了。場邊的史萊哲林球迷全都發出了噓聲,但裁判壓根不以為意,僅僅是吹哨示意比賽繼續。

 

第六十九分鐘的時候,石內卜再次做出調整。整場夢遊的哈普被換下,取而代之的是榮恩‧衛斯理。當場邊的換人牌上秀出了八號時,跩哥得說他相當驚訝。他們的教練抓著紅髮球員的肩膀,表情嫌惡地在對方耳邊說了些話,紅髮球員僅僅是認真地點頭,確保自己能將新的戰術帶到場上。

 

哈普小跑步到場邊,瞥了一眼衛斯理半舉在空中的手,沒有擊掌──畢竟榮恩‧衛斯理只是個新來的,還沒有足以讓他們託付信任紅髮球員尷尬地收回手,小跑步到了場上,站到了右側的位置

 

因為右邊鋒被換下,他們的陣型得稍作改變,原先在正中間的太倫站位稍稍往右偏了些,跩哥的活動範圍含蓋得更廣,剎比則後撤擔當中場防守大任。跩哥用肩膀的袖子擦了擦臉上的汗水,利用這短暫的幾秒鐘稍作歇息,順帶觀察其他隊友的狀態。紅髮球員看起來有點緊張,藍色的眼睛謹慎地分析著場上的狀態。

 

哨聲再度響起,比賽又重新開始,紅髮球員在右邊路至中間的區塊跑動。接到傳球的諾特更傾向將球傳給跩哥,而非他們的新隊友。不幸的是,活米村的球員緊迫盯人,跩哥幾乎沒有多少機會能碰到球,於是在諾特只好勉為其難地把球傳給了衛斯理。

 

有趣的是,接到球的紅髮球員並不急於破門,僅僅是稍稍後撤,替跩哥引開了部份的防守球員。接下來,只見對方在對手正要鏟球的時候,改變了自己的重心,以一個絕妙的角度,將球順利地傳到了跩哥的腳下。

 

接到球的跩哥快速地向禁區內奔去,對方的門將已經在那裡等他,他抬起腳,朝門的方向踢出皮球,卻不幸地被早有準備的門將擦到指尖,越過球門線,換來一個角球。

 

操刀角球的是剎比,他們的黑人後腰將球傳到了場中央,又重新開始了新一輪的競爭。時間來到八十二分鐘,距離比賽結束已經沒剩下多少時間。

 

跩哥依然被嚴密看守,榮恩‧衛斯理成為了前場進攻的唯一選擇,但奇妙的是,接到球後的紅髮球員並沒有急著衝向球門,反而切進中間,以一記精確的傳球,奇跡般地撕開了活米村的防線皮球再次滾到跩哥的腳下,並且多虧紅髮球員引開了對方的中衛,讓跩哥只要需要面對一個邊後衛

 

幾乎是本能式地,跩哥抬起自己的左腳,右腳,然後左腳,彷彿踩單車般地用假動作過人,緊接著,他在門將的逼近下強行射門。小巧的皮球只離地短短幾吋,以一個刁鑽的角度打進球網,終於取得了第一顆進球。

 

頓時整個球場歡聲雷動,場邊的史萊哲林球迷們拍手吶喊,還有人唱起了歌。

 

距離最近的太倫跑過來撞跩哥的肩膀,而諾特也奔過來與他擁抱,不一會兒,剎比也過來拍拍他的背跩哥拍開諾特的手,再瞪了黑人隊友一眼,但這些小動作也無法掩飾他臉上的喜悅

 

新賽季的第一場比賽,他替球隊收入第一粒進球,這是令人振奮的一刻。他故作嫌棄地驅趕自己的隊友們,而那群惹人厭的損友們只是嘻嘻哈哈地小跑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所有人都很高興。

 

紅髮球員站在球場的另一邊,嘴角帶著一抹淡淡的笑容即使隔著大半個球場,跩哥也能看見對方藍色的眼睛閃爍著興奮的色彩,至於那些細小的雀斑,也因臉部的肌肉拉扯,看起來像是活了過來,既鮮明又可愛

 

儘管全場的焦點都集中在跩哥身上,但只有他本人才明白,其實最大的功臣不是別人,正是那個被他所瞧不起的榮恩‧衛斯理。這讓他想起了他們在十六歲以下代表隊的時光,紅髮球員也許沒有華麗的腳法,卻擁有著驚人的比賽閱讀能力,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做出最佳判斷,這正是一個優良的中場球員所賦有的才華。

 

跩哥朝對方點點頭,這是他所能做出最接近感謝的動作紅髮球員接收到他的示意,有那麼一瞬間表現出了驚訝的表情,但很快就被微笑所取代了

 

八月的陽光照映在整個球場上,衛斯理紅髮就像一團火燄,替他們的球隊注入了新的能量,這也許是跩哥頭一次意識到,那些捲曲的紅髮在豔陽下能有多麼燦爛。

 

由於克拉和高爾的防守沒有太大的失誤,福林和瓦林頓的救援也足夠到位,史萊哲林保持著一比零的分數到終場。賽後一些體育記者圍著跩哥,訪問他對於這場比賽的看法。他揚著愉快的笑容,客套地稱讚了下活米村的防守實力,至於話語中有多少諷刺的成份在,就自由心證了。記者們又說了些話,包括他的過人技術有多麼驚人,而他也毫不保留地接受了這些讚美。

 

衛斯理在此時經過混合區,鮮豔的紅髮像一陣溫暖的風,但如此奪目的紅髮卻沒能得到大多媒體的關注,所有記者的麥克風都圍繞在跩哥的周圍。他看著那團火燄般的紅髮消失在轉角,簡短地結束了這段賽後訪問。原先繞著他的記者們,則往福林的位置集中,轉而訪問史萊哲林隊長對於新賽季的期望。

 

跩哥不再理會他們,他走進通道的深處,循著紅髮球員走過的路,在走廊的盡頭發現了那抹紅色的身影。

 

「……對,一比零……你看了?噢……對啊……」一些細碎的聲音自盡頭的方向傳來,衛斯理背對著他,手裡捂著什麼東西放在耳邊,「是啦,還挺棘手的,他們防禦很紮實……沒錯,阿波佛的指揮風格就是那樣。」

 

這時候跩哥才到意識到對方可能是在講手機,也許是給家人,或是朋友,甚至是女朋友,無論如何,它聽上去像是一通私人電話。基於情理,他不應該留在這裡偷聽,但跩哥的尊重一向是看對象施予的,所以他決定站在這兒,直到對方講完電話為止,反正他們不算朋友,所以他也沒打算給予對方太多的尊重。

 

「噢,好吧……那下下禮拜如何?」專注在通話上的衛斯理並沒有發現他的存在,但他聽得出來對方的心情不錯:「好,嗯……好,就這樣說定了。」

 

結束通話後,紅髮球員將手機放下,轉過身,看見了倚靠在牆邊的跩哥,表情顯然嚇了一跳。他差點為此翻白眼,誰教對方要反應得那麼可笑。停止嘲弄的念頭後,跩哥隨口問了一句:「你在和誰講電話?」

 

衛斯理眨了眨眼,露出了有點困惑的神情,「這和你無關,馬份。」

 

跩哥不以為意地發了個鼻哼,「無所謂,反正我也不是真的在意。」

 

這回翻白眼的人換成對方了。「隨便你,」紅髮球員將手機緊握在手上,別開視線,似乎不打算再理會他:「如果沒別的事,我要去沖澡了。」

 

說罷,對方便走向他,打算往更衣室的方向前進。在他們即將擦身而過的時候,跩哥清了清喉嚨:「證明自己的價值,嗯?」

 

對方停下腳步,側過臉,挑起一邊紅色的眉毛,問道:「什麼?」

 

「你自己說過的,『史萊哲林高層可不是租我來負責遞水』。」他模仿起對方的聲調,將目光停在對方的臉上,覺得講這些話讓自己有點彆扭:「我想你今天表現得還不錯。」

 

他的贊美令對方詫異地瞪大眼睛,好像完全沒料到他會這麼說。「呃……我沒想到……」儘管對方沒把話說完,但跩哥大致猜得到對方想講什麼,畢竟連他也很意外會自己竟然稱讚對方。

 

他聳聳肩,盡量令語氣不要表現得太過尷尬,「希望這是你的常態,而非運氣好。」

 

「這可不是運氣。」紅髮球員故作生氣地噘起嘴,但不到兩秒鐘,又恢復成一抹笑容,「走著瞧吧,馬份。」

 

他勾起嘴角,以一種與先前諷刺對方全然不同的口吻說道:「我等著看。」

 

新賽季,新隊友,新戰術和新挑戰,也許接下來,事情會比預想中的還要更有趣也說不定,至少跩哥對此開始抱有一點期待了。

 

 

TBC

 

附上內文中提及的首發站位榮恩上場後的站位,如果有人真的感興趣的話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紗米花 的頭像
紗米花

只是個瞬間

紗米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
  • 紗大好~

    雖然對足球規則不大熟悉,但對新篇的連載很期待!

    尤其是跩哥和榮恩之間這種青澀的(?)感覺十分喜歡,
    跳脫了以往總是劍拔弩張的氣氛,雖然關係也稱不上好XD
    可是總歸已變成了隊友,同一陣線的這種feel好棒!

    是說之後如果和葛來分多比賽,面對前隊友的榮恩
    會如何自處的各種內心小劇場,還有或許會因此失誤,
    造成跩哥在床上懲罰他(?

    請原諒我好多妄想,不過真的越想越期待
    (也會開始惡補足球規則XD

    還請紗大繼續餵食好文~
  • 謝謝你的期待:D
    我會朝著「讓沒Follow足球的朋友也能看得很愉快!」的方向努力的!

    其實我也覺得偶爾試試這樣的跩榮很有趣XD 想起之前很流行的鐵三角改圖,如果鐵三角分別被分到另外三個學院,會有什麼樣的感覺,但我實在很難想像榮恩被分到史萊哲林的感覺,不過足球的話,轉會和租借都是家常便飯了,於是就試了試這樣的設定 ( 儘管榮恩在我心中還是葛來分多的球員啦XD!! )
    至於未來面對葛來分多的比賽,會有的!容我保密一下下:D
    希望不會讓你失望!
    明年又到世足年啦~如果對足球有興趣的話也可以看球哈哈!
    謝謝J的留言>3<

    紗米花 於 2017/08/26 12:29 回覆

  • 訪客
  • 莎大好厲害,什麼都能寫啊⋯又好期待新的故事發展了
  • 你過獎了啊啊啊!只是什麼都想試試看!況且我是個球迷>///<

    紗米花 於 2017/08/26 12: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