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足球AU,以英超球隊為舞台。

一個過渡章,跩榮的感情線幾乎沒任何進展,但卻是我想寫很久的一場比賽,希望看得愉快。

歡迎對喜歡足球的朋友們抓蟲討論。

 

 

 

 

Transfer Rumours - (5) Golden Boot candidate

 

 

 

彷彿是為了迎合球迷的期待般,獅蛇大戰當日的天氣竟出乎意料地晴朗,高掛藍天的太陽灑下了足以閃耀草皮的光茫,以總是陰雨綿綿的倫敦而言,可說是上帝的恩賜了

 

史萊哲林坐鎮主場,迎戰來自曼徹斯特的仇敵葛來分多,這絕對是每年英超聯賽最受矚目的比賽之一。雖然十一月初的氣溫因寒流之故,已經降到了十度以下,然而晴天就意味著比賽不會受到天氣給左右,儘管風還是有點強,但絕不會有多少影響。

 

跩哥站在球員通道裡,等待指示球員入場的燈號亮起。對伍的最前方是隊長福林,所有身著綠色球衣的球員們按照順序排成了整齊的一列,克拉和高爾習慣性地跟在跩哥的身後,而更後方還有諾特及剎比。

 

除了主場球隊之外,金匣球場的通道另一側亦理所當然地被客場球隊給佔據。來客們身穿猩紅色的球衣,背上依序印著亮黃色的背號,搭配黑色的球褲,這般大膽的配色讓跩哥毫無來由地感到嫌惡。要他說,一隻正統的英格蘭職業球隊,卻穿得像別國的國旗色彩組合,簡直是詭異到了極點。

 

不過那群葛來分多非但對此沒有半點自覺,甚至還以這身衣服為傲,又是一個讓跩哥看不順眼的原因。最糟糕的是,這支球隊幾乎匯集了所有跩哥討厭的球員,好比說,那個總是和他在射手榜上競爭的死對頭:哈利‧波特

 

和善於凸顯個人技法的跩哥恰恰相反,葛來分多隊的黑髮前鋒更喜歡融入人群,然後以猝不及防之姿突破防守,同樣是被喻為最有發展性的新一代前鋒,他們兩人的球風卻截然不同。

 

眼前的小矮子看似溫和,可當皮球一但落入對方腳下,威脅性可不是用言語能表達的可怕。斜眼打量著自己最大的敵人,跩哥的腦海裡下意識地浮現每當榮恩‧衛斯理談論起對方時的表情,湖藍色的眼眸裡既是驕傲,又是感動,彷彿這名葛來分多的頭牌球星是自己親弟弟一樣,真教人反胃

 

或許是察覺到了他不加掩飾的反感目光,原本尚在調整運動護目鏡的波特抬起頭來,綠色的視線裡帶有一絲絲困惑──運動護目鏡,認真的?戴隱形眼鏡不是更好嗎──以一種不失禮貌卻又防範的語氣開口詢問:「呃,有事嗎?」

 

一想到媒體對其的評價,跩哥忍不住發了個鼻哼,他的腦海中頓時跑過上百個辱罵對方的詞彙,從身高長相到人格缺陷,什麼都有。然而在他真的把它們吐出嘴巴之前,有人卻搶先發聲,斷了跩哥的話頭。

 

「哎唷,這不是大名鼎鼎的跩哥‧馬份嗎?」有著一頭紅髮的葛來分多球員擠到了他們之間,以充滿挑釁的誇張聲調說道:「本賽季最被看好的金靴獎得主,對吧?

 

「當然,金靴獎非他莫屬囉,前提是他的進球數能超過哈利的話。」另一個長相與前者幾乎一模一樣的紅髮球員附和道。

 

「現在哈利領先幾球啦?等等,讓我先算一算,」先前說話的那個紅髮球員舉起手,故作認真地動起指頭,「一、二、三……哇喔,他最起碼還得再射進三球,才能追平。」

 

「但光是追平可沒用啊,他還得超越哈利才行。」後者接著說。

 

跩哥翻了個白眼,是的,這就是他在葛來分多隊裡痛恨的另外兩個傢伙,該死的衛斯理雙胞胎,被租借到史萊哲林的榮恩‧衛斯理的兄長,並且最令人厭煩的是,他永遠分辨不出誰是誰。

 

一對三,還可真不是什麼好情況,但他可不能在開始前就輸了士氣。跩哥揚起下巴,冷冷地說:「別太得意,衛斯理,賽季還不到一半呢。」

 

「噢,說得很有道理,」其中一個雙胞胎點點頭──這會兒跩哥注意到了對方球服上的數字三,所以這是弗雷‧衛斯理──並且露出了不以為然的笑容:「所以哈利還會再進更多球。」

 

「那麼你就得追得更辛苦了。」另一個雙胞胎接著說,而印著四號的球服則證實了對方的確是喬治‧衛斯理

 

在身後的兩名後衛顯然已經注意到了這場交流,從眼角餘光中,跩哥看見克拉朝他的方向靠近了一步,高爾也隨及跟上。三對三,也不算太佔下風,因此跩哥稍稍拉高了音量,挑釁地說:「這很難講,也許我們的後衛──」在他提起這個位置時,一旁的高爾自豪地挺起胸膛,「一個不小心就會把波特給弄傷,那麼他的進球記錄也就到此為止了。」

 

雙胞胎身後的哈利‧波特表情瞬間變得不怎麼好看,藏在護目鏡後的綠色眼眸警戒地來回打量著史萊哲林的後衛們。克拉揚起嘴角,扯出一道惡狠狠的笑容,高爾也從鼻子重重地噴了口大氣,其中的威脅意味則不言自明。

 

「哇喔,真可怕。」穿著三號球衣的紅髮後衛微微瞇起眼睛,用一種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他:「喬治,你聽到了嗎?史萊哲林的頭牌球星在恐嚇我們哩!」

 

「聽到了,弗雷,」背號四號的紅髮後衛應聲做了個誇張的假顫抖,「不過我懷疑哈利會被他們給擊倒,畢竟我們的好朋友可是頑強得很呢。」

 

「這倒是,哈利雖然個子小,但可不會輕易地被打敗,」弗雷‧衛斯理聳了聳肩,明顯針對地將視線瞥向跩哥:「和某些一碰就倒的假摔狂魔可完全不同。」

 

「別再說了,兄弟,」喬治‧衛斯理抬起一只手,搭在前者的肩上,「我猜我們的弟弟沒告訴他,我們最喜歡揭穿那些愛假摔的傢伙了。」

 

這下子跩哥是真的感覺被冒犯了,他向前跨了一步,抖了抖嘴唇,打算用更尖銳的語言來反擊。與此同時,原本在隊伍前端的福林已經走了過來,伸出那條肌肉發達的手臂,擋在跩哥的前面。

 

「退後,馬份,快要進場了。」福林側過臉,用灰白色的眼睛瞪了他一下,低聲說道。跩哥咂咂嘴,儘管不情願,他還是選擇尊重自己的隊長,但是他熟悉福林的個性與作風。下一秒,福林不出所料地衝著葛來分多列隊最前端大喊:「這就是你們的戰術嗎,木透?球場上贏不過我們,所以就耍耍嘴皮子來過乾癮?」

 

被點到名的葛來分多門將回過頭來,黃色的袖標則很好地顯示出了對方的隊長身份。奥利佛木透停下原先和其他隊友的對話,朝他們走來,看起來相當不高興。

 

「作夢吧,福林,在球場上贏的會是我們。」葛來分多的隊長氣沖沖地反駁史萊哲林的隊長,接著才轉移目標,視線輪番掃過衛斯理雙胞胎們,「還有你們兩個,行行好,閉上你們的嘴。」

 

弗雷‧衛斯理與喬治‧衛斯理頂著一模一樣的臉,同時作出了無辜的表情,彷彿事不關己福林揚起一個笑容,露出一口顯眼的牙齒,繼續說:「我想你需要有人提醒你,目前為止我們兩隊對上的戰績,哪一方更佔優。」

 

本就有著大眼睛的木透把眼睛撐得更大了,而那雙已經穿戴好門將手套的手也微微抬了起來,眼看隨時都會演變成一場衝突。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通道底端的燈號兀地亮起,示意球員應於此刻入場。葛來分多的隊長重重地甩了下手,返回到隊伍的最前端,而史萊哲林的隊長也露出了洋洋得意的表情,在回到原本的位置前還拍了拍跩哥的肩膀,好似心情極佳。

 

當兩隊球員並列步入球場時,整個金匣球場爆發出歡呼聲,球迷們已經等待這個一刻太久了。看台上綠色球衣明顯要比紅色球衣還多上許多,畢竟這是史萊哲林的球場,有點主場優勢還是應該的;紅色球衣的球迷們雖然人數較少,卻也不甘示弱地舉起大面旗子,替自己的球隊聲援。

 

兩隊的教練都已經在通道旁的板凳席邊上就位。總是擺臭臉的石內卜教練看上去比平常還要情緒不佳,相比之下,葛來分多隊的新教練天狼星‧布萊克則顯得對比賽有更多期待

 

跩哥聽說過有關葛來分多教練的傳聞,諸如對方原是一名優秀的球員,後來發生一系列的事件,被送到監獄關了幾年,斷送本被看好的球員生涯,直到五年前法庭證實了其的清白,才被放出來,重新被足球界給接納

 

不過過去怎樣都無所謂,眼前的比賽才是重點。賽前兩隊球員一字站開的時候,跩哥將目光移到教練身後的板凳席上,一一掃過那些身穿球服、卻無法首發上場的可憐鬼,而那裡沒有榮恩‧衛斯理的身影

 

被租借來的中場球員不在板凳上是理所當然的事,根據英格蘭足球總會的規定,租借球員在對上母隊的比賽時不得上場,因此紅髮中場的名字壓根就沒被寫在比賽名單裡,更不可能出現在板凳席上。

 

但這可是一場關鍵的比賽,跩哥有十足的理由相信對方肯定不會錯過。出於某種連自己也說不明的情緒,他試圖在球場裡尋找那抹豔紅色的影子。

 

「如果你要找衛斯理的話,他在板凳斜後方的看台上,」剎比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排到他旁邊的。他們的黑人隊友將嘴巴湊到了跩哥的耳朵,以某種捉摸不定的語氣說道:「由下數來第六排,靠近史萊哲林半場那邊。」

 

幾乎是在對方提示完的當下,他馬上便補捉到了那抹惹人心煩的紅。望著對方的身影,跩哥徒勞地辨解了一句:「……我才沒有找他。」而這樣的結果,卻換來了兩聲黑人隊友不以為然的嘲弄笑聲。

 

或許是出於租借球員的尷尬身份,紅髮中場沒有穿著任何一邊的隊服,而是以一件大大的深藍色夾克將自己包裹住,雙臂抱胸,看起來土兮兮的。那些豔紅的髮絲因為大風的緣故被吹得亂糟糟,在陽光的照耀下,如同晃眼的麥浪。

 

距離讓跩哥看不清對方的表情,但他猜想紅髮中場肯定不好受,畢竟一個是對方的母隊,一個則是對方現時效力的球隊,他不願去思考對方更傾向哪方得勝。那些紅髮隨風晃動的樣子,似乎也同時在他的心尖上搔弄。

 

毫無來由地,他想起了前陣子發生在淋浴間前的那場談話。

 

『我想和你談談。』榮恩‧衛斯理的視線停佇在跩哥的身上,湖水般的藍色眼眸映著他的金色身影,令他下意識地嚥了口口水。

 

紅髮中場想找自己聊什麼?是關於球隊的運作方式?接下來的賽程?哈利波特的弱點?葛來分多可能會使用的戰術?還是一些私人話題,比方說……那個在基輔的夜晚。

 

酒店內的電視機的藍光、另一人平穩的呼吸聲、熄掉的電燈與狹小的房間,都如同一場夢境,儘管親吻事件並沒有過去很久,但攝入過多的酒精,令跩哥懷疑事情的真實性。他是真的沒有克制住自己的衝動,俯身親吻了那雙飽滿的淺紅色唇瓣嗎?既然如此,他為什麼半點都不記得當時的觸感了?

 

或許是他無意識地擺出了什麼審視的表情,也可能是他不自覺地皺起眉頭,紅髮中場尷尬地咳了一聲:『呃,別這樣瞪我,雖然你是個討厭鬼,但我可不是來吵架的。』

 

經由對方的提醒,跩哥稍稍地放鬆了表情,但似乎沒有多少效果。『是喔,我一定得告訴你,當你對著我喊討厭鬼的時候,就是來找碴的了。』他尖銳地指出這點,果不其然地看見了對方細微的表情變化。

 

『嘿,你就不能和善點嗎?』榮恩‧衛斯理微微噘起嘴,似乎對他的反應感到有點不滿。

 

『很顯然地,不能。』跩哥說。水聲止歇後的淋浴間傳出了窸窸窣窣的聲音,裡面的人八成已經使用完畢,正在穿衣服了。

 

出於一種詭異的心虛感,儘管不想承認,一想及紅髮中場接下來可能說的話,竟教跩哥毫無理由地感到焦慮。如果是球隊上的問題還好說,然而對方若是執意質問他那天晚上發生的事,那麼他肯定會否認到底。

 

親吻一個愚蠢且遲鈍的同性可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再說了,還是趁著對方睡覺的時候,簡直丟臉到了極點。

 

紅髮球員張開嘴,彷彿還想要說些什麼,他看著對方的唇瓣稍稍攏起,蠕了一下,而他試圖回想起自己碰觸那裡的感受。

 

淋浴間的門被打開了,布萊奇走出來,赤裸的上半身上沾著尚未擦乾水珠。史萊哲林的門將好奇地來回打量他們,問道:『你們誰要接著洗?』

 

『我先來的。』跩哥發了個鼻哼,看都沒看身旁的紅髮中場一眼,轉身便擠進剛使用完畢的淋浴間。

 

雖然成功地躲過了這場假想中的伏擊,但才沒過幾天,跩哥便開始為當時的決定感到後悔。從那次事件之後,他和榮恩‧衛斯理之間的氣氛就變得有點奇怪,即便他們還是會看見對方,但跩哥就是感覺得出來,紅髮中場有意避開兩個人獨處的場合。

 

高強度的訓練讓他沒有太多的時間去思考這些瑣事,便迎來了第十一輪的比賽,這段時間以來,他們幾乎沒有再說過多少話。而當初教跩哥尷尬與窘迫的問題,則化作一道名為矛盾的刺,深深地植進了他的思緒裡。在不願面對的同時,他也同樣好奇那會兒的紅髮中場究竟想跟自己談什麼。

 

忽然,跩哥感覺自己的手臂被人戳了一下。他回過神來,看見身旁的黑人隊友慢慢放下手肘,低聲說道:「別再看了,比賽要開始了。」

 

跩哥對著損友翻了個白眼,而剎比則一派輕鬆地聳了下肩膀。結束了賽前繁瑣的流程後,原本一字排開的兩隊球員則各自回到己方半場,擺出了事先安排好的站位。

 

客觀來說,雖然有著像哈利‧波特這樣的進球機器,但從近年來的成績上來看,同樣作為英超四大豪門的葛來分多似乎一直沒打出水準,這可能跟教練使用的戰術體系有關,這也是為什麼葛來分多的老闆米奈娃‧麥會與前一個教練解約,改聘任這位也曾經在葛來分多踢過球的天狼星‧布萊克。

 

即使他們研究過本賽季的葛來分多隊,但天狼星‧布萊克在變陣上似乎靈活得多,並且充滿未知。或許比賽開打前,紅色球衣的球員們站成了四三三陣型,乍看之下缺乏新意,但其中的戰術思維肯定不只如此;相比之下,史萊哲林因為先前的變陣失敗,所以石內卜教練還是擺出了他們最拿手的四二三一。

 

在心裡默念了最後五秒,伴隨著足以劃破緊張空氣的哨聲,比賽開始了。

 

整場對決才剛揭開序幕,哈利‧波特馬上就拿到了皮球,這是個令人頭痛的發展,誰都知道這名葛來分多的小個子球員擁有優秀的盤帶技術,一但皮球落入對方腳下,就像黏在對方的鞋尖上,怎麼樣也掉不了。

 

中場的剎比向後回防,試圖組止波特的進攻,然而葛來分多的前鋒隨及切換了重心,反向帶球,花不到幾秒鐘就晃過黑人球員,右路內切,直奔史萊哲林的禁區。

 

身為史萊哲林的後衛,克拉和高爾馬上就擋住了黑髮球員的去路,福林也圍了上來,最後憑藉三人包夾,終於斷下了波特的球。他們的隊長大腳一敲,把球送到了對面半場,而久候多時的諾特則接住了皮球,並趕在前來搶球的西莫‧斐尼干壓上之前,將皮球先一步送到了跩哥的腳下。

 

防守反擊一直是史萊哲林們賴以維生的技法,而需要完成進攻則仰賴鋒線的快速啟動,跩哥一刻也沒多作停留,以最快的速度從邊路進攻。丁‧湯瑪斯試圖妨礙他的動作,但他的速度還要更快,黑人球員完全追不上他。

 

禁區前的衛斯理雙胞胎朝他逼近,跩哥得趕在皮球被搶下前先做出攻擊,但由於距離球門實在太遠,他的腳背也壓得不夠,變成了一個軟弱無力的射門,皮球被葛來分多的門將兼隊長給牢牢抱在懷裡。

 

比賽剛開場不到三分鐘,雙方球門便分別受過兩次威脅,球迷們紛紛興奮地吶喊,綠色與紅色的人群輪流爆出歡呼或噓聲。

 

場邊的石內卜教練沉著臉,抬手撫摸著自己的下巴,半點指示也沒有,這通常代表他們的教練認為他們做得不錯。而葛來分多的教練可就沒這麼淡然了,天狼星‧布萊克則顯得更具激情,留著長卷髮的男人大幅度地揮動手臂,衝著場內大喊:「奈威,西莫,支援好哈利,跟上跟上跟上;還有丁,別忘了我交待你的事,做到位!」

 

「他可真激動,不是嗎?」回撤的時候,諾特經過跩哥身邊時評價了對手教練一句,表情充滿一定程度的不以為然。

 

「像個瘋子。」跩哥冷笑了一下,回應諾特的話。

 

兩方的攻防來回得格外緊湊,或許在這名新教練的指導下,葛來分多確實有了顯著的改變。這支隊徽畫有獅子的紅色球隊以三人為一組,進行緊密的小組短傳,講求極致的控球,和史萊哲林的打法完全不同。

 

沒有持球的時候,波特總是後撤得很深,幾乎站到了前腰的位置,但任誰都深知這只是個幌子,黑髮前鋒隨時在找機會前插,因此時刻都要有人重點盯防。比賽進行到第十七分鐘的時候,波特帶球突破了馬康的防堵,並且吸引住了高爾的注意力;與此同時,斐尼干已經開始奔跑。小個子的前鋒也不想著出風頭,僅僅是看準時機,將皮球直塞到斐尼干的腳下,幫助隊友形成了一次單刀機會。

 

然而愛爾蘭球員踢得還是太正了,布萊奇毫不費力地擋住了這波射門,比賽維持零比零的局面。史萊哲林門將大腳開球,皮球劃過一道高高的弧度,被送到前場,展開新一輪的進攻。

 

上半場以僵局收尾,雙方都沒能取得第一分。中場休息的時候,他們的教練再次強調了整體的戰術思維,「效率,快捷,簡單,有哪個詞是你們聽不懂的嗎?」石內卜冷冷地說:「一樣的話需要我說多少次,趁對方球員還沒歸位前先撕開他們的防線。」

 

或許是前四十五分鐘激烈的攻防不見實質進展,下半場剛開始時,雙方似乎都想要保守一點,但沒過幾分鐘,場面又恢復了上半場的激烈程度,再次充滿碰撞。

 

五十一分鐘的時候,高爾鏟下了波特的球,卻因為動作太大而被主裁判黃牌,這使得高壯後衛的動作變得綁手綁腳。第五十四分鐘,葛來分多得到了一次相當具有威脅性的直接自由球,險些改寫比賽走勢。

 

波特時而低速,時而高速的帶球方式,把他們的後衛耍得團團轉。雙方膠著的局面,一直到第六十二分鐘,才有所轉變。葛來分多們以黑髮前鋒為核心,做出二過一配合,波特帶球吸引了克拉和高爾,又迅速地把皮球用滾地的方式傳給斐尼干,並且試著借此機會甩開克拉和高爾。

 

史萊哲林對葛來分多的戰術早有防備,克拉和高爾沒有因此離開波特的身邊去追球,而是由福林向前攔截斐尼干,不料從後方前插的隆巴頓已經來到了禁區,於是斐尼干當機立斷,把皮球過給了對方,微胖的中場球員看準時機一敲,皮球入網,零比一,葛來分多拿下了第一球。

 

天狼星‧布萊克在場邊發出滿意的怒吼,身穿紅衣的客場球迷們也爆起歡呼。主場球迷們開始大力地噓起隆巴頓,板凳席前方的石內卜教練則表情異常難看。

 

主場失利是最打擊士氣,也最為致命的。因此史萊哲林不得不調整戰術,在教練的指示下,他們開始壓迫對方半場,尋找合適的突破口。

 

終於,在第七十四分鐘的時候,在剎比的一計長傳下,皮球直接被送到跩哥的腳邊。他快速地啟動自己,急停甩開前來防堵的葛來分多球員,衛斯理雙胞胎一前一後地從禁區伸腿攔截,跩哥跳了起來,接著便倒翻在草皮上,連續滾了幾圈,他隨即抱起自己的膝蓋,打算裝出一副痛苦不堪的模樣,來博取裁判的同情。

 

豈料跩哥才正要發出呻吟,雙胞胎的其中一個人便朝他走了過來,一把揪住他的腋下向上扯,試圖把他給拉起來。另一個雙胞胎也跟了過來,學著對方的動作,從另一邊拖著他。

 

「別裝死,馬份,我們可沒真的踹到你。」身穿三號隊服的弗雷‧衛斯理一邊拉起他的身體一邊說:「這裡是球場,不是游泳池,你還是把你的跳水把戲留到那裡去表演吧。」

 

「是啊,馬份,也許你平常可以騙過裁判的眼睛,但有我們在,想都別想。」喬治‧衛斯理接著道。

 

跩哥被葛來分多的兩個後衛給強迫重新站起,這讓他感到相當程度的被冒犯,而顯然史萊哲林的球迷們也同樣為此憤怒。看台上身穿綠色球衣的人們衝著雙胞胎發出噓聲,音量大得可比嗚嗚茲拉。

 

主裁判姍姍來遲,給了跩哥與雙胞胎三個人口頭警告,但仍然無法降低球迷的怒火,甚至有人從看台上丟了裝滿水的保特瓶下來,砸在草皮上,發出重重的聲響,足以表達對判決的不滿。

 

或許是出於壓力,最終主裁判決定給史萊哲林一顆間接自由球,葛來分多的球員們的臉色各個都很糟糕,一點也不像比分領先的球隊。隆巴頓一臉沮喪,湯瑪斯緊皺眉頭,斐尼干忿忿不平,而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也抿著唇,看不出在想些什麼。場邊的天狼星‧布萊克更是跑去和邊裁抗議,但邊裁倒沒怎麼搭理對方。

 

「可惜不是點球。」剎比站在跩哥的旁邊,故意拍了拍他的背,而跩哥沒忍住瞪對方一眼的念頭。

 

「閉嘴,剎比。」他惡狠狠地說,但這個警告對黑人隊友一點作用也沒有。

 

葛來分多的球員們排成了人牆,防止史萊哲林的進攻;史萊哲林們則期望利用這次機會,搶回這丟掉的一分。當剎比踢罰自由球時,跩哥與諾特則在一旁接應,故意擾亂防守球員的視線。

 

多虧了這個判罰,當諾特從剎比腳下接過球時,馬上就把球做給了跩哥。他繞過那些上前來的防守球員,從禁區外側起腳,成功地將球送進球門。金匣球場頓時歡聲雷動,一比一,比賽又重新回到起跑點上。

 

當跩哥進球以後,他朝雙胞胎們比了個兩指的不雅手勢,除了發泄情緒外,還能同時告訴那群人,自己現在只落後波特兩顆進球了。

 

這顆進球將氣勢重新帶回了史萊哲林。在第八十五分鐘的時候,剎比也打入一球,比分變成二比一,眼看比賽很快就要結束。不料第九十分鐘的時候,裁判宣布傷停補時竟有五分鐘之久。

 

「你覺不覺得,每次只要葛來分多落後的時候,補時都會特別長。」諾特小聲地抱怨著:「我真的很想快點下場,踢滿全場真是累死我了。」

 

跩哥完全同意諾特的說法,他一直都覺得英格蘭足球總會更偏愛葛來分多。

 

在第九十一分鐘的時候,衛斯理雙胞胎的其中一個人也用頭球攻門,將比分扳回二比二,而這也是最終的比分,一直到補時結束,都沒有哪一方再次收穫新的進球。

 

比賽結束後,跩哥並沒有在場上逗留太久,他一點也不想和哪個對手交換假腥腥的擁抱。在走下球場前,他朝板凳席上方的看台上望了一眼,發現那抹紅色身影在結束的哨聲吹響前,就消失無蹤了,而他怎麼樣也找不著對方。

 

他走向球員通道,克拉和高爾也一前一後地跟在他身邊,主場平局不是最理想的結果,他們所有人都相信石內卜教練稍晚會頂著一張臭臉,狠狠地諷刺全隊一頓。

 

球員通道擠滿體育記者,作為隊長的福林已經去應付了,而跩哥注意到通道底端的客場更衣室門口前,正以哈利‧波特為中心,圍繞著幾個葛來分多的球員。

 

「所以,你等下不跟我們一起搭大巴回去囉?」西莫‧斐尼干一手搭在波特的肩膀上,一手放在丁‧湯瑪斯的背部,好奇地詢問。

 

「對啊,我和榮恩說好了,他說他在球場外等我。」拿下護目鏡的哈利‧波特已經換上眼鏡,一臉愉快:「說真的,我還沒好好觀光過倫敦呢,每次來比賽都走得匆匆忙忙。」

 

斐尼干挑起半邊眉頭:「倫敦還能有什麼好看的?大笨鐘嗎?」

 

「喔,那個我還是看過的。」波特笑了笑,接著說道:「我不知道耶,也許是哈洛德百貨?比爾的生日快到了,我們要去買禮物送他。」

 

「你們可以考慮去肯頓市集,那裡有不少有趣的玩意。」湯瑪斯則如此建議:「相信我,我以前就住倫敦,直到我進入葛來分多青訓為止。」

 

「好,我會跟榮恩說的。要是你們願意的話,也可以一起來啊。」黑髮前鋒推了推眼鏡,友善地問了句:「你們也很久沒見到榮恩了吧?」

 

「是啊,是啊,確實是很久沒看到他了,」葛來分多的黑人球員聳聳肩,「但我跟比爾不熟,所以如果只是要挑禮物的話,還是算了吧。」

 

「我也是,我甚至不認識他。」一旁的愛爾蘭人搖搖頭,「你們有找弗雷和喬治嗎,他們畢竟是兄弟,你知道的。」

 

「有,但他們不感興趣。」波特誠實地回答。

 

沒有把剩下的對話給聽完,跩哥便轉過身,走進了另一端的主場更衣室裡。他感到一陣心煩,好像所有的事情都亂成了一團,而他甚至沒能理出頭緒。

 

 

TBC

 

參考了某場比賽的站位圖:史萊哲林的葛來分多的,應該看得出是哪支兩隊的打法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紗米花 的頭像
紗米花

只是個瞬間

紗米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Branch
  • 其實我是看不懂球賽的啦不過挺有畫面感的一場,足球盲也是輕鬆理解。。。(現在會看了,看文前先翻一下走位圖,稍稍記一下就能好理解的,嘻我太聰明了),天狼星對上石內卜。。。哈哈哈哈,想像到天狼星炸毛的feel,邊吼邊指揮,(btw,石內卜在這篇也是個教授?看到文裡稱石內卜為教授。。。。我是不是錯過了啥情節?)
    雖然這章沒有榮榮啦(好吧榮榮在回憶裡和遠遠的地方,我本來在上一章末期待了他們在這章來個澡室play,不過是我多想啦,哪有那麼快啊),但跩哥呢,到哪裡都開始找人啦,這個是個好現象啊,嘻!我說跩哥會跟著去買東西嗎?展示財力+品味的機會來了!
    其實看到這篇覺得好歡啦,看我這都說都有點hyper了,但熱血嘛~
    在最後給上我的小心心,uma~😘
  • 謝謝Branch大每次都好長的留言,好愛你T3T
    哈哈哈是的!看一下站位圖會比較方便理解他們的站位,我在寫的時候腦中也會有大致的站位,這樣也比較不怕寫錯><
    啊石內卜那個是我手誤哈哈哈哈哈哈,打教授打久了,一不專心又把教練打成教授了,已經改好啦,謝謝Branch大抓蟲,親一個!
    澡室PLAY...天啊我好想寫哇!這篇進展真是太慢了,好想快點進到肉肉的部份(被打)
    能讓Branch大感覺hyper真是太好啦>/////<

    紗米花 於 2018/04/03 23:28 回覆

  • 訪客
  • 醋意翻騰的跩跩
    腦中都是哈利跟榮榮十指緊扣一起逛街的畫面吧
    哈哈哈
    喜歡這篇
    謝謝莎
  • 哈哈哈哈哈哈謝謝喜歡!
    是的是的!跩哥腦補了各種不可能的畫面!
    希望能早點寫到後面談戀愛的部份,快了快了!

    紗米花 於 2018/04/03 23: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