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以皇冠出版社出版之正體中文為主,並且加上某紗的一些註解或吐嘈。

其中引用書中內文單純只做科普用,沒有任何商業行為,請勿要求全文分享。若是只看過哈波電影,而因此對原作有興趣的人,不妨去買正版書籍閱讀,享受優質的翻譯與精美的排版,謝謝:)

 

 

 

P.119-121

(跩哥第二次登場並介紹名字的橋段。和電影略有不同之處,原作是發生在霍格華茲特快車上,跩哥帶著克拉與高爾,走進哈利與榮恩所在的包廂,而電影則改成在霍格華茲的樓梯上。)

「喔,這是克拉,這是高爾,」蒼白男孩見哈利在看著他們,就漫不經心地說,「我的名字是馬份,跩哥‧馬份。」

榮恩輕輕咳嗽一聲,而這很可能是企圖掩飾住一聲竊笑。跩哥‧馬份盯著他看。

「覺得我的名字很好笑,是不是?我想我不用問你的名字。我父親告訴過我,衛斯理家的人全都有著一頭紅髮、滿臉雀斑和多得養不起的小孩。」

他轉頭過來望著哈利。

「你很快就會發現,某些巫師家庭比其他人要高級多了,波特。你不會想要去跟那些差勁的傢伙做朋友的。這點我可以幫助你。」

他伸出手來,準備跟哈利握手,哈利不願接受。

「我想我可以分辨出,誰才是真正差勁的傢伙,謝了。」他冷冷的說。

跩哥‧馬份的臉沒有變紅,只是蒼白的雙頰上浮現出淡淡的紅暈。

「如果我是你的話,我會非常小心的,」他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說,「你最好客氣一點,不然會落到跟你父母一樣的下場。他們同樣不知道,該跟什麼樣人交往才會對自己有利。跟衛斯理家、還有海格這類的賤民混在一起,對你是不會有好處的。」

哈利跟榮恩都站起來。榮恩的面孔還漲得跟頭髮一樣紅。

「你再說一次。」他說。

「喔,你想跟我們打架,是不是?」馬份不屑地說。

「除非你們現在就出去,」哈利說,他其實並沒有外表這麼勇敢,因為克拉和高爾的塊頭比他和榮恩大多了。

「我們偏偏就是不想出去,是不是啊,夥伴?我們帶的零食早就吃光了,不過你們這兒好像還剩下不少。」

高爾伸手探向榮恩旁邊的那堆巧克力蛙──榮恩跳上前,人還沒碰到高爾,高爾就發出了一聲淒厲的哀號。

灰鼠斑斑掛在他的手指上,尖銳的小牙齒深深陷入高爾的指節──高爾一面尖叫,一面猛揮手臂,想要把斑斑甩開,等到斑斑終於被摔到空中,砰地一聲撞上窗戶時,他們三人就一溜煙地逃走了。

(斑斑英雄救美我會亂說?)

 

P.153

(榮恩談論跩哥,安慰哈利魁地奇飛行的橋段。)

「你怎麼知道自己一定會出醜,」榮恩理智地說,「我倒是曉得,馬份老是天花亂墜地吹牛,說他的魁地奇打得有多棒,我敢打包票,他只是愛說大話罷了。」

馬份確實是常常把飛行掛在嘴邊。他大聲抱怨,一年級新生從未入選過學院魁地奇代表隊,是多麼地不公平不合理,又老是在講一些冗長誇張的故事,故事最後總是以他在千均一髮之際,如何巧妙地閃過一架麻瓜直升機做為結束。

(順帶一提,電影中第一次上飛行課時,榮恩被掃帚柄砸到頭,雖然很可愛,但是在原作裡並沒有這一幕,並且原作中的榮恩也時常吹噓自己會騎查理的舊掃帚。)

 

P.163

(跩哥在晚餐時間來找哈利的碴,但是榮恩卻站出來替哈利撐腰。)

「我隨時可以跟你單挑,」馬份說,「不如就定在今天晚上吧。巫師的決鬥。只能用魔杖──沒有身體接觸。你覺得怎麼樣?我想你以前大概從來沒聽過巫師決鬥吧?」

「他當然聽過,」榮恩回過頭來接口說,「我是他的副手,你選誰做副手?」

馬份望著克拉和高爾,仔細地評估比較。

「克拉,」他說,「那就定在午夜吧?我們在紀念盃室碰面,那裡總是開著,不會上鎖。」

馬份離開以後,榮恩和哈利互相對望。

「什麼是巫師決鬥?」哈利問,「你說你做我的副手,那又是什麼意思?」

「嗯,副手就是在你死掉以後,接替你繼續進行決鬥的人,」榮恩不當一回事地回答,順手把那塊冷掉的派送進嘴裡。看到哈利臉上的表情,他趕快補充說明:「只有在正式的決鬥裡,跟真正的巫師競賽才會死人。你跟馬份現在最多只能朝對方射幾串火花。你們兩個會的魔法都還太少,不至於造成什麼真正的傷害。不過,我敢說他本來以為你一定會拒絕。」

「要是我揮動魔杖,結果什麼也沒發生,那我該怎麼辦?」

「扔掉魔杖,朝他鼻子上揍一拳。」榮恩建議。

(榮恩建議哈利可以直接揍馬份,由此可以看出,羅琳已經為了後面跩榮互毆埋下伏筆。)

 

P.174

(哈利收到麥教授贈與的掃帚。)

他們立刻離開餐廳,想要趕在第一堂課開始前,回寢室去打開這個包裹,但是才剛越過入口大廳,就發現上樓的路被克拉和高爾堵住,馬份一把搶過哈利的包裹,用手摸了一下。

「是飛天掃帚,」他說,帶著又嫉又恨的複雜神情把包裹扔給哈利,「你這下是真的完了,哈利,一年級新生是不准擁有飛天掃帚的。」

榮恩再也忍不住了。

「這可不是一根隨隨便便的破爛掃帚,」他說,「這是光輪二千呢。你說你家裡那根掃帚是什麼來著,馬份,彗星一百二十?彗星看起來是滿炫的,但等級可比光輪要差多了。」

「你怎麼會知道這些事情呢,衛斯理,你根本連半根掃帚柄都買不起,」馬份反唇相譏,「我想,你和你那幾個兄弟大概得慢慢存錢,再一根一根把技條買回來湊成一把掃帚。」

榮恩還來不及反駁,孚立維教授就忽然出現在馬份的手肘邊。

 

P.203-204

(上完魔藥學客以後,榮恩看見海格在搬聖誕樹,主動詢問海格需不需要幫忙。)

「嗨,海格,需要幫忙嗎?」榮恩把頭探進枝椏中問道。

「不用了,我應付得來,謝啦,榮恩。」

「請你不要擋路好嗎?」他們背後響起馬份懶洋洋的冷漠嗓音,「你是不是打算賺點零用錢,衛斯理?我想,你是希望在離開霍格華茲以後,也可以擔任這兒的獵場看守人吧──跟你家的破狗窩比起來,海格的小木屋,簡直就像是個皇宮吧。」

(大家可以注意到,跩哥找碴的對象不是只有哈利,像是這一段,跩哥完全是衝著榮恩來。)

在榮恩撲向馬份的時候,石內卜突然出現在樓梯口。

「衛斯理!」

榮恩悻悻然地放開馬份的長袍前襟。

「是馬份先挑釁的,石內卜教授,」海格從樹後探出他毛糟糟的大臉,「他侮辱榮恩的家人哪。」

「不管是什麼理由,打架就犯了霍格華茲的校規,海格,」石內卜輕聲說,「葛來分多扣五分,衛斯理,你該感謝我沒扣太多。你們全都走吧。」

馬份、克拉和高爾臉上掛著得意洋洋的笑容,粗魯地從樅樹旁邊硬擠過去,害得針葉灑落滿地。

「我一定要找他算帳,」榮恩咬牙切齒地望著馬份的背影說,「總有一天,我要找他把帳全都算清楚──」

(榮恩目送著跩哥的背影,說出自己的誓言 ( )

 

P.226

(跩哥對奈威施下鎖腿咒後,榮恩評價跩哥。)

「你必須站起來反抗他,奈威!」榮恩說,「他習慣把所有的人都踩在腳底下,但你也沒必要自己躺下來替他省事啊。」

 

P.230-232

(哈利在參加魁地奇比賽途中,榮恩和妙麗說話卻被跩哥打斷。)

「我從來沒看到石內卜臉色這麼難看過,」他告訴妙麗,「他們開始比賽了。哎喲!」

榮恩的後腦勺被某個人狠狠戳了一下。是馬份。

(戳頭有木有!唉唷!)

「喔,抱歉,榮恩,剛才沒注意到你。」

馬份得意地朝克拉和高爾露齒而笑。

「真不曉得哈利波特這次能在掃帚上撐多久?有人要跟我打賭嗎?你要不要參加啊,榮恩?」

榮恩並沒有答話,石內卜剛才宣判由赫夫帕夫進行罰球,理由是喬治‧衛斯理故意把搏格打到他面前。妙麗把手擱在大腿上,十根手指神經質地交握著,瞇起眼睛緊盯著空中的哈利,他現在正在球場上方繞圈子,搜尋金探子的蹤跡。

「你們知道,他們是用什麼標準來選葛來分多球員嗎?」幾分鐘之後馬份大聲說道,這時石內卜又毫無理由地讓赫夫帕夫罰了一球,「我認為他們是專挑一些可憐人哪。懂了吧,先是哈利波特,他沒有父母,然後是衛斯理兄弟,他們沒有錢──照這樣看來,其實你也應該入選才對,奈威,因為你沒有腦袋。」

(跩哥見榮恩不理他,索性轉向奈威,而後榮恩又開始理他了。)

奈威的臉漲得通紅,他鼓起勇氣轉過頭面對馬份。

「十二個你也比不上我一個,馬份。」他結結巴巴地說。

馬份、克拉和高爾尖聲狂笑,榮恩雖不敢將目光自球場移開,卻也不忘記為奈威打氣:「說得好,奈威。」

「奈威,假如腦袋是黃金,那你顯然比榮恩還要窮,你總該聽得懂這句話的意思吧。」

(皇冠第一集翻譯在人名上略有錯誤,但是英文原文裡,跩哥並不是叫榮恩名字,而是應該叫姓氏,以此類推,跩哥也是叫哈利與奈威的姓氏,不過既然中文版都這樣翻了,也可以稍微感受一下叫名字的萌點 ( )

榮恩的情緒早就因擔心哈利而太過緊繃,現在已到達爆發邊緣。

「我警告你,馬份——你再多說一個字——」

「榮恩!」妙麗突然說,「哈利——!」

「怎麼啦?在哪裡?」

哈利突然來了一個精采絕倫的俯衝,觀眾群發出一陣驚喘與熱烈的喝采。當哈利加快速度,像一顆子彈似地高速衝向地面時,妙麗站了起來,用交疊的雙手摀住嘴巴。

「你要發財囉,榮恩,哈利顯然是發現地上有塊銅板!」馬份說。

榮恩大喝一聲,馬份還搞不清是怎麼回事,榮恩已撲到他身上,將他扭倒在地。奈威遲疑了一會兒,然後就爬過椅背,上前助陣。

「快呀,哈利!」妙麗尖叫著跳上座位,望著哈利朝著石內卜的方向直衝過去——她甚至不曾注意到她座位下激烈翻滾的馬份和榮恩,也沒聽到後方由奈威、克拉和高爾三人組成的拳頭陣所發出的混戰吆喝聲。

(座位下激烈翻滾的馬份和榮恩,不覺得這句話亮瞎了嗎!跩榮已經打得如火如荼了,可憐奈威一個人要單挑兩個大塊頭,榮恩你也好歹幫奈威一下嘛。)

 

P.246-247

(榮恩的手被海格的挪威脊背龍給咬傷手,不得不住進醫院廂房。)

他們遇到另一個難關。第二天早上,榮恩的手腫得有平常的兩倍大。他不知道去找龐芮夫人安不全──他會不會一眼就看出這是龍咬的傷口?到了下午,他已別無選擇。傷口變出一種噁心的綠色。看來蘿蔔的牙似乎有毒。

當天放學後,哈利和妙麗立刻衝到醫院廂房去探望榮恩,他們看到榮恩躺在病床上面,臉色非常難看。

「難過的不只是我的手,」他輕聲說,「雖然我老是覺得手快要整個掉下來了。更令我難過的是,馬份他剛才對龐芮夫人說想要跟我借一本書,所以他就跑進來大大的嘲笑了我一頓。他一直威脅說要告訴她,真正咬我的是什麼東西──我跟她說是被狗咬的,我想她根本就不相信──我真後悔在魁地奇球賽時揍了他,他現在這麼做完全是為了報仇。」

(跩哥還特地跑到醫院廂房去找榮恩的麻煩,是有沒有這麼刻意wwww)

哈利跟妙麗勸榮恩放輕鬆一點。

「反正挨到星期六午夜就沒事了,」妙麗說,但這句話完全沒有達到安慰效果。相反地,他立刻從床上坐了起來,頭上冒出一陣冷汗。

「星期六午夜!」他的聲音沙啞,「喔,不──喔,不──我現在才想起來──查理的信就夾在馬份拿走的那本書裡,他現在一定曉得我們打算怎麼樣擺脫蘿蔔了。」

(我想說的是,榮恩,為什麼馬份跟你借,你就真的借給他了?!( 噴 ))

 

小結:

個人感覺第一集雖然不能說是高亮的一集,但確實有許多小細節,只要仔細閱讀,就會發現其中暗藏玄機,只待讀者去挖掘。除此之外,還有些我認為不足以列進科普的部份,實際上也有些小亮點,比方像是萬聖節前,哈利跟榮恩最想做的事是找跩哥報仇之類的。

從第一集可以看到,雖然跩哥起先的確是想找哈利麻煩,但是在哈利收到掃帚的事件過後,跩哥卻開始專程去找榮恩的碴,甚至有很多次是在哈利不在場的情況下,完完全全是衝著榮恩來的。而這些僅僅是書中所列的,即哈利視點所能知道的部份,至於在哈利不知道的情況下,跩哥是否又有去找榮恩麻煩呢?這個只能去問JKR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紗米花 的頭像
紗米花

只是個瞬間

紗米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