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以皇冠出版社出版之正體中文為主,並且加上某紗的一些註解或吐嘈。

其中引用書中內文單純只做科普用,沒有任何商業行為,請勿要求全文分享。若是只看過哈波電影,而因此對原作有興趣的人,不妨去買正版書籍閱讀,享受優質的翻譯與精美的排版,謝謝:)

 

 

 

P.085

(在華麗與污痕中,跩哥嘲諷哈利與金妮,榮恩挺身而出。)

「喔,是你呀,」榮恩說,並用一種看到狗屎的鄙夷目光打量著馬份,「我敢說,你在這兒看到哈利,一定是覺得很驚訝吧?」

「不像我看到你走進店裡這麼驚訝,衛斯理。」馬份反唇相稽,「我猜,為了替你們買這些東西,你父母大概得餓一個月的肚子吧。」

榮恩的臉變得跟金妮一樣紅。他把書全扔進大釜,朝馬份撲過去,但卻被哈利和妙麗從背後拉住。

(後面是亞瑟與魯休思的打架橋段,雖然很萌,可是要對著書本逐字打很累,這段充其量是爸爸組,也不算跩榮,於是果斷PASS掉,但是真的很萌,有興趣的人請務必翻一翻書,這段是電影沒有的。)

 

P.123

(咆哮信事件過後,柯林要求哈利在照片上簽名,被誤會是在發送簽名照,於是跩哥故意大聲叫喊引起旁人注意,並且嘲諷哈利的疤,榮恩因此非常生氣。)

「你滾去吃屎吧,馬份。」榮恩生氣地說。克拉和高爾的笑聲立刻停止,開始摩拳擦掌地擺出恐嚇的架式。

「小心一點,榮恩‧衛斯理,」馬份冷笑著說,「你實在不應該再惹麻煩,要不然你媽就得趕到學校來帶你回家囉,」他尖起嗓子,怪腔怪調吼道:「你要是膽敢再犯規──」

旁邊一群史萊哲林五年級生捧場地放聲大笑。

「榮恩‧衛斯理也需要一張簽名照呢,波特,」馬份露出不懷好意的假笑,「這可比他們家的整棟房子還要值錢哪。」

榮恩抽出他用魔法膠帶黏牢的魔杖,但妙麗卻叭搭一聲合上她的《與吸血鬼同行》,低聲警告:「小心!」

 

P.138-140

(魯休思贈送史萊哲林隊一人一支新掃帚,跩哥加入史萊哲林隊,葛來分多對與史萊哲林隊員們為了球場爭吵,而榮恩和妙麗剛好走來。)

榮恩和妙麗越過草坪朝他們走來,看看他們究竟在幹什麼。

「這怎麼回事?」榮恩問哈利,「你們為什麼還不開始練習!而且他跑到這兒來做什麼?」

榮恩望著馬份,立刻注意到他身上穿著史萊哲林的魁地奇球袍。

「我可是史萊哲林的新搜捕手呢,榮恩,」馬份沾沾自喜地說,「大家正在欣賞我父親送給球隊的飛天掃帚。」

榮恩張大嘴巴,吃驚地望著面前那七把最高檔的飛天掃帚。

「很棒吧,是不是?」馬份越說越順口,「不過呢,葛來分多球隊也可以想辦法存點銀子,把那些蹩腳貨全部都換掉。你們可以把這幾把狂掃五號送去拍賣,我想博物館應該會出價標下來。」

史萊哲林球員們高聲狂笑。

「至少葛來分多的球員,沒必要花錢把自己買進球隊,」妙麗反唇相稽,「他們憑的全都是真本事。」

馬份臉上的得意神情再也掛不住了。

「這兒沒人問妳的意見,妳這骯髒的小麻種。」他厲聲咒罵。

(( 對白設計 ) 我在跟衛斯理小親親說話,誰准妳打岔的?by跩哥馬份)

哈利立刻看出,馬份一定是說了一個非常難聽的字眼,因為他話一出口,全場就一片嘩然。福林必須趕緊撲到馬份面前,替他擋住弗雷和喬治的拳頭,西亞高聲尖叫:「你太過分了!」而榮恩將手伸進長袍,掏出他的魔杖,吼道:「我要讓你為這句話付出代價,馬份!」然後用力揮向躲在福林手臂下的馬份臉上。

體育場裡響起一陣回音裊裊的轟隆聲,而一道綠色炫光從魔杖把柄反方向射出,不偏不倚地打到榮恩的腹部,震得他滾到後方的草地上。

「榮恩!榮恩!你沒事吧?」妙麗哭喊。

榮恩張嘴想要說話,但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反而打了一個大嗝,從嘴裡吐出了幾隻蛞蝓,掉落到他自己的大腿上。

史萊哲林球員們笑得快癱過去了。福林抱著肚子,整個身體全靠掃帚支撐才沒有倒下去。馬份趴在地上,用拳頭猛捶地板。

 

P.192

(榮恩是三人組之中第一個懷疑跩哥為史萊哲林傳人的。)

「讓我們來想想看,」榮恩故作迷惑地說,「在我們認識的人裡面,有誰把麻瓜後代看做無用的人渣?」

他望著妙麗。妙麗回望著他,臉上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

「如果你指的是馬份──」

「我當然是在指他啦!」榮恩說,「妳自己也聽到他說的話:『下一個就輪到妳了,麻種!』好吧,妳只要看看他那張噁心的老鼠臉,就知道除了他還會有誰──」

 

P.200

(同樣是榮恩懷疑跩哥的橋段。)

「一個月?」榮恩說,「那時候說不定已經有一半的麻瓜後代都被馬份石化了!」他瞥見妙麗的眼睛又不祥地瞇了起來,於是他識相地趕緊加上一句,「不過這是我們目前能想到最棒的主意,我想就動手去做好了。」

不過,在妙麗先外出檢查附近是否安全,以免被人撞見他倆踏入女生廁所時,榮恩卻連忙低聲告訴哈利:「你明天乾脆想辦法把馬份踢下掃帚算了,這樣就可以替我們省掉不少麻煩。」

(榮恩建議哈利把跩哥踢下掃帚,好壞心wwww)

 

P.210

(史萊哲林與葛來分多魁地奇比賽結束後。)

「不管怎麼說,我們贏了,」榮恩說,並開心地咧嘴而笑,「你抓金探子的那一招真是精彩極了。馬份那張臉……看起來好像氣得想要殺人!」

(榮恩,贏了就贏了唄,幹麼把重點放在跩哥的表情……)

 

P.220

(柯林被石化後。)

「我們越早從馬份的嘴裡套出實話越好,」榮恩厲聲說,「你知道我怎麼想嗎?上次魁地奇比賽之後,他心裡一直很不高興,所以就故意拿柯林來出氣。」

(榮恩一直把跩哥想成脾氣差的壞小子,雖然他的確就是(ry))

「另外還有一件事,」哈利說,望著妙麗把一大捆節草撕成碎片,扔進大釜裡去,「多比昨天半夜跑來找我。」

榮恩和妙麗驚訝地抬起頭來。哈利把多比告訴他的事情──或者該說是不小心透露的事情──全都一五一十的轉述給他們聽。

「密室以前就被打開過?」妙麗問道。

「這樣就對了,」榮恩用一種得意洋洋的語氣說,「那一定是魯休思‧馬份,他以前在這裡唸書的時候打開了密室,現在他又把打開房間的方法,傳授給他的寶貝跩哥。事情不是很明顯嗎?不過,我真希望多比有告訴你,裡面到底關了什麼樣的怪獸。我倒想知道,它怎麼有辦法在校園裡偷偷摸摸地到處亂晃,卻從來沒被人發現過呢?」

(完全是偏見啊……榮恩!)

 

P.223

石內卜最偏愛的學生跩哥‧馬份,一直故意把河豚眼睛彈到哈利和榮恩身上,但他倆知道只要自己一開始反擊,甚至連「不公平」都來不及說,就立刻會被罰勞動服務。

(有一點值得被注意到,那就是跩哥從來都不是只針對哈利一個人,他同樣也很針對榮恩,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這點總是被忽略。)

 

P.249-250

(聖誕節前,賈斯汀被石化,而大多學生都搶著回家。)

「照這個速度看來,最後大概只有我們會留下來過節,」榮恩對著哈利及妙麗說,「我們、馬份,還有克拉跟高爾。這可真是個愉快的假期啊。」

(中間部份不是重點所以略過,大概就是衛斯理雙胞胎把哈利當成史萊哲林的傳人開玩笑,跩哥因此非常不爽。)

「這是因為他恨不得能大聲宣告,他才是真正的傳人,」榮恩故作內行地推斷:「你也知道,只要有人在任何方面勝過他,他就會恨得要死,他幹了那麼多齷齪的勾當,結果名聲卻全都落到你的身上。」

(榮恩你真的太了解跩哥了,不是嗎?)

 

P.262-264

(榮恩與哈利在喝下變身水後偽裝成克拉與高爾,去調查馬份。)

「在這等一下,」馬份對哈利和榮恩說,示意他們坐到遠離爐火的兩張空椅上,「我上去把它拿下來──那是我父親剛寄給我的──」

哈利和榮恩心理暗暗猜測馬份究竟要拿什麼東西給他們看,表面上卻乖乖坐下來,盡力擺出一副回到家似的自在神情。

馬份在一分鐘之後就回到交誼廳,手裡握著一個看起來像是剪報的東西。他把它遞到榮恩前面。

「這可以讓你痛快地大笑一場。」他說。

哈利看到榮恩震驚地瞪大眼睛。他飛快地讀完剪報,拼命擠出一聲乾笑,再把它遞給哈利。

這是一篇從「預言家日報」剪下來的新聞報導,上面寫著:

魔法部案情

魔法部麻瓜人工製品濫用局的主管亞瑟‧衛斯理,在今日因用魔法改造一輛麻瓜汽車而誤觸法網,被判繳納五十加里昂的罰金。

(加里昂 = 金加隆,有些名詞在前兩集翻譯中,與後幾集不統一。)

魯休思‧馬份先生,乃該魔法車於今年初墜毀處──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的理事之一,他在今天公開要求衛斯理先生遞出辭呈。

「衛斯理讓魔法部顏面掃地,」馬份先生對我們的記者表示,「他顯然沒有資格來擬定我們的法律,而他那荒唐的麻瓜保護法案也應立即廢止。」

衛斯理先生並未對此發表任何評論,但他的妻子卻出面叫記者滾開,否則她就要放出她家的惡鬼來對付記者。

「怎樣?」馬份在哈利把剪報還給他時性急地追問,「你難道不覺得好笑嗎?」

「哈,哈。」哈利乾笑了兩聲。

「亞瑟‧衛斯理愛麻瓜愛得要命,他根本就應該把他的魔杖折成兩半,跑去當麻瓜算了。」馬份輕蔑地說,「光看衛斯理家人的舉動,你絕對想不到他們竟然會是純種。」

榮恩的臉──或者應該說是克拉的臉──憤怒地扭曲。

(這邊提到的是跩哥對衛斯理家的偏見,根深蒂固。)

 

P.266

(前面還有一段跩哥希望妙麗去死,榮恩非常生氣地握拳,不過畢竟沒有真的出手,而且也沒有下面這段可愛,所以就不引用了。)

「就是這樣……」馬份說,「幸運的是,他們沒找到多少東西。我父親有一些非常珍貴的黑魔法收藏品。幸好我們家客廳地板下也藏了一個自己的密室──」

「呵!」榮恩說。

馬份轉頭望著他。哈利也同樣盯著他看。榮恩的臉漲得通紅。他的鼻子同樣也在慢慢變長──他們的時間到了。榮恩正在變回他自己。

(只想說,榮恩你呵個屁,超機車XDDD

 

P.283

(洛哈與他的情人節賀卡事件,跩哥拿起湯姆瑞斗的日記,被哈利去去武器走。)

但哈利才不在乎呢,他總算給了馬份一次教訓,就算他們要扣葛來分多五分也無所謂。馬份看起來氣得要命,而當金妮經過他身邊,準備回教室上課時,他滿懷惡意地對著她吼道:「我看哈利波特並不怎麼喜歡你的情人節卡!」

金妮用手摀住臉,狂奔著跑進教室。榮恩怒喝一聲,同樣也掏出了魔杖,但卻被哈利及時阻止。他可不想讓榮恩花整堂符咒課的時間來吐蛞蝓。

(或許有人覺得這段看上去像哈跩哈,但是就我個人來說,我更傾向是跩哥羞辱了榮恩的妹妹,而榮恩憤怒地差點對馬份下咒。)

 

P.313

(跩哥在魔藥學上大放厥詞。)

「我覺得真奇怪,那些麻瓜後代,現在怎麼還不趕快收拾行李逃走呢?」馬份繼續說下去,「我出五個加里昂,賭下一個出事的絕對會死。真可惜不是那個妙麗……」

下課鈴聲鄭好在此時響起,這對他們來說實在是相當幸運;聽到馬份的最後一句話,榮恩就氣得從凳子上跳了起來,但在大家忙著整理包包的混亂場面中,並沒有注意到他想要對馬份動手。

「讓我去對付他,」榮恩吼道,他的雙手分別被哈利和丁緊緊抱住,「我什麼都不管了,我不需要用到魔杖,我光是用手就可以把他殺死──」

(榮恩每次爆走,幾乎都跟跩哥有關,這已經是定番了嗎……

 

小結:

第二集小說專有的萌點,好像不是那麼多,最重要的蛞蝓橋段電影也有演。但是只要仔細想想,就會注意到第二集倒有很多部份,講的是榮恩對跩哥和其家庭的偏見,以及跩哥對衛斯理家的歧視與不齒,這是很耐人尋味的。

除此之外,因為榮恩的這個偏見,令他不斷遊說哈利與妙麗,跩哥便是史萊哲林傳人的想法,進而影響劇情的主線走向,我認為這也是跩←榮之間很有趣也很重要的一個萌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紗米花 的頭像
紗米花

只是個瞬間

紗米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