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與BBC的圖文交流,很喜歡她畫的圖書館氛圍。因幹了某事而有點心虛的榮恩與咄咄逼人的跩哥。

 

 

 

 

In the library

 

 

 

「你為什麼要躲我?」當金髮史萊哲林將手臂抵在書櫃上,整個身體倚向他的時候,榮恩的背部也同時壓上了書櫃,並且發現自己無處可逃。

 

「什……什麼啊?」他試著鼓足底氣,好讓自己的聲音不要那麼畏縮,可是打從喉嚨發出第一個顫抖的字母開始,就註定了他拿出氣魄的計劃宣告失敗,「你在說什麼啊,馬份,我完全不懂你的意思。」

 

不是那種『這是因為你太愚蠢,紅毛鼬鼠』或『山怪腦袋無法理解人話』的揶揄口吻,金髮史萊哲林甚至連眉毛都沒抬一下,反而咂了個舌,這表示對方此刻毫無開玩笑的心情。

 

「不要對我裝傻,衛斯理,我不會被你拙劣的小技倆給騙倒。」跩哥抖了抖唇,鼻翼與嘴角之間扯出了一道弧線,「從上禮拜開始,你都在躲我,不是嗎?」對方停頓幾秒,才又補充說道:「噢,也許更早你就這麼做了,只是我注意到的時間比較晚。」

 

垂下眼,基於某些愧疚的情緒,榮恩移開目光,沒敢再看向對方。他用指甲輕輕摳起書皮,這些老舊的精裝書都是他寫作業要用到的資料,是屬於圖書館的公共財產,要是弄壞了,說不定會被平斯夫人給詛咒,更糟糕的是,他可能還要賠。當然,他是摳下去之後,才想到這點的。

 

「我才……」他囁嚅著,『沒有』這個簡單的單字卻怎麼樣也說不出口。

 

都怪妙麗啦,如果不是她的話,他現在才不會站在這裡,不但不用擔心書本的賠償問題,或是平斯夫人會下什麼惡咒在他身上作為弄破書本的處罰,更不會被跩哥‧馬份給限制住了。

 

喔,該死,說到底,他幹麼要怕馬份呢?不過是個沒用的彈跳小雪貂,把那傢伙推開不就得了?

 

雖然前一秒這樣想著,然而當榮恩一抬起眼,對上那對灰色眼眸,以及瞳仁中的怒火,方才的決心頓時無影無蹤。

 

「我說了,別對我裝傻。」金髮史萊哲林又將臉靠近了幾吋,鼻尖幾乎和他相抵,他甚至能感受到對方呼出的氣息,「再問一遍,你為什麼要躲我?」

 

「我……」這一回,榮恩僅僅只能發出一個音節,因為他的嘴唇已經被對方給堵住。

 

溫熱,柔軟的唇瓣,有一些乾燥,但是感覺很好。金髮史萊哲林啃吮著他的嘴唇,輕輕地,但又不是很輕,有一點用力,可是也不會痛,對方將他的嘴唇含住,然後再放開,再重新含住。

 

閉上眼睛完全是自然反應,沒有人規定接吻時非得這麼做,但是大部份的人好像都習慣這樣。榮恩也不例外,就他過去的接吻經驗來說,他知道金髮史萊哲林通常會怎麼做,所以他完全沒有抵抗,這也是出於自然反應。

 

這個吻真的是相當久違了,伴隨著屬於對方的清冷氣息,那麼教人懷念,讓他想起了他們上次接吻的時候,好像過了……噢見鬼,他的嘴唇痛死了!

 

榮恩睜開眼睛,惡狠狠的瞪著對方。可惡的跩哥‧馬份居然咬他,還敢可惡的勾起嘴角露出得逞的奸笑,最可惡的是他自己也完全忘記他們身在圖書館,而且圖書館到處都是可惡的人!

 

一個雷文克勞的女生經過了他們所在的書架,皮鞋踩在光滑的地板上,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響,而後遠離他們,到了下一個書架去。

 

他的視線跟著那個女孩的腳步,直到書架完全擋住他的視角,再也看不見她為止。

 

就像猜中了他的想法那般,金髮史萊哲林冷哼一聲,依然是那種慵慵懶懶的語調:「就是知道有人來了,所以我才咬你。挺不錯的回神方式,不是嗎?」

 

「是喔,那還真是不錯,你本來就不該在圖書館吻我,白痴。」他咂了咂嘴,這該死的馬份居然沒有半點悔改之意,還把話說得這麼好聽,真是太討人厭了。

 

然而聽了他的話,對方不但沒有因此感到愧疚,反而挑起半邊眉頭,用一種審視的目光看著他,「我想起來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衛斯理。你為什麼要躲我,嗯?」

 

這會兒榮恩的氣勢馬上就弱下來了,他真痛恨沒用的自己。「就……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能在圖書館吻我啊,這裡人這麼多──」他辯解著,並且嘗試轉移話題,真是見鬼,怎麼對方非得揪著這事情問他呢。

 

「哼,」對方自鼻腔發了個沒什麼意義的音節,金髮史萊哲林不再皺著眉頭,而是自唇角提起了一個弧度,充滿不以為然的口吻:「不要以為你能扯開話題,衛斯理,要是我想的話,我還能在圖書館裡上你。」

 

他被對方的話給嚇得愣住了,同時還張開了嘴巴。馬份剛才說的是英文嗎?還是什麼他聽都沒聽過的東方話?

 

「你不可以這樣做,馬份,」這之間大概間隔了三秒左右,他才找回自己的聲音,「這邊人這麼多,要是被發現的話……」

 

「你覺得這是個困難的問題嗎?」然而對方卻不把他的擔憂當成一回事。金髮史萊哲林抓起他的手臂,用力地拉扯他離開原地。

 

對方的行為來得太過突然,沒反應過來的榮恩差點就將手上的書本摔落地面,好險他沒這麼做,並且用單手將它們抱得更緊。要是這些書有任何的損傷,他肯定不會好過的。他可沒忘記自己曾經因為太無聊,所以就在圖書館的公用書上塗鴉,結果差點被抓狂的平斯夫人給殺了的恐怖經歷。

 

當他被金髮史萊哲林帶到另一個書架後面,對方才肯放開他。榮恩注意到這是最靠近禁書區的書架,上面擺放的全都是魔法史,多虧了丙斯教授乏味的課程,幾乎不會有學生對這類的書籍有興趣,就連妙麗也只有偶爾才會來這區拿書。

 

「這不就解決了?」當金髮史萊哲林這麼說的時候,對方的手臂也搭上了書架,將榮恩又重新困在了自己與書架之間。他的情況一點也沒變好,就跟剛才一樣,只是換了個地點罷了。

 

「嘿、嘿!我說,馬份,你不會真的要……」榮恩問道,他將書本抱得更緊了些,彷彿這樣比較有安全感,並且手指又下意識地摳起書皮。

 

「你得先回答我的問題,衛斯理。」對方的聲音不如方才那般不耐煩,反而多了些戲弄的成份。不知道是因為這邊幾乎不會有人來,不用擔心被打斷,還是因為對方已經氣到一個極點,所以濱臨爆發的邊緣──無論答案是什麼,榮恩都不是很有興趣知道,他只希望早點擺脫對方,而不是在這裡像個無能的娘娘腔。

 

他嚥了口口水。說老實話,這樣真不像他,面對馬份,他從來都不用這樣可憐兮兮的,因為他們是的地位對等──他才不在乎對方說什麼純血主義者高於血統叛徒的這種屁話,至少在榮恩的眼裡,他們一直都是平等的──他大可揮拳把對方打到連他爸爸都不認得。

 

可是這次不行,就是基於他們關係對等,所以在他自知理虧的情況下,平等的天平顯然往一邊傾倒了。

 

「說啊,衛斯理,」金髮史萊哲林的口吻就像平常那樣討厭,「說你為什麼躲我,快啊?」

 

「我……」他只說了一個單字,就聽到對方的聲音將他打斷。

 

「讓我猜猜看,」對方說,而那張不懷好意的笑容咧得更大了:「文妲‧布朗。我猜對了嗎?」

 

榮恩停下了用指甲摳著書本的動作,不是因為他手痠了或是他終於想起平斯夫人,而是──果然,就和他預料的一樣,馬份一直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你很介意?」他問,口氣有些小心翼翼的。倒不是怕惹惱對方,他才不怕馬份生氣的樣子呢,只是他對他的男朋友感到有點抱歉,不得不稍微放低姿態罷了。

 

「噢,衛斯理,你該不會認為我是專程來圖書館借書的吧?」金髮史萊哲林反問道,並且用一種像是在看笨蛋的表情打量著他。

 

其實有鑑於馬份是個小心眼的人,會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也沒什麼好意外的,但是榮恩還是希望聽見對方說出否定的話。

 

回想起來,這也不全然是他的錯。那天下午他剛上完符咒學課,妙麗還趕著去其它的選修課,就和他與哈利在走廊前分開了。沒過多久,文妲從後面追了上來,抓住他的肩膀,對他說:『榮恩,讓我親一下好嗎?』

 

『什……什麼?』他懷疑自己聽錯了,因此將困惑表現出來,站在一旁的哈利也跟著他一起傻住了。要知道他活了十五年,進入霍格華茲第五年,第一次有女孩主動說要親他。

 

『噢,好嘛,榮恩,』文妲眨眨眼,他得說她真的是個很辣的女孩,而且擅於打扮,相信任何男巫師都會同意這個觀點的,『拜託你啦,我和芭蒂打賭輸了,她要我親你一下,你會幫我這個忙的吧?』

 

然後,榮恩才住意到站在文妲身後的芭蒂,正笑嘻嘻地等著看好戲。

 

『喔──』好吧,這種理由是挺教人失望的。不過能夠賺到一個吻,也沒什麼不好。

 

哈利微微一笑,小聲地在他耳邊說說了句:『好好表現啊,兄弟。』以後,就拍拍他的肩膀,後退了一步。

 

接著事情就這樣發生了,文妲抱住他,他得說女孩子胸前兩粒柔軟的脂肪抵在身上,感覺真是超讚的。至於吻本身,不是很好,因為她的嘴巴濕濕的,而且文妲的技巧比馬份差多了……

 

就在他這麼想的時候,一道慵懶且惹人厭的聲音出現了,『不錯嘛,衛斯理,替自己找了個女朋友,不是嗎?』

 

他不用回頭,就猜得出聲音的主人表情有多麼糟,可是他還是回頭了,掙脫文妲的吻,看見金髮史萊哲林那對充滿怒意的灰色眼眸,以及走路時翻掀起的長袍,露出墨綠色的內裡。

 

更糟的事,一旁的克拉與高爾嗤嗤竊笑的聲音,顯然不太會看氣氛,沒能發現金髮史萊哲林這句話之中,有更多的成份是真正在生氣,而非全然的反諷。

 

『嘿,榮恩,還沒完呢。』若是論到不會看氣氛這點,比起那兩個山怪,芭蒂恐怕也不惶多讓,因為她對榮恩搶先結束這個吻而感到不滿,她抗議著:『文妲,妳別以為這樣就能夠唬攏過去,再吻他啊。』

 

接著,女孩的手搭上榮恩的雙頰,將他的臉扳了回來,又重新吻起來。

 

然後他聽見金髮史萊哲林咂舌的聲音,以及漸去漸遠的腳步聲。等這一切都結束後,榮恩回過頭,卻看不見他男朋友的身影了。

 

這就是事情的全部經過,要榮恩說的話,全都是芭蒂和文妲自做主張的錯,還有那兩個火上加油的蠢山怪。可是說到底,他沒拒絕她,也要負一點責任……唔,或許不止一點。

 

如果馬份沒看到就算了,偏偏卻又被馬份撞個正著,噢見鬼,一切都太見鬼了。

 

「說話啊,衛斯理。」此刻,金髮史萊哲林發出聲音,將榮恩的思緒從回憶裡拉了回來。此外,他還注意到一點,對方不再勾著那抹討厭的笑容,而是收回嘴角的弧度,整張蒼白的臉都沉了下來。

 

「……馬份,那個吻沒什麼啦,」當他說到『吻』這個單字的時候,金髮史萊哲林的眉毛動了一下,不過榮恩還是一口氣說完了剩下的話,「就像……呃,就像你看到的那樣,那不過是芭蒂在起鬨,沒什麼大不了的──」

 

「你可以拒絕,不是嗎?」跩哥看著他,似乎對他的說詞相當不屑,「還是說,你輸了什麼賭,所以沒有拒絕的權力,嗯?」

 

「呃……」他一時語塞,雖然很不想同意,但是馬份說的對,他完全有理由拒絕,畢竟打賭輸了的是文妲,不是他。

 

「看來你也沒什麼非得這麼做的理由嘛,衛斯理。」對方發了個鼻哼聲,「好的,我想你很清楚自己的行為有多麼愚蠢,簡直就像頭沒腦袋的豬。」

 

「嘿,你幹嘛罵人啊?」榮恩不滿的怪叫了聲,「不過是個吻而已,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噢,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反應過度了?」金髮史萊哲林湊近了他的耳邊,他甚至感覺到對方的鼻尖只要再靠上來幾吋,就能夠擦過自己的耳垂。

 

「你本來就反應過度,少無聊了,好嗎。」他微微縮瑟起頸子,這種似有若無的觸感,令他麻麻癢癢的。

 

不料對方卻抽起了他抱著的一本書,將之放到書架上,「是喔,那剛剛又是誰反應過度的?我只是吻我了的男朋友,他就慌張得要命。」

 

語畢,對方又抽走了他懷裡的另一本書,並且也同樣放到了書架上,就疊在前一本的上方,這會兒榮恩的懷裡什麼都沒有了,瞬間失去重量的感覺,令他的手臂有種怪異的空虛,而且相當教人沒有安全感。

 

「這個跟那個是兩回事吧,」他為此叫屈,「圖書館本來就不應該──噢,梅林!」

 

他會停下來完全是有原因的,因為對方已經將嘴唇貼到了他的頸部,並且狠狠吸吮起來。

 

對方的金色髮絲正撓著他的腮幫,有種癢呼呼的感覺,與此同時,對方自鼻腔呼出的氣息也撲打到他的髮尾,讓他的後髮也因此搔著自己的脖子。

 

他能聽見對方吻著自己皮膚的地方,發出了空氣受過擠壓後那種曖昧的聲音,他的雙手現在空出來了,於是他讓手指搭上了對方的肩膀,試圖做出抵抗,將對方給推開,雖然他並沒有用很大的力氣。

 

而他這些反抗動作,金髮史萊哲林似乎完全沒有放在眼裡,因為他的男朋友在結束一個對頸部的吻之後,索性繞回了他的胸前,扯弄他一向鬆垮垮的領口,用門牙輕輕啃咬他的鎖骨。

 

「嘿,嘿!」他倒吸一口氣,手掌推著對方肩膀,「別鬧了,馬份,你不會真的是想──」

 

然而最終只換來了對方幾聲輕笑,不是輕快的,而是帶有嘲弄意味的那種,「你說呢,衛斯理?」然後還附加一個舔舐的動作,害得他的後頸因顫慄而立起疙瘩。

 

「你瘋了,馬份,簡直不可理喻!」他氣憤的說,但卻也沒忘記降低音量。即使他們這邊是個較少人經過的角落,但只要想到這裡是圖書館,一發出聲響,就會被誰給注意到,這種風險還是高得太可怕了。

 

「你才不可理喻,鼬鼠,」對方的手指卻滑到了他的跨部,不重不輕地捏了下他的褲襠,「這全是因為你『不過是個吻』而已,就開始躲我,我想你得受到點處罰。」

 

是的,他肯定他沒聽錯,對方引用了他的話,然後說要處罰他。處──罰,多麼自以為是的字眼。「你憑什麼處罰我啊,你又不是我爸媽,也不是教授。」他翻了個白眼,要是馬份能不用這種高高在上的說話方式,肯定是天降奇蹟,或是『那個人』完全被消滅,才有可能發生的事。

 

「就憑我是你男朋友,窮鬼。」當金髮史萊哲林說話的時候,唇瓣貼在他的皮膚上開闔移動,帶來了一種詭異無比、又難以忽略的震顫,「聽著,你再廢話一個字,我就大叫,然後所有人都會注意到我們在幹什麼事。」

 

榮恩相信自己當初肯定是腦子進了黏巴蟲,才會想跟這種傢伙交往。好一個威脅方式,搞清楚,他才是想要大叫的那個,但是他還沒笨到引來別人的側目,那樣可就不只是被當成笑料那麼簡單了。

 

金髮史萊哲林持續親吻他的鎖骨,並且沒有把手指從他的跨部移開,反而還隔著褲子上下搔弄。他皺起眉頭,手肘磕到了書架,使得他的肘部疼得要命。可是對方一點也沒有同情他,反而變本加厲的增加了手指來回的幅度。

 

如果榮恩‧衛斯理不是男人,他就不會這麼輕易被挑起慾望,但悲哀的是,他是個不折不扣的男人,或者更準確的說,正值青少年時期的大男孩。不需要有高超的技術,就能夠引發出他的性慾,更何況跩哥‧馬份的技術不算糟,這也得拜他所賜,因為他們曾經不止一次這麼做過了,當然,不是在圖書館。

 

隨著對方的手指,在他的褲襠上畫過一圈又一圈,他的呼吸也跟著變得愈來愈急促,手肘的痛楚漸漸不再被他意識到,甚至他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了下腹處。

 

唯一慶幸的是,金髮史萊哲林的嘴巴終於離開了他。直起背脊,對方將他們之間身體的距離給空了出來,但是手卻仍然沒有離開。

 

「夠了吧……馬份。」他的眼珠向下轉,看見了自己已經隆起的褲頭,以及對方的手指,再把視線移回對方的臉上,「你害我待會得跑一趟廁所了,渾蛋。」

 

「不需要,鼬鼠。」相對於他的窘迫,金髮史萊哲林的態度依然故我,重覆了一遍方才說過的話:「不需要跑到廁所。」

 

要是這種情況下,他還聽不懂對方的話,那麼他就是笨蛋。何況之前對方也一再強調了,用那種高傲的語氣說要處罰他。「你一定是開玩笑的,對吧?」他不大肯定的問向對方。

 

「衛斯理,衛斯理,你知道我沒有在開玩笑,是的,我很認真。」金髮史萊哲林冷笑著,伸出另一隻手,解開了他的皮帶。

 

他真的想要尖叫或是罵人了,可是他還沒忘記這是什麼地方。所以他什麼都不能做,因為金髮史萊哲林是個卑鄙的混帳,他有十足的理由相信對方會搶先大叫,然後引來眾人的圍觀。

 

深深吸了口氣,榮恩決定仰起頭,假裝一切正常,儘管這根本不可能──誰能在圖書館被人脫下褲子以後,光著屁股還能覺得一切正常的?

 

金髮史萊哲林把他的長褲和內褲都一起退到了膝蓋上。梅林,他第一次覺得圖書館這麼冷。榮恩試圖併攏自己的腿,然而他的男朋友卻執意把一隻膝蓋卡進了他的兩腿間。

 

「只要你肯好好配合,就會在被別人發現前結束,我保證。」他那惡劣的、人格扭曲的男朋友在他耳邊呢喃,榮恩毫無幫助的想著,對方應該被送進聖蒙果做檢查才對。

 

金髮史萊哲林的手指已經不再他的跨部上畫圈了,可是這並不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因為接下來,對方的兩隻手都繞到他的身後,扳弄起他的股瓣。

 

「噢,該死……」雙頰升起的熱度,讓他相信自己肯定臉紅了。與此同時,心跳也因緊張而加速,可是不能否認的是,他也對此有所期待,這點從他失去遮掩而完全暴露在外的性器,就能一目了然。

 

跩哥的左手仍然抓著他的臀部,但是右手卻伸出指頭,在他的肛門口前來回游移。由於他們現在的姿勢是面對著面,因此為了增進動作的順利程度,對方不得不整個人貼在他身上。

 

雖然榮恩看不見自己的身後,卻還是合理的推測,對方是用中指指腹來磨擦他的括約肌,從他感覺到另外四根指頭分散的位置,還有不如食指的靈活性來說。

 

一如他所知的那樣,對方的指頭接著就探進了他的體內。不管在此之前,他們肛交過再多次,這都不會成為一個容易適應的過程,腔內被異物入侵的感覺畢竟違反自然,怎麼樣就怎麼怪。

 

第一截指節探進後,第二截以及最末截都成功插入,再來第二根指頭也相對容易許多,這回是食指,因為榮恩很清楚對方的習慣,總是喜歡用它們在他體內動作。

 

看吧,分開,再併攏,再分開,再併攏,然後小幅度的扭動,旋轉。榮恩難受得閉上眼睛,雙手分別抓著對方的毛衣,好支撐自己開始發軟的小腿。他將自己的頭靠進對方的肩窩,鼻腔所吸進的空氣,都充滿對方獨有的味道。

 

這樣的擴張動作大概持續了一分鐘有餘,對方才退出手指,「轉過身,衛斯理。」對方在他的耳邊吹氣,「把你的屁股對著我。」

 

他順從的點點頭──要知道,他是不得已的,在各方面都是──然後旋身背向對方,雙手扶在書架上,來平衡自己的身體。

 

緊接著,他聽見金屬扣環鬆開的聲音,而後是拉鍊發出的細小響音,在除了翻書聲與抄寫聲之外幾乎沒有其它雜音的圖書館,顯得格外刺耳,尤其是目前所在的位置,除了他們以外根本沒有別人,大部份的學生都在有桌子和椅子的區塊,也因此這些小聲響之於榮恩來說,更是鮮明得不得了。

 

當對方把前端頂入他的甬道時,榮恩沒能忍住的悶哼,他的指甲緊緊捏著書架的橫隔板,透過快速的吸吐氣來緩和自己。對方推入了半個龜頭,強烈的異物感卻遠勝於兩根指頭的程度。

 

直到對方的龜頭完全進入後,事情就變的容易許多。金髮史萊哲林將整根陰莖都送進他的體內時,滿足的嘆了口氣。

 

這之間他們停頓莫約五秒鐘的時間,是什麼都沒有做的。可是在身體剛適應完這種異物感後,對方便開始動作了起來。

 

腸道被對方填滿的感覺起先總是很奇妙,畢竟這個部位本來就不是用來塞東西的,然而在幾次退出幾吋,又重新沒入,再退出幾吋,再重新沒入的節奏下,亦逐漸感到充實。

 

金髮史萊哲林的陰莖是炙熱的,堅硬的,並且與他的內壁緊密貼合,每一次的抽動,都再在摩擦著他的皺摺處,帶來麻癢的感覺。

 

他們進行的速度開始變快了,他的男朋友將雙手擺在他的腰際,藉由抓著他的身體來引導彼此,讓榮恩的屁股去迎合對方的進犯。

 

愈來愈激烈的活塞動作,配合著肉與肉之間的撞擊聲,當金髮史萊哲林的囊袋拍打他的臀時,就會聽到這些淫猥的聲音。

 

他得說跩哥‧馬份真是該死的瞭解他,至少在身體這方面,確實如此。因為對方每一下的抽插,都隔著腸道碰觸到他的前列腺,而引發一陣難以阻擋的快意。可以說是下意識地,榮恩發出了細小的嗚咽,連同喘息。

 

榮恩的思考幾乎停擺,什麼圖書館,或是什麼羞恥心,早已不知道被拋到哪裡去,在腦內啡的支配下,這顯然都不再重要了。他的嗚咽聲轉為呻吟,黏膩的嗓音再再反應出了他的快感。

 

倏地,他的嘴巴被捂住了。金髮史萊哲林抑制住他的聲音,這也讓榮恩稍微回過神來,並且意識到自己太忘情了。

 

對方的舉動可說是幫了大忙,因為他在忍住呻吟後,便注意到一些細碎的聲響,像是皮鞋踩在地板的聲音,並且愈來愈靠近。榮恩幾乎倒吸一口氣,因為他這才發現到,有人正往這裡靠近。

 

這個認知令他的神經緊繃,可是另一方面,卻又帶來一種詭異的顫慄感,那是在極度緊張下,所同時產生的快感與期待。

 

腳步聲靠得更近了,力度不是很重,可能是女生。那陣腳步聲最後停在書架的另一面,便不再前進。

 

下一秒,謎底揭曉,因為他聽見了來人的聲音,一貫的女聲,出自於他要好的女性朋友:「榮恩,你在嗎?」

 

最糟的情況莫過於此──妙麗就在他們對面,只隔了一層書架而已。

 

幾近崩潰的緊張感讓他大大抽了口氣。他發誓他不是故意的,這一切都是身體自作主張搞的鬼,羞恥與害怕一齊淹沒了他,榮恩就快要哭出來了,甚至還有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不過金髮史萊哲林反應還算夠快,手指趁著這個空隙伸進他的嘴裡,並且用食指與中指夾著他的舌頭,好讓他無法再發出什麼怪異的聲音。

 

不知道這之間又過了多久,也許只有短短幾秒,但對於榮恩來說,就像過了一世紀一樣漫長。妙麗踩著喀啦喀啦的腳步離開了,這一區塊又只剩他們兩個人。

 

這會兒金髮史萊哲林才鬆開他的舌頭,改以兩根指頭攪弄著他的口腔。榮恩因放鬆而落下了淚水,他乖巧地舔吮對方的手指,將它們全都沾濕,並且發出了細微卻又淫靡的水聲。

 

離高潮還有一段距離,他們還得繼續努力。在經過這麼恐怖的一段精神壓力後,榮恩已經完全不在乎那個被他摳得亂七八糟、現在被擺在書架上層的書皮,或者是待會射精,會不會噴到書架底層的那些書本了……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紗米花 的頭像
紗米花

只是個瞬間

紗米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SY
  • 噢,跟跩哥交往的榮恩真的是有副過人的承受力呢!!
    現這樣的事情,感覺也是經常經歷耶
    如果不是榮恩的心臟更力,遲早有天會心臟休克而亡的XDDDD

    還有跩哥這小子真是太迎刃有餘了!!(雖然很帥((乾
    他就那麼自信他們不會被發現阿...真是可憐的榮恩哈哈哈
    話說,這小子真是最英勇的斯萊哲林了XDDDD(絕倒
  • 哈哈,對不起,我實在太喜歡寫羞恥PLAY了,所以不知不覺就又是這種題材XDDD
    其實目標是讓跩榮在學校的每個地方都來上一發 ( 自重 )
    在我的設定裡,跩哥應該是有把握不會被看到,才敢做這些事(?)而且雙子座的人好像喜歡刺激與新鮮,所以就讓他們各種嘗試看看(X)

    紗米花 於 2013/05/21 07:16 回覆

  • 早(o´艸`o)每
  • 很喜歡紗米花的跩榮 不知道為什麼每一篇都深得我心 我會一直看下去的!(單純想表示喜歡
  • 哇咿,謝謝你的喜歡(blush) 有空我們也可以多多交流喔////

    紗米花 於 2013/05/23 01:42 回覆

  • SY
  • 哈哈哈精力過甚的跩榮什麼的最喜歡了啦>///<
    請讓他們到出都來一發吧^q^
    其實同個點再多來個幾發我也很歡迎(?)的唷www
  • 我也喜歡精力過盛的跩榮>////<
    有點像是情旅到此一遊的感覺(什麼鬼)
    同個點要是有機會還會再寫,想先把沒寫過的點寫一寫:$

    紗米花 於 2013/06/15 16:14 回覆

  • 訪客
  • 要怎麼看到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