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集第十三彈,104.為與BBC玩雙人問卷的其中一個故事,另外一篇下次再貼。因為我已經忘了有哪幾篇沒貼上噗浪,所以就不多做說明了,有興趣歡迎點開:)

如果希望看到哪篇發展成長文也歡迎告訴我。

 

 

 

 

97.

這是屬於他們的世界,沒有立場,沒有是非,沒有絕對的善與惡。

 

靜靜的,只有彼此的呼吸,以及木槳划過湖面時發出的水波聲,鳥類的鳴叫或者是蟲子震翅所發出的唧唧響音,都像存在於遠端的另一岸。

 

「喂,你說,我們會不會被誰看見?」紅髮男孩問出了他的擔憂,藍色的眼眸映著湖光,像是顆閃爍的寶石。

 

金髮男孩輕哼了聲,口氣裡有著平日的那般不以為然:「在這裡?你別傻了,窮鬼,誰沒事會在黑湖上划船,而且還划到這麼裡面?」

 

「我們就是啊。」似乎是不滿對方的口吻,紅髮男孩因此出言反駁,「你也不能保證誰不會跟我們一樣無聊。」

 

然而這樣的說辭,只換來金髮男孩一聲揶揄的嘲弄,「是啊,除非他們也在偷偷摸摸的談戀愛,那麼就很有可能出現在這裡。」

 

下一秒,他們接吻,粼粼的湖光反射著光影,在他們所搭乘的小木船上,陽光透過些許樹條之間灑落,光線裡還有空氣中微小的細塵。

 

良久,兩個男孩的雙唇分開。紅髮男孩露出了個得意的笑容,「我想到了,」他說:「人魚可能會看到我們在做什麼。」

 

「是啊,前提是要先有誰聽得懂人魚話。」金髮男孩不以為然的說。

 

接著他們又接吻了一次。 

 

 

 

 

98.

「我不能,馬份。」紅髮男孩躺在他的身下,眉頭微微皺著,手臂抬起,掌心貼在他的臉上,說話帶著幾分苦澀:「你知道我不能。」

 

「為什麼不能?」要知道,他從來不需要拜託任何人,然而這會兒他卻在懇求對方,語氣卑微,「衛斯理,只要你點頭……」

 

可是紅髮男孩只是搖了搖頭,「馬份,不行,我不能──你知道,我不可以──」

 

他們經歷了幾秒鐘的沉默,跩哥凝視著對方的眼睛,那如同湖面一般澄澈的藍色眼眸,良久,他終於開口,喉音沙啞:「……對你而言,波特就那麼重要,是嗎?」

 

紅髮男孩抿了抿唇,僅僅是看著他,沒有說話。

 

他忽然覺得自己才是最愚蠢的那個傢伙,他怎麼能認為──他怎麼能妄想──自己能在對方的心中,占有比波特還要更大的位置呢?

 

勾起嘴角,跩哥發出個鼻哼,無法不嘲笑自己的狼狽,「我知道了。」他說。

 

他的話讓對方睜大眼睛,不解地發了個聲:「……馬份?」

 

「我回去了。」跩哥直起腰,側過身體,自床上站起身,「當我沒來過這裡,反正事情也沒辦成,不是嗎?」

 

他承認當說出這些話的時後,是有那麼絲絲希望,對方會懊悔的向他道歉,並且同意他的要求,可是他錯了,對方只是看著他的動作,咬著下唇,卻沒有阻止他。

 

拍了拍自己的袍子,套上鞋,跩哥打算離去。

 

就在他真的以為得不到想要的回應時,倏地腰部感到一陣緊錮,對方用雙臂抱住了他。

 

跩哥偏過頭,卻看不見紅髮男孩的表情,只能隱約瞥見那些捲曲的紅色頭髮。

 

「馬份,不要走。」對方的臉埋在他的背部上,聲音裡似乎有那麼些討好的意味,「我們,我們還是可以解決這件事的,對吧?」

 

「……這麼說,你是答應了?」他問。

 

「你真的很不可理喻!」可是對方卻放開了他的腰,並且重重推了他一把,「我跟你說過了,那是哈利的床,打死我也不會在上面和你做愛的,白痴!」

 

 

 

 

99.

「榮恩‧衛斯理。」他的情人叫了聲他的名字,令他下意識回過頭。

 

「嗯?」他偏頭,因為天氣炎熱而綁成一小撮的紅髮掃過他的後頸,「幹嘛?」

 

「你穿成這樣──」金髮情人微微昂起下巴,身體陷進沙發裡,語氣慵懶:「會不會太隨性了點?」

 

「什麼?」榮恩眨眨眼,看著自己赤裸的上半身,以及低腰的牛仔褲,「喔,因為天氣很熱嘛。」

 

「的確挺熱的。」他的情人挑起半邊眉頭,直起背,自沙發上起身,走到他的身後,以雙臂環抱住他的腰,「……你不說,我還以為你是要去誘惑誰呢。」

 

「喔。」他應了一聲,任由對方的鼻尖蹭過自己肩膀,屬於另一個人的氣息弄得他有點癢。

 

除此之外,他還很清楚地感覺到對方的下身正緊貼在他的臀部上,是那樣地具有某種吸引力。

 

「也許……」側過臉,榮恩看著他的情人,嘴角揚起個弧度,露出有些狡黠的笑容:「也許我的確是想誘惑誰。」

 

「很好。」金髮情人說,同時收緊手臂,加重擁抱的力道:「那麼恭喜你,衛斯理,你成功了。」

 

之後,他們接了個吻,並且一起脫去那條低腰的牛仔褲。

 

 

 

 

100.

『哈利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人,沒有他的話或許金妮就不在了,也或許我爸──』紅髮男孩這樣告訴他,而跩哥此刻所能做的,只是攥緊拳頭,聽著對方說出這一切:『我願意這樣做,不只是因為他是我的好朋友還有很多──』

 

一直以來都是那個爛疤頭。那個引人注意、處處搶盡風頭的哈利‧波特。

 

跩哥深刻的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不管他做什麼,說什麼,永遠都比不上對方在紅髮男孩心中的地位。

 

對紅髮男孩來說,哈利‧波特有太多的意義,即便自己才是紅髮男孩的男朋友,但是僅靠著衝動與熱情建構起來的關係,相形之下,是如此的脆弱、不堪一擊。

 

當他們接吻的時候,紅髮男孩輕笑著,低訴他的名字,就連那聲『白痴雪貂』都帶有豐富的情感,因而不再是只個侮辱,變成了專屬於他們之間的愛稱;又或是他們擁抱彼此時,那種再深切不過的幸福感,溢滿在彼此的胸口。

 

那些微小卻甜美的片段,卻在這個當下,被摔得粉碎,幻化成泡影,消失在眼前。

 

「榮恩‧衛斯理,你這見鬼的大白痴。」他呢喃著這句話,沒有誰聽得到。

 

這是一道跨不過去的坎,橫跨在他們之間,名為哈利‧波特。

 

 

 

 

101.

榮恩‧衛斯理的嘴唇是甜的。

 

這是跩哥‧馬份當下第一個感覺,不止甜,還很柔軟,像極了那種細嫩綿軟的棉花糖,讓他幾乎懷疑他們是不是真的親到了,或者僅僅是擦過彼此的臉頰。

 

然而跩哥還來不及去思考這個問題,下一秒,對方重重地打了他一拳,作用力使得他踉蹌倒地。

 

事後,他細細品味那個吻,覺得那比棉花糖還要更甜美。

 

榮恩‧衛斯理的嘴唇是帶有血腥味的。

 

第二個吻發生在一場激烈的鬥毆之後,跩哥不是那種任人擺布的人,從來都不是。所以當對方揍了他的鼻子以後,他也回以重擊,砸中男孩滿是雀斑的臉頰,使得男孩的嘴角流下了鮮血。

 

他們誰也不願意讓誰,就這樣互相攻擊對方,以一種最原始、最野蠻的方式。

 

最後他們都累了,攤在草地上。跩哥幾乎不記得事情是怎麼發生的,他只知道當時的他,目光始終停留在對方格外紅豔的嘴唇上,等他意識到以後,他就已經吻住了對方。

 

眼前的男孩顯然是被他的舉動給嚇到了,卻又好像不是那麼地驚訝。那個午後,他們也順便經歷了第三、第四、與第五個吻。

 

回到寢室以後,跩哥才發現鏡子裡的自己,鼻孔下有乾涸的血痕,那是被對方打中鼻子的後果,而他分辨不出來血腥味是源於對方的嘴,還是來自他自己的鼻子。

 

榮恩‧衛斯理的嘴唇是飽含情慾的。

 

本來他們只是互相撫摸,卻不知不覺褪下了褲子,開始一場前所未有的瘋狂體驗。跩哥是在這個過程中明白了這一點,那就是自己身下的男孩,也能給予他這麼激情、這麼炙熱的一個吻。

 

他發現他太喜愛這個吻了,以致於在他們完事後,套好褲子,還持續不斷地親吻彼此。

 

榮恩‧衛斯理的嘴唇是溫暖的。

 

他們為了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爭吵,小到跩哥都已經不在乎他們為何而吵,在爭執的當下,只是為了爭那一口氣,誰也不想認輸。

 

差一點,他們就要絕交。可是不知怎麼著,他們還是和好了。大概是對方先道的歉,也不排除是他忍無可忍而主動跟對方示好。

 

無論如何,事情的最後是,他們接了個吻,決定原諒彼此的行為。

 

而跩哥就是在那個親吻之中,發現對方溫暖的嘴唇間,還有一絲安定人心的力量。

 

榮恩‧衛斯理的嘴唇是苦的。

 

戰爭開始後,他們不得不走向截然不同的道路。就像過去打架的時候一樣,他們之間沒有人會退讓,也沒有人會遷就對方。

 

這不僅僅是因為他們都有著好強的性格,更多的是他們的立場,他們的觀念,他們的態度,與他們對未來的看法。

 

他們不得不分道揚鑣。

 

在那個吻裡,跩哥發現到那如同棉花糖一樣的嘴唇,竟然也有苦澀的時候,此外,還夾雜著鹹鹹的味道。

 

那說不定是某人的淚水,他不知道,也可能是他故意裝作不知道。

 

那是他們最後一次接吻。

 

 

 

 

102.

他的手指滑過方的肩膀,順著肩胛骨凸起的部份,慢慢遊走著。一些細小的雀斑不均勻地分布在那,更襯出肩膀的白皙。

 

手指繼續向下,斜斜一偏,來到了對方的脊椎,於是他便順著那條漂量的弧度,緩緩地摸索。

 

柔軟的肌膚在指腹下,他能感覺到另一個人的體溫,正透過碰觸的部位傳遞而來,讓他能格外感覺到對方的存在。

 

於是他再往下,指尖輕撫過尾椎,來到對方半裸露的牛奶色臀部,令他忍不住輕捏了一把。

 

「嘿。」未料,對方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發出了抗議:「我們剛剛才做過,至少讓我休息一下吧。」

 

哼了聲,跩哥收回自己的手,不太滿意地說:「我只不過是摸幾把而已。」

 

「噢,是啊,你不過是摸幾把而已。」紅髮情人微微瞇起眼睛,語氣裡分辨不出來究竟是責怪多一點,還是嬌嗔多一些:「你一個多小時前也是這麼說的,結果就是我們又多做了一次。」

 

「反正你也喜歡我們這麼幹,不是嗎?」他勾起嘴角,半是揶揄的說。

 

紅髮情人眨眨眼,淡金色的睫毛隨之晃動,底下的藍色眼眸就像湖面一樣,閃著某種異樣的光芒。

 

「好吧,」最後,對方說:「你可能說對了,我確實挺喜歡的。」

 

 

 

 

103.

對跩哥來說,榮恩‧衛斯理根本不算什麼,只不過是一個討厭、愚蠢、又白痴的窮光蛋。

 

只是……該死的,看看那個後頸,是那麼白皙,還有覆在頸上的紅色髮絲,將那裡襯托出某種異樣的美──讓人幾乎有咬一口的衝動。

 

對方就坐在自己的前面,頭垂得低低的,偶爾輕點幾下,然後又清醒過來,搖了搖頭,似乎想將睡魔驅走,可是沒有什麼用,因為幾分鐘後,那顆紅色的腦袋又重新垂了下來。

 

真是可笑,不是嗎?就好像清醒幾秒鐘是很困難的事。

 

他的視線停在那顆忽點忽抬的腦袋上,不明白為什麼那兒對自己來講,有這麼大的吸引力,使他久久無法將目光移開。

 

真的太令人煩躁了,跩哥想。對方就不能別露出他的頸子嗎,真是討厭。

 

在心底罵了對方一陣,他忽然有了別的念頭。跩哥快速地從用來記筆記的羊皮紙上,撕下一小角,並且在上面寫了幾個字,接著,他把這半張紙揉成一團,朝對方的後腦勺丟了過去。

 

然而,沒有預料到的是,他施的力道太大,將紙團給丟偏了,結實地打中了坐在紅髮男孩身邊的哈利‧波特。

 

黑髮男孩先是撫摸自己被打中的部位,回過頭,綠色的眼眸透過鏡片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才彎下腰,去撿那張紙團。

 

一旁的榮恩‧衛斯理因為黑髮男孩的動作也幽幽轉醒,小聲地問了句:「哈利,怎麼了?」

 

哈利‧波特把紙團攤開,而跩哥開始後悔自己居然丟錯了人,或者是他根本不該寫那些字,甚至他覺得丟紙團本身就是個錯誤的決定。

 

看完紙條的哈利‧波特側過臉,再次瞪了他一眼,此外,還有雙頰上怪異的紅暈。而坐在旁邊的榮恩‧衛斯理也轉過頭來看他,臉色鐵青,藍色的眼眸裡盡是疑惑。

 

跩哥偏過視線,他絕對不要承認,那是他寫的東西。

 

──我想咬你的脖子。

 

 

 

 

104.

他從紅髮男孩的身後,將對方擁入懷中,鼻尖輕輕磨蹭著覆在紅色髮絲下的頸子,並且汲取著對方身上那股和著青草的香味。

 

「好癢……」紅髮男孩縮了縮肩膀,輕笑幾聲,「別這樣啦,馬份,真的很癢……」

 

有些不以為然地哼了口氣,他才不相信對方是真的想要他住手呢。跩哥一點也沒有離開對方的打算,反而變本加厲地聞嗅著,讓鼻腔充滿著他心愛的男孩的味道。

 

「嘿,你是故意的,是嗎……」他感覺到對方動得更厲害了,但是這種微弱的掙扎,非但不像是在拒絕,反倒更像在邀請他。

 

「噓……衛斯理。」微微揚起下巴,跩哥將自己的嘴唇貼了上去,紅髮男孩的皮膚,就和他所知的一樣柔軟,而且細緻。攏起唇,他吸吮著那裡,試圖在對方的後頸留下一個痕跡。

 

當唇瓣與頸部肌膚相貼合,並擠壓著空氣時,發出了一個聲響。這期間不知道過了幾秒鐘,跩哥才滿意地離開自己的嘴唇,並且看著那裡印著一個紅色的小點。

 

紅髮男孩提起手,捂住了方才被他親吻的地方,回過頭來,如同湖水般澄澈的藍色眼眸中,帶了些嗔怪的味道:「要是被誰看到怎麼辦?」

 

「放心吧,」挑起嘴角,他抓住對方的手腕,讓對方的手離開後頸,不再擋著那道明顯的紅痕──這可是他滿意的傑作,而且他還想多看它留在對方身上的模樣──跩哥的語氣裡盡是隱藏不住的得意:「等下你撥一撥頭髮,就能完全擋住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紗米花 的頭像
紗米花

只是個瞬間

紗米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alilin
  • 恩~~~ 我想看100的長篇呢 呵呵
    三個人的糾葛總是最有張力,我怎麼就是愛看因為某哈而挫敗的某跩呢
    哈哈哈 ps.後媽本性,我就覺得100的長篇該是個虐的 XD
    謝謝紗大的創作~~~
  • 謝謝kalilin大的回覆!!
    100的長篇嗎?我會努力的XD!希望能寫出讓大人喜歡的東西>///<
    我也很喜歡看他們三個人糾結(喂)

    紗米花 於 2013/12/07 11: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