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這是一篇ABO文,若您能接受第二性別的特殊的生理設定,再請往下看,謝謝。

 

 

 

 

Be marked, be paired - (4) Fear comes from ignorance

 

 

 

透過那對灰色的眼眸,榮恩看見了自己此刻的模樣──恐懼,無措,瞪大雙眼,看起來既無知又驚訝,他知道這代表什麼,通常這種神情只會出現在被獵食者逼到絕境、無處可逃的獵物身上。

 

然而他並不是什麼獵物,而那沒用的小雪貂更不配被稱為什麼獵食者。榮恩深吸一口氣,試著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鎮定些,「我不是你的所有物,雪貂臉。事實上,我只屬於我自己,而且永遠不會聽命於你。」他說道:「現在,你得滾邊去,別擋著我的路。」

 

這番話換來的是對方的一個挑眉,跩哥‧馬份不以為然地看著他,就像他剛才說了什麼可笑的話一樣,這不是榮恩想看到的反應──他可沒說錯什麼,不是嗎?

 

那股從剛才就充斥在自己鼻腔中的Alpha氣息好像比剛才更濃了,他開始有點頭暈了,直覺告訴他,在自己受到對方影響之前,他得先離開才行。比起眼前的這傢伙,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妙麗應該還沒走得太遠,只要他現在邁開大步拔腿狂奔的話,一定能追上她。

 

但是眼前的金髮男孩就是杵在這兒,把他堵在這該死的小角落,沒有半點移駕尊步的打算。

 

「我說,滾──開。」他再次開口提醒對方:「我猜你沒聾吧,馬份?」

 

這回金髮史萊哲林終於有點表示了。只見跩哥微微勾起下巴,語氣慵懶地說了個字:「不。」

 

很好,這該死的臭傢伙永遠知道怎麼樣激怒他。榮恩感到又惱又羞,他伸出手,推了推對方的肩膀,想把這個討厭鬼給趕到一邊,好騰出條路來走。

 

不料下一刻,金髮男孩抬起了右手,抓住他的左腕,並且整個人都貼了上來。他們的下腹處碰在一塊兒,僅僅隔著布料,他甚至能感覺得到對方襠部那根Alpha性器的形狀,它是這麼的炙熱、硬挺,而對方身上正傳來陣陣濃郁的甜美氣息,如同麝香帶著某種神秘的吸引力,好聞得要命……

 

噢該死,他在想什麼呢!榮恩搖搖頭,好像這樣就能讓自己清醒一些,別那麼容易被對方給牽著鼻子走,「嘿!」他大叫一聲,用力揮動手臂,試圖甩開對方的禁錮。

 

然而教他吃驚的是,對方的手仍舊牢牢地箝制著他的腕處,絲毫沒有鬆開的跡象──不,這不對,不該是這樣的,馬份的力氣可沒自己大,這不合理。

 

抬起眼,榮恩憤憤然地瞪著眼前的男孩,「你搞什麼鬼!」

 

直到現在,他才注意到,對方蒼白的雙頰上,早已染了層淡淡的紅暈,而那淡金色的劉海下,額角邊也已經滲出細小的汗珠,唯獨那對灰色的眸子,依舊閃爍著某種難以狀名的狂熱色彩。

 

發情期。這個詞彙瞬間打進了榮恩的腦海裡,就像馬份自己說的那樣,眼前的男孩也進入了發情期,就和昨天的他差不了多少。

 

不知道為什麼,當意識到這點之後,他甚至從背脊開始發涼,一種詭異的顫慄讓他繃緊了神經,那股充斥在他們之間的甘美味道,也變得讓人恐懼與扭曲,儘管它聞起來依舊誘人。

 

榮恩不受控制地眨了好幾下眼睛,而眼前的男孩僅僅是勾起那薄薄的嘴唇,冷笑了下:「……看樣子書上說的是真的,被標記的Omega確實無法反抗他的Alpha。」

 

「什麼?」他發了個疑問詞,困惑地望著『他的』Alpha──要知道他對這一切可沒有半點實感,但後頸某個地方正隱隱發熱著──他終於意識到這點了,希望這個發現還不算太晚。

 

「我想你沒忘記我已經標記了你,」金髮史萊哲林將臉湊近他,高挺的鼻尖擦過他的耳垂,嘴唇幾乎要貼上他的腮幫,他能感覺到對方說話時的每個音節,伴隨著那股致命的氣息撲打在他的皮膚上,「也就是說,不管你願不願意,你都得服從我,你明白嗎?」

 

榮恩瞪大了眼睛,不可致信地說:「啥?當然不!」

 

為了破解這個可笑的說法,他再度舉起手,狠狠地用力一扯,想將對方黏附在自己手腕上的五根指頭給甩開──他確實做到了,對方討人厭的手指離開了他。

 

他正要為此感到喜悅,可是下一秒,馬份又重新抓住了他,並且毫不給予他慶祝小小勝利的時間,強勢地把他推在牆上,不由分說地吻住了他的嘴唇。

 

就在他們雙唇相碰的那一剎那,似乎什麼都變了調。那股屬於Alpha的雄性氣味倏地全湧了上來,比先前還要更激烈、更兇猛,在此時完全包裹住了他。

 

馬份將舌頭硬是擠進了他的口中,粗暴又無禮地掃過他的牙齦,像是在尋找什麼般地胡亂蠻撞。「唔……嗯……」反應過來的榮恩不自覺地皺起眉,別過臉,想躲過對方的突襲,對方的舌尖也因此在他的嘴角至臉頰處留下了一抹唾液。

 

幾乎是同一個時間,金髮史萊哲林的手攀上了他的臀部,沒有半點憐憫地抓住了他的股瓣,並把他更推向自己。他們的性器完全貼合在一起,即便有布料擋在彼此之間,也彷彿不存在一般,他幾乎能感受到對方每次呼氣時,那根Alpha性器也隨著晃動。

 

他還來不及做出應對,金髮男孩又一次封住了他的嘴,並且比前一次還要更蠻橫專制,於是榮恩弓起舌面,打算將這個不屬於自己的玩意給頂出去,可是他沒預想到的是,對方反而將舌頭給纏了上來,彷彿就是在等待著這樣的展開。

 

他們的舌頭糾纏在一起,當對方的舌尖撫過他的舌緣時,榮恩手臂上的雞皮疙瘩都立了起來,他的背脊也隨之發涼,唯有頸部肌膚的某一塊面積卻詭異地微微發燙。男孩的舌尖推擠著他的舌下,逼得他不得不提起舌頭,頂在自己的上顎,接著,那惱人的舌頭又繞了上去,把他的舌頭往下壓,並且抵在他剛才的停留處,麻麻癢癢的感覺從他天池一路竄到他的喉頭。

 

此外,馬份的唾液也順著舌頭一路輸導進他的口中,榮恩發出幾聲不情願地悶哼,擺動自己的頭,他才不要吃馬份的口水──他怎麼會吃馬份的口水呢?然後他該死地意識到,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個吻,就這樣不明不白地被一個他所嫌惡的人給掠奪走了。

 

更讓他恐懼的是,當金髮史萊哲林的唾液流進他的喉嚨時,那種帶有致命引力的Alpha氣息不只占據了他所有的呼吸,甚至已經侵入他的身體內部,逼得他有些恍惚,而他已經完完全全地被困在這種費洛蒙之中。

 

彷彿是為了應證這點,榮恩再次感覺到了與昨天一樣的狀態──有什麼東西開始一點一滴從他的屁股流了出來,濕濕的,黏黏的,還有點癢癢的。

 

他的心跳加速,伴隨著強烈的暈眩感,身體好像從血管開始燃燒,在勃起的同時,肛門也一顫一顫地收縮起來,似乎在期待被什麼給填滿。不對,這不應該發生,他吃過藥了,石內卜給了他安定劑,龐芮夫人給了他抑制劑,理論上而言,他應該已經徹底擺脫發情狀態了才對。

 

跩哥仍然在吻他,帶著濃郁氣息地吻徹底侵入了他的腦袋,但是他沒辦法再做更多的思考了,榮恩感覺到雙腿發軟,他需要新鮮空氣,而不是這種……這種會強制他變得不像自己的味道。

 

他的腳快要支撐不住了,因此整個人的背部都靠到了牆上,宛如一攤軟爛的泥巴,任由金髮史萊哲林擺布。對方的Alpha性器漲得像是要撐破褲子那般,壓迫著他同樣興奮起來的男性下體,最糟糕的是,他的內褲已經濕透了。

 

很顯然,對方也注意到了這點。馬份抓著他臀部的手游走到了他的股縫之中,即便隔著褲子,榮恩也能感受到對方那修長的手指,正從後方摩擦著他褲子中間的那條縫線,而這使得榮恩難耐地扭動起來,這種隔著褲子的碰觸,非但無法達成止癢的作用,還更加倍地讓人酥癢。

 

最後,他整個人都站不住了,癱軟地沿著牆壁向下滑坐,而金髮男孩也忘情地弓起背,覆在他的身上吻他。一直持續到榮恩的屁股著地,他們的四片唇辦才終於分開。

 

榮恩的胸膛上下起伏著,他的目光沒有焦點,甚至連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看哪裡,他唯一能做的,僅僅是急促地喘息、換氣,可是他呼吸所能及之處,卻只有對方的氣味,他根本沒辦法得到他所需要的新鮮空氣。

 

每一吋肌膚都在發燙,而他甚至懶得挪動一根指頭,從後穴湧出的那些Omega體液在他坐下之後流得更多了,以致於除了他的褲子之外,附滿沙塵的地板也沾到了,在淡灰色的石板上,那些份呈現出明顯的深色塊的部份,格外惹眼。

 

蹲在他面前的男孩也和他一樣粗喘著氣,在失焦中,他隱約瞥見對方的喉節上下起伏了一次,大概是嚥了嚥口水。

 

「知道嗎,榮恩‧衛斯理,」當對方開口說話的時候,榮恩習慣性地追隨著話者而抬起頭,他的目光終於找到了焦點,他看著跩哥‧馬份那張放大的蒼白面孔,以及那對如同捕食者般的灰色眸子,好像恨不得把他生吞入腹一樣直直地盯著他,「你現在的樣子可真狼狽,比濕掉的狗還悽慘,但是,我喜歡。」

 

榮恩想反駁,可是在這個當下,他似乎失去了組織言語的能力,只能勉強地搖搖頭,看著自己幾屢紅色髮絲落到視線中,張開嘴巴,他啞啞地說:「……滾開,馬份。」

 

「『滾開』?」聽見了他的話,金髮史萊哲林只是嘲弄地笑了下,「我沒聽錯吧,鼬鼠,你要我『滾開』?」話沒說完,對方便重新撫上了他褲子中間的那條縫線,不同的是,這回馬份是從前方碰觸他,而他勃起的性器也在對方的指頭滑過時,產生一股酥麻的電流感,「不是吧,衛斯理,我想你現在很需要我。瞧瞧你,已經完全進入狀況了。」

 

他虛弱地晃了晃腦袋,想否認對方的話,可是那又有什麼用呢,對方說的是對的,他自己也很清楚這一點,在對方的撩撥下,他又一次發情了,嚴格上說來,他的發情期根本沒有過,僅僅是靠魔藥的效力抑止住罷了,但這不代表它就已經結束了。

 

讓榮恩打從心底恐懼的是,眼前的Alpha竟然能夠如此輕易誘發它,他自己卻不知道這是怎麼發生的,說到底,他對第二性別的知識太匱乏了,壓根沒比來自麻瓜世界的哈利懂多少,可是這些事情從來沒人教過他,他又怎麼會知道呢?

 

不過金髮史萊哲林顯然不是這麼回事,他注意到對方的那對薄唇勾著一個愉悅的弧度,似乎很滿意這樣的狀態。對方的左膝跪到了地板上,向前傾了一個頭的距離,他們的鼻尖幾乎就要碰觸到彼此,榮恩以為對方又要吻他了,於是他撇過臉,無聲地拒絕了這個可能到來的親吻。

 

他的抗拒只是換來了對方一個挑眉的動作,「沒用的,衛斯理。」金髮史萊哲林的聲音聽起來是如此嘲弄,「我說過了,你得協助我度過發情期,而現在,我要操你,不管你願不願意。」

 

皮帶扣環解開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朵,然後是抽皮帶時的摩擦布料的細碎聲響,接著是拉鍊一吋吋褪下時的噪音,他不用去看,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一根勃起的Alpha陰莖取代了馬份剛才鼻子的位置,對方站起身,膝蓋微曲,將生殖器靠近榮恩的臉,而那理應腥臭的玩意卻傳來一陣濃郁的麝香,是了,馬份的Alpha費洛蒙,那個從根本上影響他的味道,也理所當然地自那根暗紅的陰莖上散發出來。

 

金髮史萊哲林握著自己的生殖器,修長的蒼白指頭在那深紅色的肉棒上留下施力時的細痕,那是一頭恐怖的野獸,榮恩比誰都還要清楚這一點。

 

就像挑釁一般,馬份故意捧著陰莖拍了拍他長著雀斑的臉頰,「你最好仔細地看看它,鼬鼠,就是它標記了你。」

 

在說到標記這個詞的時候,彷彿為了呼應對方,榮恩的某塊後頸肌膚變得更燙了,並且有更多的體液從他的肛門湧出,後穴強烈的空虛感正一點一滴蠶食鯨吞著他的理智,不斷地催促他、懇求他,這就是他真正想要的東西,在慾望的強烈對比下,他僅剩的意志力顯得既可笑又不識局面。

 

對方的龜頭抵在他的頰上,在褪去布料的包裹後,榮恩能直接感覺到對方生殖器的熱度與硬度,戳得他的頰肉有點不適,然後它又被它的主人帶到了榮恩的鼻下,他反射性地憋氣,但仍有絲絲屢屢的費洛蒙溜進了他的鼻腔,再來是他的嘴巴,即便他緊閉著自己的雙唇,那根無禮的陰莖仍然隨著對方的動作在他的嘴邊摩擦,它的鈴口端幾度差點頂開他的唇瓣。

 

這無疑是一場折磨,榮恩的身體在咆哮著,無可否認,他的身體想要被那個東西給填滿,甚至有種想要去吸吮它的衝動,而他必須耗盡全力去壓抑這股瘋狂的渴望。

 

跩哥‧馬份好比一個毒販,那根有著Alpha氣味的陰莖就是個毒品,在性慾的作用,這一切都變的致命無比,如果他不能抗拒對方,那麼他就會和之前一樣失去理性,完全沉溺在其中。

 

然而他的自制能力早已下降到比他預想得還要更低,在不知道對方第幾次的戳弄後,昏沉的腦袋再再催促他放棄這無謂的掙扎,榮恩閉上眼睛,咽了口口水,感覺自己喉頭的跳動。

 

是啊,他有什麼好抵抗的呢,就像餓了要吃飯,累了要睡覺一樣,Omega渴望被盈滿,Alpha也需要發洩,不過是如此簡單易懂的道理,他為什麼要與本能過不去呢?

 

腦海裡彷彿有這麼個聲音在遊說他,而且那個聲音成功了。榮恩鬆開了緊咬著嘴唇的牙齒,下一秒,某個又粗又硬的棒狀物體就闖了進來,還帶著濃濃的Alpha氣味,他不用張開眼睛,也知道那是什麼。

 

「看來你想通了……嗯,是吧?」在那玩意填滿他的嘴時,馬份的聲音自他的頭頂上傳來。

 

它進入得很粗暴,龜頭抵過他的上顎,莖身壓著他的舌頭,一路往他的喉嚨頂去,並且留下了對方的味道,從他的口腔裡像炸了開來地傳遍每個角落。是的,是的,僅僅是含著它,他的身體就興奮地戰慄,Alpha的費洛蒙是這麼強烈,這麼好聞,然而他居然想拒絕這個,簡直太愚蠢了。

 

跩哥的陰莖在他的嘴裡肆意進出,榮恩的臉被對方捧了起來,調整成更容易動作的角度,被填滿的嘴巴使他只能發出「嗯……哼……」的哼聲,而他也聽見了來自金髮男孩的滿足嘆息。

 

完全勃起的Alpha陰莖是那麼的大,塞得他的嘴巴幾乎沒有空隙,它的龜頭有時候擦過他的口腔內壁,有時候滑過他的舌根,但更多時候是深深地頂進他的喉嚨,當軟顎被接觸的那會兒,榮恩反射習慣地想要嘔吐,然而礙於對方的陰莖,他沒辦法那麼做,只能痛苦地乾嘔,與此同時,那股好聞的費洛蒙也稍稍安撫了他的不適,至少它留下了一些味道,慰藉他那打從體內的渴求。

 

他的眼角微濕,伴隨著嘔吐感產生了生理性的淚水,他的鼻腔也變得有點潮,一些鼻水也同樣被分泌出來。這是一場甘美的酷刑,伴隨著性的滿足感與喉嚨的痛苦,他的喉壁被磨得發疼。

 

最後,金髮史萊哲林似乎終於玩夠了,才將陰莖自他的口中抽離,榮恩反射性地往旁趴去,他的一隻手臂著地,另一隻則以手掌支撐著身體,對著地板乾嘔、咳嗽,儘管能夠吸入不少另一個人的氣息,然而被人侵入喉嚨深處的代價顯然有點高。

 

身體的難受令榮恩的暈眩感稍稍退了一些,他睜開眼睛,看著淡灰色石板上幾滴自己咳出的唾液,模糊地思考著自己到底在做什麼。

 

不過對方沒有給他更多的時間,跩哥再次跪了下來,扶住他的肩膀,把讓榮恩扳向對方,讓彼此正面相對。榮恩粗喘著大氣,轉動眼珠,試著不去看金髮男人的臉,而對方的注意力似乎也不在此。在把他扳正後,男孩便把目光投向榮恩的褲襠,接著,對方伸出手,掰開了他的皮帶扣。

 

喀噠一聲,再來是嘶嘶的磨擦聲,最後是嘰嘰的拉鍊聲,他的褲子被對方給脫了下來,濕濕的布料在摩擦皮膚時有股阻力,於是他聽到金髮男孩發出了不耐的咂舌聲。幾乎是慣性動作,榮恩抬起一條腿,讓對方至少能褪去一條褲腿。

 

那種被情欲浪潮所淹沒的感覺,隨著身體的不適平復後,又重新回來了。在接觸到微涼的空氣時,他的性器輕輕顫抖,而他的後穴也流出了更多的Omega體液。

 

馬份嘲弄地吹了個口哨,但是那比平常略沙啞與低沉的聲音出賣了它的主人,對方並沒有什麼餘裕,甚至和他一樣焦躁:「你聞起來好極了,衛斯理……你想要我操你,對不對?」

 

榮恩沒有點頭,而是扭動著腰桿作為回應,身體的空虛感要把他給逼瘋了,他只希望對方別像隻囉嗦的鸚鵡,少說廢話,趕緊辦事。

 

「就只是……快點……」他呻吟著,並且將自己的臀部給推了出去,他已經沒有半點堅持或尊嚴,生理的渴望已經遠遠超出了他所能承受的範圍,如果他得不到那個,他肯定會瘋掉。

 

意識矇矓中,他的股瓣被人給分了開來,金髮男孩修長的手指游移在他的臀部上,這會兒沒有隔著褲子或其他玩意,直接的肌膚接觸讓他舒服地輕哼著,對方的指尖撫過他的肛門,在他濕潤的皺褶處推擠、撫弄,它因此喜悅地抽動,一收一縮地邀請對方更深入地碰觸。

 

馬份的一根手指毫無阻礙地探入他的穴口,更多的Omega體液從甬道中流了出來,歡迎對方的到來,對方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在他的體內探索,這使得他發出了無意義的哼哼聲,任由那根指頭在裡頭勾起、拉直。

 

不一會,另一根手指也沿著擴約肌間的隙縫鑽了進來,兩根指頭能觸及的部份明顯要更多,它們分開,又併攏,有意無意地擦過了他的敏感點,使的榮恩忍不住「啊……啊啊……」地低吟,他甚至期望它們能夠更粗暴、更無禮地對待自己,而不是像這樣僅僅搔弄了一下癢處,又轉向另一面擴張。

 

他扭動著身體,將自己的屁股更向對方頂去,現在他整個人都癱倒在地面上,他的頭髮掃過地板上的髒灰,而他哥哥留給他的二手衣服也蓋住了方才自己留下唾液的深色印記,全身由內而外的燥熱令他不能自己,他只能乞求他的Alpha給予仁慈,狠狠地操他一把。

 

「有點耐心,」彷彿是能與他的急躁共感一般,他聽見跩哥的聲音夾雜著喘息,安撫性地說道:「我也很想馬上操你,但……你得等等……嗯……再一會兒……」

 

他啜泣著,早已完全不記得自己原先的目的,他忘記了那件重要的、他必須去做的事,可現在還有什麼比填滿慾望來得更要緊的呢?他是個Omega,一個正處發情狀態的Omega,平息這股教他抓狂的情慾,才是當務之急。

 

終於,金髮男孩拔出了手指,頓時空下來的穴口不住張闔著,沒辦法適應著突如其來的空虛,不過沒幾秒後,一個更大的、溫熱的肉塊頂了上來,傘狀的龜頭在他的皺褶邊緣磨蹭,然後擠入了前端。

 

榮恩粗喘著氣息,毫無羞恥地低喃著:「對,哈啊……對,快點……啊嗯……」

 

擴約肌被撐大,Omega體液很好地達到了潤滑的效果,它們讓對方的工作變得更容易,儘管這仍舊並非輕鬆的工作,金髮史萊哲林發出了吃力的哼聲,而榮恩能感受到那個玩意一吋一寸地推入,龜頭擦過敏感處時他驚呼一聲,直到它整棍完全進入。

 

腸壁牢牢吸附著這個入侵物,比起那隱隱作怪的異物感,更多的是被充實的喜悅,但這還無法讓他滿足,榮恩扭動著身體,讓彼此完全貼合在一起。

 

馬份先是退出一點,再又重新抵進,莖身摩擦著他的內壁,每一次抽動都帶來了酥麻的電流感,起先對方還是試探性地抽動,不過在進出幾次後,便加快了抽送的頻率,而他的甬道也完全接納了對方的進犯。

 

但是這並不能讓他的慾望得到滿足,榮恩抬起雙腿,完全不介意其中一條腿上還掛著一半的褲子,攀到了對方的腰部,以動作來展現自己的需求。

 

那根Alpha生殖器在他的體內攪動,每當它退出一些,他便覺得難耐,勾著對方腰部的腿則圈得更緊,不讓對方離開,直到對方的龜頭又重新頂到最深處,他才放鬆自己的箝制。

 

對方的陰囊拍打在自己的屁股時發出了肉與肉的撞擊聲,而自然分泌的Omega體液亦讓每次的碰撞都夾雜著淫糜的水聲。這些雜音伴隨著自己的呻吟與對方的喘息,一同搔弄著他的耳膜,讓他感到無比興奮。

 

屬於Alpha的陰莖在甬道中變換了個角度,快感一波波地襲來,龜頭撞擊著內壁的感覺真是太好了,過多的費洛蒙令他無法思考,只能不斷迎合對方的進犯。馬份捏著他的臀部,其力度之大,說不定在上面留下了痕跡,但他一點也不在乎,那些痛苦與不適都消失了,榮恩彷彿身處雲端,就好像長了對翅膀,在雲際翱翔,性愛的美妙讓他忘乎所以。

 

「操……衛斯理……」馬份低喃著他的名字,在進出之間帶著情慾的喘息,而榮恩僅僅是以沒什麼意義的詞彙矇矓地回應對方。

 

他們保持著這樣的動作一段時間後,金髮史萊哲林的手放開了他的臀部,將癱倒在地上的榮恩給扶了起來,讓他的背部能靠在牆上,而榮恩也樂於配合對方的動作,他舉起手,搭到了對方的脖子上,好讓對方可以抓著他的腋下,隔著薄薄的布織纖維,他也能感受到對方的指節,再怎麼說,這都是剛才在他體內進行前導工作的手指,每一個關節傳來的體溫,都有股親密的感覺。

 

隨著角度的轉變,他們的動作稍微慢了下來,但是這反而讓進出的力道變得更大了,當馬份的龜頭退後,又再度挺進時,給予榮恩莫大的快感,他因而無法壓抑自己的聲音,忘情呻吟著。

 

榮恩迎來了一次小高潮,前端的性器噴出一些乳白色的精液,他有點缺氧,嘴裡的單詞無法成句,但是他知道,這還不夠,還少了點什麼。

 

在他的體內,有什麼東西再度被喚醒而張了開來,接著對方的陰莖便卡進那兒,濃厚的Alpha氣息淹沒了他,而作為一個Omega,毫無疑問地喜愛這個。在那個Alpha的生殖器根部,有個東西膨脹了起來,和昨天一樣,再一次栓住了他,而他的腸壁也同樣吸著對方。

 

恍惚中,他知道對方微溫的精液射進他的體內,並且射精時間相當漫長,一波又一波的。和他的性器不一樣,這是個Alpha的生殖器,它有陰莖結,而且射精次數也不止一次。

 

這種被精液沖刷的感覺相當奇妙,很難找到具體的形容方式,並沒有不好,但也稱不上舒服,榮恩還沉浸在性事的餘韻之中,那種遨遊在天上的感覺還未完全散去,他迷迷濛濛地回味著這般美好,視線沒有焦點地隨意遊走。

 

然後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輪廓。棕色的、澎亂的長卷髮,逆著光,就站在金髮男孩身後的一段距離外。

 

就這麼一瞬間,那對從來就不存在的翅膀徹底消失了,榮恩從雲端墜落,碰的一聲摔進泥地裡。他的理智、思緒、尊嚴,在這一刻,它們全都回來了。而那迷醉的昏沉,與無止盡欲望,就像不曾存在過那般消散了,唯一剩下的,是他陣陣抽搐的肛門口,還有那被結給栓著的內壁,癢癢麻麻的。

 

他看見那個自己本來要去追的女孩就站在那裡,她抱著歷史課本與另一本厚重的精裝書,在跩哥‧馬份的身後看著他們,但是後者顯然沒有發現她,仍然沉迷在性事中,射精也還在繼續。

 

那一刻妙麗‧格蘭潔臉上的表情,令榮恩永遠也無法忘懷。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紗米花 的頭像
紗米花

只是個瞬間

紗米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小禎
  • 最後的發展QQQQ
    竟然被妙麗撞見了 最糟的情況QQQ 還寧願是哈利發現然後加入(被打 我是說阻止跩哥XDD
    感覺榮恩會很崩潰 不知道跟跩哥會有什麼後續進展QAQ
    能夠再看到這個系列文更新真的太感動了!!!!!
    另外剛好看到一個錯字><
    「當金髮史萊哲林的唾棄流進他的喉嚨時」應該是唾液吧?XD
  • 謝謝小禎的感想QAQ(感動)
    其實我也很希望哈利一起加入(等等)
    會繼續努力更新的TOT,希望過幾天就能把後續貼上來!
    然後超超超感謝幫我抓錯字,我真是眼包手殘的錯字王orz

    紗米花 於 2016/10/21 07:29 回覆

  • 小禎
  • 啊啊不好意思電腦怪怪的誤留了兩個留言><
    再請幫我刪掉一個XDDD
  • 沒問題!!已經刪除了>3<
    再次謝謝小禎的留言/////

    紗米花 於 2016/10/21 07:30 回覆

  • 笑
  • 謝謝紗回來填了QQQQQQQ
    跩哥這種高傲的說話方式真的好讓人興奮阿QQQQQ
    好一陣子沒看到的 跩榮的肉真的好香QQQQQ(到底在說什麼
    跩榮彼此都是對方的毒品QQQQ(?
  • 不謝啊QAQ我才謝謝笑的留言!!
    謝謝稱讚這肉渣香!比心!
    希望後面可以寫到更多的跩榮肉(?!)
    是的沒錯,他們都是對方的毒品,所以快結婚吧TOT(什麼鬼

    紗米花 於 2016/10/23 15:30 回覆

  • cmelody8
  • 居然更新了,高興。自從看了博主的文後就無法自拔了,讓人好性奮(偷笑)
  • 唔喔喔喔謝謝不嫌棄,感動TOT
    我會繼續努力更新的!

    紗米花 於 2016/11/14 07: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