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這是一篇ABO文,為第二性別特殊的生理設定。

警告,有Mpreg(男性懷孕)描寫!

從這篇開始,這個故事會暫時變得比較嚴肅,還請能夠接受以上幾點再往下看。

 

 

 

 

Be marked, be paired – (8) The mistake

 

 

 

打從那次活米村週過後,榮恩開始意識到自己和馬份的關係變得不太尋常。他們仍舊會產生爭執或諷刺彼此,像從前一樣,但偶爾當他回過神來,會注意到自己又和那個金髮史萊哲林待在一塊了。

 

好比說,他們現在正在圖書館裡,共用同一張桌子,各自讀著自己的書──先不談榮恩討厭那些該死的書本與霉味沖天的環境,光是馬份坐在自己旁邊,就足夠詭異了。

 

「說起來,明明就還有別的空位啊,」在寫下一個句點後,榮恩放下筆,忍不住開口問道:「你為什麼非得跟我擠同一張桌子?你知道我對史萊哲林過敏,是吧?」

 

他的抱怨換來了馬份家獨子的注意力。跩哥挑挑眉頭,用一種像是他問了某個極度愚蠢的問題似地看著他:「真巧,我也對窮光蛋們過敏。所以你到底要不要繼續完成你的魔藥學報告?」

 

「當然要,你這渾球。」榮恩咂了個舌,把視線重新移到羊皮紙上,「要不是你來煩我的話,我早就寫完了。」

 

「噢,衛斯理,我發現你還挺有幽默感的,」金髮史萊哲林發了個嗤笑聲,「有鑑於你是和斐尼干在一起寫作業,我懷疑你並沒有真的想做好它的打算。」

 

他翻了翻眼睛,「是啊,我和西莫本來正進行得好好的,直到你來搗亂為止。」

 

榮恩的指控並不是毫無根據的,事實上,十五分鐘前坐在他旁邊那個位置的人,是他的好室友西莫‧斐尼干,而不是討人厭的跩哥‧馬份。

 

「別傻了,就憑你們兩個,是寫不出一份完整的魔藥學報告的。」只見對方擺了擺手,像是榮恩剛才講了個笑話似地輕蔑道:「要是再加上隆巴頓,你們肯定能搞出一份『如何徹底毀滅你的大釜』十五吋論文。」

 

「嘿,馬份,你聽著,」榮恩把羽毛筆插進墨水瓶裡,將雙手抱在胸前,防衛地瞪著對方:「要是你只是想找個人吵架,我們可以換個地方,而不是等著平斯夫人來趕人。」

 

「是你想吵架,鼬鼠。」跩哥微微抬起下巴,有些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如果你有注意到的話,我剛才在看書呢,直到你開口為止。」

 

他沒有忽略掉眼前的人用了和他一樣的句式來反駁他,榮恩有十足的理由相信對方是故意的,但是金髮史萊哲林並沒有說錯什麼,先打破沉默的人是他,於是他皺了皺鼻子,從墨水瓶中再次提起羽毛筆,筆尖的部份在瓶口敲了敲,一些多餘的墨水順著尖端流了下來。

 

說實話,要不是西莫提起,榮恩幾乎忘記魔藥學報告的繳交期限就在明天,畢竟妙麗這陣子並不那麼常待在他的身邊,提醒他該做哪些或不該做哪些,而他又不是像阿尼那種對學業認真得過份的類型,漏交報告也不是沒可能的發生的。

 

說到底,西莫也不是什麼用功的人,最後他們只得來圖書館一趟,查找一些不確定的部份。就在他們熱烈地辯論著附子和龍糞的比例時,金髮史萊哲林出現了,並且刻意走到他們的桌子旁,發出一聲輕咳,好引起他們的注意。

 

結果就變成了現在的狀況──西莫顯然是察覺到了什麼,目光在榮恩與跩哥的身上來回掃視一陣後,就以肚子痛為藉口,先行離開了。

 

所以說,這都得怪眼前的金髮史萊哲林,不是嗎?榮恩握著羽毛筆,粗魯地在羊皮紙上寫下最後一個字母,尾端鉤起的地方因此落下一塊墨漬。

 

停下手部動作,他讓筆尖與羊皮紙保持一點距離,思考著下一句該寫什麼。榮恩悄悄抬起眼,朝身旁的傢伙瞥去,視線停駐在對方高挺的鼻樑與緊閉的薄唇,嗅到了金髮史萊哲林身上特有的清香。

 

其實榮恩知道對方特地來跟他擠一張桌子的原因,儘管他並不想承認。馬份是他的Alpha,而進行過標記的兩個人,能夠在彼此的費洛蒙中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舒適感,就像是動物劃分領地的行為,待在自己領地裡總能讓牠們安心,對巫師來說,概念是相同的,只是把領地換成了另一個人。

 

如果榮恩能夠從他的Alpha身上取得那些正面的感受,那麼馬份當然能從自己的Omega獲取相同的東西,他完全理解。

 

意識到自己可能得繼續和馬份糾纏不清這點,令榮恩忍不住嘆了口氣,雖然他仍然不怎麼喜歡這個雪貂臉,但在非發情時期,鼻腔中充斥著對方的氣息,確實有種難與言喻的平靜感。

 

說不定是他的嘆息聲,也可能是因為他停下了書寫的動作,或者別的什麼理由──心靈感應之類的?他可不相信這個會產生在他與對方身上──金髮史萊哲林從書本中抬起頭,轉過臉,兩個人的視線便對上了。

 

這個對視來得太過突然,榮恩甚至沒有想要避開,就這樣撞進了那對灰色的眼瞳裡,他模糊的身影倒映在其中,而他們的距離不過幾吋。

 

榮恩不知道從對方的角度看來,自己的眼睛裡是不是也映出了對方那頭醒目的金髮,唯一能確定的是,他看見了對方眼裡的自己正不斷地放大,等他回過神來,對方的鼻子已經蹭上了他的耳根,而自己眼前則是對方的頭髮,那些細軟的髮絲正輕輕擦過他的鼻尖,弄得他有點想打噴嚏。

 

金髮史萊哲林摩挲著他的頸側,鼻息撲打在他的脖子,那些垂落在後頸上的髮尾因此被吹起,搔弄他的皮膚,癢癢的,但卻很舒服。他想起了那些動物,牠們總會碰一碰鼻頭,聞一聞對方身上的氣味,他們現在看起來大概就像那樣。

 

若不是因為聽見有人清嗓子的聲音,他們大概會繼續保持這個動作也說不定。榮恩幾乎是在那個瞬間清醒過來,而原本靠在他身上的跩哥則像個受驚的動物般,於同一時刻向後彈開,他們一起側過臉,看見了平斯夫人正蹙著眉,有些不贊同地搖了搖頭。

 

金髮史萊哲林看了他一眼,表情有點微妙的窘迫。「都是你的錯。」對方小聲的說。

 

「見鬼,明明是你莫名其妙貼上來的。」榮恩壓著音量,試著不朝對方發脾氣。

 

「要不是因為你用那種眼神看我,我才不會那麼做。」跩哥發出一個鼻哼,大有責怪之意:「所以說,都是你的錯。」

 

榮恩丟了個白眼,然後踩了身旁的討厭鬼一腳,他只想快點完成這操蛋的魔藥學報告,然後再也不要踏進該死的圖書館。

 

最後他的魔藥學報告拿了個不佳,都怪某個討厭鬼把墨水打翻在他的羊皮上作為報復,當然,這是後話了。

 

 

 

 

事情發生在星期一的早上,榮恩坐在長桌前,面對著眼前五花八門的美味餐點,卻提不起半點食慾。

 

這很奇怪,因為早餐一向是他每天最期待的環節之一,然而他現在僅僅是盯著那些油光閃爍的培根,竟一點也不想把它們送進自己的口中。

 

「怎麼了,榮恩?」哈利是第一個察覺到古怪的人,他的好友困惑地眨了眨眼,「你看起來不太好。」

 

「我……我不知道。」榮恩搖了搖頭,「我只是覺得,呃,它們聞起來有點噁心。」

 

「等等等等,」這時候西莫忽然把腦袋湊了過來,怪叫道:「我沒聽錯吧,榮恩,你剛剛說它們聞起來很『噁心』?它們明明很香!」

 

「走開,西莫。」他揮了揮手,做出一個驅趕的手勢,而他的室友沒什麼別的意思地聳了個肩,往丁的方向挪了一點。

 

哈利的眉間微微皺起,鏡片後的綠色眼眸滿懷關切,「你覺得有哪裡不舒服嗎?」

 

「沒有。」他咬了咬嘴唇,「就是……我不怎麼餓,大概吧。」

 

「也許你只是因為空腹太久導致胃酸過多,甚至胃食道逆流。」隔了個位置的丁側過身,一本正經地分析道:「吃點東西能夠緩解這個症狀,尤其是鹼性食物能夠中和胃酸,我媽說的。」

 

事實上,丁的講解對榮恩來說太過抽象,畢竟丁是在麻瓜世界長大的,有些詞彙他從來都沒聽說過,但榮恩還是點頭同意了,他避開那些聞起來讓他反胃的培根,拿了幾塊起司,把它們放到自己的盤子上。

 

然而當起司快要接近嘴巴時,一股強烈的嘔吐慾望卻湧了上來。榮恩打了個嗝,皺著臉把起司塊放回盤子上,痛苦地捂著鼻子,「我不吃了。」他對他的室友們如此宣布。

 

「好吧。」丁滿臉同情,然後不再搭理他了,轉而消化自己盤子上的麵包。

 

「呃……」原先安靜用餐的奈威發出了一個音節,加入討論之中:「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今天剛起床的時候,是不是吐了?」

 

當奈威冒出這句話的時候,他的室友們都把目光集中到了他的身上,包括正要把香腸送入嘴中的西莫,也停下了動作。

 

「什麼?」榮恩愣了一秒鐘,詫異地望向坐在對面的奈威:「我有嗎?」

 

奈威小幅度地點了下頭,「我聽到你發出乾嘔的聲音。」

 

「噢。」他歪了歪脖子,在腦海中搜尋晨間半夢半醒的記憶,似乎確實發生過這麼件事,「噢。」他又說了一次,「好像有。」

 

西莫把香腸咬斷,狐疑地說:「……我怎麼不知道?」

 

「嘿!」丁動了動眉毛,「你把香腸渣噴到我手上了,西莫。」

 

「喔,抱歉。」道歉完的西莫把碎肉渣從丁的手背上撈起,做了兩下彈指的動作,把殘渣給彈到看不見的地方去了。

 

「如果你真的不舒服的話,」哈利的聲音再一次切入對話裡,溫和的語調裡有著濃濃的擔憂:「去廂房給龐芮夫人看看吧,她會有辦法的。」

 

「再說吧。」榮恩放下叉子,他沒有告訴自己的好友,要是可以的話,他可再也不想進醫院廂房了,畢竟他幾週之前才被送到那裡,龐芮夫人知道得太多了,這很讓人尷尬。

 

但是這個想法在下午前就被他自己給否決了,他最終仍然不得不去見見那位什麼都知道的老女士。

 

由於早餐沒吃東西墊胃的緣故,還不到午飯時間,榮恩的胃袋就空蕩得可以,強烈的饑餓感襲捲了他的身體,四肢幾乎都開始發軟了,因此一到下課時間,榮恩便拖著哈利與自己去大廳享用午餐。

 

妙麗是第二個發現事態嚴重的人,儘管她現在不怎麼和榮恩獨處,但當哈利在場的時候,她還是會自然地坐到他們附近,這點還從前差不了多少。

 

他替自己的盤子裡夾了一堆沙拉和炸魚塊,並且加了大把酸醋在炸魚塊上,狼吞虎嚥的把它們送進嘴裡。

 

「吃慢點,榮恩。」他的女性好友皺起眉頭,對他的吃相頗不以為然,「小心噎到。」

 

「噗會啦。」他口齒不清地回應,還沒等嘴裡的食物吞下去,又掃了一大片生菜塞進口中,一些碎屑掉落在盤子上,看起來相當髒亂。

 

她搖了搖頭,把目光重新回到書本上,翻了一頁,然後叉起一小塊烤馬鈴薯慢慢地咀嚼。

 

邊看書邊吃飯的習慣更糟糕呢,那樣才會讓人消化不良。榮恩在心底如此腹誹著,又替自己的炸魚淋上更多的醋,然後把它一口咬進嘴裡。

 

「榮恩沒吃早餐。」此時哈利說話了,帶了一聲沒有惡意的輕笑,「他早上會反胃,但現在看起來已經沒事了。」

 

因為這句話,女孩又抬頭看了他一眼,翹起一邊秀麗的眉毛,帶了點審視的意味。

 

「對,我現在只覺得餓壞了。」說完這句話,榮恩喝了一口南瓜汁,「我能吃下一頭牛。」

 

語音剛落,喉嚨便突然有種卡住的感覺,同時還有一股強烈的酸楚,在他的胃部裡翻騰著。就這麼一瞬間,坐在對面的妙麗身影變得模糊不清,他還來不及眨眨自己的眼睛,一陣上湧的胃酸便讓他毫無預警地吐了出來。

 

他最好的兩個朋友們顯然都嚇壞了,坐在他身旁的哈利摟住了他,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背。而妙麗也立刻闔上了書本,瞪著她明亮的眼睛向前屈身,「你還好嗎?」她問。

 

他很好,他想這樣說,然而才正要開口,那股嘔吐的衝動又再度找上了他,榮恩捂住自己的嘴巴,從長椅上站起,小跑步地朝距離大廳最接近的男廁奔去。

 

等到他好不容易把身體撐在洗手台上,還未消化的食物又爭先恐後從他的嘴裡出來,堪稱瘋狂。既酸且腥的嘔吐物氣味瞬間充斥在他的鼻腔裡,於是榮恩又無法克制地乾嘔了好幾下。

 

廁所的門被推開,哈利從門後露出半張臉,在找到榮恩之後,便走了進來。透過鏡子,榮恩可以發現到哈利的手抬了起來,似乎想要搭在他的肩膀上,卻又不確定能不能這麼做,於是又垂了下來,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不過剛從痛苦中解脫的榮恩,壓根沒注意到自己好友在天人交戰中所做的那些小動作,他扭開水龍頭,雙手捧成碗形,接了點清水漱口。

 

直到他整理好自己,在哈利的陪伴下拉開廁所木門時,才知道妙麗一直站在外面等他,緊鎖的眉頭中滿是關切,這令他感到既溫暖又羞愧。

 

在妙麗與哈利的堅持下,他被押到了醫院廂房,至於他最要好的兩個朋友,理所當然地陪同在他的身邊。

 

經驗老道的龐芮夫人在聽過他的敘述後,謹慎地說:「噁心想吐的原因有很多種,我不能太早下定論,孩子。」她頓了頓,「很可能是你吃壞肚子了,也有可能是生病,或是飲食不規律所引起的……」

 

「他的飲食習慣很正常,」站在榮恩身後的哈利指出了這點:「我想榮恩的飲食習慣沒什麼問題,畢竟在霍格華茲的用餐時間是固定的。」

 

「我只是提出一種可能性,波特先生。」龐芮夫人動了動眉毛,似乎是覺得被冒犯到了,「其他還有很多原因,比如說精神壓力太大,睡眠不足,或是懷孕……」

 

在說到最後一個詞的時候,老護士的突兀地停下了聲音,她睜大眼睛,用一種又驚又喜的表情望向他,「衛斯理先生,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馬份先生標記了你,是吧?」

 

聽見金髮史萊哲林的名字,有種異樣的感覺划過他的心臟,激起一陣漣漪。榮恩遲疑地點了下頭,不知道為什麼她會在這個時候提起對方的名字。

 

「你還記得上一次被送到這裡是多久之前的事嗎?」龐芮夫人問話的方式帶著鼓勵性質,引導他的思維。

 

「幾週前?我想。」回想前兩次被送來的記憶,讓榮恩感覺有點丟臉,「可能一個半月吧,我沒有特別去記日期……」

 

「喔。」有個女孩子倒抽一口氣的聲音,榮恩回過頭,看見妙麗正捂著嘴巴,似乎意會到了什麼。

 

龐芮夫人點點頭,「雖然不能確定,但是很有可能妊娠初期的症狀。」她轉過身,在架上拿了鳥蛋大小的金屬製儀器,「我們可以做些簡單的檢查,來證實這點。」

 

這下子就連榮恩也忍不住倒抽氣了。

 

「呃,」打斷交談的是戴著眼鏡的男孩,哈利擺出一張困惑的臉,「你們說的是懷孕?但是榮恩是男孩子,這是不是有一點……」

 

「衛斯理先生同時也是個Omega。」龐芮夫人的語氣中帶了點惱怒,「波特先生,我想你毫無概念,」她把金屬小儀器舉到了榮恩面前,上下晃了晃,「我早說過學校應該開設性教育課程,但是阿不思卻……唉,真是……」

 

原本哈利還想再說些什麼,但妙麗卻伸出一隻手,搭到黑髮男孩的肩膀,輕輕地拍了兩下,示意對方安靜一會兒,好讓龐芮夫人專心處理問題。

 

「這是針對男性Omega的驗孕道具,」那個金屬儀器是橢圓形的,上下各有兩條扣環,中間有個氣孔,除此之外看起來沒其他特別之處,「朝它吹氣,衛斯理先生。」老護士提示道:「用力一點,這樣效果會比較顯著。」

 

於是榮恩照做了,他對著那個儀器吹氣,神奇的事情就發生了。只見那兩條扣環以相反的方向同時轉動了起來,發出一陣嘈雜的聲音。榮恩有點被嚇到了,他向後縮了一點,回過頭想看看自己的好友們,卻發現妙麗相當專注地觀察那個儀器,哈利的表情則從剛才就變得有點古怪。

 

「噢,這真是……」龐芮夫人敲了敲儀器的頂端,怪聲消失了,而那兩條扣環也停止了轉動。老護士把金屬儀器握在手中,「恭喜你,衛斯理先生,你確實懷孕了,我認為你該和馬份先生好好談談。」

 

雖然在看見龐芮夫人拿出那個儀器時,榮恩就隱隱約約有了預感,然而當她正式宣布結論時,還是讓榮恩呆愣在當場。

 

懷孕?他?這中間是不是弄錯了什麼?他壓根沒有心理準備,這簡直像在作夢,一瞬間,他腳下站的似乎不再是石磚地板,而是沒有實體的雲朵,一股暈眩感讓他有種向下墜落的錯覺,那股嘔吐的感覺似乎又再次撲天倒地而來。

 

妙麗抿了抿唇,保持沉默,她知道所有的事,這或許就是她什麼話也不說的原因;可是他的另一個朋友就不是這麼回事了,哈利張著嘴,不可思議地瞪圓眼睛,「但是……我不明白,馬份只是咬了榮恩一口,不是嗎?」

 

「當然不是,波特先生!」龐芮夫人嚴厲地指正道:「他們標記過,也就是說他們曾經發生過性行為,喔梅林,這些無知的孩子……」

 

「……性行為?」哈利看著他,「但是,你沒跟我提過這個,而我們當時甚至用喪屍電影來形容……」鏡片底下的綠色眼睛裡有著受傷的色彩,就好像榮恩欺騙了他一樣,「我……我覺得我需要一點時間去消化這些訊息,這太奇怪了。」

 

說完這句話之後,哈利便推開了醫院廂房的門,先一步離開了。

 

羞愧、內疚、難過的情緒找上了他,揉合著那種反胃的感覺。榮恩能夠理解哈利的反應,他對沒能向好友全盤託出一切感到很抱歉,如果換位思考,他也會因為哈利沒有說實話而難受的,好比說三巫鬥法的時候,他誤會哈利將名字投入火盃卻沒告訴他一聲,為此大發了一場脾氣。這關乎的是朋友之間的信任,榮恩當然信任哈利,他只是還沒準備好而已,卻沒打算讓自己最好的朋友在這種情況下知道真相,那感覺很糟,他明白的。

 

「喪屍電影?認真的?」妙麗的聲音把他從自責的情感中拉回現實,只見她挑了挑秀麗的眉毛,有些嘲弄地說:「你其實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是吧,榮恩?」

 

榮恩翻了翻眼珠,故意不理會妙麗的挖苦,他把目光轉移到了龐芮夫人身上,問道:「夫人,我不明白,醫院廂房應該有避孕劑吧?」停頓了一會兒,他繼續提出他的疑惑:「我被送來這裡兩次,但是妳並沒有給我……」

 

「我當然不能給你,衛斯理先生,畢竟去年底魔法部通過了第二性別保護法案。」龐芮夫人稍稍提高了音量:「純血巫師的比例正逐年下降, AlphaOmega可能會在三十年內完全滅絕,」她動了動手指,比劃著一個標記的動作,「如果一對伴侶已經完成標記,按法律來說,避孕劑是要經過申請的。」嚥了口口水,老護士接著說:「在沒有申請的情況下,校醫無權提供避孕劑。」她又補充道:「當然,如果發生了性關係,但沒有進行標記的話,避孕劑的供給則不受此限。」

 

妙麗在聽到這段解釋時皺了下眉頭,而榮恩剛好注意到了。

 

龐芮夫人給了他一些營養劑,囑咐他千萬要和自己的Alpha好好溝通,以及和諧的伴侶關係有多重要,最後她還碎念了幾句性教育課程有多麼重要,但成年巫師們總是在子女面前對這些避而不談,這樣的保守態度並不值得驕傲,也許這些長輩們都該檢討一下自己的家庭教育云云。

 

離開廂房後,他的女性好友走在他的旁邊,忽然開口說道:「這真不合理。」

 

「拜託,人生本來就是不合理的。」他哀怨地呻吟一聲,「誰想當那個該死的Omega啊。」

 

「我指的不是這個。」妙麗翻了個白眼,停下腳步,「在學校沒有相關課程的情況下,魔法部卻通過了性別法案,你不覺得很奇怪嗎?」

 

「這應該沒什麼吧。」榮恩聳聳肩,「大人們都很忌諱談論這些,巫師世界的風氣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子。」

 

然而她還是搖了搖頭,「不,這不對。」她看了他一眼,眼底有那麼點淡淡的哀傷,以及於同情,「長輩們刻意迴避性方面的話題,含糊其詞,只會產生更多的未成年受害者。」

 

她說得對,他想。榮恩別過臉,不再面對這個對他而言曾經特別的女孩,不然她銳利的目光會刺痛他。

 

他們在轉角處分開,妙麗要去圖書館,而他有個新任務,那就是在下午的課堂開始前找到金髮史萊哲林,正如龐芮夫人所言,他們需要聊聊。

 

長廊上沒有太多的學生,每個人都走得很快,榮恩踩在石磚堆成的地板上,那些走在他前頭的身影,不知怎麼地讓他有種詭異的陌生感,彷彿這一切都不是真實的。

 

他的身體裡居然有另一個生命在成形,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啊。他恍惚地想著,自己還未滿十六歲,雖然不是個孩子了,也稱不上是大人,還只是個學生,並且尚未準備好去面對這一切──未知的恐懼自胃部升起,他又開始覺得噁心了。

 

要是他的父母知道了這些,會希望他怎麼做呢?他一點把握也沒有,可以定的是,他不想被逼著成長,不想去思考為人父的責任,也不想要捨棄現在的生活,然而一旦偏離了軌道,所有的麻煩便一環扣著一環,骨牌效應般地接踵而至。

 

他害怕劇變。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受,當榮恩再一次推開大廳大門的時候,幾乎是第一眼就看見了那個他要尋找的金色身影。

 

由於已經過了用餐時間,長桌上的食物已經完全消失了,變成了不同學院的學生們可以自行運用的空間,一小群人聚集在一處玩巫師棋,也有一些在閱讀的認真份子,但更多的是那些無所事事、有一搭沒一搭閒聊的傢伙,這其中也包括了跩哥‧馬份。

 

榮恩吸了一口氣,加快自己的腳步,往金髮史萊哲林所在的那個位置前進。坐在一旁的布雷司‧剎比在他還沒靠近前便先看到了他,高傲的黑人男孩朝跩哥揚了揚下巴,後者便回過頭來,灰色的眼眸裡帶了點訝異。

 

「我有事要跟你說。」在對方開口前,榮恩便搶先一步說話了。

 

金髮史萊哲林挑了挑眉,動了動嘴角,勾起一個有些戲謔的淺笑:「那你就在這裡說吧?」

 

他謹慎地掃過對方的那群黨羽們,除了剎比之外,還有諾特、克拉與高爾,每一個都是他不喜歡的傢伙,榮恩的視線重新對上他的Alpha:「不,就我們兩個,單獨談談。」

 

沒有說出那些諷刺的話語,也沒有刁難他,跩哥只是發出一聲輕哼,算是同意了自己Omega的提議:「哼嗯。」

 

他們出了大廳,順著不斷變換方向的樓梯往下走,那裡是一個陰暗的平台,有一幅守護著密道的畫像,但它多半時間都在睡覺,只會發出陣陣的鼾聲。

 

「龐芮夫人說我懷孕了。」當金髮史萊哲林靠上平台後方的石牆時,他如此說道,並且附帶一個近似於自我安慰的聳肩。

 

「……什麼?」對方的眼睛瞪得比平常還大,看上去有些滑稽,「你說你……」

 

「龐芮夫人說的。」榮恩再一次強調,當他混亂的腦袋意識到自己的語速有點快的時候,便稍稍放慢了自己的說話速度,試著以較為平靜的口吻重新敘述:「就……她叫我和你談談,所以……」

 

馬份家的獨生子看起來就像吞了整整一大碗的蛞蝓,表情有種說不上來的詭異。換作是平常的話,榮恩可能會因為對方的這個反應而大笑出聲,然而他現在怎麼樣也笑不出來,僅僅只是扯了扯嘴角,更像是短暫地抽搐了一下。

 

很顯然,即便是那個自以為是的金髮史萊哲林,也對這個訊息也消化得不是很好。對方蒼白的臉頰在陰影下幾乎毫無血色,那對薄薄的嘴唇微張,又重新抿上,灰色的眼眸裡閃過好幾種不同的情緒。

 

沉默大概持續了一分半鐘左右,石製樓梯挪動時發出的沉重聲響迴蕩在整個空間,期間還有一些學生踩踏階梯時發出的聲音,以及那些遙遠到聽不清內容的交談,當然還有那幅畫像的打鼾聲。

 

就在榮恩耐不住這陣詭異的安靜時,跩哥抬起頭,陰影遮住了大半邊的臉部,讓那對微微瞇起灰色眼睛看上去陰晴不定:「你為什麼要專程告訴我?」

 

「啥?」他詫異地發了個音節,不明白怎麼會收到這樣的回應,因此又重覆了一遍:「龐芮夫人要我們好好談一談,關於……」

 

「我指的是,」金髮史萊哲林略微加大了音量,粗暴地打斷了他的話:「我不懂你是出於什麼動機告訴我這些,你懷孕了,但這未必和我有關,不是嗎?」

 

「……什麼?」榮恩皺起眉頭,不敢相信自己都聽到了些什麼,「你這是什麼意思?」

 

「也許你和其他人也發生過關係,嗯?」馬份家的獨生子刻薄的說道:「你是個Omega,你可以和任何你想要的人亂搞,也許是波特,或者隨便是誰,」如果榮恩有仔細聽的話,甚至能發現對方的聲音正在顫抖:「你懷孕了,然後說是我的種,這樣你就能從馬份家拿到點好處了,」說出這段話的時候,金髮史萊哲林的手握成了拳狀,又鬆開,似乎不知道該怎麼去擺放它們,「鑑於你是個窮光蛋,這不是不可能的,也許你只是想要利用我標記了你這點……」

 

話還沒說完,榮恩就抓住了跩哥的領子,一把將眼前的傢伙給撞到了牆上。對方那頭醒目的金髮像一團模糊的火苗,刺得他雙眼發疼。

 

「見鬼,你說什麼?」榮恩顧不上會不會有其他人聽見,大聲地罵了出來:「我怎麼可能……我……見鬼的,操!」

 

跩哥沒有看他,在陰影下,過於蒼白的雙頰與削尖的下巴給人一種虛弱的錯覺。

 

「我有喜歡的人!」他衝著對方吼叫:「她是個Beta,你知道嗎?因為你標記了我,所以她不能跟我在一起,你知道嗎!」說到這裡,他幾乎有點失控了:「而你現在懷疑我跟別人亂搞?你去死吧,馬份!」

 

然而眼前的人只是一語不發,任由他發洩情緒。榮恩粗魯地喘氣,死死瞪著對方,眼睛又澀又痠,出於本能地眨了眨眼,然後別開了視線。重新睜開眼睛以後,他身體的火燄好像被撲滅了,憤怒的能量從他的身軀抽離,取而代之的是異常的疲憊,籠罩了他的每一根骨頭。榮恩放開了對方,向後退了兩步,頹然地靠上自己身後的那面牆。

 

「……滿意了?」在他不再說話之後,跩哥才轉過臉,重新面向他,沒什麼表情,只是抬起手來整理起自己的領子,「我第一次知道你有喜歡的人。」

 

榮恩諷刺地笑了一下,翻了翻眼睛,搖搖頭,就好像對方剛才說了一句很可笑的話。

 

「你知道我可以壓制住你的,是吧?」那些修長的手指撫平了衣領處的皺褶,然後拉了下領帶,「我是你的Alpha,在費洛蒙的影響下,你甚至沒辦法反抗我。如果我想那麼做的話。」

 

他發出個嗤笑聲作為回應,所以說現在是怎樣?他應該為了對方的配合、沒有推開、任他發火而感激涕零嗎?

 

「我其實知道你沒有跟其他人亂搞。」跩哥終於整好了領子,放下手,語氣裡或許夾有幾分歉意,「你身上只有我的味道。」

 

榮恩咽了口口水,困倦地指出:「……你是故意那麼說的。」

 

「也許吧。」金髮史萊哲林朝他走近了一步,伸出手,似乎想要碰碰他的手臂,可是榮恩卻躲開了。

 

他的Alpha看了眼自己的指尖,收回了那隻落空的手。榮恩的視線跟隨著對方的手指,看到它們回到了主人的大腿外側,捏成了一個拳頭。

 

「我父親不會喜歡我搞上了一個衛斯理。」跩哥說道。

 

「正好,我爸媽也不會喜歡我被一個馬份給搞了。」他冷冷的譏諷道:「你在標記之前沒想過這些嗎?」

 

「講得好像你的判斷力不受費洛蒙影響似的。」對方冷哼了下,「在發情期的時候,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出於本能,相信你自己最清楚這點。」

 

接著,只見對方旋過身,往樓梯的方向走去。在高處微弱的燈火下,黑色的外袍與陰影看起來就快要融為一體,翻掀起的墨綠色內裏也與黑色沒什麼差別。

 

「那個孩子是個錯誤。」當對方踏上第一個階梯時,他聽見對方這麼說:「它不能存在。」

 

直到榮恩再也聞不到那個屬於金髮Alpha的味道,他才意識到對方已經離開好一段時間了。靠著牆壁,榮恩仰起脖子,茫然地盯著頂上的平台縫隙,隱約還能看見那些正在變換中的石梯。

 

他忽然搞不懂這段時間以來,他和馬份好不容易產生的變化究竟算什麼。也許根本就沒有什麼地方與之前不同,從頭到尾就都是費洛蒙的影響罷了,只因為他們一個剛好是Omega而另一個剛好是Alpha,全部都是錯的。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紗米花 的頭像
紗米花

只是個瞬間

紗米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訪客
  • 感謝紗紗放糧,心疼榮恩 QQ
    &想回報一下文章好像重複貼了兩次.
  • 謝謝告知TOT!!!已刪掉重覆的部份
    感覺最近自己簡直是製杖大師,貼文一直出包orz

    紗米花 於 2017/01/07 22:06 回覆

  • cmelody8
  • 終於更新了,果然每天來看看準沒錯,辛苦了!馬份真是個渾蛋!讓榮恩一個人承受這些,看得我也忍不了了,榮恩應該直接揍他ヽ(`Д´)ノ。期望後面應該有反轉?紗紗博主的文好好看😍😂
  • 居然每天都來看!!謝謝,天啊好感動喔!TOT
    由於是榮恩視點,沒辦法正面描寫跩哥的內心,其實他只是個(被寵壞)的孩子 LOL
    最後會是HE的,相信我>3333< 謝謝留言<3

    紗米花 於 2017/01/10 07:31 回覆

  • Branch
  • <span style="letter-spacing: 0.8px;">oh,有孩子。。。我估計這倆需一點時間消化。。。</span><div style="letter-spacing: 0.8px;">但按政策,這孩子是能留下來對吧對吧。。。<div style="letter-spacing: 0.8px;">這文我細細回看,一開始以為Draco真的故意讓Ron 在他身上發脾氣。。。但想想,不對啊,<div style="letter-spacing: 0.8px;">再冷靜的成年人聽到這消息也不能冷靜成這樣,<div style="letter-spacing: 0.8px;">何況這看起來是氣氛好點的朋友。。。<div style="letter-spacing: 0.8px;">我覺得當下Draco的反應是真的,說那句話的確是一下子只想否認Ron說的事。但是他也知道Ron沒有第二個人、再來當下Ron說他心裡有人,他心情有點複雜。。。<div style="letter-spacing: 0.8px;">他可能沒預料到Ron心情裡是有別人(出於天然的佔有欲又好,真的有點特別感情也好),那刻估計也挺難受。不過正如他所講,他要把Ron壓回去是輕易的,Ron和Draco的心態和之前的早不一樣喔。。。<div style="letter-spacing: 0.8px;">剛好最近在看家庭發展理論,好複雜,看人的成長和身份角色的轉變,也是和孩子有關。。。看到頭暈。。。<div style="letter-spacing: 0.8px;">天啊,這留言我打了三次才送出去。。。希望這次成功。。<div style="letter-spacing: 0.8px;">繼續等大大的下更新,真心期待~
  • BRANCH大(抱)
    按政策孩子是可以留下來的,不如說政策就是希望純血巫師多生孩子,不過Draco現在還想不透這點,接下來還會做出更多傷害Ron的事,多半都是出於年輕氣少&無知(噓,不能再劇透了!)
    是的,Draco說出那些確實是因為他想否定Ron說的話,總覺得他是那種為了保護自己也不惜傷害他人的人,所以說兩個人都還有成長空間TOT
    嗚嗚嗚嗚留言居然送了三次!!謝謝Branch大如此厚愛,天啊痞客邦是怎麼了!(敲打)

    紗米花 於 2017/01/10 07:36 回覆

  • 葡萄
  • 疑疑疑疑疑疑!驚呆了,抱歉我只能這樣講了驚呆了。
    對了作者大加油,最喜歡你的跩榮了>_<
  • 葡萄好久不見!
    謝謝你喜歡我的跩榮,沒想到居然讓你驚呆了:P

    紗米花 於 2017/01/10 07:37 回覆

  • 白川 まぼろし
  • 哦哦哦哦哦期待了好久的跩榮!!
    大大終於更了////(歡呼#


    這裡是近幾個月才剛成為紗大的粉絲><!
    好喜歡您的跩榮啊啊每一篇都超讚的qwqqqq
    無論是短打還是長篇都好喜歡💛
    尤其是ABO設定 💛💛
    可惜我太晚發現大大,之前大大出的本子都沒買到啊啊啊……(哭慘

  • 謝謝你的期待!不好意思更晚啦>33<
    也謝謝你喜歡我的跩榮TOT 真是害羞!
    ABO這篇會盡快更完的(希望)
    之前的本子隔得有點久了orz 不過有想過是不是要公開完售超過五年以上的本子,還在考慮怎麼做比較好>.<

    紗米花 於 2017/01/10 07:40 回覆

  • 小禎
  • 這篇看完覺得很沉重QQQ
    終究他們倆個還是要為了錯誤的行為付出代價......妙麗那句話說得很對,學校沒有性教育課程,魔法部卻通過了性別法案......學校不應該是要負起責任教導學生這方面的知識嗎?這同時也讓我想到台灣最近一直在吵同性婚姻還有同志教育是否應進入學校的事情
    如同教育小孩異性性行為的知識一樣,也理應要教導、導正小孩對於同性族群的認知,正因為小孩不懂所以才要透過教育教導不是嗎ˊˋˋˊˊˋˋˋˋˊˋQQ(抱歉我好像扯遠了XDD)
    可想而知Lucius知道這件事會多麼大發雷霆了,可能會說那個衛斯理家的要把小孩拿掉還是生下來都沒差,反正跟馬份家無關之類的話Orz
    最後榮恩的獨白也讓人很心疼QQQ 好不容易兩人之間終於開始培養起一點點情愫了,又因為懷孕而回到原點QAQ 跩哥這傢伙最好是趕快想清楚還有負責任哦不然我就要打爆他(欸
  • 謝謝小楨的長篇留言,天啊我好感動,再次謝謝小禎TOT
    我認為學校一直是個教導孩子各種知識的地方,這是無庸置疑的,很多東西本來就是要通過學習才能理解,若是全盤避而不談,很容易讓錯誤產生,只是要讓孩子們接收什麼樣的知識、以什麼樣的方式去接收,都是很大的學問,因為我不是教育專家,所以這方面不好發表什麼看法,只希望能夠早點有個定論,讓我們社會變得愈來愈好Q3Q
    跩哥跟榮恩都還是孩子,他們也需要學習,才會成長,哈哈哈好像說得有點奇怪,但是他們最終會變好的,雖然中間的過程很漫長,跩哥也還有很大的空間學習去如何珍惜榮嗯TuT

    紗米花 於 2017/01/13 17:43 回覆

  • 小禎
  • 我覺得人是需要學習的動物(就算我們被稱為所謂的萬物之靈),很多「大人」對特定議題的扭曲與誤解正是因為他們當初沒有受到足夠完善的教育所產生的後果(當然也是有其他因素啦),為了讓我們的社會更好,教育是不可或缺的QQQ
    我也替Harry很心疼,他是那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單純孩子XDD,雖然不知道這種事情某程度來說可能比較好(畢竟知道自己的好兄弟被死對頭XX了實在是心情複雜XDD),但如果換作是我,被自己的摯友瞞著那麼重大的事情也會覺得很難過吧,希望他跟榮恩之後能好好聊聊QAQ
    我覺得除了學校的教育,家庭的教育也很重要,而跩哥就是生長在一個...嗯...讓他成長成嬌生慣養又囂張跋扈的孩子XDD 以至於造成了他對於自己行為的絕對自信,結果因為自己一次的錯誤而造成這樣「鬧出人命」的後果也是他的人生汙點吧(ry,希望他能記取教訓以後能成長一個更成熟的人,然後最重要的是要珍惜榮恩QQQQ
    我才要感謝紗大寫出這麼多這麼棒的文章QQ 從你的文章中除了體會到跩榮有多麼萌之外,也能有許多省思!! 真的很謝謝妳QQQQ 而且我本來真的對跩榮無感(只萌跩哈),現在就完全是跩榮迷妹,對跩哈的愛已經淡卻許多了XDDDDD
    (抱歉我又打了長篇XDDDD)(話撈
  • 謝謝小楨願意和我聊這麼多,我反反覆覆看了好幾遍小禎的留言TwT
    學習在一個人生涯中真是不可或缺的,整個生命就是不斷學習,從自身過去經驗,從他人經驗,然後不斷完善自己,因此教育真的很重要QwQ 就如同你說的,家庭教育也很重要,跩哥不完全是個壞人,只是個青春期的小屁孩(喂)但是他絕對會繼續成長的,與榮恩一起>w<
    至於哈利的部份也會慢慢寫到的,不如說下一章就要開始討論哈利了,敬請期待囉:P
    小禎給的留言真的讓我很感動,我也要謝謝小禎願意看我的文,願意一起喜歡跩榮,真的很開心,隨時歡迎小禎來聊天喔!!比心:)

    紗米花 於 2017/01/15 07: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