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足球AU,以英超球隊為舞台,為避免球隊爭議,全篇文章不會出現實際存在的球隊,全都是魔法世界名詞捏造出來的隊伍,還請多多包涵。

 

 

 

  

Transfer Rumours - (11) Two weeks

 

 

 

為了備戰週末的比賽,賽弗勒斯‧石內卜將所有人分成兩組,進行簡單的對抗他們的教練認為,這種方式除了能測試不同組合擦出來的火花,還能從中發現每個人的缺點,予以補強,屢試不爽。

 

「說真的,你不覺得這樣的分組對抗很沒意思嗎?」諾特站在跩哥的旁邊,這名與他分到同一組的隊友特意壓低音量,大概是不希望被教練聽到這些話:「與其去尋找新的戰術組合,還不如堅守我們擅長的,強上加強。」

 

然而在跩哥另一側的黑人隊友卻作出了評價,很顯然地,前者的音量壓得還不夠低:「身為一個能踢多個位置的中場球員,這種話從你嘴巴說出來還真是搞笑。」

 

「即使我能踢多個位置,也不代表我就喜歡順應戰術變來變去啊,」諾特伸長脖子,越過跩哥,不怎麼茍同地看向黑人隊友:「還是當個前腰舒服,我只要想辦法把球傳給馬份就好了,多容易,」頓了一頓,對方又補充道:「我也討厭後撤防守,自從衛斯理來了之後,我就常常被放到中線以後,真麻煩。」

 

這番言論令跩哥忍不住發了個鼻哼:「什麼叫『把球傳給馬份就好』?看來你的位置被衛斯理取代,可不是毫無原由的。」

 

「哇喔,哇喔,馬份,瞧瞧你,」諾特揚起嘴角,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討厭表情,「你是被衛斯理給收買了嗎?看來他餵球給你餵到你都不認朋友了,」說到這裡的時候,對方又補充了一句:「而且,他才沒擠掉我呢,畢竟我能踢的位置可多了,倒不如說是我給讓他的。」

 

跩哥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剎比也是,可諾特僅僅是無所謂般地聳聳肩。「你最好還是多留點心吧,如果你有注意的話,就會發現衛斯理能打的位置也不少,」黑人隊友揚了揚下巴,意有所指地望向訓練場地的另一端,「看看教練這次的分組就知道了。」

 

順著剎比所言,除了諾特以外,跩哥也將視線移到場地另一半邊的紅髮球員。石內卜教練正在囑咐對面小組成員需要多加注意的部份,衛斯理則將雙手叉在腰上,時不時在教練話語的停頓處點頭。

 

「教練要讓他當臨時的後腰,」收回目光的諾特搖了搖頭,若有所指的瞥向剎比,「看來要多留點心的人可不只我一個嘛,」黑人隊友哼了一聲,沒有為此表示什麼,於是前者又說了一句:「雖然我也懷疑他是否能勝任那個位置。」

 

只見教練囑咐完最後一句話後,眉頭緊皺,把目光從衛斯理移到馬康身上。觀察著對面小組的跩哥微微眯起眼,想起了過去的那些瑣事:「以前在青年隊的時候,他也踢過後腰。」

 

聞言,諾特挑了挑眉頭,沒有再說那些毫無鬥志的垃圾話;至於剎比,則斂起表情,看起來竟有種不同於尋常的嚴肅感。作為頂級聯賽的球員,同一個位置的競爭格外激烈,若是不多加提防,隨時都有可能被取代,這便是對職業球員而言無所不在的無形重擔。

 

濃密的烏雲讓整個訓練場看上去灰濛濛的,然而衛斯理那頭燦爛的紅髮,即便是在沒有太陽的時候,也依然具有高度識別性。只可惜亮橘色的背心套在深綠色的訓練服上,和對方的紅髮並不怎麼般配,甚至可說是土里土氣的,完全不協調。但跩哥終究還是忍住了嘲笑的衝動,畢竟亮粉紅色的背心套在自己身上,八成也沒有好到哪裡去,看看一旁的剎比就知道了。

 

分別對兩個小組叮嚀完基本要求,頂著一頭油膩膩黑色長髮的教練退到了場外,和莫賽博確認起其他事項。他們的助理教練將手上的板子晃了一晃,示意著數據都已經更新到最新的記錄,於是石內卜點點頭,將視線移到訓練場上,吹響了對抗賽的哨聲。

 

先拿到球的是對面的一方,馬康將球傳給了太倫,而後者在接近他們的球門時,被福林先一步攔了下來;基於對抗賽只是訓練的一環,他們的隊長並沒有用太過凶狠的方式來搶斷,於是太倫捲土重來,這一回成功地晃過防守球員,來到球門前,打入第一球。

 

第二球則是由跩哥打進的,剎比將球長傳給本場對抗賽擔任前腰的諾特,諾特則趕在克拉出腳前,及時把球送到了跩哥的腳下,跩哥帶球奔跑至對面禁區,改變重心,彎起慣用腳的膝蓋,以腳內側觸球,輕鬆破門。

 

他們的教練在旁邊冷冷地鼓掌,然後對大部份的人提出建議,比方『福林先生,你剛才的動作有表現出來,這就是我要的,正式比賽時記得做到位』或是『克拉先生,別只看著持球的人,稍微注意對方的附近有沒有其他隊友在支援』。

 

陰天是倫敦的常態,雨天也是。很快地,密布的烏雲降下雨粒,一點一滴地打濕了草皮。他們身上的背心也很快就全被沾濕,吸飽水分的訓練衣也變得更重更沉,然而進行到分組對抗賽卻不會被這點雨水所中斷,仍然持續進行著。

 

水分讓皮球變得比平時更難控制,而這也是足球員應該學會克服的,畢竟不是所有的比賽日都是大晴天,在暴雨中作戰更不是什麼稀奇的事,何況教練組也同樣陪著他們淋雨,已經沒有什麼可抱怨的。

 

剎比踢出一記傳中,在球到達諾特的腳下前,衛斯理已經先一步跑到那個位置上,斷下了他們的進攻節奏,並且把球精準地送到馬康的鞋子邊。馬康試圖將球傳給太倫,但是這回福林沒有再手下留情,一腳把球斷下,傳回給普利查。

 

當跩哥接下球以後,他很快地啟動自己,從邊路發動攻擊。衛斯理上前防守,於是他馬上把球交給中路的諾特,紅髮中場趕回中路防守。達成誘敵的作用後,諾特把球重新送到跩哥那裡,但是對面的小組顯然也猜中了他們的戰術,克拉上前擋住跩哥的去路,逼得他不得不尋找更好的角度射門。

 

或許是因為草地濕滑的緣故,在起腳前,跩哥感覺自己的重心有點偏了,眼看球門就在眼前,布萊奇身後有個明顯的空檔,所以他想都沒想便向後抬腳,試圖擊出完美的弧度。

 

說那時遲,那時快,或許是天雨草皮滑,跩哥感覺自己的重心腳似乎沒有站穩,但他卻還是重重地出腳,一瞬間,某種劇烈的疼痛覆蓋了一切知覺,在完成射門的同時,跩哥整個人也跌到一旁。

 

豆大的雨水打在他的皮膚上,相比之下,那種灼熱與疼痛的感覺正燃燒著自己的大腿,以至於那些雨水都不算什麼事了。跩哥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大叫,只見他的隊友們都不再追逐著那顆皮球,而是一一奔跑到他的身邊,檢查他的傷勢。

 

在劇痛發生的當下,他幾乎沒法思考,隔了好幾秒以後,他才意識到自己的呼吸變得急促無比。跩哥抱著自己的腿,好像這樣做就能讓腿部的疼痛有所減緩。剎比和諾特蹲下來察看他,不一會兒衛斯理也小跑步趕來,將視線與他齊平。那對澄澈的湖藍色眼眸寫滿擔憂,可是跩哥壓根痛得什麼句子也講不出來,只能喃喃地咒罵些無意義的髒話。

 

石內卜教練也從場外跑進來,並且要求莫賽博立刻呼叫隊醫。不出幾分鐘,球隊的醫療組人員便備好擔架,以最不影響他、不增加痛感的方式將跩哥搬運到上面,然後將他帶離濕滑的訓練場草皮。

 

在完全離開之前,他的餘光掃到那顆皮球,很顯然地,他方才的射門並沒有打進球網,所以皮球才會孤零零的停在門柱旁,陷進草皮之間的凹陷處。當他的視野收縮,已經從寬廣的訓練草皮,被抬進室內時,隱約還能聽見石內卜教練的聲音,冷冷地要求其他人繼續完成未竟的對抗賽。

 

多虧止痛藥的功效,他逐漸找回自己的感覺了。醫療組人員很快地就替他安排全方位的檢查,然後判斷他的大腿肌肉僅僅是輕度拉傷,雖然受傷的當下很疼痛,卻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嚴中,只要靜養一小段時間就能重回場上。

 

「冰敷、休息、吃藥。」隊醫杜魯哈重覆叮嚀著,好像怕他聽不懂一樣,語氣間還帶著些許的不耐煩:「至少兩週,你明白嗎?兩週。」

 

他點點頭,這個消息比想像中的還要更壞,因為這同時意味著他很有可能錯過一場最重要的比賽──作客寶劍球場,和葛來分多一決高下。跩哥嘆了口大氣,苦悶地躺在醫療床上,稍作歇息。

 

莫約半個小時後,結束分組對抗的隊友依序從訓練草皮回來,輪流走進醫務室探望他。

 

「太慘了,馬份。」高爾苦著臉,彷彿受傷的是自己那樣,肥嘟嘟的臉蛋皺成一團:「你至少有兩場比賽不能刷進球記錄了。」

 

高壯後衛不經思索便吐出來的句子,教他忍不住吊了一下眼睛,「閉嘴,高爾。」克拉彎起手肘,狠狠地頂向己的後衛伙伴,被頂的高爾發出一聲悶哼,沒有再說那些不適時務的蠢話。

 

「兩週而已,」來探望的諾特也為此發表了評論:「你剛剛叫成那樣,我還以為你的腿是斷了呢,結果只是小傷嘛!」

 

「你也可以閉嘴了,真的。」他惡狠狠地瞪向對方,沒忍住自己的諷刺:「你一定很羨慕我,可以休息一段時間,不用進行高強度的訓練。」

 

「老實說,還好。」諾特對他擠了個眼睛,倒有點幸災樂禍的感覺:「我雖然喜歡偷懶,但不能上場就沒意思了。」

 

「是兩週之後就能夠重新上場,還是最少要休息兩週才夠?」黑人隊友沒有被他們的談話帶偏重點,僅僅是務實地拋出最關鍵的提問:「我可不想打葛來分多的時候主力缺席,那樣比賽會變得很艱難。」

 

「兩週之後就能上場,」跩哥嘆了口氣,低頭看向已經處理過的大腿,現在已經沒有當初那般強烈的疼痛感了,但他同樣也明白在止痛藥的效果退去後,它還是會疼得不行,「不過也得看看我的恢復情況。」

 

剎比了然地點點頭,作為球隊的後腰,這名黑人隊友想得明顯比其他人還要更遠:「所以,我們很有可能只能靠自己了。」

 

「你們最好多信任一下太倫和哈普,」儘管嘴上這樣說,但跩哥同樣不認為這兩位前鋒隊友比得上自己,因此他並沒有刻意隱藏口氣中的不以為然,「雖然這個賽季的進球效率低了一點,但再怎麼說,他們都是很優秀的前鋒。」

 

「這不用你提醒,」黑人隊友翻了翻眼珠子,「顧好你自己吧,早點恢復,別在養傷期間用那些抱怨訊息騷擾我們。」

 

確認完他的狀況,這些渾身濕淋淋的隊友們才一一從醫務室走出,往淋浴間的方向移動。跩哥重新躺了回去,估摸著再等一會兒就要離開訓練基地,最好還有誰能幫自己開車,把自己載回家,雖然不至於痛到不能踩離合器踏板,也總好過一個急剎車又不小心拉扯到受傷的肌肉。

 

床簾再一次被拉開,一顆濕漉漉的紅色腦袋從後面露了出來。榮恩‧衛斯理眨眨眼睛,「你還好嗎?」

 

「不好。」跩哥發了個鼻哼,不怎麼高興地回答。

 

「噢,說得也是。」紅髮球員整個人從床簾後面走出來,因為吸收過多水分,顏色變深的訓練服沉沉地套在對方身上,讓眼前的傢伙像是隻被淋濕的小狗,可憐兮兮地。

 

他咂了個舌,用一種算不上諷刺的口吻說:「現在才來,我還以為你去洗澡了呢,看來你是直接穿著衣服去沖水啊。」

 

「沒有,我想先來看你,再去洗澡,」衛斯理微微撐大眼睛,彷彿沒弄明白他為什麼會這樣想,也沒把他的諷刺當一回事:「但是你的朋友們剛剛都在這裡,我就在外面等了一會兒。」

 

聽到對方的話,跩哥才稍稍放緩了眉間的緊繃,將幾乎就要說出口的刻薄語句給嚥下,「喔?」

 

紅髮球員朝他走近了一些,整個人貼近他的床邊。跩哥索性伸手抓住對方的手腕,長袖袖口濕漉漉的觸感讓他下意識皺起眉頭,但是衛斯理沒有反對他的動作,反倒彎下腰,主動在跩哥的唇上落下一個吻。

 

雨水令對方豐潤的嘴唇帶來幾分清冷的氣息,但它們嘗起來依然很好,並且它們的主人所呼出來的氣息是溫暖的,替這個吻添了點更豐富的感受。他來回含住對方的唇,好像那些在電影中剛經歷一場攸關性命的大戰後、主角通常對自己的伴侶所做的那樣。

 

「你剛剛的臉色真的糟透了,好像快要死掉一樣,」在他們的嘴唇分開後,對方誠實的說。

 

「沒那麼嚴重,」他低聲地說,感覺到自己的呼吸拍打在對方的身上,又彈了回來,竟意外地有種親密感,「只是大腿肌肉拉傷罷了,需要休息兩週。」

 

紅髮球員露出遺憾的神情,抬起手指,輕輕撫上他的大腿,「那也夠嚴重了。」

 

「你真的那麼想?」他揚起下巴,以一種揶揄的聲調問道:「兩週後可是對葛來分多的比賽,我不能上場,對你心愛的母隊來說比較好吧。」

 

「這是兩回事,臭馬份。」衛斯理很快地翻了個白眼,對這番話表達出了自己的不贊同。

 

跩哥勾起嘴角,笑了一下,拉著對方的手腕,讓對方重新彎下腰。紅髮球員沒有拒絕他,迎合他的親吻,他將另一隻手穿過對方同樣溼搭搭的髮尾,貼在略顯冰涼的後頸,加深自己的動作。

 

紅髮球員停在他大腿上的手指也一吋吋地移動,從拉傷的部位來到兩腿之間,然後向下探去。跩哥悶哼一聲,用牙齒咬住對方的唇瓣,感覺到和自己親吻的傢伙正帶著惡作劇成功般的笑意。

 

忽然間,床簾被人粗暴的拉開,紅髮球員立馬向後跳了一大步,面帶驚嚇,而跩哥也沒有反應過來,只能愣愣地瞪著那片被掀起的床簾。走進來的石內卜卻好像沒有留意到他們的動作,僅僅是持續低著頭,謹慎地研究手上的醫療報告,「杜魯哈說這個拉傷需要休息兩週,是嗎?」

 

從尷尬中回復的跩哥輕咳了一聲,這是他今天不知道第幾次談起『兩週』這個數字了,「他是這樣跟我說的。」

 

「嗯……」石內卜從報告中抬起頭,目光掃過還在場的紅髮球員,「你也是來探望馬份先生的嗎,衛斯理先生?」

 

「呃,」衛斯理伸手搔了搔頭髮,窘迫的程度不言而喻,「那不然呢?」

 

「既然你站在醫務室裡,身為主教練,得確認一下你是不是也受傷了,」他們的教練語氣冷淡,扯動嘴角的幅度更稱不上有多少關切之意,「既然我已經知道你只是來探病的,那就表示……我需要煩惱的事不會再多一件。」

 

紅髮球員噘起嘴,看上去似乎不大喜歡教練這樣的回答,嘟嘟嚷嚷地說:「喔,好吧。那我現在就離開好了,去洗個澡什麼的,」在拉開床簾之前,對方回頭看了跩哥一眼,藍色的眼珠子寫滿關切,「很高興你沒什麼大礙,馬份。」

 

他點點頭,「對,我沒事。」然後又補充了一句,口氣非常客套且公式化的那種:「謝謝你來看我,衛斯理。」

 

對方衝他笑了一下,正要離去的時候,他們的教練忽然又開口了:「等等,衛斯理先生,」石內卜將那份醫療報告放到一旁的桌子,語氣仍舊冷冰冰地:「我記得你有駕照,寫在你的個人資料上。」

 

這會兒吃驚的人換成跩哥了。據他所知,對方總是搭乘地鐵來回伊靈區、球場與訓練基地,因此他從未思考過對方是否有駕照這件事。他瞪大眼睛,目光來回掃過衛斯理與石內卜教練。

 

「對,我有,」紅髮球員眨眨眼睛,表情帶了些困惑,「不過我沒有車子……唔,至少在倫敦沒有。」

 

「我當然知道你沒有,」教練發了個鼻哼聲,「但馬份先生正好有一輛,也許你願意載他一程?他現在的狀態恐怕不適合踩煞車。」

 

對方又眨了眨眼,看看他,再看看他們的教練,爬滿雀斑的小臉蛋染上一層歡快的色彩,由此可知對方甚至從未想過這點,因此當它被提出時,顯露出了一定程度的喜悅。「喔,可以啊,」衛斯理說完,又看向他,稍稍斂起興奮的表情,卻又克制不住自身的喜悅,「我是說,如果馬份願意的話啦。」

 

跩哥狐疑地挑起半邊眉頭,他為此感到懷疑。那可是價格不菲的名車,說不定對方這輩子都沒碰過這麼高檔的方向盤,他是不是該慶幸自己今天開的不是跑車,被撞成廢鐵事小,鬧出人命可就事大了。

 

然而在看見紅髮球員那開心的模樣以後,他決定把那些已經湧到舌尖的諷刺吞回肚子裡。往好的方面想,晚點說不定還可以在他家的沙發上來一炮,不是嗎?

 

 

 

 

「我可沒聽說過你有駕照,」在關上副駕座的門時,跩哥以一種略帶不悅的口吻,主動提起了這件事:「考量到你是搭地鐵往返訓練基地,我還以為你從沒握過方向盤呢。」

 

「那就是你的偏見了,馬份。我搭地鐵通勤,不代表我不會開車,」然而衛斯理顯然沒有察覺──或者是故意忽略──他語氣中的嘲弄,那對盈著好奇的藍色眼珠轉了兩圈:「事實上,十二歲那年我還偷開我爸的車,當然,被我媽知道以後,她把我罵到臭頭。」環顧了他的車子內部後,點滿雀斑的臉蛋染上一層薄薄的紅暈,足以見得對方的興奮,「喔天啊,自從搬來倫敦我就沒坐過駕駛座了。之前我就想問你,這輛車應該很貴吧?」

 

「是你想像不到的價錢。」跩哥快速地翻了個白眼,回答道。

 

「好啦好啦,你超有錢。滿意了?」對方發了個哼哼,似乎終於對他的諷刺有了點反應,但仍然沒能驅散那股好心情。只見紅髮球員將鑰匙插進鎖孔裡,扭轉四分之一圈,發動起引擎。

 

車子向後退了一小段距離,自停車格離開,向前駛去。跩哥意外地發現,紅髮球員的動作比他以為的還要更加熟練,不論是打擋還是踩油門,甚至是轉動方向盤的方式,都足以見得對方的車齡久遠,或許十二歲偷開車的故事,並不是什麼吹噓之詞。

 

當汽車終於將訓練基地的警衛室給甩在後頭,開上大路,他忍不住問道:「我實在搞不明白,如果你會開車,為什麼還要搭地鐵?」

 

「因為我把車子留在曼徹斯特啊。」這句話被紅髮球員說得理直氣壯,彷彿他問的是什麼白痴問題一樣,「剛好西莫的車子也壞了,所以我待在倫敦的這段期間,就把車子借他了。」

 

隱約之間,某種不協調的感受滑過跩哥的心頭,他覺得自己遺漏掉對方話與中的某個關鍵,但一時之間,又找不出是什麼原因。跩哥索性清了清喉嚨,平淡地發表評價:「聽起來,葛來分多支付的周薪很低,所以斐尼干連換新車的財力都沒有。」

 

「才不是哩,葛來分多付給球員的薪水都是合理價,」衛斯理皺起鼻子,搖了搖頭,「西莫只是暫時幫忙,你也知道吧,車子太久沒發動的話,很容易就會故障。」

 

又一次,不協調的感覺稍縱即逝,而跩哥還是沒能來得及抓住它。他發了個鼻哼,沒有再開口。號誌燈由黃轉紅,坐在駕駛座內的租借球員將車停下,一些行人於此時穿越馬路,從車子的玻璃前經過。

 

榮恩衛斯理側過頭來,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表情介在想說些什麼、卻又不知道從何開口之間。跩哥也側過頭,看向對方藍色的眼珠子。

 

過了大約兩秒鐘,紅髮球員扯了扯嘴角,拉起一道略帶僵硬的弧度,把臉轉回前方:「我覺得,所謂的名車,和普通的車子開起來其實也沒有多大差別嘛。」

 

「我很懷疑。」他不茍同地指出自己的看法。

 

紅髮球員重新把頭扭向他這裡,這一回對方的微笑自然許多,似乎是真心地被他給逗樂一樣:「不,是真的。」

 

不知怎麼地,看著對方的笑容,跩哥也逐漸感到放鬆。那股不協調的感受已經完全消散,隨著他伸手覆住對方後頸,將衛斯理拉近自己的動作,被拋之在某個不知名的地方。

 

他輕咬住對方的嘴唇,因此紅髮球員也閉起眼睛,回應跩哥的動作。屬於另一人的微熱的呼吸,撲打在他的臉頰上,有種說不出的親密。這並不是愈發不可收拾的那種深吻,他們甚至沒用上舌頭,然而在唇瓣分開後,仍然有種無法控制的慾火,在胸口處燃燒。

 

跩哥抿了抿嘴,有些意猶未盡,然而衛斯理卻咯咯笑了兩聲,重新握好方向盤,在號誌燈變綠的時候,踩住踏板,讓車子向前開。「我發現一件事,那就是,你受傷以後老實多了。」

 

「閉嘴,專心開你的車。」他咂了個舌,靠回椅背上。

 

街邊的建築一個個向後倒退,馬路上的車子也愈來愈多,他們一哩一哩接近倫敦市中心,街道亦變得更加熱鬧。

 

「下禮拜對阿茲卡班的比賽,你覺得我有機會首發嗎?」專心觀察路況的衛斯理看似隨意地問了句。

 

「不會,」跩哥挑起一邊的眉頭,務實地分析道:「兩週後就是對葛來分多的比賽,教練大概會利用對阿茲卡班的比賽來調整陣型。」

 

「我想也是。」對方嘆了口氣,把方向盤逆時鐘轉了幾度角,「畢竟我是租借球員,不能在對陣母隊的比賽上場。」

 

這會兒跩哥感到有些驚訝了,他挺起腰桿,有些不可致信地瞇起眼:「……你竟然會想和葛來分多比賽?」

 

「偶爾吧,」紅髮球員聳了聳肩,「怎麼說呢,葛來分多不像史萊哲林這麼頻繁地做分組對抗,」頓了幾秒鐘後,對方才又繼續說道:「每次老蝙蝠分組時,我就會想,要是能和獅隊的夥伴們比上一場,應該會蠻好玩的。」

 

「恐怕得等你正式轉會以後了,」他揚起下巴,以一種半是嘲弄,半是確信的口吻說:「到賽季結束前,你要是能維持水平之上的表現,高層會報價的。」

 

租借而來的球員沒有回話,僅僅是又轉了轉方向盤,把汽車開進跩哥家的那條巷子裡。肯辛頓-切爾西區常見聯排別墅與整理過的街樹從車窗旁一一略過,莫約三分鐘後,車子已經開到了目的地。只見對方熟練地打好檔,拉住手煞,將車子停進門口前的停車格,關掉了引擎。

 

「停在這裡就可以了吧,」衛斯理回過頭來,望向他的腿,微微皺起眉頭:「需要我幫你一把嗎?」

 

跩哥揶揄地扯了扯嘴角,避開傷部,在自己的大腿上輕輕地拍了一下,「你覺得呢?」

 

中場球員歪過腦袋,卷曲的紅髮垂下些許,看起來困惑了一小會兒:「你要是需要我做什麼,大可以直接講出來,我可不知道你在想啥。」

 

「我得說,你真是我見過最愚蠢的傢伙了。」儘管產生了翻白眼的衝動,他最終還是忍住了。抬起手臂,跩哥一把扣住了對方的後腦勺,把手指插進對方的頭髮裡,示意對方靠近自己。

 

他以鼻尖輕蹭對方的耳朵,柔軟的肌膚觸感就像在他的鼻子上搔癢般,有著某種細微卻又不可忽略的感受,隱約之間,還能聞道對方身上不久前沖澡過的氣味兒,是史萊哲林淋浴間所提供的那種沐浴乳。

 

在做完這個小動作後,跩哥馬上就收到了成效。對方的耳廓泛著淺淺的紅暈,正如主人那一頭燦爛的紅色頭髮,衛斯理快速地眨了幾下眼睛,淡金色的睫毛亦隨之輕晃,並且發出一個了然的音節,「噢……」

 

「現在你知道我在想什麼了。」他哼了哼鼻子,為自己成功挑起方的反應,與眼前男人的過份敏感而感到滿意。

 

衛斯理咬住的下唇,口吻中尚且帶有遲疑:「呃,你的腿沒問題嗎?」

 

「這就得看你夠不夠配合了。」相較對方的擔憂,跩哥反倒說得事不關己。

 

最後,對方妥協了:「你這渾球。」

 

跩哥咧開嘴,笑得更得意了。看吧,正如他不久前所想的那樣,他們確實可以在他家的沙發來上一炮。

 

 

TBC

因為是訓練中的分組對抗,所以只有史萊哲林的人,粉背心的vs橘背心的,其實設定的沒有很詳細(畢竟只是訓練嘛),總之參考一下大致位置就成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紗米花 的頭像
紗米花

只是個瞬間

紗米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Branch
  • 這篇真的超級溫馨的一章,跩哥有意無意護著榮榮啦,還有就是,跩哥在撒嬌!對著隊友跟對著榮榮真的好不一樣,(笑到花都開了),在隊友面前還撐著,能上場的不行再算,對著榮榮就各種要親要抱抱要哄,乖到不行。。。。強烈覺得石內卜是看到了的(小心說),還有怎麼就覺得這兩隻在車上各種親早晚會被拍到。。看到中途有種突然而起的惡搞主意說不然讓跩哥另一條腿都傷了吧榮榮可以來個公主抱把人抱走哈哈哈, btw跩哥可以撒嬌兩周估計這兩周是。。。同居的兩周?
  • 謝謝Branch大!
    跩哥對榮恩嘛,榮恩順著他的意他自然男友力 ( 還是撒嬌力? ) 就會出來了,但榮恩不順他的時候中二力(???)就會領先了(X)
    哈哈哈哈石內卜是很敏銳的人,不過也有自己的想法,如果之後有辦法寫到我會再寫寫阿卜的部份!至於Branch大說的被拍到...嗯...只能說S1暫時不會有,Branch大可以放心的,至於S2之後,稍微保個密>3<

    紗米花 於 2018/07/15 12:14 回覆

  • 橘子
  • 沒有看過足球比賽 但這系列卻看得很開心也沒有障礙!!!真的寫的超棒!!
  • 謝謝橘子>333< 你這樣說讓我感覺很開心!!!會繼續努力寫完的

    紗米花 於 2018/07/15 12:25 回覆

  • 痞客邦

  • 嗨~親愛的部落客與同好夥伴們,看到大家在部落格中互動留言,真是太開心啦~
    痞客邦有個追新留言小祕技tip要偷偷告訴你喲!
    只要運用簡單的小撇步,在喜愛的部落格文章中,按下【+關注】按鈕,就能在自己的興趣牆上快速追蹤各種最新動態,即時和部落客與同好夥伴們留言互動,還能探索發掘更多你可能喜歡的興趣社群新鮮事喔!
    >>去看看怎麼運用【+關注】https://goo.gl/xfxB4o

    也歡迎大家多多關注痞客邦官方帳號,獲得更多新消息!
    >>去關注【痞客邦】https://goo.gl/2sEzuL
    >>去關注【PIXstyleMe】https://goo.gl/PBGd69
  • 痞客邦

  • 嗨~親愛的部落客與同好夥伴們,看到大家在部落格中互動留言,真是太開心啦~
    痞客邦有個追新留言小祕技tip要偷偷告訴你喲!
    只要運用簡單的小撇步,在喜愛的部落格文章中,按下【+關注】按鈕,就能在自己的興趣牆上快速追蹤各種最新動態,即時和部落客與同好夥伴們留言互動,還能探索發掘更多你可能喜歡的興趣社群新鮮事喔!
    >>去看看怎麼運用【+關注】https://goo.gl/xfxB4o

    也歡迎大家多多關注痞客邦官方帳號,獲得更多新消息!
    >>去關注【痞客邦】https://goo.gl/2sEzuL
    >>去關注【PIXstyleMe】https://goo.gl/PBGd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