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足球AU,以英超球隊為舞台,為避免球隊爭議,全篇文章不會出現實際存在的球隊,全都是魔法世界名詞捏造出來的隊伍,還請多多包涵。

(其實這篇早就寫好了,本來想著如果西班牙有打進八強就發出來慶祝,然而後來的結果我們都知道了,才一拖拖到今天XD)

 

 

 

 

Transfer Rumours - (12) Circus on the turf

 

 

 

若不是每日郵報》的那篇報導,跩哥相信自己和衛斯理之間的關係不會進展得如此之快,基於這點,跩哥認為自己還是有必要感謝那個文字尖銳的女記者。他們親吻撫摸做愛,一切都發生得理所當然,就好像他們本該這麼做一樣。回想起來或許有點不可思議,但是換個角度思考,整件事情不過只是腦內幻想逐步實現的過程罷了。

 

他們嘗試過許多地點,例如訓練基地、球場更衣室、車子裡,但大多數的情況下,跩哥更情願邀請衛斯理來自己家──說真的,對方那間位於伊靈區的狹小公寓?他甚至懷疑那裡的沒有良好的隔音。

 

然而隨著次數的增加,疑惑的種子則在親密後於腦海中無聲種下──榮恩衛斯理對此又是怎麼想的?

 

這個問題跩哥從未開口詢問過,當然也無從知曉。雖然紅髮球員平時總會與自己鬥嘴,然而親密行為上,表現得倒是意外順從,因此他偶爾會感到好奇,對方是否也曾經期望過那些和他一樣的事,所以事情才會發展得這般順利。

 

也許,只是也許,他該找個合適的機會,問問對方的想法,再怎麼說,都比自己瞎猜測有意義多了

 

「很好,馬份,非常好,」一道粗魯的聲音打斷了跩哥的思緒,讓他不得不從思考中抽離。只見隊醫杜魯哈把雙手抱在胸前,口氣依然帶著幾分不耐:「明天開始你不必再來跟我報到了,直接回歸正常訓練。」

 

跩哥慢慢放下自己的髖部,讓背部躺回去,直到臀部接觸到軟墊為止。他遵照對方的指示,緩緩結束這個動作。儘管杜魯哈表現得難以稱之為友好,但他們的隊醫還是出於禮貌而伸長手臂,將他從軟墊上一把扶起。

 

「算你走運,勉強趕得上週末對葛來分多的比賽,」放開他以後,杜魯哈坐回椅子上,操作起電腦:「我會再跟石內卜說一聲,不過你最好別指望以現在的狀態能打滿全場,」只見對方挪動滑鼠,一邊於程式上輸入相應的詞彙,一邊說道:「要是你的肌肉再出狀況,又得每天出現在我這裡,而我並不想被你打擾。」

 

雖然知道他們的隊醫沒有惡意,但跩哥還是忍不住翻了翻眼珠子他一定會告訴自己的父親,暫且不論對方的專業能力,作為一個聘員,杜魯哈對待股東兒子的態度有太多改善空間了

 

踏出醫療室,走在通向餐廳的走廊上,跩哥意外地發現了那抹熟悉的紅色身影。不久前才佔據他思緒的傢伙,此刻正靠在牆邊滑手機,時而露出微笑,時而打字回應,如同對方剛轉來時常做的事情那樣。這麼說來,自從與對方的關係更進一步後,他便沒那麼頻繁地見到對方朝著手機傻笑的畫面,這也是個值得贊許的轉變。

 

放慢自身腳步,跩哥試圖在不被對方注意到的情況下接近,然而在他的計劃得逞前,榮恩‧衛斯理便從手上的通訊工具中抬起頭來,淡金色的睫毛隨著眨眼的動作輕晃兩下,從對藍色的眼眸中倒影出他的身形

 

一瞬間,所有的言語彷彿化做一團沒有意義的文字,全數堆積在喉嚨裡,讓他幾乎一個字也發不出來。跩哥輕咳一聲,盡其可能地讓口氣保持在平穩的狀態下,才緩緩開口:「你怎麼會在這裡?」

 

聽見他的質問,紅髮球員則擺出一副『你是個智障嗎』的表情,大大地滾了下眼珠子:「看就知道了吧,我在等你啊。」

 

「等我?為什麼?」他幾乎是下意識地脫口而出,跩哥不解地皺起眉毛,「你現在不應該在餐廳用餐嗎?」

 

「喔,是啊。」衛斯理按下手機電源鍵,將面版切換至一片黑色,才順手把那個精巧的通訊軟體塞進口袋,舉起其中一隻手,搔了搔後頸,點滿雀斑的臉蛋爬上些許紅暈:「我只是覺得,這陣子你沒跟我們一起吃飯,總有哪裡怪怪的。」

 

跩哥挑起半邊眉頭,發出了個狐疑的鼻哼。而對方則吸了口大氣,臉上那些淺淺的紅暈則擴散得更快了。

 

「你知道,克拉不太友善,高爾又老是狀況外,」隨著對方漲紅的雙頰,衛斯理辯解的語氣也變得愈發急躁,像是在抱怨,又像是在尋求同意:「諾特也懶得理人,至於剎比,誰知道他都在想些什麼。」

 

「確實。」想起自己的好友們對紅髮球員所表現出來的態度,跩哥不得不認可對方的觀點,於是他補充道:「那麼,告訴你個好消息,杜魯哈說我明天開始就能回到訓練場上了。」

 

那對藍色的眼珠子撐得又圓又大,除了驚訝之外,還有幾分喜悅:「這麼說,你的腳……」

 

看著對方的表情,跩哥在唇邊扯了個淺淺的弧度,「雖然還沒有恢復到最佳狀態,但或許趕得上比賽。」頓了一頓,他決定再加上一句:「所以我明天會準時出現在餐聽裡,你也大可不必拿其他人當藉口了。」

 

在聽到他的最後一句話以後,衛斯理放下那隻擺在後頸上的手,指頭曲起,握成拳狀,小力地槌了一下他的手臂,「閉嘴吧,馬份,你就大方承認自己很高興有人在等你得了。」

 

他們一前一後走進餐廳裡,毫不意外地沒剩下幾個人,畢竟距離用餐開始的時間已經過了很久,大多數球員都已經吃飽了,不過出乎意料的是,剎比還坐在椅子上,正和他們的隊長聊著無關足球的話題

 

「青少年反烏托邦小說改編的電影?認真的?」福林一副不可茍同的表情,隨著嘴巴一開一闔的動作,露出那口顯眼的大白牙,「我還以為你會喜歡更有格調的作品呢,看來我對你的期望太高了。」

 

「我可不這樣想,在我看來,青少年反烏托邦小說還是有不少可取之處,」黑人隊友搖了搖頭,「畢竟這些作品不是正好反應了當代人們對現況焦慮、急需尋求慰藉的心理嗎?」

 

「但是離開電影院,卻發現社會並不像電影一樣能被改變,只會更沮喪而已。」福林冷哼一聲,「與其選那種以假議題嘩眾取寵的電影,我寧願看不用動腦的片子,夠刺激就好。」

 

「好吧,我們的隊長只鐘愛動作片,諸如飆車、爆炸、打鬥,」剎比笑著聳了聳肩,坐進椅子裡,「其他類型的電影你一概不感興趣……喔,看看是誰來了。」

 

經黑人隊友的提醒,他們的隊長也回過頭來,微微瞇起眼睛,先是打量起跩哥,才又看了眼他身後的紅髮球員,最後又把焦點回到他身上:「很高興看到你好多了,馬份。杜魯哈說了什麼?」

 

「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跩哥一邊說著,一邊拉開剎比左側的那張椅子,一屁股坐下:「好消息是,明天我就能正常訓練了,也許能趕上週末的比賽。」

 

黑人隊友吹了個口哨,他們的隊長也稍稍鬆開眉宇間的紋路。與他一起走進來的紅髮衛斯理則默不作聲地在一旁坐下,隨及掏出口袋裡的手機──跩哥這才注意到它在震動,八成是有新訊息進來了──並且把它放到桌面上。

 

「繼續說。」兩秒鐘後,福林的眉頭又重新皺了起來,顯然是想到了他方才故意賣的關子。

 

「壞消息是,我還不能打滿全場。」他咂了咂舌,沒有掩飾語氣中的不甘。

 

聞言,他們的隊長再度放鬆了自己的眉頭,以一種不怎麼關心的口吻發表看法:「你總得給別的前鋒一點機會。」

 

「最起碼你還是趕上了,」剎比揚起一邊的眉毛,「不過就算你趕不上,我們也還有太倫和哈普。」

 

「要是他們的進球效率能夠再提升的話會更好。」跩哥諷刺著。

 

只見黑人隊友笑出了聲,懶洋洋地說道:「對,好像當時叫我多信任他們的不是你一樣。」

 

跩哥瞪了身旁的損友一眼,卻換來對方一臉無所謂的模樣,反而教人更加惱火。他瞥了紅髮球員一眼,卻發現對方正好離開椅子重新站起來,於是他忍不住問道:「你要去哪?」

 

「我看那邊還有食物的樣子,想說過去看一下,」衛斯理眨了下眼,「應該還沒停止供餐吧。」

 

「還沒,不過也快了。」史萊哲林的隊長語調平淡地提醒。

 

「喔,那還好,我去拿點東西吃,」說話的同時,紅髮球員也揚起一個笑容,「你要吃一點嗎?我可以順便幫你拿來,畢竟你現在是半個殘障。」

 

他翻動自己灰色的眼珠子,不悅地強調道:「我的腳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我知道啊,所以我才說是『半個』嘛。」衛斯理的笑容咧得更大了,「放心吧,我對弱勢一向富有同情心,會幫你帶一份的。」

 

跩哥用鼻子發了個哼聲,算是接受了對方的提議。於是租借而來的紅髮球員衝他笑了一下,離開了他們身邊。

 

直到衛斯理走至出餐口的位置,他們的隊長福林才再度開口:「你們關係變得不錯。」

 

「有嗎?」他故作吃驚地發了個誇張的音調,卻換來了剎比竊笑的聲音。跩哥在桌子底下的腳往對方的方向踩過去,只可惜撲了個空,被閃過了。

 

「沒有嗎?」福林反問,「當初你對他可不怎麼友好,還差點增加我的工作量。」

 

跩哥抖了下肩膀,沒有承認,卻也不打算否認,僅僅是故作玄虛地說:「誰知道呢。」

 

和餐廳的工作人員溝通一陣後,紅髮球員最終得到了一個餐盤,上面盛放兩份餐點。這名和跩哥已經有了更進一步關係的男人,此刻正小心翼翼地端著餐盤,朝他們走來。

 

將這一幕看在眼裡的跩哥,竟毫無由來地感到滿足。雖然他們之間的關係並沒有被明確定義,但這已經和他所想要的相去不遠,也許他真的會找到機會,來和對方好好聊聊這件事。

 

就在這個當下,放在桌面上的那支手機又震動了起來。衛斯理的手機螢幕亮了,上面顯示有新的訊息──看起來像是一個聊天群組,因為連續亮了好幾次,都是不同人的名字,比如西莫‧斐尼干丁‧湯瑪斯,以及哈利‧波特

 

僅僅是短短的幾秒鐘,方才跩哥所品味到的滿足感,便因為這些熟悉卻又陌生的名字,瞬間便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令人煩心的焦躁感,隨著重新暗下的螢幕,被埋藏於心底的某個角落。

 

 

 

 

本賽季和葛來分多的第二次較量,理所當然地進行了主客交換。正如此前史萊哲林在倫敦的金匣球場恭候對手光臨,位在曼徹斯特市區的寶劍球場勢必也早已做好迎戰準備;這一回,作為征服者的他們,則渴望強取對方領地,攻破紅色的城寨,搶下客場三分。

 

幾日前回歸訓練的跩哥雖然隨隊北上,然而由於傷勢才剛恢復、狀態尚未完全穩定的情況下,石內卜教練則將他安在替補名單裡。通常,除了必要的輪休之外,在重要的比賽上,跩哥都會是首發名單上的一員,因此這讓他感到些許不平衡,卻又莫可奈何。

 

同樣沒能上場的還有紅髮衛斯理,基於足球總會的規定,這名租借而來的球員連替補名單都不能進,也因為這個緣故,對方並沒有一起搭上球隊大巴。可是在前往曼徹斯特的途中,跩哥卻意外地收到了對方的訊息。

 

『晚點曼徹斯特見。』儘管對方的文字意思淺顯易懂,但是跩哥仍然得承認,在閱讀這串單字的當下,某種稱不上舒坦的感覺兀地竄過了他的心頭。

 

榮恩衛斯理自行前往球場,而他甚至不知道對方究竟是早早訂好車票,抑或是臨時起意才做出決定。無論是哪一種,都再再證明了葛來分多在對方心中無可取代的地位,甚至不惜花上大把時間往返,只為了到親臨現場觀賽。

 

原本跩哥期望能發現紅髮球員坐在看台的某個角落,然而實際情況是,一直到他登上板凳席前,都沒找到那抹教他心心念念的身影。整片球場上都是身穿紅衣的球迷,綠色球隊的支持者則因客場席次限制,少了對手一大半。主隊球迷高聲歌唱,但客隊球迷也不甘示弱,用更大的聲音怒吼回敬對方,卻又在不久後被高亢的主場歌聲給壓過。

 

就和往常一樣,葛來分多依然以四三三迎戰,紅衣球隊的教練顯然對這套陣式信心十足;而主力傷缺的史萊哲林則固執地打出四二三一。石內卜教練的選擇並不難理解,畢竟在球隊艱難的時刻,以最有把握的方式出擊才是上策。

 

跩哥坐在板凳席上,作為沒能首發的絕對主力,他肯定直播的鏡頭掃過自己不止一次。慣例的賽前準備結束後,綠茵場上主裁站在球場中央,舉起哨子,替本日的國家德比吹響開戰的號角。

 

即便北方的工業大城正飄著小雨,讓控球的難度變得更高,葛來分多卻還是以他們最喜歡的方式在後場傳球。這支追求傳控的隊伍希望率先掌控比賽節奏,將對手帶入自身的步調,進而打亂敵隊的戰略。

 

但是作為賽場上的老對手,史萊哲林們早就厭倦了敵人的倒腳花招。太倫因此上前壓迫,試圖中斷對面永無止盡的傳球,在史萊哲林中鋒接近時,隆巴頓卻大腳一傳,把球送給了在前場等候的斐尼干;作為進攻與防守的樞紐,剎比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立馬藉這個機會從斐尼干腳下奪走了皮球,傳給另一邊的諾特。

 

到這裡為止,雙方都不再保守試探彼此,比賽總算開始正式進入兵刃相接階段。在第十二分鐘的時候,身材矮小的波特得到皮球,便運用其改變方向的假動作,連過馬康、剎比、高爾三人,卻在靠近球門前,被福林給絆倒。雖然他們的隊長因此吃了張黃牌,但史萊哲林的防禦一點也沒有變得鬆散,正好相反,所有人都在這張黃牌後繃起神經,打算尋找敵方的空檔,進行快速反擊。

 

正是因為攻防激烈,皮球時常在中圈附近被欄下,以致於射門的機會不多。比賽進行到第三十四分鐘,殺至前場的剎比送出一記精準的斜傳,接球的諾特則自右路傳中,然而在哈普得球前,木透卻搶先一步從球門衝出,於是哈普只得眼睜睜地看著皮球被門將給沒收的一幕。至此為止,雙方都沒有什麼實質的突破。

 

在第四十一分鐘時,波特於中場搶斷了馬康給諾特的傳球,並且將皮球送到前場斐尼干的腳下,場面相當不利於史萊哲林,布萊奇也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做好準備,只是在斐尼干靠進球門前,裁判便吹響了越位的哨音,化解了史萊哲林的危機。葛來分多的教練氣得跑去跟邊裁抗議,但邊裁並沒有理會對方,主裁判再次吹哨,比賽又重新開始。

 

互不相讓的狀態,讓上半場的比賽只得以零比零收尾,雙方都沒有收穫入帳。回到客隊更衣室進行短暫休息時,石內卜教練要求克拉和高爾兩個中衛把防守範圍再擴大,若有必要也可以主動出擊;另外還命令諾特的跑動要再更加積極,別太早放棄拼搶的機會。

 

在離開更衣室前,教練再次向跩哥確認了他的身體狀況,正如杜魯哈所言,他拉傷的部位早已好轉許多,所以他據實以報。更重要的是,他渴望上場替球隊取得進球,刷新射手榜的排行。石內卜瞭然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要稍微他放鬆心情,並提醒他等中場過後,就先到場邊熱身。

 

果不其然,下半場還沒開始,身穿綠衣的客隊球迷馬上注意到在場邊熱身的他,紛紛舉起綠色的圍巾,作為歡迎他的方式;場邊的鏡頭給了跩哥一個大大的特寫,或許是認為眼下的僵局,會因他的出現而產生轉機。

 

然而球場的戰況總是瞬息萬變,在輪到跩哥上場前,葛來分多便搶下了第一球。事情發生在第五十四分鐘,丁湯瑪斯以一記直傳,撕裂了他們的防線,皮球順利地滾至待命的斐尼干腳下,後者接球後直攻球門,替主場球隊率先得分,一比零。

 

天狼星‧布萊克在場邊做出誇張的慶祝動作,雙手高舉,大聲吼叫,彷彿自己就是場上的球員。主場球迷們歡呼尖叫加掌聲,刺得跩哥的耳朵生疼,他沒有停下熱身的動作,卻恨不得能找個東西把耳朵給塞住。

 

熱身結束前,他又一次掃過看台,仍然沒發現紅髮中場的蹤跡。比賽繼續進行,然而先失球的一方也同時失去了主導權,眼看著主場球隊光在後場傳球,任由時間流逝,卻半點沒有要攻門的打算。這次由哈普上前逼迫,葛來分多們才不得不把球給傳了出去。

 

雖然第五十九分鐘的時候,史萊哲林拿到一次不錯的破門機會,卻因為打中門柱而白白浪費;一直等到第六十三分鐘,因為胡柏的傳球失誤,才讓諾特從前場得球,他們的前腰一連晃過湯瑪斯、克利維與隆巴頓,突入禁區後射門,可是運氣女神似乎不站在他們這裡,諾特的這一腳僅僅是擦中邊網,沒能取得進球。

 

第六十八分鐘,隆巴頓右路傳中,甩開防守球員的波特奔跑至皮球的落點,試圖以頭球攻門,卻因身高不夠、又跳得太矮的緣故,這會兒皮球被布萊奇牢牢抱在懷裡,避免了被對方擴大比分的機會。

 

完成熱身的跩哥褪去背心,於第七十五分鐘換下太倫。在他上場的同時,不遠處的衛斯理雙胞胎分別朝他做了個鬼臉,他假裝沒看見那兩個討厭鬼,並試著將討厭鬼們的弟弟從思緒中甩開。他一再提醒自己,從看台中尋找對方的身影是沒有意義的,球隊現在正是需要他的時刻,全心投身硬戰才是最重要的。

 

第七十八分鐘,接到皮球的跩哥躲過了來自其中一個雙胞胎的攔截,趕在另一個雙胞胎壓上來前把球傳給前插的諾特。雖然諾特的角度足夠刁鑽,卻還是被木透擋了下來,撞上門將手套的皮球回彈到草皮上,從旁疾奔的哈普趁機補刀,好不容易利用這個空檔,把比分拉回了一比一。

 

這個轉變讓葛來分多不能再一味死守,他們的傳球戰術從後場轉移到前場。儘管第八十二分鐘和第八十七分鐘,雙方都有不錯的機會,然而賽果最終就是以一比一成定局,誰也不占優。

 

這個賽季以來,兩次獅蛇大戰,都是和局收尾,沒有球員會滿意這樣的結果,但對觀賽的球迷而言,這已經是足夠有趣的比賽。跩哥幾乎可以想見明天的報紙會怎麼形容本賽季的兩支死敵球隊,聳動的標題,誇張的字眼與搞笑的配圖,將每個努力的球員描寫成盡心娛樂大眾的小丑。

 

最糟糕的不是平球,而是球隊的積分距離榜首的赫夫帕夫愈來愈遠;主場位在利物浦的黃衣球隊昨日又迎來一場大勝,然而賽季已經到了中後半,要是他們沒法再拿下更多的勝場,聖誕節期間好不容易追上的名次,就會再次被赫夫帕夫給甩至後頭。

 

他們在球迷的鼓掌下離開球場,走進球員通道。就在這個時候,跩哥終於看見了那抹心心念念的紅色身影:榮恩‧衛斯理身穿深色的外套,站在通道裡,和那群身穿紅衣的葛來分多們正愉快地聊著天

 

「見鬼,西莫,你剛剛踢得有夠嗆,」紅髮中場用拳頭敲了敲斐尼干的肩膀,「我敢打賭,明天報紙的賽後評分,你至少能拿到七分以上。」

 

「七分?太低了吧,我可是進了一顆球耶!」愛爾蘭籍的球員怪叫一聲:「最起碼也要十分吧,說我是整場最佳球員都不為過。」

 

「不可能,光憑你的長相,就會先被球評給扣兩分,」紅髮中場一臉認真,說得煞有其事,因此換來了斐尼干的一記肘擊,「至於另外一分被扣,全是因為你的腳太臭。」

 

「你的腳確實很臭,有空把鞋子洗一洗吧,西莫。」一旁的湯瑪斯跟著補槍道:「等下你一脫鞋,更衣室肯定又有人要吐了。」

 

「去你的,丁‧湯瑪斯,我的腳才不臭,這明明是男人味的象徵。」愛爾蘭籍的球員嚷嚷起來,把攻擊目標從紅髮中場轉移到葛來分多的黑人球員身上。這個突擊惹得站在湯瑪斯身旁的奈威‧隆巴頓受到驚嚇,向後跳了大大的一步,以免被波及

 

就像嫌事情還鬧得不夠精彩般,紅髮中場歡呼一聲,便大力股掌:「加油啊,丁,別向西莫認輸,就算他要把襪子塞到你嘴裡也不能屈服!」

 

沒怎麼說話的哈利‧波特解開運動護目鏡,臉上掛著莫可奈何的微笑,搖搖頭,看了看紅髮中場,又看向自己的隊友們,似乎是打從心底感到高興

 

葛來分多們個個都看起來開心極了,而這名外租借到敵隊大半年的球員,卻看起來與那群紅衣服的傢伙一點隔閡也沒有,親密得好像對方自始至終都留在這支北方球隊裡,從未離開過一樣。

 

看著本該是溫馨的一幕,卻有股無名的怒火自跩哥的胃部燃起,灼燒至他的胸膛,最終蔓延到喉嚨。他冷著臉,走上前去,在足夠接近那夥人的時候,酸溜溜地說了一句:「瞧瞧,這不是身穿史萊哲林八號球衣的那個傢伙嗎。」

 

「馬份!」在看到他的時候,紅髮球員露出了一個驚喜的表情,半點兒也沒察覺他的不悅,「感覺怎麼樣?你的腳還會痛嗎?」

 

其他的紅衣球員因為他的出現,紛紛露出了防備的神情;相比之下,榮恩‧衛斯理的表現,就有點格格不入了。跩哥沒有說什麼,而是環顧了聚在這裡的人們一圈,哈利‧波特西莫‧斐尼干奈威‧隆巴頓與丁‧湯瑪斯,他不喜歡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

 

「我的腳好得不能再好,」跩哥發了個鼻哼,話鋒一轉,以更加尖刻的口氣續道:「我還以為不相關的人士不會出現在這裡呢,看來寶劍球場的安檢還有待加強。」

 

霎時間,紅髮球員的表情變得有點難看,彷彿不知道該怎麼接話。球員通道間的氣氛變得緊繃且古怪,斐尼干抓著湯瑪斯的領子,卻放下了高舉的手臂;隆巴頓站在牆邊,表情警戒。

 

原先默不作聲的波特完全斂起笑意,向前跨了一大步,擋在衛斯理身前,由於少了鏡片阻攔,對方綠色的眼珠子牢牢地盯著跩哥,看起來格外不友善。這名前鋒個子雖小,但語氣中卻帶著不容置喙的強勢:「榮恩當然是相關人士,他是葛來分多的球員。」

 

聞言,紅髮球員眨了眨眼,湖水般的藍色眼眸閃爍著近似於感動的光茫,沒多少意義地呢喃起對方的名字:「哈利……」

 

葛來分多的其他球員也紛紛露出了贊同的表情,看向他的眼神就像他是個十惡不煞的反派。跩哥快速地掃過眼前這群人,隨後便扯了個假惺惺的笑容:「抱歉,我忘了,畢竟他現在是史萊哲林的人,我一時沒想起他的母隊是這裡。」

 

「只是暫時租借到史萊哲林,」波特強調,「還有,他的母隊是葛來分多,你下次別再忘記了。」

 

這會兒跩哥笑不出來了,那股無名的怒火幾乎將他給吞噬,他只感覺到自己還揚著的嘴角愈發僵硬,難以維持。這群獅隊球員看起來是如此團結,並且一致保護著紅髮中場,他們甚至沒有想過,跩哥才是對方現在的隊友,這樣的認知落差令他惱火,他張開嘴,幾乎就要破口大罵。

 

「呃……對了,馬份,」就在這個時候,榮恩‧衛斯理從波特身後站了出來,藍色的瞳孔裡帶著一絲難以形容的情緒對方舉指了指客場更衣室的位置:「剛剛我看到老蝙蝠先進去了,嗯,還有福林跟諾特,你要不要也早點過去?」

 

跩哥看了一眼對方手指的方向,又看向紅髮中場,以及對方身後的葛來分多們,他嚥下險些出口的句子,嘴角無意識地抽了一下,「我走混合區。」他冷冷地說。

 

「噢,這樣啊,」紅髮中場點點頭,臉上的表情稍微放鬆了一點,真的只有一點,「那我們回倫敦再見了,好吧?」

 

「嗯。」他應了一聲,轉過頭去,沒再看向那夥人。通道間一時陷入沉默,強烈且不歡迎的視線刺得他的背部有些不適,他知道那群人還盯著他的背影瞧。

 

直到半分鐘過去,他才聽見了那對討人厭雙胞胎的嗓音由遠而近,打破通道間的詭異氣氛,八成是加入了圍繞紅髮中場的行列。諸如『嘿,一段時間不見,你又變得更醜了!』以及『我猜你現在講話有倫敦腔了,是吧?』的話語,雙胞胎們連珠砲似的說話方式,隨著愈拉愈遠的距離,逐漸消失在跩哥耳後。

 

雖然對陣葛來分多的比賽沒有輸,但跩哥此刻卻還是覺得自己輸得徹底,即使他也不明白自己究竟輸的是什麼。通向混合區的走廊,好比永無止盡的隧道,他一步一步地走著,感覺理應康復的大腿似乎又隱隱抽痛起來。

 

 

TBC

 

站位圖:葛來分多 1-1 史萊哲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紗米花 的頭像
紗米花

只是個瞬間

紗米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Branch
  • 吶哈~這一章我會想成:跩哥論自己在榮榮心目中的重要性。。。。一開始覺得一定是跩哥太久沒有去訓練了在胡想。。。但想想也是,說實話估計連跩哥心目中也覺得事情也太順利了吧,這無風無浪榮榮就接受自己了?所以這傢伙會計較自己在對方心目中的位置,會想,其實自己的位置和對方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對不對等呢?這種患得患失的感覺,由於我們的視覺是從跩哥這出發,但由榮榮是怎麼想的呢?會不會覺得跩哥太無聊想太多呢。。榮榮是個挺有想法的人,但他能真的理解跩哥嗎—或者說,榮榮說過,如果跩哥不說,榮榮是不知道跩哥想怎樣的,但跩哥表達的方式太過幼稚(比起對待其他人)。。。所以終於看到跩哥有點兒決心找榮榮聊看法是開心的,至少會使這對有更進一步的發展~跟他聊一聊吧,讓他知道你是怎麼想的~總覺得,如果跩哥讓榮榮患得患失,同樣的感覺榮榮應該有的吧。。。。
    期待新章~
    p.S我是習慣地看了下留言再看新章。。。so S1和S2的意思是。。。。這文會有一段日子才完結囉~
    P.s.:今屆世界盃也是傷透了心,雖然不是球迷,然而,唉。。。
  • 訪客
  • 這篇文太好看了!!
    喜歡彆扭窩火又死活不說自己受罪的跩哥,跟有點懵懂但又說不出來委屈的榮恩www